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争食“傻钱”: 三四线城市“泛互联网理财”乱象  

2016-09-02 15:5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深冬,相隔878公里的两个家庭,两个女主人担心着同一件事,是不是被骗了钱?

11月初,安徽省肥西县县城最豪华的钱江大酒店马路对面,开了一家名为国*贷的融资公司,糟乱的人群挤满了办公室,其中就有60岁的王女士和她的几个同伴。

在跟工作人员确认完没有风险后,她们每人投了500元。没有任何协议或是收据,业务人员只给了她一张纸,上面手写着两个数。王女士一直以为是两个电话号码,后来拿给家里的年轻人看,才知道是国*贷微信平台账号的登陆码和交易码。

国*贷看上去颇具互联网气息,到处发放的传单上,印着二维码。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系统后,按照王女士的姓名和登陆码查看,平台显示“账户总额:0 ;冻结金额:0 ;可用金额:0”。

与山东烟台农村的张女士相比,王女士的“投资”几乎不值得担心。2015年9月,45岁的张女士经亲戚介绍,购买了大连某金融公司的产品,据说收益率是银行利息的三倍多,但是需要手机操作。她不会,工作人员拿过她的手机,不到两分钟就办好了。亲戚买了10000元,她投了1000元。

三个月后,产品到期,她去公司取钱时,看到账户是1030元,而亲戚的账户则多了400元。与业务员聊了半个多小时后,她决定借亲戚20000块钱,期待半年后能有1500元入账。但是回家后,张女士开始后怕,因为那20000元是全家一年卖苹果钱的一半。

张、王两位主妇的经历,只是当今中国三四线城市乃至村镇“泛互联网理财市场”的一个缩影。

2015年,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理财在大陆呈现爆发式发展,各理财公司在一二线城市竞争激烈,市场已近饱和。这让一些公司铤而走险,不惜欺诈投资人以博取非法收益。为此,监管层去年下半年起严查一二线城市理财市场的违规行为。

诸多因素促使各大理财公司纷纷将业务的触手伸向尚为“蓝海”的三四线城市乃至村镇,地方中小理财企业在这期间也各显神通,各路人马争食“傻钱”。业内把盲目的投资称为“傻钱”,虽然颇具贬义,但却形象地反映出这部分投资者的致命弱点:缺乏基本的理财和互联网知识以及风险防范的意识。与之相对应的,各互联网理财公司除了因地制宜改变业务形态,也有一些不肖业者趁势坑骗投资人。

三四线城市及基层乡镇“泛互联网理财市场”乱象更需监管部门的关注。如何提醒和引导这部分的投资人群体,则是更为艰巨的课题。

争食“傻钱”:nbsp;三四线城市“泛互联网理财”乱象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新事物  老路子


购买两种金融产品的王女士和张女士,都完全不了解这两家“金融公司”,不知道自己的钱投在了哪里,更不懂二维码、理财平台是何物。

王女士购买的理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活动第一天发放的100元的红包、一个玻璃杯子、一顿免费午餐,“这么多东西怎么也得值150块钱”。

“别人买得更多”则是普遍的心理。每天一起锻炼的同伴的女儿就在这家公司工作,不仅她自己投了十几万元,全家每个成员几乎都跟投了一些钱。据说开业当天,这个网点募资共计80余万元,投资者中不仅有中老年人,还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投这么多钱都不怕,我怕什么?”

看到手机上的三个“0”以后,王女士去了国*贷,工作人员说,这证明钱已经被借款人取走,到期才会还回来。王女士似懂非懂,也就不再追究。

对于她来说,这次购买产品和以往听养生讲座领鸡蛋的经历没有什么不同,她和她的同伴总是这种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小利”是对付王女士这类人群的必杀手段,从卖保健器械、养生药品,到推销保险,多半的路子都是由抛出小利开始,以承诺高回报结束,屡试不爽。因此,这些也成了众多互联网理财公司借鉴的模式。

张女士被“购买”的过程与王女士极为相似,经熟人介绍,购买有礼品,这小小甜头像是中毒瘾一样,不断地让她想得到更“甜”的东西,投入更多的钱。

张女士是典型的农民,靠种苹果树和养猪为生,虽然不算很富裕,但也吃喝不愁。之所以她比很多生活在城里的人更“痛快”地掏出10000元,觉得放在银行利息低,想多赚些钱,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她对城里人“玩法”的羡慕和模仿。

“都不知道钱投在哪儿,你怎么敢拿这么多钱放进去?”对于记者的疑问,张女士说,“我看城里亲戚几乎都把钱放在这类的公司,确实比银行强多了。这叫互联网金融,现在早就不流行把钱存在银行了,听说大城市的人没有把钱存银行的,都买这种产品。”

但张女士享受到的并非互联网金融带来的红利,20000元投资过后,起先这家公司还有人给她打电话介绍别的理财产品,年化收益能达到20%,她很长时间才搞明白这意味着投资一年能赚4000元。她本来想等这次到期后,就换这种产品,但两个月后的一个下午,她接到亲戚的电话,“那家公司人跑了!”

张女士立刻托人开车去了城里,原来的办公室已经大门紧闭,人去楼空。她哆嗦着坐在大楼外的台阶上,半天没起来。

争食“傻钱”:nbsp;三四线城市“泛互联网理财”乱象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争食三四线理财市场


在张女士印象中早已在大城市风行的互联网金融,发力于2013年。碎片化的理财方式和理念让互联网金融被更多的人接受和信赖,这也引来了更多竞争者的加入。

经过两年时间,一二线城市的投资者开始进入了相对稳定的阶段,无论是对各类理财方式的了解还是个人资产投资配比都逐渐趋向成熟。

“我身边的人,基本上的理财配比是,一部分炒股,一部分放在余额宝,还有一部分放在陆金所这样由银行、保险公司等大机构创办的理财平台。”李青是北京一家国企员工,“去年上半年还有人投资其他收益率高的新平台,但是自从我们单位有个同事投了一万被卷跑后,现在没人敢投不知名的理财平台。”

在这种情况下,大型的、知名度较高的理财平台需要继续拓展市场,开始下沉至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寻找更大的“蓝海”。

互联网理财进入小城市和乡村,一方面是源于大城市市场竞争饱和,另一方面则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推广至农村,培养了小城市和乡村人群的互联网支付与理财的习惯。

走进三四线城市或是小城镇的超市和店面,收银台上贴满了崭新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记,大多还伴有刷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减免的活动,这些都成为后续理财平台发展的铺垫,这种铺垫或许已经开始显效。

支付宝最新发布的全民账单显示,2015年参与理财的人群中,有14.4%的用户来自农村地区,“沉睡多年的农村理财市场需求开始得到释放”。而早在2014年三季度的数据就显示,余额宝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拓展的迹象显著。一二线城市用户数增长14%,三四线城市增长21%,三四线城市开户数明显增加。

微信支付也开始迅速在三四线城市铺开,为后续的理财业务开拓空间。2015年微信红包借助春晚,2天绑定2亿张个人信用卡,有评论称,这让微信支付下沉到了三四线城市乃至农村地区。

除此以外,缺乏雄厚实力的中小互联网理财公司也不甘心放弃这一充满诱惑的市场,在大城市没有太多竞争力的他们,自然将目标锁定在三四线城市。

像王女士、张女士这样还没接触过新型支付工具和新型理财平台的人群,就是这些公司与大机构、大平台主要的抢夺对象。

与一二线投资者不同,三四线城市的投资者,对于互联网和移动金融几乎没有了解。但是,一方面是互联网的大势不可挡,三四线城市不能例外,另一方面,三四线城市的投资者,理财的需求往往更为强烈。

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起,是一个潜力无限的市场,大到即便是所有大型理财平台也无法绝对覆盖。于是,很多小型的P2P平台、投资公司、理财公司等机构就获得了机会。

不论规模大小,在三四线城市开展业务的互联网理财公司大多有一套相对正规的公司治理章程、有平台、有战略,虽然很多机构会或多或少涉及违规业务,但也算得上“五脏俱全”。但与一二线城市的同行,甚至是同一家公司在大城市的分公司相比较,这些小城市互联网理财公司由于其服务的投资者极为不成熟,如果单纯靠线上业务,基本上寸步难行。于是他们曲线选择了线下方式,待客户培育成熟后,再引入线上。

“作为一家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我们起初都是线上理财产品。”一位总部在大连的互联网公司相关负责人对《凤凰周刊》称,“只是因为很多三四线城市的投资者对互联网和移动设备运用得不够熟练,所以我们目前在个别地区只有线下的产品,但是2016年我们会择机开展线上业务。”

据陆媒报道,P2P平台的获客成本(获得单位客户的成本)已从2014年的100-200元,推高至200-300元,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0元。

目前来看,虽然成本不断推高,但确实带来不少流量。而最新出现的问题是,去年年底刚发布的P2P新规,即《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及其他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开展业务。

也就是说,上述总部在大连的公司,以及与这家公司类似的P2P平台,是不允许进行线下销售的。监管禁令和实际情况的矛盾,让这样的公司为难的同时,也没有得到投资者对监管政策的认可。“那是你们大城市,”得知国*贷也属于监管层禁止的推销方式,王女士并不在意,“手机上那些东西,我们哪里搞得好。”

“一块臭肉坏了满锅汤”


“乡土气息”浓厚的三四线城市互联网金融市场,除了孕育着机会,也暗含风险,这种风险也许比一二线城市更可怕。

“坦白讲,从一开始就以诈骗为目的的公司,是少数。”汪斌是河北省睿安律师事务所的创办人,长期接触互联网理财企业。“更多的时候,是由于某种原因引起的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困难。资金链断裂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家有问题的平台,引起投资者恐慌和挤兑,最终连累其他原本运行不错的公司。”

河北省南部一个小镇的主干道上,一千米以内,有三四家挂着“**金融”“**投资”牌子的店面。这些店面从外部的装潢风格上,似乎还能看到昔日的气派,但现在都已经倒闭。

“一块臭肉坏了满锅汤。”王拓是一家总部在北京的金融公司驻该小镇的负责人,刚开始他们按照发礼品、购买理财产品的路子赢得了不少客户,但自从行业内一些P2P平台、金融理财公司相继曝出问题后,他们受到了牵连,公司决定撤回在该镇的工作站。

王拓口中的“臭肉”,是指打着互联网理财的幌子,有目的、有计划地进行诈骗的集团。这些平台诈骗的方式极为多样,但基本套路都是拉一班人马,搭一个没有后台的平台,投小利以吸纳资金,待资金达到相当规模后就跑路。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不能叫做P2P,但投资者却把他们和正规的公司归于一类。”他对行业的乱象感到无奈。这类诈骗平台,一直是监管部门打击的重点,但却屡禁不止,甚至日益变化出新的花样,不断推高着行业的风险。

家住河北省南部一个小城镇的李波,26岁,在一家私企工作。近来她和朋友都在玩一个“游戏”,通过扫码进入一个微信公账号,会费9.9元,会员可以生成二维码,通过推广二维码发展下级会员并获得返利,发展一级会员获得20%返利,发展二级会员获得15%返利,发展三级会员获得12%返利。后来她看新闻才知道,这属于互联网传销,山东警方已经抓人了,便不再继续玩这个“游戏”了。

“2015年的下半年,我投了各种形式的互联网平台,一共加起来有五六万元。”李波坦言,投钱的理由很简单,有的是朋友投过,有的是上司投,她就跟着投,但没有一个是自己了解、分析过的。“只是觉得利息高,而且身边已经投资的人都很可靠。”现在的李波还有3万元石沉大海,那笔钱全部投资在一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而这家公司最近一则消息是在去年7月,公告成立投资人管理委员会,制定还款计划。此后便再无音信。

这些在专业人士看来荒谬的事情,每天都在三四线城市发生,农村则更为严重。例如,某公司声称,投资人只需通过扫描二维码注册一个账号,然后存入300元,即可领取礼物,三天后返回300元,如果再次充值,还可以领取礼物。

表面上看,投资者可以得到一些小礼物,最坏的情况就是损失300元,但是这只是吸引人气的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被一步步的公关、推销,升级成更高级的会员,礼物也提升一个档次;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就是在很多投资者下大注、梦想赢取大奖的时候,公司却卷款跑路。

拯救三四线城市“傻钱”


地处三四线城市的投资者并不知道,如果他们不提高警惕,短期内将面临更大的风险。

来自多家陆媒的消息称,北京、上海、深圳在近期先后暂停投资类企业、互联网金融类公司的注册登记。重庆规定,即便可以注册P2P网络借贷平台机构,也暂时不能开展业务。

这意味着,一二线城市正在收紧P2P平台类公司的入口。而出口,短期内很可能是三四线城市。

目前来看,监管层的关注重点更集中在一线城市,对三四线城市的监管力度不够,政策传达和执行的效果与一二线城市相差极大,更不要说监管层难以覆盖的农村。

“在大城市,经过这两年问题的集中暴露,投资者已经具备一定的免疫力,但小镇或者农村,问题理财可能才刚刚开始爆发。”一位地级市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称。

王女士自认为精明,只投500元而已。她准备等到三个月到期就一定要取出来再说。但已经被卷跑了钱的张女士,发誓再也不会碰这类投资。她安慰自己,就当今年苹果只收了一半。“我现在见谁都说,别相信这种投资啊什么的,都是骗人的,还是银行最可靠。”

张女士去当地公安局报了案,但接待的警察却告诉她,即便骗子被抓住,能够追回被骗资金的可能性也很小,“至今咱这还没有过这种情况。”

年轻的李波,虽然至今还有钱没追回来,但她觉得那纯粹是因为“点儿背”。此前她投资的将近50000元,半年的时间赚了将近10000元。“投资就会有风险,都正常的。”

“投资者也需要资格,像银行出售理财产品一样,在投资之前,对投资者的风险偏好、理财需求、专业知识的掌握能力等等做成一份问卷,这样能够规避相当一部分风险。”李青这样认为。“监管部门需要把规则制定得更具体、明确,在平台准入、日常监测和事后追惩等方面,为投资者竖起第一道有力的屏障。”李青说,“毕竟大部分投资者看不到某个P2P平台的全貌,而监管只要花力气就完全可以办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四线城市、小城镇和农村,比大城市更需要P2P。”前述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坦言。“但也更需要引导和监管,千万不能成为盲区。”

他坚信,P2P金融是一辆开往春天的列车。“只是这辆车要想安全到达,市场参与者的规范驾驶,监管层的正确导航,还有投资者自觉系好安全带,怕是一个都不能少。”

记者/曹蓓

编辑 / 王毕强    美编 / 青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4期,总第570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