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普京迅速示弱西方诸国内情   

2016-08-26 22:3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直到里约奥运会开幕前的最后一刻,8月4日晚,国际奥委会最终确认有271名俄罗斯运动员获得参赛资格。这意味着,原定的俄罗斯军团中的70%运动员被官方放行。

由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7月中旬发布独立个人报告,指出俄罗斯存在系统性操纵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问题,并以此建议国际奥委会全面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及残奥会。国际奥委会于7月24日最终决定,不对俄罗斯采取全面禁赛的处罚,由各单项体育联合会决定是否允许俄罗斯选手参赛。

7月2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接见了即将前往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奥运比赛的100多名俄运动员。他不无愤怒地说,有关俄运动员的事态超出法律和常理范畴,目光短浅的政客们插手体育,这是一种歧视。

普京迅速示弱西方诸国内情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2016年7月25日,俄罗斯奥委会(ROC)主席亚历山大·茹科夫抵达莫斯科举办的ROC董事会临时会议现场,显得如释重负。前一天国际奥委会最终决定,不对俄罗斯采取全面禁赛的处罚,由各单项体育联合会决定是否允许俄罗斯选手参赛。]

德国纪录片引爆丑闻

这桩差点儿让俄奥运代表团“全军覆没”的兴奋剂危机始于2014年。当年12月,德国电视台ARD播放了由记者泽贝里特制作的一个长达60分钟的纪录片,俄罗斯前反兴奋剂官员维塔利·斯捷潘诺夫和他的妻子、800米运动员尤利娅·斯捷潘诺娃作为线人,在片中抖出俄田径运动员“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的诸多猛料。相关内容引发西方媒体热炒,俄体育圈“兴奋剂丑闻”也浮出水面。

丑闻曝光后,国际田联开始就片子披露的兴奋剂和腐败问题展开调查。很快,俄田协主席、国际田联财务官巴拉赫尼切夫和国际田联市场顾问、时任国际田联主席迪亚克的儿子帕·迪亚克被迫先后宣布辞职。紧接着,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介入,并于年底成立由WADA前主席、加拿大人理查德·庞德领导的三人独立调查委员会。

经过近一年的调查,该委员会于去年11月公布调查报告,证实了俄罗斯田径界存在大规模系统性服用兴奋剂的现象,建议对俄田径运动员进行全面禁赛。这份报告引起当时上任不到三个月的国际田联新主席、英国田径传奇人物塞巴斯蒂安·科的高度重视。为扭转此前身陷隐瞒俄兴奋剂丑闻的被动局面,报告出炉几天后,国际田联施出史无前例的重拳:取消俄田协会员资格、禁止俄田径运动员参加国际田联举办的一切赛事活动。塞巴斯蒂安说,这是他们“所能做出的最严厉的制裁和处罚”。

面对国际田联开出的这一罚单,俄体育高层一方面表态将全力配合国际组织调查,同时也指责因几个人就禁掉整个俄田径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让俄体育官员更为恼火的是,在2016年头几个月的多项国际赛事中,俄自行车队成员沃尔加诺夫、女子花样滑冰选手叶博布罗娃及网球名宿莎拉波娃等运动员先后被发现服用一种今年1月1日刚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列入违禁药物清单的米屈肼(Meldonium)。这是不少俄运动员长期服用的一种常见心脏保护药物,但因忽视新规,他们遭到为期4个月到4年的禁赛处罚。

虽然俄体育部长穆特科愿意分担责任,并承诺建立新的保障运动员免受违禁物质侵害的机制,但国际田联并不买账。3月11日,国际田联理事会在一份特别调查报告指出,俄罗斯田协要达到被解禁条件,还需做大量工作。

6月17日,国际田联维也纳理事会会议投票决定,将继续“封杀”俄罗斯田径的会员资格,这意味着俄罗斯在里约奥运会上或将无缘所有田径项目。第二天,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发表声明称,“完全尊重”国际田联的立场,并称这个决定与奥委会对兴奋剂“零容忍”的原则相一致。WADA主席里迪强调,自从田径运动员被禁赛以来,俄罗斯的“文化没有改变”,而国际田联应该对其他运动项目传达“一个有力的信号”。

此举引发俄方强烈抗议。普京认为,那些没有涉及禁药问题的运动员不应被牵连,国际田联这种株连的决定是“不公平的”。撑杆跳女皇伊辛巴耶娃更指出,“这是对俄罗斯人的种族歧视。”

普京迅速示弱西方诸国内情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2016年7月27日,在接受完总统普京的接见后,即将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俄罗斯运动员离开克里姆林宫大厅。]

“麦克拉伦报告”煽风点火

俄罗斯田径运动员的禁赛,无疑是国际体坛的一场大地震。但WADA新近出炉的另一份调查报告,更让俄罗斯雪上加霜。

莫斯科时间7月18日下午四时,加拿大律师麦克拉伦在多伦多举行的专项新闻发布会,公布由他领导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独立调查委员会就2014年索契冬奥会俄运动员服用兴奋剂问题调查结果,并建议国际奥委会取消俄奥运代表团参加里约奥运会的资格。

“麦克拉伦报告”的出炉,缘起于WADA和国际田联的新线人——俄反兴奋剂中心前主任罗德琴科夫。作为莫斯科大学化学系的高材生,罗德琴科夫在俄反兴奋剂中心一把手位置上干了十年。因销毁运动员尿样丑闻于去年被迫辞职后,他在美国纪录片导演布莱恩·福格尔的帮助下,于今年1月“逃到”美国。据其透露,当时他研制了含有三种兴奋剂类固醇构成的鸡尾酒。而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很多俄运动员,包括索契冬奥会的15名金牌得主,都喝了这种酒。

为了证实这份爆料,WADA在5月启动了新一轮调查。仅仅两个月,由其聘请的加拿大律师麦克拉伦就拿出了这份长达97页的调查报告。在公布调查结果的新闻发布会上,麦克拉伦强调,索契冬奥会尿样作弊事件是俄政府行为——整个计划由俄体育部长穆特科直接负责,参与实施的还有俄联邦安全局。

这则爆炸性新闻的“杀伤力”可想而知。报告公布后,一些主要国家的反兴奋剂官员全面要求取消俄代表团里约奥运参赛资格。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也表示:“这份报告列出的行为是对奥运和体育诚信的一次骇人的、空前的打击,国际奥委会将毫不犹豫对相关个人或组织进行最严厉的制裁。”

为此,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在7月19日举行电话会议,以赶在里约奥运会之前,讨论决定相关处罚范围和具体方式。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普京于前一天晚间发表声明,免去WADA报告中提到的相关人员的职务,并敦促WADA委员会进行更全面、客观、基于事实的调查,还保证俄执法和调查机构会积极配合WADA的工作。

不过,普京强调,现实情况让他想到“政治干预体育”的1980年代,“当时西方国家为抗议苏联‘侵略’阿富汗,发起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活动,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四年后报复性地抵制了洛杉矶奥运会。这件事的结果是什么呢?很多俄、美国优秀运动员失去了参赛机会,多年的艰苦训练化为乌有。可以说,他们都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体育竞技本身也陷入了严重的危机。”

普京迅速示弱西方诸国内情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普京迅速示弱背后

在一些国家反兴奋剂机构、俄罗斯官方及社会舆论的压力下,面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踢回脚下的这个“皮球”,国际奥委会宣布,7月24日举行执委会成员全体电话会议,协商解决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会议决定表明,国际奥委会拒绝因兴奋剂问题做出“全部禁赛”这项自奥运会举办以来最严厉的处罚,并把“皮球”踢给单项国际体育联合会,由此避免了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来奥林匹克运动面临的最大一场分裂危机。

就是否应该实施“全面禁赛”的问题上,执委会异常慎重。一方面,国际奥委会历来宣称对兴奋剂“零容忍”;另一方面,在奥运会上实现奥林匹克大家庭的团聚,是国际奥委会孜孜以求的目标。对俄罗斯代表团全面禁赛,固然能彰显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的坚定立场,同时对试图使用兴奋剂者产生巨大的震慑作用;但俄罗斯是世所公认的体育强国,缺少了俄罗斯运动员的竞争,里约奥运会赛事的精彩度必定大打折扣。

更为重要的是,实行“一刀切”地全面禁赛,对于那些清白、干净的俄罗斯运动员,有失公平。正如巴赫在当天执委会会议后所表示的,集体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里约奥运会,不应以牺牲个体的公正权利为代价。基于这一精神原则,国际奥委会最终决定,由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对每个俄罗斯运动员的兴奋剂记录进行个案分析,自行决定是否对各自项目的俄罗斯选手禁赛。

不少分析指出,俄之所以能免遭“全军覆没”的厄运,也与普京迅速示弱有关。普京之所以在兴奋剂危机这件事上强压怒火,出于以下两点考虑:

首先是保卫2018年的足球世界杯举办权。俄“商业FM”体育评论员伊万·施维茨认为,WADA不断炒作俄兴奋剂丑闻的最终目的,是剥夺俄在2019年之前举办任何国际大赛的权力。“普京通过建立由斯米尔诺夫领导的独立公共委员会,并配合国际进行客观调查,目的就是要破解由美国主导的这场阴谋。”

其次是顾全今年9月的国家杜马选举大局。普京深知,这起兴奋剂丑闻表面上是冲着俄奥运代表团的387名运动员,但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国的真正打击目标是他本人及其权力核心圈。“麦克拉伦报告”里的丑闻主角、俄体育部长穆特科,也是其“圣彼得堡帮”的一员大将。此前穆特科曾身陷多起腐败丑闻,但在普京的力保之下,他依然稳坐体育部长之位。今年俄罗斯将恢复杜马选举制,当在野党加力造势争取杜马代表席位之时,此时大肆炒作兴奋剂风波,无疑将给执政的统俄党选情带来不利影响。

当然,“麦克拉伦报告”的最大杀伤力在于,它指控俄运动员作弊是一种政府行为。普京是柔道高手,且酷爱冰球,报告指控俄政府通过兴奋剂保证运动员在索契冬奥会、喀山大运会等国际赛事上取得好成绩,无疑是对普京体育兴国执政理念和多年政绩的一次釜底抽薪。全面禁赛的博弈大戏,最终由俄罗斯和国际田联扯平收场,似乎不是最坏的局面。

对于“麦克拉伦报告”的反应,国际残奥委会显得比国际奥委会更为坚决。就在里约奥运会比赛激烈进行时,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在8月7日爆出大新闻: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残奥会。对此,俄体育官员纷纷表示不服,并就此向位于瑞士洛桑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诉讼。可以想见,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关于这起事件还会继续发酵。

特约撰稿/吴敏杰  编辑/漆菲  制图美编/虎妹

新媒体编辑/丰泽 马茹均

本文节选自《西方抵制俄参加里约奥运会内情》 ,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24期,总第58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17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