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六百年“御窑金砖”生存现实  

2016-08-23 17:0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凤凰周刊》第278期

社会结构变了,科技发展了,加上新能源新材料的推广使用、

就业机会的多样性,“御窑金砖”的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窄。

金梅泉,是享有盛名的“御窑金砖”第五代传人。

今年只有59岁的他在电话里告诉《凤凰周刊》:“老了。”窑场里都是体力活,年纪一大就干不动了。

但金更为忧虑的,似乎并不是年龄一年比一年大,而是“御窑金砖”的生存问题。

御窑,位于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陆慕镇御窑村。御窑村原名余窑村,千百年来当地村民一直靠烧制砖瓦为生,世代相袭。明清两朝,窑里烧出的砖一直是皇家专用,故宫里的每一块地砖,均出自这里。

实际上,“御窑金砖”的生存危机,并非现在才有。

早在清朝光绪后期,御窑村的掼坯、烧窑,已经逐渐由正业改为副业。光绪34年(公元1908年)尚有24座御窑的御窑村停做金砖了,皇家不再需要了。从此,“御窑金砖”走下皇家的殿堂,开始没落。民国时期,这一传统工艺几近失传。

如今,当年遗留下来的御窑仅剩两座。

金称,现在更大的问题是,御窑还能不能够呆在御窑村。早在2005年,官方已通知金重觅新址。两年来,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地址。

“就算找到了,离开了御窑村的御窑,就算烧出来的东西能保证质量,但还能叫‘御窑金砖’么?”

“相城十绝”中的第一绝

在2007年12月1日结束的中国第八届民间文艺山花奖的颁奖活动上,承办此次活动的苏州相城官方,把“御窑金砖”作为“相城十绝”中的第一绝,介绍给了中外人士。金梅泉也再一次站到闪光灯下,作为身怀皇家御用品制作绝技的民间工艺匠人,受到关注。

御窑村烧砖历史悠久,在宋朝时已很有规模,但“身份”和“地位”发生变化是在明朝。

据记载,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兴建北京故宫时,发现现在御窑村的土质上乘,细腻坚硬,粘性好,含胶体多,澄浆容易,适宜制成上等地砖,才定下御窑村烧的砖为皇家建筑专用,并赐“御窑”二字。

如今,“御窑金砖”已成为苏州和相城的一张名片,当地官方格外小心,要采访还得先通知苏州文管局。

“我是不能随随便便接受采访的,我的窑场也不是一般的窑场。”金是这样解释的。

御窑村的匠人以前都是单干户,制砖烧砖都是家庭作坊运作模式,各家烧各家的。

1956年,在大陆“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御窑村二十几处个体作坊,合并成立了集体企业性质的“御窑砖瓦厂”。金的父亲担任第一任厂长。

金砖并不是金属质地,而是粘土烧制成的细料方砖。其颗粒细腻,质地密实,敲起来有金石之声,故名“金砖”。又传,早先叫京砖,因砖只能运到北京的“京仓”供皇宫专用得名。

金砖的成本很高,非一般人家能用。因为这个原因,在“文革”期间,御窑几乎倒闭,不再烧制金砖,而是拓展做工艺品,“金砖烧出来也没有人要啊”。

在市场化“改制”进程中,“御窑砖瓦厂”又变成金家的私人窑场。

成为家族企业后,随着大陆古建筑保护和古迹复建热的出现,窑场慢慢有了转机,业务明显增长,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

但金却无法“扩大再生产”。

因为苏州的外资企业就业机会多,村民选择谋生的方式也丰富了。窑场的活又脏又累,一块大金砖有125公斤,装窑需要很大力气。出窑时,窑内温度最低也有60℃,一般人是吃不消的。由于窑的构造特殊,即使停用3个月,温度也会高达60℃,所以窑工只能忍受高温。

在这种背景下,御窑村许多年轻人不再跟父辈学艺烧金砖,而选择进城发展。

烧金砖主要是在御窑村和南窑村,现在合并成一个“御窑村”。村里人口有6000多人,但真正在烧金砖的只有三十几人。不少传统的烧金砖户,改烧“蟋蟀盆”之类的纯工艺品,“那样赚钱”。

金的窑场现在总共仅有80名工人,其中还包括随时可以离开的临时工。

由于人手不足、制作工艺严格诸因素的制约,“御窑金砖”一年平均也就能烧制五六千块,最多万把块。

改变了“传男不传女”老规矩

金梅泉有两个女儿,年龄都已不小了。别的人不想烧金砖,金的女儿也不愿承继父业。

在过去,中国有绝技“传男不传女”的习俗。金改变了这个老规矩,“传女”。

但一双女儿并不领情。今年35岁的大女儿金瑾,八九岁时就开始跟在父亲的身后玩泥巴。但成年之后,金瑾却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2005年江苏开始“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和保护”工作,有关文化官员希望金落实“继承人”。

经过多次做工作,金瑾接受了父亲的安排,当上“御窑金砖”第六代传人。2007年2月,金瑾辞去原先的教师工作,当着20多位制砖技师的面,从父亲手中接过一块祖传制砖碰板和3枚御窑金砖专用监制印鉴。

目前金瑾已从父亲、老师傅那里学了不少技艺。但金称:“金瑾现在还没有掌握全部的技艺,至今要两年以后,才能成熟。”

金希望小女儿将来也能烧金砖,让这门特殊技艺不至于失传,但小女儿尚没有成为“徒弟”的考虑。

烧制金砖特别需要经验,这是先进的现代仪器也无法控制的。成熟的工匠经过若干年,才能摸透窍门。所以金认为,烧金砖确有秘技。

一块金砖从选料到最后成品,得经过选泥、练泥、制坯、烘干、装窑、焙烧、窨水和出窑等多道工序,出窑后还要打磨。在过去,整套工序所花的时间要一年多。

御窑村能烧出金砖是因为附近的土质好。金说,他现在还要亲自参与找泥土。金砖用的土必须是陈粘土,不得有杂质,更不能含沙。找到合适的泥后,最上面一层土还不用,只用中间的,然后运到场上积成堆,利用冬季自然条件,把土的颗粒结构分解,变成“冻土”。

过去“练泥”也有讲究,先往泥堆里掺适量的水,再由人将水牛赶进去,错趾踏成稠泥。现在这道工序已机械化,但所用的泥土还得经过一个冬季的“冻”。

在所有的工序中,焙烧是最为关键的,烧不好,一窑砖就坏了,成为疵品。

在明朝,砖坯装进窑后要先用麦柴文火熏烤一个月,使砖坯脱水,再用片柴烧一个月,松柴烧40天,共100天,才能窨水出窑,十分严格讲究。但到清朝时,时间已大大缩短:麦柴旺火烧12个昼夜,不过需窑工经常观察火候,及时扒去柴灰,添入麦草。

现在的工序又简单了些,连清朝时的讲究也没有了。但金透露,烧砖的燃料仍然不是一般物质,而是农糠,金砖质量与明、清时无二,还是正宗金砖。

金认为,这些都需要传人去悉心体验、学习、揣摩,马虎不得。如焙烧的要点是“见烟不见火”,但包括金在内,目前能掌握火候的还不到10个人。

原料泥土变得紧张

金砖有固定的尺寸,一般二尺二、二尺、一尺七见方,此为大金砖,也有特殊规格的小金砖。上品的金砖光润似墨玉,平滑似镜,踏上去不滑不涩,大方砖多作铺墁。

大金砖现在每块售价100元人民币,小金砖要便宜些。虽然价格相对较高,但并不愁销路。

“御窑金砖”现在主要供给皇家建筑的修补用,复建的古建筑使用量也不小。此外,“御窑金砖”还漂洋过海,远销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等国家以及香港、澳门地区。

北京故宫的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地面用砖都是“御窑金砖”。从1991到2005年,北京故宫大修时历年使用的都是“御窑金砖”。这两年因为故宫主要做地下工程,暂停订购。

“御窑金砖”最长脸的一次是2003年。当年,北京天安门城楼进行1949年后的第三次修缮。考虑到城楼地面材料须与建筑整体风格相协调,有关专家经严格比较,最终还是选择了苏州的“御窑金砖”和特制古城砖,首批使用1200多块。

但现在的问题是,除了年轻人不想干外,烧制金砖的原料——御窑村一带特有的陈粘土资源也颇紧张。在经过长达600多年的取用后,以前取土的荒地、坟地都消失了,不少地方变成了湖泊,成了螃蟹塘。

金称,目前要向农民买泥。在官方的协商下,每亩土地买价在6万元人民币左右。算下来,每方土的价格在40元左右。但农民并不愿卖给窑场,如果是卖给开发商,一亩地要几十万元人民币。

被取过土的农田基本上就毁掉了,大陆早已禁止取土烧制粘土砖。但当地官方出于金砖是一种特殊材料,也实施一种特殊的政策,保证御窑的生产。

进博物馆还是继续发展?

苏州市文管会办公副主任、苏州文物鉴定委员会负责人陈军对《凤凰周刊》表示,苏州相当重视御窑的保护、使用工作。

年代久远的两座御窑,在2005年时已被官方列为“江苏文物保护单位”,其特有的制作工艺也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保护名录。

但不可回避的事实是,社会结构变了,科技发展了,加上新能源新材料的推广使用、就业机会的多样性,“御窑金砖”的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窄。

城市和经济的发展,同样让“御窑金砖”感到尴尬。

御窑砖瓦厂目前占地33亩,窑址几百年来一直在这个地方,两座御窑也一直使用,但却正好在已划定的相城区经济开发的范围内。

当地官方建议,除了两座列入“文保”的古窑不动,窑场整体搬迁。官方很照顾金家,承诺在相城区的范围内任金梅泉选址。

从2005年开始,金跑遍了整个相城区却没有找到合适建窑的地方,主要是当地没有可供使用的烧砖土,那种陈粘土是老窑址一带特有的。

曾经,金选到一处合适的地方:位于以盛产螃蟹而闻名的阳澄湖边上,离现在的窑址仅有10公里。但官方告诉金,这个地块早有规划,另有用途。

因为窑址一直定不下来,金曾写申请材料呈给当地的相关官员,希望能允许窑场继续留在原址。金认为,窑址换了,就不叫御窑了;即便烧出的砖质量一样,也不可能是“御窑金砖”。

但相关官员称,苏州在保护民间绝技、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做了很多扎实的工作,对御窑金砖的保护也是工作中的一个重头,当地官方每年还拨10万元人民币的“保护费”给金梅泉。

相城区目前是在对古御窑址进行保护和开发利用,将在窑址周围建2.8万平方米保护区。此外,保护区内还将建一座小型砖瓦博物馆和“金砖博物馆”,并在古窑址上建挖掘考古展示棚。保护区建成后,两座御窑仍将继续烧金砖。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