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失明,是为了见证  

2016-08-17 17:0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凤凰周刊》第259期

一座现代大都市,香车广厦,九丈红尘。那里的男男女女,却突然宿命般陆续陷入双目失明的状态。这种病症被诊断为急性传染病,如瘟疫般迅速蔓延。

最初的一群失明者被政府强行隔离在废弃的精神病院,由全副武装的军人把守,并立下“擅离者将被当场击毙、内部发生任何骚乱殴斗都不会有人救援”等10条训令。由于突然回到原始状态,人性亦随之泯灭。文明消失了,饥饿、肮脏、迷乱、绝望压迫得人们濒于崩溃。新型强盗——盲匪四处劫掠,在盲匪的淫威下,为了点滴食物,饥饿的男人们,包括那些丈夫,甚至要出卖女人,包括自己的妻子,让她们用身体去和强盗交换食品??

后来,整座城市所有人都失明了,包括那些把守医院的军人。然而,在无边的黑暗中,却有一双眼睛始终闪动着——这是博尔医生的夫人琳达,只有她奇迹般地保持了视力,就是说,保持了对距离、对空间的控制能力。她以大慈悲,提携救助无望的人群。

在经历饥饿、病痛、死亡,在被掠夺和欺凌之后,黑暗竟神奇地退去,人们突然复明。红男绿女重新登场,城市复原,重现往昔的繁忙和喧嚣,香车广厦,九丈红尘。

这是国家话剧院新排话剧《失明的城市》的基本情节。这部由葡萄牙作家、199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若泽·萨拉马戈原作、冯大庆编剧、王晓鹰导演的长达近3小时的话剧,是近年来国内不多见的有力度的戏剧作品之一。它把城市中人放到特别设定的极限状态下,考验和测试他们——于是,现代社会瞬间就崩溃了,繁华、富裕、文明的表象化为粉齑,人们回到丛林世界,道德、自尊、智慧、勇气等等被原始的生存本能取代。

在剧中,政府以紧急状态为名接管了市民社会。独裁、暴力、监禁、威慑、镇压随之而来,国家机器突然显露出平时深藏不露的钢牙利爪。当那冷酷的“10条训令”像背景音乐般循环播放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此时的“独裁”、“暴力”和“眼盲”究竟是什么样的因果——究竟是人们眼睛失明在先,才有了“独裁”和“暴力”,还是“独裁”和“暴力”造就人们的“失明”——当然是心灵的失明?或者,难道是现代社会“金钱至上”和“残酷竞争”的铁律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和麻木,而这将最终导致“独裁”和“暴力”的黑暗结局?

剥离真相的过程最令人震惊。城市是现代文明的象征和产物,它的繁荣和秩序、尊严和理性、宪政和权利等等,这一切实际都十分脆弱——因为它们都是以高标准的人均资源,即财富占有量为前提的。一旦财富的累积被摧毁,一旦不期而至的危机和祸难降临——无论是战争、疫病或生态灾难的打击,还是石油、电力、通讯、交通、燃气或饮用水等现代社会必需品的断绝,我们随时都可能重新陷入黑暗和野蛮。进一步说,这种黑暗和野蛮,或许本来就是人类迄今仍未得以校正的某种根性,只不过它们平时是被香车广厦、九丈红尘那华丽的文明外观所掩藏——现代资本和物质造就的文明,其实不过是某种黑暗和野蛮的华丽外观而已。

在剧中,在黑暗和野蛮中,保持正常视觉的医生夫人琳达,似乎是仅存的希望所在。我们可以把琳达的这双眼睛,这扇“心灵之窗”,理解为普遍的黑暗中的一点光亮,理解为畜类般的肉体中包裹的灵魂,理解为内存于人类本质的某种神性,而这种光亮、灵魂或神性,正是人类从黑暗和野蛮中获救的依据,是人类从当下的困境中通向未来的津梁。

也许,只有在失明的状态下,真理才被见证。因此,当曲终奏雅,当故事结尾,城市恢复如初的时候,在滚滚红尘中,失明的经历被全部掩盖和遗忘,一切都仿佛不曾发生。这让我想起歌德说过的一句话:“谬误和水一样,船分开水,水又在船后立即合拢”。因失明而见证,因复明而遗忘。《失明的城市》,这个反讽的结局提出的问题是:究竟什么才是人类真正的蒙昧状态呢?

  评论这张
 
阅读(8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