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匆匆 胡德夫  

2016-08-16 17:0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凤凰周刊》第259期

他是台湾原住民,也是台湾文化史的一个标志。

胡德夫又来了。

2007年5月底至6月初,顶着一头白发的胡德夫,带着他的野火乐集又一次将台湾原住民的歌声带到内地,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举办专场演出。

这位被誉为“台湾民谣之父”的音乐人,因2006年7月获得第6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和最佳民谣艺人奖而蜚声内地。但是在台湾,胡德夫的名字却在一定程度上早已与民谣捆绑在一起。提起台湾民谣,台湾原住民的音乐,人们便不由自主地想到胡德夫。

小时耳朵里面充满民谣

“我来自台湾东部的原住民部落。小时候放牛,躺在山坡上,远处左边是大武山,右边是太平洋。”出生在台湾东部原住民部落的胡德夫常自称“卑排族”,因为他父亲是卑南族,母亲是排湾族。 

原住民部落的人们常常聚在一起唱歌。懂得歌曲来源、唱法的老人常给年轻人传授指点。在没有文字和记谱的年代,台湾原住民的歌谣几千年来,一代代传唱得非常精准。

小米丰收歌、锄草歌、赶鸟歌??歌谣产生于人们的生活之中。人们用没有语义的虚词模仿鸟声、海声、风声、蜜蜂,歌唱生活中的喜怒哀乐,胡德夫认为这是民谣的最高意境。

小时候的胡德夫,很少表露出对于音乐的“天分”和特别的喜好。小学时班上16个同学,轮流去讲台上唱歌表演,他从来都不会去。他还一直拒绝看谱,初高中作文因为文法不对而不及格。

不过,胡德夫后来走上民谣的道路,偶然之中也有必然。

“我一直在听,部落里充满了歌声,这些民谣在我的耳朵里面。年纪越大,有很多小时候的东西都会回来。现在工作之余我会回去学唱这些民谣。”

来自灵魂深处的旋律深刻影响了他的生活和创作。

“山是浮云,草原是风”,胡德夫写下《牛背上的小孩》:“那是很美的画面。我的创作没有特别追求什么,我只写看到的、想到的,把生活里的一些感受片断截取下来,变成声音变成歌。你就唱你周围发生的事,唱不完。”

曾经经历没有歌的时代

有人说,胡德夫的传奇经历,贯穿了台湾的当代音乐史。

上世纪70年代,在台大外文系念书的胡德夫为了给父亲凑足手术费,开始在哥伦比亚“大使馆”的咖啡馆唱歌赚钱。当时咖啡馆在台湾还很少见,是画家、音乐人和写作者的聚集地。在这里,他认识了台大建筑系的学生李双泽。

在李的鼓动下,胡德夫凭着记忆小心地唱起小时候父亲哼唱过的本族歌曲《美丽的稻穗》,那一次,哥伦比亚咖啡馆响起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热烈的掌声。 

“我才知道原来大家要的是这种歌,因为我很少看到人家这样子拍手。很多有名的人物在场,他们拍手不是为了我,是为了那首歌,还为了那没有歌的时代,出现了歌的替代。”

这种感觉激励着胡德夫。让他意识到:原来不仅仅是台湾官方教给原住民的哆来咪,才是音乐。他发现当时被台湾教育制度否定的原住民的东西,却被朋友那么喜欢和重视。台湾那时流行的几乎都是老上海白光他们唱的歌曲,还有西洋音乐,属于歌的沙漠时代。此情此景,让胡德夫意识到民谣的价值。

1975年6月6日,胡德夫与杨弦在台北中山纪念堂举行“中国现代民歌之夜”演唱会,这成为台湾校园民谣运动开始的标志性事件。

1977年至1980年连续举办4届的“金韵奖”原创民歌歌唱比赛,使民谣的创作和传唱深入人心。“草地上三三两两的年轻人抱着吉他轻声弹唱”成为上世纪70年代末台湾校园中流行的风景。

民歌时代初期的作品往往以著名诗人的作品为谱曲对象:既有正当其时的名家余光中、郑愁予,也有新文学史上的巨匠胡适、徐志摩等,风雅一时。那时涌现出来的一批音乐制作人李泰祥、吴楚楚、李宗盛、梁弘志等日后逐渐主宰了台湾的流行乐坛。

从《龙的传人》、《橄榄树》、《童年》、《兰花草》到《乡间小路》、《外婆的澎湖湾》??清新真挚的台湾民谣把不同年代的故事穿成了一条共同的记忆。这里面有青春、理想、爱情,也有乡愁、亲情、寂寞和感伤。

“唱自己的歌”

“民谣可以描述很多东西。慵懒,无为,Nice and Easy,花花草草。卡拉OK、KTV文化进来之后,台湾民谣受到很大的影响。任何人都可以拿起话筒唱歌,年轻人有了太多选择,好像一条大河变成很多小河,最后你要找的那条河流就不见了。”胡德夫说。

“现在台湾年轻人喜欢的歌跟大陆年轻人差不多。大多数人还是追求流行。也有一些年轻人用古老的乐器和音乐形式来进行现代创作。年轻人是时代的主角,不听他们的歌,会失去方向的。” 

当年发动校园民歌运动的3君子,如今只有胡德夫还活跃在舞台上。李双泽去世已经30年,杨弦也已移居美国20多年。在台湾流行音乐蓬勃发展的时候,胡德夫却悄然退出,一边钻研原住民民谣,一边致力于为原住民争取权益的民主斗争。

他奔走于矿难、地震的现场,走上街头呼喊,推动“原住民正名运动”,“还我土地运动”;他创作了《大武山美丽的妈妈》、《最最遥远的路》、《太平洋的风》等许多震撼人心的作品。“我也在思考我能做什么,我了解自己的民族多少。”“我们大多数人要醒悟啊。歌是通天的,人们受到压迫的时候自然会发出声音。底层的人默默承受着世界上最简单最基本的东西,背负很沉重。”

“唱自己的歌”,这句话让胡德夫深深体认自己的族群文化。2000年开始,胡德夫专注于带领一群又一群的原住民音乐人,用行者的脚步,走出自己文化的传承,也让原住民的歌声,在国际上唱出更辽阔的音色。

而当记者向他探讨什么是真正原汁原味的纯粹的民谣时,这位固执的老人却说:“台湾的很多教育让我们否定了自己的音乐,我不可能为了观光,或者为学术,为政府去做到原汁原味。”

  评论这张
 
阅读(7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