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英国“夏日山岗”访游录,“另类”的民主学校  

2016-08-10 15:1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凤凰周刊第245期

在现代社会里,成人和孩子的关系普遍分为两种:要不就是告诉孩子需要做什么,要不就是娇惯他们,放任自流。在“夏日山岗”,我发现大人们尽量回避这两种关系。他们把自己和孩子的世界融到一起,你可以分辨出这里面的老与少,但没有明显的鸿沟。

去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从收音机里听到一位英国女校长介绍一个有着近80年历史的特殊学校——“夏日山岗”(Summerhill School):在这个寄宿学校里,没有必修科目,所有学科都是选修,学生有权利在校期间一科都不选;更特别的是,学校的大小规章制度不是由校长或政府来制定的,而是由学生和教职员工一起制定。上至校长,下至6岁的学生,权利均等。

众所周知,英国历来是一个以缺乏锐利的革新精神,恪守传统,仍然有着等级观念和来自岛国特有的固执个性著称的国家。近年来众多中国留学生到英国求学,从传统这个意义上来说,便是看重它严谨、规范的教育体系和其教学质量在国际上的声誉。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循规蹈矩,培养绅士和淑女的教育大背景下,居然允许一个“学不学由你”的学校存在,而且已经有了近百年的历史,不能不称为奇事。

如果说政府持宽容态度还可以理解为民主政治的精神体现,公众的反应如何?什么样的家长能有此勇气把自己孩子的前途在他们未成年以前就甩手交给他们自己来决定?带着满腹的疑问和好奇,我和学校取得联系,申请前往拍摄采访。

初识“夏日山岗”

“夏日山岗”位于英国东部,占地11英亩的校园被各种树木和草坪环抱,维多利亚风格的主建筑和整个校区具有典型的英式私立学校的特色——古典,幽雅。如果只是看建筑和环境,没有人会感觉到这个学校和遍布岛国的其他私立学校有什么不同。

在学校的接待室里,我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学校创始人A.S.Neill的照片。照片上的Neill先生叼着烟斗,一副老派英国绅士风范。然而正是这个英国绅士在1921年开风气之先,创立了这个旨在“去发现和理解真正学习氛围的”学校。Neill曾在给《现代学校手册》写的文章中提到:“‘夏日山岗‘运行理念的精髓在于教育以关注孩子的天性为首要任务。”他说:“天真无邪的思想远比所谓清醒的头脑有深远的意义。因而我们的方针是孩子们必须能够自由地表达他们从内心表现出来的愿望。我们可以称这样的内心意愿是一种自然的、生命的动力。这种动力以各种方式发挥它的能量,如果让它自由发挥,它便能用爱和创造力来表达自己;如果遏制它,它将会导致逆反的,仇恨的,不健康的身心。”

翻开校史,可以了解到:以“自由,民主”为办学方针的“夏日山岗”开办之初只有5个学生,到1934年达70人之多,直到现在仍然保持这个规模。从最开始只有所谓的“问题儿童”(为逃避家庭暴力和过分的家长管制)送来这里到后来任何能付得起学费的家长都能把孩子送到这个寄宿学校,风风雨雨近百年间,“夏日山岗”在壮大的同时,来自社会各阶层的评论也没有停息过。

在大多数人的心里,“夏日山岗”是一个反社会潮流的教育典型。每个听说过这个学校的人都会对它有看法,他们从传统的概念中主观地定位出“夏日山岗”的逆反形象,津津乐道于炒作学校的四个行为细节:

* 孩子们对老师直呼其名(尽管西方人家的孩子可以在家直呼家长的名字,但英国的学校对老师需要尊称“SIR”OR“MISS”) ;

* 学校允许孩子们说脏话(说脏话被学校认为是一种随意和无恶意的语言习惯); 

* 吸烟不被禁止(尽管很少有人吸); 

* 裸泳也是允许的。

如今,除了近年来吸烟已经被列为有害健康的谈论中,其他的在学校里仍被认为是理所当然,自然而然的事。

尽管来自社会的批评很多,Neill先生总是携有一种使命感和非凡的魄力去实行他的教育理念,他甚至担心自己死后学校会由于社会舆论的压力而关闭,故而一直坚持当校长直到80岁。学校的传统由此得到稳固,在他去世后的20年间,基本没有什么变化。而目前学校的校长则是他的女儿Zo憽?“另类”的自由

Zo懞退盖滓谎?在教育界也因“夏日山岗”而出名, 她的演讲和书籍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发表。Zo懯歉龈鲂韵拭鞯娜耍谝谎劭醇保簧砘疑扇抟驴闳醋乓凰粱粕脑硕灰煌泛焐谭ⅲ成厦挥腥魏位焙奂#恢徽庖坏憔透⒐渌DJ交痛舭宓淖笆凶盘烊乐穑萌斯坎煌〉比唬募虻テ铀夭唤鲈谕獗恚醮渭媸盳o懼缓臀宜盗?句话:“你要在这里呆多久?拍摄采访我同意了不算,下午开校会时我会提交建议,你能不能拍要看大家同意不同意。拍照之前一定要征得孩子们的同意。”说完之后,Zo懢桶盐医桓桓鲅盟熳盼也喂坌T啊?引领我的是个日本学生,叫MICKEY,她身着很随意的牛仔衣裤,手里端着一杯茶,边喝边带我游走各处。这种边喝茶边参观的随意倒是让我觉得很容易和这个女孩儿进行交流。从她口中我打听到:“夏日山岗”因其另类的管理方式,每年来参观的人很多。上至政府观察员,下至来自世界各地对学校独特教育方式感兴趣的各阶层人群。根据访问回聩,来访者在校区没有发现一块被打碎的窗户玻璃,这让他们感到非常意外,因为即使在其他普通学校这种情况也时常发生。

在学校转了一圈,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两个现象是:一来整个校区出奇地安静,在校园里玩耍的学生和在教室里上课的同学保持着和谐的氛围;除此之外,我还发现学生不仅没有校服(几乎所有英国学校的学生都穿校服),并且他们可以穿任何奇装异服,甚至染发。当我去征求一群孩子的同意,拍他们打牌的照片时,我问到:“姑娘们, 小伙子们,我能给你们拍张照吗?”一个长头发的孩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我们都是男的。”

这个情景让我想起英国首席观察员 Chris Woodhead代表在去年6月份的报告里对“夏日山岗”的评价:“我觉得家长应该知道学校都在做什么,然后再做出选择和决定……我肯定不会送我的孩子到这个学校,但我认为家长们对什么样的学校适合他们的孩子有不同的观点,他们有权利做出选择。”我问MICKEY:“你父母知道你在学校都做些什么吗?”MICKEY说,在选择这个学校之前,她的父母详细询问了学校的情况。学校的原则是:一旦孩子进入学校,他们便需要学会自己管理自己,自己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是寄宿制,这意味着孩子们将在整个学期内独立地生活在学校里。在家长决定送孩子到学校之前,会收到学校的一个书面告示,里面清楚地指出:从现在开始,你会感到你的孩子和你生活在两个世界里。除非家长特别要求,学校一般不会定期发送孩子的学习生活报告。只有偶尔地,家长会收到简报被告知诸如上学期这里的天气怎么样之类的话题。在学校发生了什么通常被认为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没有必要和家长及亲戚朋友分享。对于家长来说, 学会接受这一点等于去接受你的独立自由全新的孩子。

看来把孩子送到这里来的家长确实要有非凡的勇气。惊奇的是,这样的家长还不乏其人。办校之初,学校最小的住宿学生只有3岁,可以在学校呆到18岁。现在,学校只收6岁以上的孩子,16岁离校。

学校的哲学

下午校会时,我在学校的主楼大厅见到了所有的孩子和教职员工。校会是学校实行政府监控的唯一途径,是这个学校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每周一和周五同一时间进行,全校师生聚集在一起商谈各种规范的制定和解决本周的问题。校会上,上至校长,下至6岁新生,权利均等,每个人都有发表意见和参与决定的权利。

今天的第一个议题是重议睡觉的问题——应该几点上床睡觉和怎样使它制度化?从大家的发言中我了解到,学期刚开始,大家一起反对已有的作息时间,希望能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但才过了一个月,大家发现此法不通,尤其是低龄的孩子,过不了几天就开始成天打不起精神,迷迷糊糊的。于是在这次会上,一个大男孩举手申请当监督员,他提议每天晚上他会分别游走各间宿舍,摇铃提醒各个不同年龄段孩子们的睡觉时间。大家举手同意他的提议。

第二个议题是一个老师和学生关系的问题:一个男孩在上完烹饪课后拒绝清洗他用完的餐具,而上课的老师是刚来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在会上老师提出了这个问题,引起了大家多方面的讨论。是否不让这个学生这个学期再上烹饪课呢?还是他什么时候洗完餐具,什么时候让他再上课?或者罚他下次课洗所有同学的餐具?如果下次课他没有来上,老师或其他人是否替他把餐具洗了还是他应该给替他洗餐具的人付费?我不记得最后的决定了,但整个讨论过程是非常切合实际的,而且大人的声音一点不比孩子们的显得更重要。

第三个议题是有关一个女生超期不归校的问题:她举手解释说她父母临时给她在医院约了一个诊, 所以不能按期返校,但她告诉校长了。校长举手发言说:“告诉我不管用,你要向大会提出申请,大家同意了才行。”其他孩子争相举手发言说:“学校有学校的规定,是大家同意了的,就应该遵守。”“你除非有非常严重的病,该回来的时候就应该回来。”“你他妈的如果觉得伦敦比这里好玩,干脆就呆在城里别他妈的回来算了。”看着这帮坐没坐相,歪着斜着散了一地的大小孩子,说话总带脏字,但话却不能不说是有道理的。

对于说脏话,学校有它的哲学,他们认为被成人听起来不舒服的所谓脏话,其实多想一想不过是一种学校的特产俚语。有自信的学生不会被这样的脏话作恼,如果大家都不在意这个“他妈的”,那这个词在这个环境下就是无害的。大多数孩子知道什么时候的脏话会伤人,一般不会用,但在这里你会非常容易听到一个6岁的孩子说:“Oh, these fucking shoe-laces !(噢,这该死的鞋带)”我要离开的那天,在餐厅见校长正和一位老师商量生日晚会的事,校长感慨地说:“Look, I am fucking 60 now”(看看,我他妈的都60岁了) 。我把这见闻讲给同为英国私立学校的哈罗公学的同事听,他们都睁圆眼睛问:“真的吗?”我知道他们心里都在说:She is fucking brave! (她真他妈的勇敢)。

校会上,校长最后提出是否能让我留下拍摄采访的问题,所幸大家都举了手,于是我可以继续在学校进行我的采访。

在学校学习什么?

第二天上午10点后,正是其他学校的学生都呆在教室的时间,“夏日山岗”的校园内却散布着一帮半大不小的孩子,有爬树的,荡秋千的,骑车满地跑的,他们自娱自乐,互不干扰。倒是我还忍不住问一个很不合时宜的问题:“你今天早上有课吗?”“我不知道”他们答道,“也许吧”。

学校的教室都不大,一般每间教室有三两个学生,看上去很认真。在7岁孩子的班级里,我看到他们在外面玩够了以后,到教室里自己泡一杯巧克力奶,看看课表,然后有一两个孩子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下一节课上。这样,老师便知道下一节课有多少或有没有学生来上课。我看到老师的记录:从9月到10月份,全班12个学生,有3人上过英文课(最多的一个孩子上过3次),4人上过数学课(最多的一个孩子上过6次)。其中有两个孩子同时上过英文和数学。所以总共5个孩子上过课。老师很坦然地说:她之所以有一个记录是想到月底给来上课最多的孩子一个奖励,但别的孩子不会因此感到自卑。只要大家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就好。

在学校近百年的历史里,曾经在这里读书的学生有一些现在已经是教授,医生,工程师,教师,画家和作家。然而,对于学校来说,他们并不认为这个特别重要。他们只在乎从学校走出去的学生是否对他们的职业满意:一个快乐的卡车司机比一个郁闷的外科医生让学校觉得体面得多。Osbert Sitwell,毕业于赫赫有名的“伊顿公学”,他说:“我得到的知识是在伊顿放假期间学到的, 如果你到‘夏日山岗’,你能在上学期间学到知识。”

采访期间,我可以看出“夏日山岗”的孩子们生活得很愉快:首先他们不必因考试不好而自卑,学校不设考试,但如果你愿意去参加政府统考,老师会帮助你。更重要的是,学校在放任你的同时,给了你对自己要负责,对别人要尊重,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由破坏别人的自由等等至关重要的做人理念。我曾想让一个7岁的孩子为我的拍摄和其他孩子一起飙车,尽管他是最想上镜的一个,却断然拒绝说:“我太小,不能上那个高台。”这不禁让我想起大人们总是苦口婆心地千叮咛万嘱咐:你不能做这样,你要小心……而让孩子们最终有了逆反心理。

在现代社会里,成人和孩子的关系普遍分为两种:要不就是告诉孩子需要做什么,要不就是娇惯他们,放任自流。在“夏日山岗”,我发现大人们尽量回避这两种关系。他们把自己和孩子的世界融到一起,你可以分辨出这里面的老与少,但没有明显的鸿沟。正如老校长Neill先生所说:“事实上,这种约定俗成的对孩子的不信任想来是因为成人总认为他们比孩子知道得多得多,即使是仅仅有关孩童游戏的事情。这种不信任超越了一切事实,让成人的思维变成了认定什么一定会发生而不是接受已经发生了什么。要想形成一个像‘夏日山岗’这样的治学理念,你必须放弃所有成人先入为主的成见而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学童,想想你会怎样使用这种自由?你曾经做过的那么多家庭作业都是有用的吗?考试成绩不好,全班被老师留下来补课直至夕阳西下,望着窗外的晚霞,你的心是否和鸟儿们一起飞翔?如果给你机会让你按自己独特的方式成长,你会不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