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正在到来  

2016-07-15 18:2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类会研发出和人类一样、甚至比人类还要聪明的机器人吗?如果成真,我们人类自己又该如何自处?多少个富有想象力的科幻小说和电影里,我们不止一次地面对这个看似不着边际、又不可回避的问题。 

当我们想忽视它的时候,一些陈旧的科幻故事会跳出来,将当时的设想和如今的技术产品摆到我们眼前:看,多少个荒谬的想象,在现实中就是不可思议地成真,还被应用了!当我们想推辞说,拥有人类智慧的机器人,技术实现上还远得很呢!但一个个机器人打败人类的例子又活生生地公布在新闻中,把这个技术性“能够”和道德性“应该”的话题,不断地逼到我们面前。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新奇地看着那些会说、会笑、会动的机器人时,会忍不住疑问,未来会不会发生我们都不曾理解和预想的事情?像宇宙大爆炸一般的技术奇点会不会不期而至?人类会成功主宰我们自己的世界吗?那个时候,我们又该说人类是聪明还是愚蠢呢? 

在人工智能再次成为当下热点话题的今天,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认知机器人学系教授默里·沙纳汉带着他的新书《技术奇点》来到中国,希望为这个人工智能起步不久的国度,带来更多的思考和讨论。 

人工智能新的春天

《凤凰周刊》:如今人工智能在当下又掀起全球关注的热潮,这一轮人工智能的发展状况是怎样的?

默里·沙纳汉:人工智能指的是计算机机器人,他们能在不同环境之下做出正确决定,完成任务。目前,人工智能技术最新的进展是让机器人拥有学习力,以及拥有更强大的处理庞大数据的能力。比如说,我们可以教一个电脑辨认和创造图像,给每个图像编号,电脑学习这些无数的图片后,可以创造一个新的图像,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凤凰周刊》: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是什么样的? 

默里·沙纳汉:在西方,“人工智能”并非新鲜词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人工智能研发热潮兴起,美国、日本等国家热情高涨,政府进行了大量投入和研究,后来很多预想并没有实现,人工智能又陷入了引人疑问的寒冬期。近20年来,人工智能经历了三个里程碑:1997年,IBM机器人“深蓝”打败世界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2001年,又有IBM的机器人在一款美国游戏中,打败人类对手获得冠军;2016年,谷歌的机器人“Alpha Go”打败了围棋大师李世石。 

最近的这一次,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人工智能的强烈关注。在我看来,人工智能正在迎来又一个春天。是否会像前一轮一样大起又大落呢?我认为不会,因为现在的很多人工智能已经应用到了我们的生活设备当中,实现了商业化,形成了产业效应,比如说无人驾驶汽车、医疗产品等,未来会是一个良性的循环,这就是为什么谷歌、脸书、百度等大公司都有很高的投资和研发热情。 

我注意到,中国出台的“十三五”计划,也明确提出了人工智能将是一个值得开发的重点领域。百度公司投资人工智能已有一段时间,现在小米公司也宣布要投资人工智能技术。

《凤凰周刊》:人工智能对我们目前的生活有何影响? 

默里·沙纳汉:这一轮人工智能的影响,可以分为短期和长期来看。短期内5至10年,人工智能可以用在个性化医疗,搜集个人全面的健康数据,为治疗提供全面的数据服务;另一方面,一些产品很可能会融入我们现在已经高度依赖的金融、能源、媒体、安全等领域。从50至100年的长阶段来看,人工智能可能出现我们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人性化的人工智能技术。作为研究人工智能40年的专家,我认为,到2100年人性化的人工智能技术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正在到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和人类一样的机器人

《凤凰周刊》:您的新书《技术奇点》正是讨论了这两个阶段的影响,为什么叫“技术奇点”?

默里·沙纳汉:听说因为一部大陆电视剧,“奇点”一词在中国很热。“奇点”在物理学、数学中都有定义,在人类历史中,“奇点”指的是,由于技术的迅速发展,人类社会的一切都出现了改变,生活在今天的我们将无法理解。 

这本书就是讨论,人工智能和神经技术两个领域的技术进步,会加速这个“技术奇点”的到来。我们可以把目前的人工智能兴起和应用,称为人工智能的第一次浪潮,这个短期的发展是商业化、产业化的;而未来一个世纪可能会出现超人工智能(即有人类意识的人工智能),这个长期的发展,我们需要用一个更大的人类与机械关系视角去看待和讨论。后者看起来离我们还很遥远,但是从技术变革的历史来看,也不过是一瞬。 

《凤凰周刊》:从现实技术的角度,人工智能拥有人类的意识和感情,这离我们还有多远?您最近担任科学顾问的科幻电影《机械姬》也有涉及这个主题。

默里·沙纳汉:机器人是否会有以及是否应该有人类一样的意识和感情,这个富有争议的话题,已经在科学界和科幻界讨论了半个世纪。早在1950年,大家熟知的“计算机之父”艾伦·图灵,就曾经发表过学术文章《计算机与智能》,他预测到2000年,人们谈论机器也能思考时,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虽然到2000年这个预言没有实现,但是以上我们提到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让我们看到未来的可能性。 

近年来,我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神经技术领域,目前我们正在小白鼠的大脑上进行实验,看是否可以实现全脑仿真,与生物大脑不同,数字基质的大脑可以多次复制。数字基质的大脑还可以加速,这一点也与生物大脑不同。所以,如果我们能通过全脑仿真制造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那么只要运算能力足够强大,就可以制造一个以超高速运转的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社区。如果人工智能不是按照仿生方法制造,而是从无到有创造的,这个道理也适用。事实上,只要是电脑程序,都可以复制或加速。而且,目前有很多仿生技术,也让这个预言越来越有成真的希望。 

《凤凰周刊》:你认为,我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把人类的意识和生理功能放到机器人身上? 

默里·沙纳汉:让机器人多大程度上拥有人类的思考和创造能力,以及是否要有性能力等,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到社会层面的道德和责任,以及人类和机器人的关系。但我想指出的是,很多科幻小说和电影,把有意识的机器人最后妖魔化、邪恶化,说它会代替人类或者谋反人类等,这些都是因为人性对未来的恐惧而产生的想象,我们不要被这些想象带得太深。事实上,机器人是安全的,很多风险是可控的。 

一次突破就可能改变世界

《凤凰周刊》:有时候,技术发展可以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但是人性本身或者说人类社会未必能接受或承受,所以会使得技术在一定程度上发展减慢停滞。你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默里·沙纳汉:每一次技术革新的时候,我们的人性也被影响,面对未知和不确定,我们的一个自然反应是被吸引,同时又害怕。从短期来看,有时候放慢是好事,因为商业化总是会不自觉地推着一项技术和应用大肆向前。比如说,社交媒体已经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但我们的社会也需要一些时间去学习如何处理社交媒体。某些人会很关注别人的个人生活,但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同理,人工智能也是一样。但是从长期来看,我们不能因为人性本身的局限性,就完全阻止创造未来更多的可能性。 

《凤凰周刊》:按照您在书中说的,从长远历史来看,人类现在只是走在人工智能的开始阶段。那么我们在研发人工智能的时候,我们到底在研发什么?一个机械奴隶,一个人类伙伴,还是有可能比人类还聪明的“老师”? 

默里·沙纳汉: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未来40到50年,我们需要很严肃地思考和面对这个问题。现在我自己也没有答案。 

《凤凰周刊》:在过去的半个世纪,机器人的很多设想和应用,总体看来虽然有一些突破,但是整体研发还是比较慢,您对未来这个领域是持乐观态度还是悲观态度? 

默里·沙纳汉:我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是乐观的,而且这种乐观是有根据的,它并不存在太大的泡沫。技术革新就是这样,经过千百次实验失败,才可能有一次成功突破,而这一次突破就可能会带来整个人类生活和社会的巨大改变。我相信,我们所说的“奇点”将会到来。


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正在到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记者/王衍

编辑 / 徐伟  美编 / 青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19期,总第584期。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