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邪恶轴心国”已成国际 “黑马”?  

2016-07-14 18: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石油出口将很快达到(制裁)之前的份额。”

“到2016年年底,我们的GDP增速会达到5%。”

身穿长袍、头裹白色缠头的伊朗总统鲁哈尼,5月底在其社交媒体推特上骄傲地宣布。在经历着战乱、后革命时代、恐怖主义、油价大跌等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伊朗反而显得空前稳定,伊朗核协议达成后,一改往日封闭隔绝局面,蓄势待发,成为各国投资者青睐的中东例外。

从过去的“邪恶轴心国”到如今海外商团垂涎的“黑马”,一切仅发生在核协议达成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在伊朗人眼中,以停止国内核计划换取国际经济制裁松绑,是与“死敌”美国达成的历史性“双赢”。

然而,在这个由伊斯兰宗教统治、新闻审查制度严苛的国度,其社会内部正在经历着何种变动,鲜有人知。在中国人所熟知的几部影视作品——《逃离德黑兰》《我在伊朗长大》和《一次离别》中,究竟哪一个更接近其真实的模样?“双赢”之后的伊朗,果真如数据分析的那样在中东崛起吗?《凤凰周刊》记者实地走访半个月,目睹伊朗社会的新变局。

“邪恶轴心国”已成国际nbsp;“黑马”?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买得起水果吃了!”

历时两个月、决定着伊朗未来的议会选举在5月初尘埃落定——支持鲁哈尼总统的温和派和改革派,占据了290个议会席位中的大多数。结果一经公布,首都德黑兰多个广场上,人们载歌载舞,庆祝这场期待已久的“大胜利”。

聚集着全国1/3人口的德黑兰,城市面积和北京类似,却常年沉浸在刺鼻的汽车尾气中。但这一刻,首都民众似乎嗅到了清新的空气。不少衣着朴素的当地人挥舞着红、白、绿相间的伊朗国旗,骄傲地说,这场选举结果正是自己投下那一票所决定的。此次5500万的有效票,占据伊朗总人口(8000万)的2/3,成为伊朗十年来选举投票率之最。

“因为这届政府改革,让我吃得起水果了!”披戴着粉红色头巾的伊朗导游瑞拉尔开心地说。28岁的她妆容精致,身穿长外套,是这次选举投票中的积极分子。

在伊朗,水果这道餐后“甜点”的价格比人们饭桌上常见的烤馕、红茶、牛羊肉、酸奶要贵得多——相比10000里拉尔(2元人民币)的烤馕,香蕉和苹果这些常见的水果是5-6倍的价格(10元-12元人民币/公斤),而菠萝和火龙果这些热带水果每个要卖40多元人民币;在经济一度不景气的伊朗,能否吃得起水果成为评判家庭生活是否富裕的标志之一。

“过去十年,东西越来越贵,但工资一点儿没涨。”瑞拉尔回忆说,伊朗人每餐必备烤馕,最为便宜的一张价格翻了5倍,一瓶牛奶比十年前翻了3倍;但人均月收入一直维持在400美元左右。而由于大都市以外的伊朗妇女工作机会有限,所以对不少人来说,这很可能就是全部的家庭收入。

由于长期脱离欧美国际经济体系,让伊朗人只能消费得起“Made in China”的便宜货。德黑兰最为常见的购物之处,是类似小商品城一般的零散小店。“你看,无论是女性的头巾,甚至传统节日服装,都被中国货包揽。真的便宜!但真的,质量不好!”瑞拉尔说。现在她最大的心愿,是能赚更多钱,去购买进口品牌的洗化用品,例如,海飞丝、力士、妮维雅等知名品牌。

由于长期饱受经济制裁,前总统内贾德上台时的2005年,伊朗里拉尔兑美元汇率是10000:1;2010年至今,里拉尔兑美元约为35000:1。这也让不少中国游客感慨自己在伊朗,很容易就成为亿万富翁。

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是一个非现代化国家。高速公路、地铁、快速公交、世界高塔、立交桥、国际机场,首都德黑兰的这些基础设施建设,不输于其他国际大都市。夜晚开车经过德黑兰西北部的高速公路时,两旁路灯密集到晃眼;来到伊朗最大的体育馆阿萨迪运动场,会恍惚觉得身在北京鸟巢(两者都可容纳10万观众);经过最高建筑默德塔(世界上第六大高塔)时,会让人想起上海的东方明珠塔。

不少中国游客或商人初到伊朗时,最为鲜明的落差就是伊朗的高速公路。尽管疾驰车辆破旧,但道路建设和中国一线城市没有任何区别;德黑兰北部曲折蜿蜒的盘山路更让来自基建大国的诸多中国商人感慨:怎么修得这么好!伊朗人倒不觉得稀奇,这是很多人自出生以来就有的记忆—它们至少存在了30多年。

“邪恶轴心国”已成国际nbsp;“黑马”?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开先河的伊版“好声音”

1979年,伊朗爆发震惊世界的伊斯兰革命,接着与美国断交,建立起现在的伊朗伊斯兰民主共和国。之后伊朗与邻国伊拉克爆发战争,开始探索伊斯兰民主的独特道路,而由于发展核计划遭到国际社会的制裁,波折不断。

官方层面上,伊朗的意识形态是伊斯兰教。头裹黑色缠头、不苟言笑的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最高领导人,他也被形容为三位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具备重大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另两位是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霍梅尼和90年代的总统拉夫桑贾尼)。

德黑兰最大的地铁站内、市中心的十字路口的墙壁上,都是哈梅内伊的画像。他手下的官员影响着各种有权势的组织,包括“议会、总统、法院、革命卫队、军方、情报机关、警察机关、上流教士、星期五领拜者及许多媒体”,还有各个“民间组织、团体、委员会、神学院及商业团体”。在舆论管控严格的伊朗媒体上,指责和反对总统鲁哈尼的声音不在少数,但没人被允许指责最高领袖。

对无神论者而言,伊朗社会的种种清规戒律让整个社会氛围倍显压抑,难以适应。伊朗大大小小的公园里,不时会响起念经一样的祈祷广播。尽管伊朗女性不必像沙特女性一样将头巾包裹到只露出眼睛,但无论本地人还是外国人,如果不戴头巾,毫无例外地会被警察带走。公共场合,陌生男女不能有任何身体接触,甚至不能有礼节性的握手。还有最重要的,全民不可饮酒。

然而,2013年鲁哈尼上台以来,一些难得一见却又略显模糊的开放迹象在伊朗社会慢慢发酵。

“选手请自我介绍,你要演唱的曲目是什么?”电视机里,身穿华丽西装的中年男子坐在评委台上,他和另两名导师的桌前放着裁决器,身后是热情的观众,整个演播厅华丽大气。在镜头未转向舞台之时,在外人看来,会以为是著名的《英国达人秀》,当台上出现清一色伊朗男歌手时,人们才会回过神来——这是伊朗版“好声音”。

2016年前三个月,伊朗版“好声音”第一季在全国开播,颇受好评。由于伊斯兰教义不允许妇女在公共场合唱歌,所以参赛选手都是男性。对当地民众而言,在本地电视台中,这股新鲜风气是建国30多年来的首次。如此和国际接轨的大型综艺节目,和那些严肃的新闻频道相比,收视率遥遥领先。

另一种最为流行的公开娱乐活动——逛公园,也有了新的气象。每到周末,德黑兰的主要公园里都坐满了共享天伦之乐的家庭或正在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但这些你侬我侬的青年男女们,一般顶多只能靠近依偎或拉拉手。

但最近出现了例外。3月初,德黑兰革命广场旁的一个公园内,一对“先锋男女”上演了罕见一幕:一名年轻女子摘掉头巾,男伴将小型录音机放在一旁,女孩跟随动感音乐热情地跳起健美操。音乐声之大很快传遍大半个公园;女孩就这样大胆跳了5分钟,引来不少路人围观。直到《凤凰周刊》记者上前拍照,2名公园警察见事态扩大才上前制止了他们,并严肃地驱散了围观群众,还要求记者删掉所有照片。

与此同时,被冠以“赌博”之名的违法行为——打扑克,也得到些许宽松。“坐在树下打扑克,一个是要小心树上滴落的鸟粪,另一个是树林里‘埋伏’着的警察。”正在草地上围坐打扑克的一群年轻学生,以伊朗人惯有的幽默打趣道。但他们觉得最近的情况好了很多,只要不像跳健美操那般激进高调,警察并不会干涉。

煎熬中的伊朗精英

“读完博士也不一定能找到工作。”比拼高学历的社会氛围,即使对于霍漫(Houman)这样的“海归”来说,也毫不轻松。

27岁的霍漫就职于伊朗最大的私营投资公司莫非证券(Mofidi Security),担任股票投资经纪人。三年前他从加拿大本科毕业后回国,做股票投资经理,期间倍感“学历”压力,于是边工作边申请德黑兰大学的在职金融硕士。他的工作地位于德黑兰北城的富人区。相比周围低矮陈旧的楼房,莫非证券所在的写字楼高大洋气,办公室装修得精致简约,和上海陆家嘴的金融公司并无差别。

3月3日,他在电视上看到一则令人振奋的消息。

在当天举办的第三届伊朗汽车行业展会上,除了总统鲁哈尼亲自莅临外,不少伊朗国产汽车企业代表和外国投资商也纷纷现身。此前,法国标致雪铁龙公司与伊朗本土最大的汽车制造商霍德罗(Khodro)达成协议,将升级合资整车厂,在接下来的五年内投资4.35亿美元扩充产能。其中的关键点在于:如果雪铁龙想获得可观的伊朗市场份额,需转让技术给伊朗汽车合伙人。作为经济制裁解除以来西方企业与伊朗签署的第一个工业协议,几乎是中国当年改革开放的翻版。

在日渐松绑的商业环境下,霍漫的国外客户也从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国纷至沓来。但他的工作境况,并不如电视中宣传的那般光鲜。尽管国际经济制裁正在一步步解除,但由于美国方面并未真正有所松动,也影响了外界的信心度。

目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中,一些关键部分仍未解除。例如,美国禁止伊朗接入美国银行系统或直接用美元进行国际交易;而伊朗一些特别机构,尤其是与伊斯兰革命卫队有关联的公司,仍在美国对伊朗制裁决定的禁止名单之上。这导致许多在美国设有子公司的欧洲银行,担忧在美遭到指控,而迟迟不愿与伊朗恢复商业活动。

4月底,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曾致信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状告”美国称,“虽然伊朗被解除了国际制裁,但美国一直在限制伊朗提高其从事被允许的国际金融业务的能力。”对此,美、英、法、德等国5月中下旬在布鲁塞尔发布联合声明称,“只要伊朗遵守所有相关规定,我们不会阻止国际企业或金融机构与伊朗做生意。”

自核协议签订之后,伊朗多位领导人在国际场合均许诺,未来伊朗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将会达到8%。按照鲁哈尼的说法,要实现这个增长,伊朗还需300亿-500亿美元的外国投资。

(应采访对象要求,部分为化名)


《凤凰周刊》记者/ 王衍(发自德黑兰)

编辑/漆菲  制图 美编/虎妹

本文节选自《爆发与裂变:直击制裁解除边缘的伊朗》,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19期,总第584期。

  评论这张
 
阅读(7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