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大陆拆迁恶性事件再审视   

2016-06-08 18:1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大陆由拆迁纠纷引发的各种恶性事件频繁曝光,拆迁纠纷甚至已经很难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但2016年5月10日下午发生在中原大地的一起拆迁血案仍然让世人震惊,舆论至今未息。 

事发地为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办事处薛岗村,拆迁户范华培因拆迁积怨爆发,持刀杀死包括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在内的三人、重伤一人后,被警方击毙。 

这起4死1伤的血案,又一次撕开了中国大陆拆迁工作中早已存在的道道裂痕,城市化浪潮和房地产暴利下各方剧烈冲突再次一览无遗。 

大陆拆迁恶性事件再审视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命案缘何发生

薛岗村隶属于郑州市惠济区老鸦陈街道办事处,位于郑州市的西北角,本是一个远离城市的普通小村庄。但随着郑州的城市版图飞速扩张,尤其是2013年,河南官方对外公布《河南省科学推进新型城镇化三年行动计划》,该计划明确提出要发挥郑州对全省的龙头带动作用,其中提出郑州中心城区常住人口规模要在三年内翻一番,这意味着,郑州主城区人口应在2016年底之前超过600万人。 

薛岗村也由此被揽进了郑州主城区的怀抱。去年年底,这里吹响了城中村改造的号角。 

2016年5月10日这天中午,36岁的范华培和朋友王国林,还有另外一人吃饭,三人喝了24罐听装啤酒。 

范华培曾是薛岗村的骄傲。1999年,范华培考入东北林业大学,是村里走出的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而且据他当年高中同学介绍,范华培是那年他所就读的郑州十二中那个理科班里唯一一个考进重点大学的男生。 

但从2003年大学毕业回到郑州后,范华培的人生并不顺利,他所学习的林业相关专业在当地没有用武之地,十几年来他换了好几份工作,都不是太满意。 

2014年,范华培将家里原本三层的旧房子拆毁重建成一个七层的小楼,花费约80万,其家属称资金来源均系借债。这栋小楼一至三层为仓库,堆积着附近一家调味品厂的辣椒等原料。四层以上每层180平方米,每层均为三室一厅的客房,小楼还安装了电梯。“他(建楼)明显是为吃房租考虑。”范华培的高中同学告诉《凤凰周刊》。 

一位熟悉范家的村民则透露,这样一栋房子,仓库及客房的各项房租收入总计应该在每年10万元以上,再考虑到房租每年有一定上涨,范华培正常情况下可以在五六年内收回成本。

 但房子盖好才一年,薛岗村已面临拆迁。补偿标准依据的是郑州市政府2014年142号文件,即《关于调整国家建设征收集体土地青苗费和地上附着物赔偿标准的通知》,楼房框架结构1080元/平方米,砖混结构680元/平方米。另外,村里三层以上的楼房一般都被列为违建,赔偿只有一半,为340元/平方米。 

据村民透露,拆迁标准出来后,范华培的母亲曾表示,按照这个标准,范家只能拿到50万元左右的赔偿,甚至“不够还借款”。 

和范华培家一样,很多村民都对拆迁政策不满,但在拆迁部门的凌厉攻势下,薛岗村还是在较短的时间里收获了95%的签约率,于是拆迁工作迅速展开。只有少数村民还在坚守,这其中包括范华培一家。 

一位村民告诉《凤凰周刊》,范华培曾在今年春节前找到任薛岗村主任的堂哥范元华理论,表达对补偿政策不满。范元华却反过来动员堂弟拆迁,范华培表示不满,两人为此闹出矛盾。该村民说:“范元华打了范华培的头,范华培也不甘示弱,把堂哥打了一顿。” 

随着拆迁工作推进,薛岗村很多地方逐渐成为废墟,还在抵制拆迁的范华培等人的房子已经沦为孤岛,断水断电也成为常态。这样的拆迁软暴力,让范华培等钉子户头疼不已,虽然房屋没被强拆,但没有水电、不能居住的房屋,跟被拆了有多大区别? 

而这时范华培的父亲突发心脏病,住了一个多星期的医院,花费数万元。家庭的担子越来越重,范华培压力越来越大。 

2016年5月10日下午四点半,范华培在酒后返回村子,租住其房屋的租客告知,房子停水停电,没法住了,要退租,包括退还之前交的租房押金。但押金早已被范华培用来还了建房时的借款。 

停电触动了范华培的敏感神经,一场突如其来的杀戮正在悄然酝酿。有人依然在范家附近干活,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并无察觉。 

血案后的舆论暗战

2013年以后的郑州,城中村以每年100个的速度在消失,拆迁过程中,各种类型的极端事件和突发情况时有发生。就在薛岗村拆迁血案发生前几天,郑州一拆迁工地围墙倒塌,将一位骑自行车的老人当场砸死。此外,距离薛岗村不远的郑州大学第四附属医院还曾发生太平间遭到强拆、多名死者遗体被掩埋的诡异事件。 

这些事件都曾一度被舆论所关注。而薛岗村血案发生后,郑州再次成为舆论的风暴眼。 

案发当夜,郑州本地媒体进行了采访,相关稿件发表于该媒体的微信公众号,标题为《醉汉驾车持刀行凶致三死一伤被警方击毙》,文中用“凶残”、“丧心病狂”、“偏执”等词语形容范华培,对警方击毙范的过程,该文描述为:此时的范华培已经杀红了眼,开着车乱撞,为了避免引起更多无辜群众的伤亡,民警在鸣枪示警无效的情况下,果断开枪将其击毙。 

对这些描述,随后赶来的外地媒体发布了更多信息,真相向着更深和更全的层面发展。有大陆媒体报道称,范华培杀人的原因是不满拆迁补偿政策,并非是故意酒后激情杀人,此人平时热衷村内事务、懂事等特点,与本地媒体反映并不太一致。同时,还有媒体发布了警方击毙范华培时的现场录像和对范华培的伯父、伯母的采访,表明范华培被警方包围后,并未驾车乱撞,而且范当时距离警方较远,家属曾当场要求不要击毙,但警方在未鸣枪示警的前提下,直接将范击毙,从而质疑警方击毙范华培违反相关规定。 

面对外界对案件真相的深层考问,郑州市官方从市到区、街道始终没有正面应对。案发后第三日,《凤凰周刊》记者在薛岗村采访发现,范华培家前边的主干道两边都被蓝色铁皮围挡了起来,就连通向该道路的小巷子也被堵了个严实。村民称,围挡是政府方面前一天连夜建起来的,还动用了周边的治安力量对附近街区进行24小时把守,防止各类人员进入案发现场。“里头没有范家家属,都被接走了,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位村民表示。 

《凤凰周刊》记者获悉范华培伯父范长岭的手机号码后给其打电话,范长岭称他正配合警方调查,不便接受采访。多位可靠信息源称,范的亲属被官方要求不得受访,范华培的多位中学同学也接到了政府问话,要求不得对媒体谈论此事。一位当地媒体人士称:“凡是在媒体上出现过名字的人,后来都采访不到了。” 

而曾第一时间报道该案的郑州本地媒体,因为没有提及该村的拆迁矛盾以及个别不太恰当的用语,被媒体同行质疑。对此,《凤凰周刊》记者曾数次联络该报道作者,希望其能介绍报道出炉过程,但该人士选择了沉默。不过,他在一个媒体工作群内的发言被人曝光:“主要领导认定这是一场舆论斗争……” 

5月20日上午,距离案发已过去10天,范华培家所在地的封闭区域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更大了。保安们的装备也得到了更新——新装了两个遮阳伞。一位保安嘟囔着:“瞧这紧张兮兮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凤凰周刊》记者/ 郭天力 

本文节选自《还原郑州拆迁血案》,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16期,总第58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668)|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