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  

2016-03-04 19:1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11月1日,曾经引领台湾经济起飞的中油公司高雄炼油厂停工关厂,半屏山下照亮夜空近70年的燃烧塔停炉熄火。这被视为台湾经济奇迹的熄灯号。燃烧塔的倾颓并不足惜,真正让人扼腕叹息的是冷却在燃烧塔下的志气。台湾经济奇迹的原动力,正是建立燃烧塔的经建斗士们。

高雄炼油厂的前身,是日本海军在二战期间建立的第六燃料厂,势必成为战时中美战机轰炸的重点目标。抗战胜利时,厂区已成一片废墟,日本技术人员按照战后政策全数遣返日本,一个不留。复厂更可怕的阻力是国际石油大集团的抵制,中国从清末开始使用煤油灯照明以来,美孚、德士古与亚细亚(即英荷壳牌集团)三家大石油公司完全垄断了中国油品市场,从家家户户点灯所需的火油到100号航空汽油,莫不如此。

负责接收高雄炼油厂的经建斗士们创造了奇迹。这些技术官僚虽然妙手空空,但他们以诗人般的想象力制定出活力充沛的发展战略,以企业家的老辣手腕在国际油市做起神乎其技的无本生意。就这样,高雄炼油厂一路过关斩将,突破欧美石油大公司的联手封杀,打开一片大好局面。

作为“国营”企业的高雄炼油厂,理应是老大颟顸、垄断自肥的,但笃信自由竞争与市场经济的经建斗士们毅然抛开“国企”的本位主义与既得利益,无私地大力扶植民间企业家投入石化产业。今日中油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台塑集团,就是这些经建斗士们运用公有资源一手拉拔起来的。中油公司为自己制造了竞争对手,台湾经济却因此活力奔放,终能鹏搏万里。

高雄炼油厂的发展,被认为是台湾经济奇迹的缩影。

[视察高雄炼油厂的金开英先生(左二)。]

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金开英的老君庙奇迹

高雄炼油厂的创业传奇,要从中油公司总经理金开英先生谈起。

金开英是清华留美的化工专家,返国之初就投身石油工业。金开英首先在工商部地质研究所的沁园燃料研究室服务,研究如何由煤转炼汽油,当时的中国无法负担昂贵的石油探勘,只好开发石油替代品。抗战爆发后,他奉命筹建资源委员会重庆植物油提炼轻油厂(后改称动力油料厂),运用当时无法外销而堆积内地的桐油等植物油,以提炼汽油、煤油、柴油、润滑油、擦枪油等各种军民急需油品。

一个石油人在事业起步之初摸不到石油,境遇真是难堪至极了。

金开英的动力油料厂在日寇封锁沿海时建厂,无法取得中国本地不能自制的机台与原料,生产的“生质油料”品质十分糟糕。植物油胶质多,需要酸洗,战时很难买到酸溶液,无法酸洗的油料放到第三天就会开始凝结。但在那油料紧缺的战争年代,即使是会凝结的油料,依然供不应求,动力炼油厂每年要收购桐油、花生油与菜籽油等各种植物油100万公斤。回顾这段一穷二白的克难岁月,金开英不无得意称,除了酱油,什么油都能炼。

1941年,金开英终于接触到石油,他到玉门老君庙油矿出任甘肃油矿局炼厂厂长。老君庙炼厂的机台设备都是从重庆的厂商订购的,然重庆本地机械厂造不出能耐高压的钢件,厂方只好派员在大后方捡破烂。炼厂的炼油锅,是用废船拆下来的钢板卷焊而成的;油管拆自重庆江北自来水厂的钢管;造蒸馏炉只能靠废船钢板,必须把发锈的老铆钉一处处敲下来,再把钉眼一洞一洞焊起来……金开英克服了无数困难。

只能直接蒸馏而不能裂解,这造成了大麻烦。约占原油50%的重油一般是用来烧军舰的蒸汽轮机锅炉,在大后方没有用武之地。当时急需的油料是汽油、煤油与柴油,并不需要重油。重油虽可裂解改炼为轻质的汽柴油,但是克难制造的管式蒸馏炉不能裂解。

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炼油厂原本想做个油池把重油贮存起来,但金开英无法取得制造油池所需的钢板,当时只有两个从长沙拆来的小油槽。甘肃油矿局报请蒋介石亲自出面下令搜集三万个破旧的53加仑油桶,才能解决汽柴油在装车转运空当中的贮存问题。连珍贵的汽柴油都无槽存放,重油就更没有空间了。无奈之下,油矿局总经理孙越崎索性下令将重油倒入厂旁的赤金河了事。

赤金河又称石油河,甘肃油矿局将占原油总量50%的重油往河里倒,石油河真成了“石油河”。曾任中油公司董事长的李达海回忆,甘肃的冬天是冰天雪地的,石油河结冰,河里的重油也跟着结冰,倒一次就冻一层,雪花层层飘落,油也层层倾倒,冻成油水层次分明的小山。堆积如山的油冰在开春雪融时很危险,厂方只好点火焚烧。这条满是重油的绿洲小河接连烧起数天数夜的冰雪烈焰,实为炼油史上一大奇观。

更难堪的是,玉门炼厂不能裂解,就不能脱硫,而含硫量高的汽柴油是没有使用价值的。幸而天佑中国,玉门出产的原油含硫量很低,不必脱硫也能勉强使用。

煤炼油、三天后就凝固的生质燃料、把重油倒河里的炼油厂……在这艰困险阻的大时代,金开英度过了壮志难酬的尴尬岁月。正是在困境中,他养成了做大事的能力与气魄,也创造了老君庙奇迹。金开英自称,老君庙精神就是“无中生有”。 

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经济奇迹的萌发

经济建设不是单打独斗,各种产业环环相扣。中油一枝独秀发达后带动周边产业一起腾飞,台湾经济奇迹就在高雄港畔萌发了。

首先被中油带起来的是高雄港。二战结束时的高雄港淤塞不堪,又有一堆沉船,油轮无法进港,新成立的高雄港务局缺乏经费而束手无策。于是炼油厂越俎代庖负起浚深高雄港的责任。当时高雄港的挖泥船不能浚港,中油借来巨款,动用全部人脉向塘沽港务局调来专门浚港的“浚港一号”挖泥船浚深港道,高雄港才起死回生。此后油轮源源而来,中油支付给高雄港的“港工捐”又成为高雄港继续拓建的动能。一旦港口重现生机,进出口海运也就乘势而起,为缺乏资源的台湾打下了创造经济奇迹的基础。

有了港口,还要有造船业。中油自己的油轮只能跑近海,于是金开英找海湾公司帮忙,促成美国造船名厂殷格索公司来台投资建厂,是为殷台公司。今日的殷格索是“宙斯盾”驱逐舰的制造商,技术水准世界顶尖的美企拉起了台湾的造船业,中油得到了两艘36000吨级的远洋油轮——“信仰”轮与“自由”轮。不过中油没钱买船,这两艘油轮由殷台公司向银行贷款建造,再由海湾公司租船,转租中油使用。全案由海湾公司担保,并约定10年后将“信仰”轮无偿交付中油。这又是一笔无中生有的无本生意。

更有趣的是,中油向台湾中国银行贷款的500万美元,居然掉过头来救了银行。中行在1949年撤退来台,全部档案被丢在大陆,索款无门。中油则一本诚信,不讲任何条件,连本带利继续还贷。中行就靠着这笔贷款,在台湾东山再起。

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中油的雄心不止如此。1950年代石化产业兴起,改变了世界的面貌。金开英敏锐把握住这方兴未艾的商机,大声疾呼,单纯炼油的石油产品,卖起来是按公秉(立方米)或公吨计价的,“似出售柴薪木炭”,但若建立轻油裂解厂,提炼出来的乙稀甲苯石化产品是按磅计价,“正如生药铺的生意,大秤进,戥盘出,其不获利倍蓰者几希!”

在金开英的大力倡导下,中油于1968年在高雄炼油厂建立第一轻油裂解工场,简称“一轻”,生产乙烯。其后每隔五年建成一个新场,由“二轻”、“三轻”、“四轻”一路建到引起抗争的“五轻”。产品也由乙烯扩大到丙烯、丁二烯,再加上中油嘉义芳香溶剂厂生产的苯、甲苯与二甲苯,大踏步进入石化工业新时代。

石化工业的“烯”与“苯”,支配了现代人的生活。当年建立高污染的石化工业,就是进军全球市场的入场券。早年创造台湾经济奇迹的雨伞与成衣,近年延续台湾经济奇迹的电子产品与塑料产业,源头都是高雄炼油厂。

石化工业渐成气候,庞大的下游产业就成为各方垂涎的肥肉。手握石化原料的经建当局大可以在下游产业中择肥而噬,建立无数肥得流油的“国企”。金开英等由“国企”走出来的“经建先进”们胸怀大局,疾呼只有扶助民营企业充实下游产业,经济奇迹才能永续不断。于是当局开始扶助民间有冲劲、有资本的企业家进军石化工业。其中最有名气的企业家便是王永庆,台塑集团是靠聚氯乙烯(PVC)起家的。

50年后,由下游的塑胶业发展壮大的台塑逆向进军上游的石化业。今天台湾最大的炼油厂是俗称“六轻”的台塑石化,压倒了“国营”的中油,燃起石化工业的新荣景。

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油槽旧事如流水

关厂肇因于高污染的石化工业破坏环境,引起当地居民的激烈抗争。1987年,中油公司决定将高雄炼油厂的轻油炼解设备升级,建立第五轻油炼解工场,引爆著名的“反五轻”运动。暴烈的街头抗争长达三年,时任“行政院院长”郝柏村不得不于1990年宣示“五轻”只使用25年,中油公司拨出新台币15亿元“回馈金”给当地民众,“五轻”才得以动工兴建。

岁月悠悠,转眼25年期限已届,“五轻”虽为台湾石化产业的支柱,但仍是人人喊废的过街老鼠。大环境的漫长折磨下,高雄炼油厂的创业气势消散殆尽。蒋经国年代,中油每隔五年新扩一厂;而在“五轻”抗争之后,中油原地踏步20余年,只做了一个引起巨大争议的“新三轻”。

这20余年间,新式设备已能炼解中东便宜的低档高杂质原油,而设备没有更新的高雄炼油厂只能继续购买昂贵的高档原油,成本居高不下,竞争力远远落后于新式的石化工厂。关厂前,高雄炼油厂沦落到每月亏损新台币十余亿元,引起争议的“五轻”早在2014年7月就停炉封存。高雄炼油厂关厂时,全厂46座工场只剩6座还在运转。

绿营执政后,一向以抵制高雄炼油厂为己任的高雄市政府,以华丽炫惑的词藻侃侃铺陈厂区拆迁后改造的动人愿景:绿能环保产业、生态公园、特定生态复育保存专区、低污染高附加价值研发单位、文化景观区……然而,最让人兴奋的前景恐怕是即将飙起的房地产市场。高雄炼油厂所在的楠梓区近年来是热门的新住宅区,随处可见崭新的大楼豪宅。高雄炼油厂关厂拆迁后,绿能产业的前景并不是重点,即将热炒起来的楼市快钱炙手可热,也许才是抗争各方心中的盘算。

台湾经济的前途已无人理睬了,经济奇迹的富裕年代中成长的人们,心中不再是艰苦奋斗的“老君庙精神”,他们无法想象老君庙年代“孤城遥望玉门关”的悲壮。70年的心血就这么灰飞烟灭,这究竟是一厂的荣辱,还是台湾经济奇迹的落幕?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 霍安治本文节选自《高雄炼油厂的生与死》,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6期,总第571期。
  评论这张
 
阅读(152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