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女性掌舵香港八个政党   

2016-02-29 18:4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英文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时,一周后的本港政坛同样有女性抬头。

2016年1月23日,泛民政党民协(全称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举行领导层改选,40岁出头的前九龙城区议员莫嘉娴当选党主席,成为民协自1986年创党以来的首位女主席。当天下午,民协举行会员大会,改选新一届领导层。本来呼声最高的副主席谭国侨放弃角逐主席,结果莫嘉娴在无对手情况下自动当选,接替廖成利担任主席。

女性掌舵香港八个政党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当女性成为政党领头人

1999年起,莫嘉娴连续4届当选九龙城马头围区议员,但在2015年底区议会选举中,以45票之差被民建联24岁新丁邵天虹拉下马。随着新一届区会任期开始,外界以为落选的莫嘉娴将会淡出政坛之际,岂料她更上一层楼,令不少人大跌眼镜。

“女性出任党主席,容易给人‘革新’的感觉。”民协的一位新生代党员向《凤凰周刊》解释,大部分民协党员支持莫嘉娴出任主席,因为相信她的年轻及女性形象将有助未来带领民协改革。

1986年成立的民协,是本港最早参政组织之一。但自2000年第二届立法会选举起,民协连续三届都只有冯检基一人成功当选,被坊间嘲讽为“一人党”。

该民协人士说:“民协过往给人的感觉是不够激进,但又谈不上保守,这种‘左右不是人’的感觉越来越难以在当前政党细碎化的竞争环境中突围而出。所以,不少党友希望莫嘉娴能够为民协这个老牌政党注入新动力。”

莫嘉娴的当选,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本港社会对女性从政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自1970年代以来,本港经济起飞,女性学历、地位及经济能力也日益提高。2015年3月,社商贤汇发表一份最新的本港女性董事年度报告,就提及恒指成分股女性董事比例首次录得双位数,由2013年的9.6%增至2014年的11.1%,显示女性在商界的地位有所提高。港府统计处2015年7月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女性担任首长级公务员数目由2001年的297人增加至2013年的429人,升幅激逾四成。

与此同时,参选立法会的女性亦增长逾倍。统计处的上述报告显示,2012年立法会选举有56名女性加入战团,较1998年只得25名候选女性,升幅逾倍。除了资深女议员刘慧卿、何秀兰外,蒋丽芸、梁美芬等女性也在2012年的立法会选举中胜出,成功晋身立法会。

而今次民协换届,更标志着本港政圈正式转角,破天荒出现八个政党政团的掌舵人均是由女性作为领头羊。这在本港政治发展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

莫嘉娴担任民协主席后,意味着泛民五大政党将全由女性掌舵,还包括民主党主席刘慧卿、公民党主席余若薇,以及去年底接替李卓人的工党主席胡穗珊。另外,人民力量主席袁弥明更是成为首位激进派女性领袖。当然,泛民若不放弃与中央对抗的非理性立场,它们注定不可能有真正的革新,不可能有所成就。

另一边,近年三大建制政党亦已纷纷改由女性出掌主席一职。如立法会手握最多议席的民建联,2015年4月由李慧琼接替元老谭耀宗担任党主席一职。新民党由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成立。工联会则由林淑仪扛大旗任会长一职。

若要论及从政表现最出色的女性,则不得不提李慧琼。李慧琼于1996年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会计学系,其后成为执业会计师,现时是毕马威会计事务所总监。她本着“从专业走入政治”的理念,于1999年首次参加区议会选举,即以25岁之龄当选九龙城土瓜湾北选区区议员,成为当时全港最年轻的女性区议员,连任至今。

2004年,李慧琼加入民建联,于2008年排在民建联名单首位而出战九龙西选区,最终胜出并成为该区得票最高者。至2012年,李慧琼更获特首梁振英垂青,得以任行会成员,以38岁之龄成为行会最年轻的一员。同年9月,李慧琼在俗称“超级区议会”的立法会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成功当选,以逾27万票成为“票后”,更成为本港唯一身兼行政会议、立法会及区议会的“三料议员”,现年42岁的李慧琼的政治生涯可谓平步青云。

女性或能制衡激进政治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副教授钟剑华认为,近年本港女多男少,加上近20年女性学历提升,入读大学的女性较男性多,令女性社会地位和收入有所增加,让更多女性有条件从政,本港八个政党由女性掌舵是“自然现象”。

由于本港女性在政坛越来越活跃,前港区人大代表吴康民早前撰文评论下届特首选举,特别提及三名有可能当选的女性人选:叶刘淑仪、林郑月娥及刘慧卿。

香港恒生管理学院商学院院长苏伟文认为,一般而言女性的沟通能力比男性强,而且心思较细密。现在本港政坛的大环境,仍是男性较多,在政治化的大气候下,不少议题被政治化而无限上纲,结果是不少应做的事都寸步难行。未来随着女性高官和女性参政人数增加,将会打破这个看似死结的闷局,因为女性可以其卓越的沟通能力,将缺乏深度和偏重谩骂的议题讨论重新带入理性气氛里。

“香港已蹉跎了不少岁月。不少有识之士都对这种现象忧心忡忡,对香港议政水平之低落感到不满和难过。随着女性教育水平的提升,我相信在政治议题上会有较理性的讨论,也会对激进的政治主张产生制衡作用。”苏伟文乐观预测。

当然,本港女性从政风光的背后,也有不少不为人知的辛酸。以李慧琼为例,从政路途“顺风顺水”,短短十余年便变成区议员、立法会议员、行政会议成员“3料议员”,但终归只有她一个人知晓个中的甜酸苦辣。

李慧琼披露,成功的背后一定要感谢丈夫兼顾了她因为工作时间长而扮演不到的角色,例如为女儿检查功课、安排暑期活动。“很多人问我如何提升女性参政,我说最简单的就是你们作为男士要支持她,愿意身体力行支持她参选。”她坦言,要男士支持伴侣参政不容易,因为并不是每位丈夫都能接受有个议员太太。

感谢丈夫之后,李慧琼又叹息仍要努力争取女儿的支持。“她会有很多问题,为什么妈妈经常都不能够回来吃饭、暑假又没空陪她,我要让她认识、接受。”她承认未能全程参与女儿的成长是一大遗憾,不讳言自己走上政治这条路有一定难度,再加上女儿抱怨,她也曾经想过放弃。

刚出任民协主席的莫嘉娴,同样也面临着如何兼顾事业与家庭的难题。1999年,莫嘉娴一击即中,赢了四届,2015年年底区选却以45票败于民建联的新人。43岁的莫嘉娴感叹,中年妇人失业,她没太多愁绪,唯一谈到女儿便哽咽。

身为公民党副主席的前立法会议员陈淑庄也觉得,身处香港算是幸运,在政界中,性别并非人们所看重,不会有人叫女人回家照顾小孩,但生活某程度上也可能受压,例如对另一半及家人的影响。“我很幸运,之前的男朋友是见证我从政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今年41岁的陈淑庄忆述,前男友是一个很活泼的人,且与她志趣相投。她从政后,他也有所收敛,以配合她的生活,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相恋八年,政治生涯让陈淑庄忙得天昏地暗,偶尔为男人带来伤害,对方仍一直支持。“当时他已经退休,有自己想过的生活,只是想有人陪伴自己轻松游玩,但我那时候好似踩紧油门,就算只是普通吃一顿饭,也会有七八十个电话打来,而且都一定要听。”最后大家分手,再见也是朋友。

身为律师的陈淑庄相信,从政女子在感情路上的选择只会愈来愈少,“香港有一个魔咒至今仍未解除:所有单身女士进入立法会的,从未尝试于在任期间结婚,反而男的有不少。”不过,陈淑庄强调目前女性议员占立法会全体议员的比例仍然偏低,尤其是功能组别。同时,基层妇女仍处于弱势,各方面仍有待改善。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凌德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5期 总第571期
  评论这张
 
阅读(941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