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十三五”要关注啥?“就业”应为首要目标!  

2015-10-28 20:5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为《就业应作为“十三五”首要目标》

“十三五”要关注啥?“就业”应为首要目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十三五”(2015-2020年)将是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我建议用就业替代GDP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把经济增长(GDP指标)作为首要目标,这在物质财富十分匮乏的国情下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

但应看到,GDP指标是有内在缺陷的。审视当下中国面临的突出经济和社会问题,有许多正是GDP指标的缺陷造成的。它不能反映投资的效益和结构的优劣,也难以反映收入分配状况和资源环境代价。

第一,中国每万元GDP的能源消耗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是美欧等发达国家的三倍左右,是日本的四倍以上。

第二,环境污染。典型的例子是雾霾,河北省的年钢产量将近3亿吨,超过美、日、韩的总和。北京人患肺癌的人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增长了4.6倍,钟南山说近10年增长60%。

第三,投资效益不断下降。一些研究证明,一元社会融资量,2005年至2008年可带动4元GDP,2012年只能带动1.93元。新增一元GDP所对应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002年为1.78元、2008年6元左右、2012年8元以上,10年间投资的宏观效益下降近80%。

第四,这种GDP的高速增长是以过分压低劳动力成本来实现的,造成贫富差距过大,社会矛盾大量产生。《21世纪资本论》说美国1%的家庭占有美国20%的社会财富,而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说中国1%的精英家庭占有30%的社会财富。

第五,国民财富增长远低于GDP增长。比如河北压缩产能,拆掉一家大型水泥厂,恢复到建厂之前的绿地。建水泥厂是GDP,拆水泥厂也是GDP,但最后留下的还是原来那块地。世界银行统计,2000年到2005年的中国人均GDP增长了54%,而人均国民财富只增长了34%。

GDP指标存在的缺陷原本可以在实际工作中加以适当修正和补充,遗憾的是在前阶段激烈的地方GDP竞争中却被放大了。

中国经济已到了只有转型升级才能实现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阶段。所以能不能淡化GDP指标,少在论证8%、7%、6%上做文章,能不能转到投资效益、能源消耗、环境改善、公平分配,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些方面多下些功夫?如果这些方面得到改善,GDP增速5%、6%又怎样呢?

“十三五”要关注啥?“就业”应为首要目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随着调整产业及技术结构、消化长期积累的过剩产能进入加速期,结构性就业问题十分凸显。因此,在目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应明确把促进就业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目标。这有利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

有人可能质疑,当前中国老龄化加快,劳动人口的绝对数量在减少,连农民工的增量也在减少,就业还是突出问题吗?

其实,就业不仅有总量问题,还有就业结构、就业质量、就业保障等问题。

从就业总量看,要让近3亿农民工及其家属市民化,大量农村转移人口真正成为市民,必须以相应的就业岗位为支撑。当前急需大力发展就业弹性高的第三产业和中小微企业。

从优化就业结构看,急需打破各类行政性分割对劳动力合理流动的阻碍,特别需要下大力气解决过剩产能行业职工再就业和大学生群体的初次就业问题。

从提高就业质量看,急需加强安全生产工作,建立合理的薪酬制度,同时高度注重人力资源开发和职业培训,提高就业者技能,促进中国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

从构建就业保障看,急需完善职工基本养老、基本医疗及失业保险制度,解除就业者的后顾之忧。

可见,就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家事、国事、天下事。新的发展路径应当以增加就业为主要调控目标。这样做,地方政府不是工作没抓手了,而是工作视野更开阔、更贴近民生了。

当然,这绝不是简单以失业率取代GDP增长率作为地方政府的考核指标。更不能说是为了保就业就要保GDP,转来转去又变成了GDP第一。所谓GDP增长8%或7%才能保就业的“共识”,根本没有经济理论的支撑,也得不到经济史的验证,那只不过是中国前阶段粗放式增长模式的弊端。在具体工作中,很重要的是完善统计调查,真实反映就业总量与就业结构的变动情况,绝不允许虚报瞒报。那种“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积弊,必须坚决铲除。

至于GDP,依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宏观调控指标,因为增加就业本身就要求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和合理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

关键是,工作的出发点不一样,最终结局就会有很大差别。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宋晓梧(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

记者赵福帅采访整理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30期总第559期

“十三五”要关注啥?“就业”应为首要目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十三五”要关注啥?“就业”应为首要目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十三五”要关注啥?“就业”应为首要目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8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