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文字手艺人是如何诱引盛唐诗魂与我们对接的?  

2015-10-19 20:2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唐诗中
穿行

文字手艺人是如何诱引盛唐诗魂与我们对接的?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为啥要看?

盛唐诗魂与当今人性的对接,《我的九十九次死亡》作者袁凌穿越生死与时空之作,借助唐诗让我们理解自己。刘瑜、西川、阿乙、王学泰推荐。正如西川所言,“袁凌纵行于青春、慧敏、富足、高歌、危机、动荡并艰辛的唐土,诱引那些诗歌的河岳英灵成为了我们的同代人。”
有啥可看?

“文字世界的手艺人”,作家、调查记者袁凌写在跨越死亡之后。这是一次发端于唐诗意象的穿越旅行,一部直面自我的当代精神之书,也是一段名为“长安古意”的现世寓言。在诗歌空前繁盛的时代,诗人的奋斗、盛放、失意、逃离乃至非正常死亡,都无可避免地成为诗歌的结果。从主动偃居墓穴的卢照邻,到回归本源的孟浩然,到历经离乱的杜甫,诗人们注定失败的命运中,蕴含着超越时代的精神独立与自足。唐代诗人与我们面对的奥秘和困境一脉相承。

袁凌的目光穿越了时代藩篱,凝视着伟大的唐朝,再现繁荣与倾覆下的众生相。透过唐诗的意象,将盛唐诗歌与诗人的精神世界,对接到当下。
袁凌是谁?

袁凌,1973年生于陕西平利。复旦大学中文系硕士毕业,《凤凰周刊》知名记者,曾发表有影响力的调查和特稿报道多篇,代表作《走出马三家》和《守夜人高华》获得2012、2013腾讯年度特稿和调查报道奖,暨南方传媒研究两届年度致敬。《南方周末》和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在《小说界》《作家》《天涯》等刊物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数十万字。出版《我的九十九次死亡》《从出生地开始》等书。腾讯书院文学奖2015年度非虚构作家,新浪2014年度好书榜、在场主义散文单篇奖入围。
精彩
片段
游子吟
摘自《在唐诗中穿行》,盛唐诗魂与当今人性的对接。
作者:袁凌
东方出版社,2015年9月

下第那年的整个夏天,王维和其他许多失意士子一样,待在长安城没走。

每到夏天,长安靠近曲江一带的中档旅舍和一些寺院里,都住满了士子,他们经常凑成一堆喝酒聊天,寻花问柳,偶尔也拿出诗赋卷子翻翻,给家人的信中就说自己在“温卷”。王维结识了一帮朋友,特别要好的有綦毋潜、储光羲这些人,过得倒也安闲愉快。

等到天气渐凉,人也渐渐散场,各自寻找门路结交阔人,等待明年推荐。性格本来内向的王维,走动了一阵子没多大效果,也就静下来。静中对于物象的变化,感受很清晰。纺织娘在旅店灶台下开叫的时候,人的思乡之情也醒来了,一醒来就分外浓烈。就像沉睡许久的婴儿,一旦醒来,啼哭声也分外响亮。

到了九月九日重阳佳节,正好是个难得的晴天,草上初次落了几乎看不出的清霜。朝阳使地面冉冉冒出蒸汽的时候,王维就忍不住抛下笔砚,跑出去了。

起初王维走过一些青黑色树木荫蔽的小街,这些树似乎介于槐树和榆树之间,是二者的近亲。它们在平凡的街道上开启了青黑空间,指引人离开日常的路数,往思念深处走下去。王维一直走到青黑的树木和街道一起消失,走过曲江和乐游原,也就是今天的大学和高耸的铁塔,穿过南郊的田野,一直走到翠华山山脚下。砾石裸露的土地开着雏菊,探头争夺这浓雾日子里的阳光。顺着溪水上行,有茅屋人家,比起山外的房屋,显得更接近石头和木头的本质。有的屋子整个像一株斜生在岩石堆上的空心老树,烟熏火燎。

在这样的一间屋前,王维意外地看到一群人,除了一家老小,大概还有左邻右舍,那个背着包裹想要告别的青年显得很无措,因为他面前是低着头拉住他的手只管悲伤的母亲,还有拘束地站在对面,只拿眼睛盯着他的妻子。因为只能用一双眼睛来泄露所有压抑的痛苦,眼光就变得很异样,使他多一刻也忍受不了。他只想逃开,离去,坚守住自己心中那点想法。他们要用告别把他的头脑彻底弄糊涂了。也许他还是留在家中好些?但他和亲人们都知道,这不可能——家里除了贫穷就是屈辱,远方总算还有希望!

幸好,一直没说什么话的父亲走上前来,掰开母亲的手说:“叫茂财走吧!” 一线阳光射进茂财的脑子。他举起从母亲手中解放出来的手(眼泪的濡湿使它变得沉重),再次拜托乡亲们照顾二老,他迟则三年,早则二载,一定要回来的。他在心里,觉得这句话是专给妻子说的,心中涌起难言的温情。他想起那些无尽的嘱托,一次次的拖延,从无到有,由粗到细,越来越胀鼓密实的包裹,五更天,妻子的手还最后一次打开它,再放进去两双带着指头温度的新鞋垫。他们把这么多的重量压在他肩上,使他只能用力地好好走下去,到山西,到范阳,那里的阳光和天气都很粗粝,人们披着铠甲,用相互辱骂和拳头来打招呼,到那里他只能卸下柔情的重负,珍重地收在心里,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一个粗麻袋来保护。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