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2015-09-17 19:5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为《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一群从事重体力劳动、农业劳动的中老年村民,长期服用镇定类药物。他们吃药,图的是一种既便宜又能帮他们在重担之下“顶住”的药物效果。这种现象至少已持续了几十年。

“去痛片?我吃了15年了,每天都吃。”五十来岁的合作村村民陈桂芳有些乐颠颠地说,“谁不知道这玩意不好啊,都说里边有大烟的成分,那还能好吗?可我要干活就得吃它,吃了它浑身得劲儿,这腰痛、腿痛什么的都感觉不到了!”“饭能停,药不能停,一停就浑身难受!”跟她玩在一起的姐妹许珍补充道。

“浑身难受”,这四个字在2014年年初曾走红网络。“创作”这一流行语的“大力哥”赵金龙,正是因为服用止咳药水“大力”上瘾,铤而走险持刀抢劫一对正在取款机前存款的父子,并“在药物的作用下”,“犯迷糊”对着记者讲出了一番雷语。让赵金龙神魂颠倒的“大力”,全名为“立健亭复方磷酸可待因止咳水”,是一种镇定类药物,与陈桂芳们当做日常便饭的去痛片很是相似。由于饮用“大力”能帮助赵金龙维持昏昏欲睡,忘却烦恼与羞辱的状态,他每天都要喝上好几瓶。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合作村的村民每天要面对繁重的劳动任务,忍耐的是生理上的“浑身难受”;他们吃药,图的是一种既便宜又能帮他们在重担之下“顶住”的药物效果,很大程度上是一群中老年人,因缺乏其他系统有效治疗手段与经济条件而为的无奈之举。

干农活的“兴奋剂”

合作村是黑龙江省一个普通的村庄,距县城不过两公里,穿过村子的马路由路旁居住的各户村民承担了卫生任务,打扫得甚是干净。完好自然环境相伴的代价是合作村至今仍未发展出什么新产业。村里人外流却越来越多,村子里明显地见不到多少年轻人。

长年负担农活的中老年人很多,陈桂芳就是其中之一。随着年龄见长,体力的退化跟病痛的缠绕都出现了,“地里活多,做久了腰痛得直不起来,腿也酸得站不住。”于是,她开始依赖去痛片,一有病痛就吃,实际上也就是每天都吃。这一吃,陈桂芳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去痛片,并从一开始的每次只吃两片,慢慢变得需要吃三片。两年前,听人劝诫说去痛片吃多了不好,她又“消费升级”吃起了脑清片。

许珍要对付的毛病是头痛,“这个村里,谁也没有我药吃得多!我是许多种止痛药都在吃,换着吃,每天要吃十粒以上!”在她家里,始终保持数盒药的储备,一瓶一百片的脑清片,用不了多久就吃光了。“药比饭重要,饭少吃一顿我撑得住,药吃少了,头痛立刻能让我除了躺床上什么也做不了。”许珍说,时至今日,她时常在睡梦中犯头痛而惊醒,为此需要起床去吃去痛片。

在东北农村,陈桂芳们的故事非常普遍。据黑河某乡镇卫生院的医生王强介绍,长期服用止痛药的主要是中老年人,尤其是从事重体力劳动、农业劳动的,“不吃顶不住”。这种现象已至少持续了几十年,现在医疗条件比以前进步,服药的老人也去世了不少,依赖止痛药的人数有所下降。

从地理分布上看,镇定类药物上瘾算得上是东北特有的地方现象。到了关内如河北农村,就连听说过这种情况的人都变得极其稀少。不过,东北往西的内蒙古,就与东北三省同病相怜,一种人称“索密痛”的药物在乡间广为流传,有网络日志更记述说,索密痛是早年的赠礼佳品,上世纪70年代的大队会计还把它卷进烟卷里享用。稍微偏南的山西农村,这种情况就比较罕见了,只有极少数老人还在日常服用。王强认为,此类依赖的形成大概与气候、水土相关,东北风湿病、慢性疼痛的患者较多,依赖止痛药的可能性也就较大。他举例了一种叫做大骨节病的地方病,说在70年代的东北非常流行。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红皮”:复方乙酰水杨酸片、安乃近。复方乙酰水杨 酸片长期服用容易造成胃肠道伤害;安乃近因为致粒细胞缺乏症的风险过大,在美 国、日本、澳大利亚等30多个国家已被禁用。

“蓝皮”:去痛片,长期服用会破坏肾功能,对老年人尤其如此。]

“红皮、蓝皮、大烟片”

“你们是在说,‘红皮’、‘蓝皮’都有害?”听到众人的话题,面相年轻的王丹虹插嘴问道,她吃这类药物不多,并没有形成依赖,所以也没特别去了解过。“当然有害啊,里面都有大烟成分的。”许珍立刻回答她,对他们成瘾人群而言,这是一个无奈的“常识”。

合作村村民口中的“红皮”、“蓝皮”,是他们给最廉价的几种镇定类药物取的别名,这些药片都只用一层透明塑料皮加以包装,印刷药名的字体是什么颜色,就被称作什么“皮”。“红皮”多指复方乙酰水杨酸片,村里人认为它有“清热的效果”,有时也指安乃近片;“蓝皮”就是去痛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人用的是“黑皮”,指复方氨酚苯海拉明片,是一种止咳药。

事实上,村民对这几种“皮”的危害认知并不正确,无论是哪一种“皮”,里边都没有从鸦片提取的成分。但这并不等于无害,这些药品的说明书都不太建议人们长期服用,尤其是年老体弱者,至少也得遵照医嘱,慎之又慎才行。其中,问题最小的要数“红皮”复方乙酰水杨酸片,其主要成分乙酰水杨酸就是人们熟知的阿司匹林,长期服用也容易造成胃肠道伤害。“蓝皮”去痛片长期服用则会破坏肾功能,对老年人尤其如此。而长期服用“黑皮”复方氨酚苯海拉明片,可能导致一系列神经系统或心血管系统的功能失调。另一种“红皮”安乃近,更是因为导致粒细胞缺乏症的风险过大,而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30多个国家被禁用。

服药成瘾的合作村村民,一般都不会仅限于使用这几种“皮”的止痛药。陈桂芳、许珍等人选择了她们认为“更安全”的脑清片,也有一些觉得几种“皮”药效不足的人,选择了他们口中的“大烟片”。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大烟片”:氨酚待因片,镇痛效果更好,成瘾性更强,且可能损害身体的不少部位,如胃肠、肝、肾等,并会造成钙流失。]

“大烟片”是氨酚待因片在合作村得到的别称,其中的可待因成分确系从鸦片提取,被安上这个头衔倒不算冤枉。不过,村里人并不确定“大烟片”这个代称是如何得来的。相比普通的去痛片,“大烟片”的镇痛效果确实更好,但成瘾性也更强,且可能损害身体的不少部位,如胃肠、肝、肾等,并会造成钙流失。

由于服药量大,成瘾村民无论使用什么药,都是一次性大量购买,同时保持家里有充分的储备。这些名义上的处方药,在县城的药店都很容易买到,尤其是几种“皮”:告诉店员要买100片或是200片,他立即从一大卷塑料包装上,麻利地数出相应的量来,用剪刀剪给顾客,娴熟的动作像是菜场卖豆皮一般,也不会多说任何用药注意事项——简易“皮”装的药片也没有说明书。包装上不多的几个字标明了,“皮”药由大制药集团出品,但是是在本地制药厂生产,算是专为地方需求制造的特产。

与药瘾的斗争

虽说是可成瘾的药物,要真正形成无法摆脱的依赖,倒也并非易事。听说有人要了解“长期服用止痛药、感冒药、止咳药”的问题,合作村前来讲述的大约有30人,其中,不间断地持续服药者只有十来个。这十来个都是女人,年纪最轻者不到50岁,年纪最长者有70多岁。据这些成瘾者说,她们家里的男人都没对止痛药上瘾——当然,刘若元除外,且解释称男人体力较好,不需通过止痛药支撑疲累酸痛的身体;但村里一些老人认为有药瘾的男性并不像看上去这么少,只是他们空闲时间更少,没来露面而已。

在合作村,止痛药算是家家户户的常备药物,但大多数人不敢多吃。或许是药物成瘾者太常见,村里未对止痛药形成依赖的人对这类药品都保持着几分畏惧,尽量不去吃它们。较年轻的村民在有需求的时候,也更愿意选择贵一些的瓶装、盒装止痛药,而不是那几种廉价的“皮”。

另一方面,已经形成药瘾的人,却也懒得再去尝试戒断这个瘾。林秀青是唯一一个曾试图戒药,并中断服用止痛药数年的人,宗教信仰是她戒药的理由。“七八年前我信了耶稣,牧师说信耶稣的人应该喜乐,我就把止痛药给停了,觉得自己不该吃这个药。”然而,即便是信仰的力量,在她身体感到难以忍受的时候,也不再能维持下去,“今年我又开始吃了,不吃太难受。”至于重新吃药的原因是戒断的症状越来越严重,还是她遭遇的病痛更加厉害,她并没有解释清楚,只是一味地说“不吃受不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凤凰周刊》记者/赵新宇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总第555期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药比饭重要——镇定类药物上瘾人群调查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