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台湾自制潜艇疑点重重 美方协助前途未卜  

2015-07-17 19:2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刘怡


“潜艇‘国’造”,成为了台湾防务的热点话题。马英九在2015年5月见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薄瑞光时表示,向美国争取了11年的潜艇至今没着落,故采取自制与军购双管齐下的方式,望美方继续提供协助。6月,台湾海军司令部再次召开了自制潜艇的技术研讨会。


台湾海军在2014年突然宣布重启搁置数年的潜艇项目,以自建方式完成,预定在10年内造出首舰,最终完成6-8艘。这一消息与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等国竞相采购新潜艇的潮流相一致,为亚洲海上安全增添了新的变数。《凤凰周刊》记者为此专访了在台湾海军潜艇部队服役多年的备役海军上校王志鹏。

台湾自制潜艇疑点重重 美方协助前途未卜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从军售到自造:蓝绿难得一致


台湾海军获得潜艇的尝试始于1960年代。为培养人员,引进意大利技术,组装出两艘袖珍潜艇,是为潜艇部队的开端。1973年,美国依据共同防御条约和军事援助计划,转让了两艘二手“茄比”级潜艇,命名为“海狮”、“海豹”,至今仍在服役。1980年代,海军利用荷兰RSV造船公司陷入财务危机的机会,制订“水星”专案,成功购得两艘先进的“剑龙”级潜艇,即“海龙”与“海虎”。


进入1990年代,伴随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台湾本身政治、安全政策的调整,政治上极为敏感、财政上所费不赀的潜艇现代化工程逐渐陷入停滞。海军方面曾与乌克兰、荷兰、德国等国厂家有过接触,皆因决心不足和价格问题错失了良机。


2001年,小布什政府一度批准对台出售8艘潜艇。然而潜艇军官出身的“海军总司令”李杰过于固执,坚持要求以整舰军售的方式获得2000吨级以上的柴电潜艇,拒不接受美方提出的“商售”(由美方安排第三国厂商承建)或“吨位较小型”(500-1000吨级)等建议,从而再度坐失良机,虚掷了十几年光阴。


“潜艇‘国’造”口号早在1990年代后期即提出。“国防部”与海军不过以此作为对美施压的手段和虚应外界的说辞,根本不认为有实现的可能。最近几年,在等待美方军售久未落实的情况下,军方才被迫正视现实,重新规划既有的潜艇发展计划。


“前副总参谋长”陈永康上将于2013年接任“海军司令”后,主动着手推进“潜艇‘国’造”。2014年1月10日,“海军司令部”公布了《海军未来制海兵力结构与整建构想》,明确将“潜艇‘国’造”列入其中。2014年6月,召开了“潜艇‘国’造”相关技术研讨会。2014年11月,又在左营军区举行第二次技术研讨会,与会的有来自美国、德国、法国、瑞典、荷兰、意大利、澳大利亚等国的潜艇技术专家、学者和海军将领。


与此同时,2014年10月1日,“国防部长”严明在“立法院”表示:“‘国防部’已让美方了解,军备第一优先获得是潜艇,其次才是新一代战机。”五天后,负责军备的“国防部次长”邱国正也在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上严正表示:“台湾期待获得潜艇多年,至今迟未获美国供售,因此已经正式启动潜艇‘国’造的准备工作。”


饶有趣味的是,蓝绿两营在“潜艇‘国’造”问题上罕见表现出了一致。国民党“立委”林郁方早在2002年与130位“立委”联名提案,要求争取美国售台8艘潜艇中的6艘在台建造。


潜艇问题上,民进党较国民党更为积极。2014年9月该党发布的第七号国防蓝皮书《振兴台湾核心国防产业》明确宣称:“潜艇‘国’造”为各项“国防”自主计划之首,若民进党能在2016年重返执政地位,必将坚定落实此项工程。”蓝皮书同时提出了“潜艇‘国’造二阶段”的构想。第一阶段,藉由“剑龙”级潜艇的延寿与逆向仿制工程,维持水下兵力,增加产业经验与自信。第二阶段,研制6艘以上1500吨级新型潜艇,以建立总数8艘以上的水下吓阻兵力。


台湾自制潜艇疑点重重 美方协助前途未卜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获取国外技术:决定权在白宫


台湾获取潜艇的可能途径有四种:其一,由美国向第三方购入二手成品,在美进行性能升级后转交台方;其二,由美国向具备常规潜艇建造能力的第三国如德国、瑞典、日本等洽购,在该国生产舰体和动力系统,由美方协助设计和生产战斗系统,最后在美国或台湾总装;其三,经由美方洽商,将台湾纳入第三国未来潜艇发展计划,由第三国与台湾共同承建;其四,由美国协助台湾在岛内建立生产线,完全“国”造。


以上四种途径,依国际政治环境的松紧、技术的复杂程度和预算多寡,在可实现性上有所差别。但无论哪种途径都必须唯美国的马首是瞻,并且要考虑北京方面的反应。


过去十几年间,美国与其在东北亚的主要盟友日本共同致力于发展新的水下监侦技术和系统,以便在第一岛链内对解放军潜艇形成常态化监控;但这一监控网尚存在一个巨大缺口,那就是台湾南北端海域。美国军方已经意识到了填补“台湾缺口”对本国战略利益实有好处,因此开始认真思考协助台湾建购潜艇的可能。2014年9月8日,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举行的“亚太再平衡”问题研讨会上,美国海军作战部长葛林奈特表示:“已就此(指潜艇问题)与台湾相关官员进行讨论。”


2014年12月18日,“2049计划研究所”学者易思安,与曾任小布什政府亚太事务副助理国务卿的薛瑞福共同发表了题为《台湾与西太平洋海洋公域认知》的报告。该报告通过分析指出:台湾透过整合电子讯号、声呐、人资与图像情报,能详细掌握周边海域的情势,但这方面的能力被美国“亚太再平衡政策”所低估。台湾可以为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提供重要信息,并与西太平洋国家的各大军种开展合作,改善台美军事互动的模式。


由于潜艇技术和产品转移的敏感性,美国官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动作将会极尽审慎和稳妥。另外,基于管控和掌握的考虑,美国并不会给予台湾最先进的潜艇技术,这与台湾军方的期待存在落差。


技术指标与预算:仍存疑点


“潜艇‘国’造”已启动在即,新潜艇的技术指标遂成为值得关注的问题,“国防部”对此的口径却相当混乱。


2001年美国售台潜艇计划中的商售方案,是基于德国209型潜艇的后期型号,排水量约在1500到1800吨。仅过19天,“海军参谋长”萧维民中将在“立法院”接受质询时宣称:目前已送交“国防部”准备核定的第一阶段合约、蓝图设计案,“潜艇‘国’造”未来需要的潜艇构型,按战备需求是要建造1200到3000吨级的潜艇。而在当年11月的左营技术讨论会上,海军尚提出过以“剑龙”级(2600吨)为母型进行逆向仿制的预案,这意味着新潜艇的排水量可能达到2500吨。


军方公布的最低数字与最高数字相差一倍以上,意味着预算方面会出现3-5倍的差额,实令人困惑。


新潜艇的吨位规格真像官方宣称存在如此大的机动空间,则此前提交的作战需求、系统分析以及投资纲要等一系列文件,可能就属于纯粹的糊弄,是为了通过而制订。“国防部”和海军一连串的公开说明,或许可以称为“内行人讲外行话”,只是蒙过不专业的政客和公众。


可确定的是,倘若得不到美国或第三方的技术援助,单凭台湾现有的造船能力和经验,不足以完成如此复杂的系统工程。


为在“立法院”面前做出姿态、并争取公众的信心,海军在2014年底宣布将拨款近8亿新台币,对两艘下水时间超过70年的美制“茄比”级潜艇进行延寿改装。这需要更换部分老化的耐压壳段,并以高性能锂电池替换原有的铅酸蓄电池,预期在两年内完成。该项目与“潜艇‘国’造”无本质关联,“茄比”级的设计显然不可能在新舰上沿用,该型舰的大修在技术上也没有超出台船现有能力。


另一项疑窦重重的问题是整个项目的花费,迄今为止最详尽的预算规划来自2000-2008年民进党执政期间为争取美军售而编列的预案,8艘潜艇共计3500亿-4000亿新台币。民进党第七号“国防”蓝皮书沿用了这一数字,只是将其分摊在23个财政年度之内,每年拨款150亿至170亿新台币。这笔支出依然惊人,台湾防务预算能否承受、是否会冲击到其他社会福利,都将是重大变量。


首舰8至10年的工期和后续各舰13至25年的建造期限,也太过漫长,极有可能造成“完工即告过时”的不利局面。退一步讲,即使真的能将一线潜艇增加到8艘,排除维修和用于训练者,实际只有4到5艘能随时投入作战。这些都是2016年“总统”选举之后,新政府亟须做出的回答。


本文节选自《凤凰周刊》2015年第19期总第548期 《台湾自制潜艇项目重启 台前潜艇军官详析前因后果》

台湾自制潜艇疑点重重 美方协助前途未卜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台湾自制潜艇疑点重重 美方协助前途未卜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2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