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微史记 |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2015-06-20 22:4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凤凰周刊
香港凤凰周刊

phoenixweekly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微史记 |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阿拉伯童话集《一千零一夜》是一本老少皆宜的书,很少有人知道,它最初是部黄色作品。作为一部集体创作的民间文学,它汇集了当时商贸繁荣的阿拉伯城镇里流传的荤段子。18世纪初,法国东方学家加朗翻译了一部叙利亚的手稿,同时加塞了他自己的文学创作,《一千零一夜》第一次传入欧洲。在一个流行童话的年代,来自东方的故事从贵族沙龙走向全民,它还在欧洲社会掀起了阿拉伯文化热,人们从穿着打扮到家装、肖像画、饮食上,纷纷模仿阿拉伯范儿。


西方对此书的批评从来没歇停过。如1711年一位欧洲贵族批评它对女性读者诲淫诲道,激起了女性崇拜一个推崇黑魔法的神秘民族。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书里有关性的内容让保守的英国人震惊不已。于是,英国的阿拉伯文化研究学者爱德华·蓝恩制作了一份最早的洁本。在原产地之一的埃及,书受到更多争议,甚至在1985年还一度被道德法庭宣布为淫书而遭没收。埃及文化界强烈抗议,指责这是亲手摧毁本民族的文化遗产,禁令最终被撤回。


美国国父吃冰激凌:有钱!任性!

微史记 |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美国国父之一托马斯·杰斐逊是一位冰淇淋爱好者。1785年至1789年驻法国从事外交工作时,他迷上了冰淇淋,回国时带回一份香草冰淇淋的配方。杰斐逊随后创造出了一份冰淇淋食谱,称之为“特制冰淇淋球”,享誉全国。今日,有厂家照这份食谱制作产品,唯一的差异是鸡蛋经过巴氏消毒。


不过冰淇淋在当时是奢侈食品,因为制作冰淇淋是一项很费时间、精力的活儿,无论是在自然界采集冰块并放入地窖保存,还是用手长时间搅拌冰淇淋使其凝结成型,成本很大。杰斐逊是富人,他14岁时就从父亲手中继承了约5000英亩土地,超过20名黑奴。所以,杰弗逊有能力为满足口腹之欲而修建冰窖。


另一位国父乔治·华盛顿,也热爱冰淇淋,而且他比杰弗逊更富裕。为追求美味,他同样是在庄园里挖冰窖。华盛顿于1788年2月的日记里记载,连续采了6天冰块,动用不少人力和车。1790年的夏季,总统任上的他为购买冰淇淋共计花费约200美元,这笔开销折算在现在约有3000美元。华盛顿拥有两个装冰淇淋的白锅,体现了一个吃货细腻而高雅的品位。围绕华盛顿和冰淇淋,有一个以讹传讹的民间传说,他的妻子玛莎·丹德里奇·卡斯蒂斯·华盛顿将奶油放在阳台上,隔夜后变成了美味的冰淇淋,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张作霖卖包子

微史记 |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张作霖的祖父张有才好与人争吵,并沉迷赌博,因此与一同村无赖王某结怨。一个夏夜,正在乘凉的张有才被王某用镐打死,乡里管事者用盐腌尸体,并去90里外的海城县报案。衙役来验尸,并通缉凶手,最终无果。时张作霖年仅14岁,母亲靠做针线活辛苦养育二子一女。


16岁时,张作霖做小贩卖包子,生意不理想,卖不掉的包子只能自己食用,还常拖欠供应商货款。一个小雨天,他还剩半篮子包子,看到几个乡里老太在赌马掌纸牌,他想参加,众人因担心他输了拿不出钱而回绝。他用包子做抵押,得以参加,然恰巧仅他一人大输。张作霖耍赖,提上篮子,抢钱就跑,还转身做鬼脸。老妇们自然追不上,只好望着他的背影咒骂。


待张发迹当督军后,他当年的包子供货商老头来沈阳要钱。老头与门岗卫兵争吵,张闻讯后问:“你认识我吗?”老头说:“我不认得你,我找张作霖要欠账,听说他阔了。”张作霖便将他留在养马处看门。




一辆报废军用坦克引发的闹剧


1995年,高雄市民进党竞选“立委”的候选人朱星羽,玩了一出非常吸引眼球的闹剧。他将报废的美制M18坦克歼击车改装、彩绘成宣传车,并开上竞选场。因为这款装甲车有履带和炮塔,外形酷似坦克,非专业人士很容易将其误认为坦克。更荒诞的是,朱星羽手持指挥刀坐在车上,他的助手们穿着战斗服,坦克发射了用报纸和爆竹制成的“炮弹”。炮声一响,现场的几百名警察纷纷卧地,一名警察被火花烧伤。


朱星羽表示,一位做废五金生意的朋友借给他这辆车,选举结束后即收回。2013年,无婚无育的朱星羽溺毙在一家汽车旅馆里。2014年2月,台湾拍卖网站上出现一辆M18,它的炮管和油漆颜色与朱星羽那辆相似,外界质疑是同一辆。台湾军方表示,军队报废物资处理皆有规定,战车必须切除炮管、拆除引擎、破坏仪表、拆卸履带、割除装甲。朱星羽开“坦克”上街时期,军品报废标准没有今日严格,但拆除武器系统是必然的,因此炮管在内的诸多部件都是临时拼装的“样子货”。


山本五十六的“不在乎”

微史记 |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山本五十六在1939年8月30日出任联合舰队司令,他翌日即从东京微史记 | 《一千零一夜》曾在埃及被当淫书没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坐火车赶赴舰队驻地。豪华车厢里,记者们问到日本时下推行的新生活运动,政府号召男人剃光头,女人禁止烫发。


山本对此回答:“那可能不成为问题。我向来都是留着小寸头,十分省事。留短发和长发对新生活运动有什么相干呢?海军航空队的军人大都留长发,在头上遭到打击时,伤也不会重。此外,不管头发剪得多短,废物总归还是废物,所以头发的长短是无关紧要的。烫发也是一样。烫发从经济上来说比较合算,日本发式也不错,所以在这种问题上不必小题大做。”


西路军被俘电台人员立大功


西路军失败后,许多人被马家军(民国西北地区马姓地方军阀部队的总称)俘虏。意外的是,红军的电台技术人员受到了马步芳的礼遇,因为西北苦寒之地缺各种技术人才。于是,6名红军俘虏来到了马步芳设在西宁市的电台总台。台长张之俊告诉报务主任熊维邦,这些共产党部队的报务人员经过九死一生来到我们这里,军人应互相照顾。张之俊同情这些红军,尚有他个人原因,俘虏之一的刘玉庭曾和他一起在冯玉祥的西北军里共事过。


马家军很信赖这些红军,当天就把6人安置在报务房隔壁的平房里。第三天,6人穿上了电台工作人员的蓝色制服,就可以随意在城里走动。不久,红军报务员曾庆良在街上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她也是马家军的战俘,经过张之俊帮忙,夫妻又得以在一起生活。尽管受到很大恩惠,但6人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开始偷听延安发布的明码电报新闻。1937年4月初,马步芳得知李先念率西路军残部左支队突围的情报,拟电报令部下火速堵截。熊维邦让曾庆良去发这份电报,曾庆良借故扣下了电报。李先念部成功脱险,张之俊怕受牵连就不上报是曾庆良误事,但从此不让红军战俘进报务房。抗战爆发,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6人回到了延安。


军校生进京拉洋车求复校


1920年夏,直皖战争爆发,皖系的第15师向直系投降,被收容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里。此时学校无人,第八期学生已放暑假,第九期尚未入学。该师发生哗变,洗劫了军校并焚毁部分建筑。政府无暇筹集复校经费,开学日期过后几个月,学校一直无法复课,学生们万分焦急。


第八期工兵科学生张煦光,想了个破罐子破摔的公关办法,他身穿军校制服去北京拉人力车,并大呼招揽顾客。毫无疑问,“军官学生拉洋车”成为各家报馆的绝佳新闻。多家报纸还刊登了张煦光递上的一份自述,大意是:“本人在保定军官学校读书,志在报国。现在学校遭到兵劫破坏,无处安身,来到北京。因为生活无着,随身行李典当一空,仅有一身军衣不愿舍弃。为维持生计,拉洋车度日,是自食其力的行为。国家培养我们青年是为国家的前途,虽说军校现在停办,将来一定继续开学。我忍受目前的困难等待开学,是应该的,学校若不能开学,我还要继续拉洋车。”舆论施压下,军校于1921年10月开学,张煦光功不可没。


[本文摘编自《凤凰周刊》2015年第17期总第546期]

  评论这张
 
阅读(15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