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2015-06-12 23:5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


文 | 叶匡政


还记得在京城,体验过一回戏剧狂欢,它是赖声川的《如梦之梦》,一部长达8小时的话剧。半夜12点,走出保利剧院,我还沉浸在那梦一般交织的故事结构中,分不清自己是走在民国,还是现代。剧中有那么多的死亡,但我们感受到的却是生命,是那种支撑我们活着的力量。


命运中有再多的迷宫与暗道,却无法遮蔽生命的诗意与魔力。这样的戏剧狂欢,过去在乡村很常见。每年三月东岳大帝生辰,或七月半兰盆胜会,很多地方通宵达旦地演目莲戏。天亮散场,人们走在回家的路上,常分不清人与鬼、戏里戏外的不同。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走在回家的路上,常分不清人与鬼、戏里戏外的不同。


赖声川的这部话剧,显然藐视舞台和演出的种种限制,他想创造一种积极的、不拘一格的戏剧语言。他抛弃了单一舞台的稳定感,制作了一个三层环形舞台,有八个方位,观众坐在舞台中心的莲花池中,观看演员在四周的走动或表演。


这种舞台在欧洲中世纪或伊丽莎白时代,或许常出现,包括那个时代围成环状的巡回演出大篷车。因那时的观众,相信世界是由天堂、尘世和地狱构成的,戏剧人也绞尽脑汁地用各种方式,再现一个令观众信服的世界。于是,发生在尘世、天堂或地狱中的故事,会被安排在高低左右不同的表演区。


《如梦之梦》没有天堂和地狱,但这种开放性的环形舞台,却赋予变化的时空以奇妙的戏剧节奏。台北、巴黎、上海、诺曼底,民国与现代,生与死、爱情与命运的故事,在观众四周依次展开、递进,世界好像变得无边无际。这种场景的不断移位,不仅增强了这部话剧的戏剧性和复杂意味,也使8个小时演出,在观众感受中变得似乎转瞬即逝。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它像人的命运一样,对着所有的方向敞开。


《如梦之梦》是一部活的话剧。由于取消了中心舞台,演员、话语和影像,包围了处在舞台中心的观众,情感也这样慢慢从四周渗透进观众群中。观众坐在活动椅上,追着场景的变化而运动,似乎也成了整个戏剧的一部分。《如梦之梦》像电影《云图》,要的那得无处不在的意义弥漫。


它像人的命运一样,对着所有的方向敞开,却无始无终、无目无的。正因为是一部没有中心舞台的话剧,观众可以从这里,让自己的感受走向四面八方。这种舞台构想,曾在法国戏剧家安托南·阿尔托的书中读过,但它真的呈现在眼前,还是让人感到了震撼。


赖声川在这部剧中,对角色扮演的设置,也是复调和多声部的。主角多有两个演员扮演,女主角顾香兰则由许晴、史可等三个演员扮演。值得一提的,是许晴的表演,这可能是她第一次舞台演出,却呈出了极大的表演张力,气场很大,让人过目难忘。这些演员可能同时出现在舞台上,有着各自独立的意识和声音。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在欢快的表情后面,我们会同时发现一张忧郁的脸。


当我们耳畔响起一个角色的不同声音,陈述着不同的观点时,尤其是那些独白,我们能听出那个人的内心争辩。一个即便简单的人物,也因为这种复调的展示,而变得复杂。


在一个欢快的表情后面,我们会同时发现一张忧郁的脸。那些人物在剧中因此变得更加独立和自由,个人意志的呈现也是多层次的,而不只仅仅是表现戏剧冲突的木偶。最终观众需依据自己的生命体验,在心中组成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


如果说戏剧的使命,就在于让真实的生命在舞台上重生,赖声川可以说调动了一切元素,声音、话语、空间、表演、形体、灯光,就为了让那一段段奇异的生命旅程,展示在你的眼前。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思考一下生命与命运的神秘。


《如梦之梦》的所有故事,都是在一张张病床边展开的,有不知名的怪病、有衰老、有癌症。或许疾病才能让人停下来,思考一下生命与命运的神秘。有的病人会恐惧或绝望,但也有的人,会像剧中的五号病人,忍不住去思考、去寻找生命或疾病蕴含的某种意义。


其实,疾病给予人们的,何尝不是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那些疼痛和发烧,也在表达生命和自然的真实需求。赖声川或许想通过对疾病的沉思与演绎,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只有放弃生命中那些不重要的东西,生命才能进入一个更自由的空间。在疾病中,人会丢掉面具,在不断的反思中变得真实起来。赖声川也许是想借此剧,为那些受伤的都市人提供一种心理治疗与抚慰。


看过赖声川的多部戏,每次都被震撼,这次也不例外。在别人看来简单的地方,他总能发现丰富与意味复杂的事物;在别人只能说出一种观点的地方,他总能让人感受到多种思想的交融;在别人只表现一种人物形象的地方,他总是能揭示出不同的内心和精神的存在;在别人只传达一种冲突的地方,他能向你展现出一个故事的多种隐喻。


赖声川话剧的诗意与魔力丨叶匡政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他能向你展现出一个故事的多种隐喻。


在他的戏剧中,一切都是微妙而变化的,一切又有着深刻而复杂的多重意味。赖声川的戏剧语言是无法模仿的,每一部都有创新,而且是基于编剧、舞台、表演、空间于一体的多元创新。


唯一的遗憾,是《如梦之梦》在大陆公演得太晚,它诞生于2000年。在还没有《盗梦空间》《云图》等电影时,相信剧中的“连环梦”等设想与结构,会让人更震撼。在戏剧衰落的今天,华语世界能拥有赖声川,确实是一种幸运。


来源:六根微信公众号


  评论这张
 
阅读(13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