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外媒专访:储安平衣冠归故里 往事仍不能如烟(节选)   

2015-05-23 20: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媒专访:储安平衣冠归故里 往事仍不能如烟(节选)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记者:518日,储安平衣冠冢落成仪式在江苏宜兴举行。储安平先生于1957年被列入绝对不予平反的"右派",文革期间离奇失踪下落不明。几十年过去,修建衣冠冢的计划却能得到宜兴当地政府的批准,令人颇感意外。您了解其中的背景吗?

 

章诒和:这件事看起来很突然,518日那一天还正值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召开,所以有人可能就联想了,是不是被中央保留的五个顶级"右派""改正"的可能?其实这是一个偶然,是巧合。储氏在宜兴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大家族,包括宜兴市有一个副市长就姓储。储家人从2005年就开始商量这个事情,他们认为既然找不到储安平先生的尸骨,是不是可以用衣冠冢的形式予以象征性的安葬。这个事情在储家人那里也是议论、搁置、再议论、再搁置,经历了整整十年,如今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英灵终于归故乡。

 

所以这和中央统战工作会议没有关系。在这十年里面,家族成员不断在进行商讨联络,今年终于得到了宜兴市政府的批准,允许在当地的名人陵园里建一座储安平先生衣冠冢。可以说,储氏家族筹备了很多年,"官府"也讨论了很多年。宜兴市政府也是有包袱的,原因就在于储安平先生没有"改正"--右派不叫平反,而叫改正。整个过程非常曲折艰难,没有家族的坚持,没有市政府的默许,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您作为嘉宾也见证了这个特别的日子,能不能简单回忆介绍一下落成仪式的现场情况?

 

518日那天苍天都在哭泣,下着很大的雨。储氏家族成员中,储安平的子孙凡是还在世的都去了。作为嘉宾参加落成仪式的只有三个人,我是其中一个,厦门大学教授谢泳是一个--他是最早研究储安平的人,2009年在厦门大学中文系主持了"纪念储安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还有一位是《储安平传》作者韩戍(此书不久前在香港出版)。也就是说,现在虽然这件事情闹的响动很大,但是安葬仪式本身是很低调的。除了家族成员之外,嘉宾只有我们三个。

 

市府没有人出面。宜兴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也去了,他只是在后面站着,没有跟我们握手,更没有讲话,默默守着这个仪式开完之后离开。这个衣冠冢是宜兴徐悲鸿艺术馆的老板私人出资五百万元修建的,所以从陵墓落成到当天的会场,整个都是民间、私人性质的,但是获得了宜兴市政府的默许。我当天的心情也很平静,因为我认为,宜兴市政府能让储先生的英灵回归故里,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哪怕他们不出面,我对市政府也已经很理解,很感激了。

 

您在著作《往事并不如烟》中也描述了储安平被打入右派的遭遇,回首往事,您对储先生人生的悲剧结局有什么感触呢?

 

储先生跟子女的关系很疏离。现在看来,我认为如果那个时候子女能够围绕在他身边,给他支持、关怀和温暖,储先生不会失踪。但我也很理解子女们的恐惧,父亲是这么一个大右派,能说出"党天下"这样的话,他们都生怕自己的饭碗和生路受到影响。还好,过去了五十年,这些孩子们又都回来了。我感觉他们也都像是惊弓之鸟,基本上都是移民在海外生活。生活在大陆的只有一个,已经近八十岁了。

 

《环球时报》日前发表评论"储安平衣冠冢让如烟往事沉淀",指出当下的人们"不应再消费储安平"。这篇文章的标题明显指向您《往事并不如烟》一书,您对此怎么看?

 

《环球时报》代表了主流意识形态对储安平衣冠冢的立场,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们把今天的纪念说成"消费",还说"让那一页翻过去"。我想,懂中国当代史的人都知道,不光是反右,从土改到文革,这么多次运动,官方对哪一次运动进行过梳理?没有过。所以我要说,没有一页是翻过去的,还不要光提反右了。

 

这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一贯做法。就是只要经济发展,大家的日子过好了就行,其他的什么也别讲。当然现在中国的知识分子也令人失望,很多年轻一代满足于"车子、票子、房子",至于中国的历史,中国的制度如何,当下有什么问题,根本就不想,人们变得很物质、很功利、很实用,这是最悲哀的事情。

 

《环球时报》的这篇评论中还写道:"储安平在旧中国的危难时刻曾有过热血青年和爱国知识分子的表现,但他在1957年所扮演的角色是悲剧性的。令人欣慰的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成熟多了,国家之强大也正如当年知识分子们所企盼的。"那么您认为今天的中国社会比1957年的时候更为成熟了吗?

 

我想引用资中筠大姐的一句话:"100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我是赞同这个说法的,就不做过多解释了,因为这句话已经很重了。

 

章诒和:1942年生于重庆,作家、戏曲研究学者、中国民主同盟成员。父亲章伯钧曾任《光明日报》社社长,在反右运动中被列为中国头号大右派。代表作《往事并不如烟》在大陆遭禁。

  评论这张
 
阅读(225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