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小说写作的“疯狂”实验  

2015-04-09 15:0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察故事发展所必要的方向。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学家兹韦坦·托多洛夫将此分为三种形态:一、全知全能视角;二、内视角;三、外视角。在小说创作实践中分为四种情况,即第一人称叙述、第二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人称或视角变换叙述。 传统小说无论是以何种策略叙事,必然要挑选一个观察点,一个看待故事发展的方向和角度。这个方向和角度就是现代叙事学所说的“视角”,“视角”主要解决“谁在看”的问题,决定故事视角的,或者说控制故事如何呈现的是作家有意识安排的结果。 叙事视角理论的产生,对小说创作影响巨大,但也有些缺陷,比如,视角由此被禁锢在时间与空间的局限里。之所以如此,因为作家的视角,无论是叙事的全能全知,还是其他方式,实际上正是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淡化了文本中存在的独立时间的意义对叙事的影响,进而导致文本呈现成为时间空间化的结果。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创新性的时间概念,以及引发出的时间内生性逻辑创作理论,由此而产生的时间轨迹主导了叙事。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而是时间本身,依循时间轨迹的逻辑发展。 它不再是谁在“看”,而是在观察之前,早已存在的是什么,它是由独立时间与独立空间之间的互相作用形成的时间轨迹来完成故事的结果。比如说,由同样文字构成的第二本书,不是谁在“看”,而是看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不由视角决定。并且存在的是什么,早在叙事视角“观察”之前就发生了。第一本书的存在亦然。 在此情况下,叙事视角不见了,由视角主导的叙事消失。谁也不能再讲述
邱华栋 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 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 作家孟繁勇的《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少见的先锋作品,它和传统小说叙事策略完全不同,同样的文字在顺序不变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本小说的效果,第一本是《十洲死亡之旅》,第二本则是《羽化的蝴蝶》。 现实中存在的“虚”与虚幻中存在的“实”交织并置,两本书构成了正反两个维度的双小说文本叙事。在反复的解构与建构过程中,既获取应合,又呈现应答的状态,在多样意义上彼此摧毁、诞生、牵制、重叠、应答。将存在于空间里的时间完全消解,进而对立的时间从混沌转向精确、并置,在被解构的文本基础上重新建构叙事,第二本书由此诞生。 小说的结构一直是作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对于长篇小说来讲,结构其实就是内容。因长篇小说是处理时间的艺术,处理时间叙事,就需要搭建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就成为了小说的结构。小说家必须是一个精巧的建筑师,必须要学会建筑小说的房子或者楼厦。 近百余年,很多小说家有着卓越的叙事与结构方式的探索成果,其中一些作品影响颇大,如《酒吧长谈》、《跳房子》、《命运交叉的城堡》等,真是小说奇观。在汉语文学的当前写作中,出现了孟繁勇这部创新性文本结构小说,我很兴奋。这是他敢于向小说大师致敬的壮举。 在这本书中,时间轨迹的存在,主导了叙事策略的发展与建构,尤其有别于传统叙事学中的视角和聚焦。传统小说叙述,一定需要一个视角,这是叙述策略中观  邱华栋 
小说写作的“疯狂”实验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

察故事发展所必要的方向。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学家兹韦坦·托多洛夫将此分为三种形态:一、全知全能视角;二、内视角;三、外视角。在小说创作实践中分为四种情况,即第一人称叙述、第二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人称或视角变换叙述。 传统小说无论是以何种策略叙事,必然要挑选一个观察点,一个看待故事发展的方向和角度。这个方向和角度就是现代叙事学所说的“视角”,“视角”主要解决“谁在看”的问题,决定故事视角的,或者说控制故事如何呈现的是作家有意识安排的结果。 叙事视角理论的产生,对小说创作影响巨大,但也有些缺陷,比如,视角由此被禁锢在时间与空间的局限里。之所以如此,因为作家的视角,无论是叙事的全能全知,还是其他方式,实际上正是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淡化了文本中存在的独立时间的意义对叙事的影响,进而导致文本呈现成为时间空间化的结果。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创新性的时间概念,以及引发出的时间内生性逻辑创作理论,由此而产生的时间轨迹主导了叙事。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而是时间本身,依循时间轨迹的逻辑发展。 它不再是谁在“看”,而是在观察之前,早已存在的是什么,它是由独立时间与独立空间之间的互相作用形成的时间轨迹来完成故事的结果。比如说,由同样文字构成的第二本书,不是谁在“看”,而是看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不由视角决定。并且存在的是什么,早在叙事视角“观察”之前就发生了。第一本书的存在亦然。 在此情况下,叙事视角不见了,由视角主导的叙事消失。谁也不能再讲述 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


小说文本向哪一个方向发展,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小说文本的“视角”由无边无际的关键独立时间产生的时间轨迹代替,生成了故事的发展脉络,呈现出原本世界的意义。进而,故事从叙事视角的某一固定的单一性扁平化,向时间主导的多元性立体化方向发展。由此带来叙事格局、文本呈现方面的变化,迥然有别于传统小说。 当前的中国文学创作,很缺乏如此独特的作品,这是汉语小说创作中大胆的试验与创新,它进一步探索了小说的创作空间。前些年我注意到市场上出现十多种各类实验小说,但是如《庄周睡了,庄周醒了》这样在小说结构上别具匠心的还不多见,也希望中国更多的小说家,投身到小说结构和叙事的探索当中。 文/邱华栋(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作家孟繁勇的《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少见的先锋作品,它和传统小说叙事策略完全不同,同样的文字在顺序不变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本小说的效果,第一本是《十洲死亡之旅》,第二本则是《羽化的蝴蝶》。


现实中存在的“虚”与虚幻中存在的“实”交织并置,两本书构成了正反两个维度的双小说文本叙事。在反复的解构与建构过程中,既获取应合,又呈现应答的状态,在多样意义上彼此摧毁、诞生、牵制、重叠、应答。将存在于空间里的时间完全消解,进而对立的时间从混沌转向精确、并置,在被解构的文本基础上重新建构叙事,第二本书由此诞生。


察故事发展所必要的方向。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学家兹韦坦·托多洛夫将此分为三种形态:一、全知全能视角;二、内视角;三、外视角。在小说创作实践中分为四种情况,即第一人称叙述、第二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人称或视角变换叙述。 传统小说无论是以何种策略叙事,必然要挑选一个观察点,一个看待故事发展的方向和角度。这个方向和角度就是现代叙事学所说的“视角”,“视角”主要解决“谁在看”的问题,决定故事视角的,或者说控制故事如何呈现的是作家有意识安排的结果。 叙事视角理论的产生,对小说创作影响巨大,但也有些缺陷,比如,视角由此被禁锢在时间与空间的局限里。之所以如此,因为作家的视角,无论是叙事的全能全知,还是其他方式,实际上正是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淡化了文本中存在的独立时间的意义对叙事的影响,进而导致文本呈现成为时间空间化的结果。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创新性的时间概念,以及引发出的时间内生性逻辑创作理论,由此而产生的时间轨迹主导了叙事。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而是时间本身,依循时间轨迹的逻辑发展。 它不再是谁在“看”,而是在观察之前,早已存在的是什么,它是由独立时间与独立空间之间的互相作用形成的时间轨迹来完成故事的结果。比如说,由同样文字构成的第二本书,不是谁在“看”,而是看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不由视角决定。并且存在的是什么,早在叙事视角“观察”之前就发生了。第一本书的存在亦然。 在此情况下,叙事视角不见了,由视角主导的叙事消失。谁也不能再讲述

小说的结构一直是作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对于长篇小说来讲,结构其实就是内容。因长篇小说是处理时间的艺术,处理时间叙事,就需要搭建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就成为了小说的结构。小说家必须是一个精巧的建筑师,必须要学会建筑小说的房子或者楼厦。


近百余年,很多小说家有着卓越的叙事与结构方式的探索成果,其中一些作品影响颇大,如《酒吧长谈》、《跳房子》、《命运交叉的城堡》等,真是小说奇观。在汉语文学的当前写作中,出现了孟繁勇这部创新性文本结构小说,我很兴奋。这是他敢于向小说大师致敬的壮举。


察故事发展所必要的方向。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学家兹韦坦·托多洛夫将此分为三种形态:一、全知全能视角;二、内视角;三、外视角。在小说创作实践中分为四种情况,即第一人称叙述、第二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人称或视角变换叙述。 传统小说无论是以何种策略叙事,必然要挑选一个观察点,一个看待故事发展的方向和角度。这个方向和角度就是现代叙事学所说的“视角”,“视角”主要解决“谁在看”的问题,决定故事视角的,或者说控制故事如何呈现的是作家有意识安排的结果。 叙事视角理论的产生,对小说创作影响巨大,但也有些缺陷,比如,视角由此被禁锢在时间与空间的局限里。之所以如此,因为作家的视角,无论是叙事的全能全知,还是其他方式,实际上正是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淡化了文本中存在的独立时间的意义对叙事的影响,进而导致文本呈现成为时间空间化的结果。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创新性的时间概念,以及引发出的时间内生性逻辑创作理论,由此而产生的时间轨迹主导了叙事。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而是时间本身,依循时间轨迹的逻辑发展。 它不再是谁在“看”,而是在观察之前,早已存在的是什么,它是由独立时间与独立空间之间的互相作用形成的时间轨迹来完成故事的结果。比如说,由同样文字构成的第二本书,不是谁在“看”,而是看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不由视角决定。并且存在的是什么,早在叙事视角“观察”之前就发生了。第一本书的存在亦然。 在此情况下,叙事视角不见了,由视角主导的叙事消失。谁也不能再讲述

在这本书中,时间轨迹的存在,主导了叙事策略的发展与建构,尤其有别于传统叙事学中的视角和聚焦。传统小说叙述,一定需要一个视角,这是叙述策略中观察故事发展所必要的方向。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学家兹韦坦·托多洛夫将此分为三种形态:一、全知全能视角;二、内视角;三、外视角。在小说创作实践中分为四种情况,即第一人称叙述、第二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人称或视角变换叙述。


邱华栋 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 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 作家孟繁勇的《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少见的先锋作品,它和传统小说叙事策略完全不同,同样的文字在顺序不变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本小说的效果,第一本是《十洲死亡之旅》,第二本则是《羽化的蝴蝶》。 现实中存在的“虚”与虚幻中存在的“实”交织并置,两本书构成了正反两个维度的双小说文本叙事。在反复的解构与建构过程中,既获取应合,又呈现应答的状态,在多样意义上彼此摧毁、诞生、牵制、重叠、应答。将存在于空间里的时间完全消解,进而对立的时间从混沌转向精确、并置,在被解构的文本基础上重新建构叙事,第二本书由此诞生。 小说的结构一直是作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对于长篇小说来讲,结构其实就是内容。因长篇小说是处理时间的艺术,处理时间叙事,就需要搭建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就成为了小说的结构。小说家必须是一个精巧的建筑师,必须要学会建筑小说的房子或者楼厦。 近百余年,很多小说家有着卓越的叙事与结构方式的探索成果,其中一些作品影响颇大,如《酒吧长谈》、《跳房子》、《命运交叉的城堡》等,真是小说奇观。在汉语文学的当前写作中,出现了孟繁勇这部创新性文本结构小说,我很兴奋。这是他敢于向小说大师致敬的壮举。 在这本书中,时间轨迹的存在,主导了叙事策略的发展与建构,尤其有别于传统叙事学中的视角和聚焦。传统小说叙述,一定需要一个视角,这是叙述策略中观

传统小说无论是以何种策略叙事,必然要挑选一个观察点,一个看待故事发展的方向和角度。这个方向和角度就是现代叙事学所说的“视角”,“视角”主要解决“谁在看”的问题,决定故事视角的,或者说控制故事如何呈现的是作家有意识安排的结果。

 

叙事视角理论的产生,对小说创作影响巨大,但也有些缺陷,比如,视角由此被禁锢在时间与空间的局限里。之所以如此,因为作家的视角,无论是叙事的全能全知,还是其他方式,实际上正是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淡化了文本中存在的独立时间的意义对叙事的影响,进而导致文本呈现成为时间空间化的结果。

邱华栋 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 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 作家孟繁勇的《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少见的先锋作品,它和传统小说叙事策略完全不同,同样的文字在顺序不变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本小说的效果,第一本是《十洲死亡之旅》,第二本则是《羽化的蝴蝶》。 现实中存在的“虚”与虚幻中存在的“实”交织并置,两本书构成了正反两个维度的双小说文本叙事。在反复的解构与建构过程中,既获取应合,又呈现应答的状态,在多样意义上彼此摧毁、诞生、牵制、重叠、应答。将存在于空间里的时间完全消解,进而对立的时间从混沌转向精确、并置,在被解构的文本基础上重新建构叙事,第二本书由此诞生。 小说的结构一直是作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对于长篇小说来讲,结构其实就是内容。因长篇小说是处理时间的艺术,处理时间叙事,就需要搭建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就成为了小说的结构。小说家必须是一个精巧的建筑师,必须要学会建筑小说的房子或者楼厦。 近百余年,很多小说家有着卓越的叙事与结构方式的探索成果,其中一些作品影响颇大,如《酒吧长谈》、《跳房子》、《命运交叉的城堡》等,真是小说奇观。在汉语文学的当前写作中,出现了孟繁勇这部创新性文本结构小说,我很兴奋。这是他敢于向小说大师致敬的壮举。 在这本书中,时间轨迹的存在,主导了叙事策略的发展与建构,尤其有别于传统叙事学中的视角和聚焦。传统小说叙述,一定需要一个视角,这是叙述策略中观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创新性的时间概念,以及引发出的时间内生性逻辑创作理论,由此而产生的时间轨迹主导了叙事。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而是时间本身,依循时间轨迹的逻辑发展。

小说文本向哪一个方向发展,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小说文本的“视角”由无边无际的关键独立时间产生的时间轨迹代替,生成了故事的发展脉络,呈现出原本世界的意义。进而,故事从叙事视角的某一固定的单一性扁平化,向时间主导的多元性立体化方向发展。由此带来叙事格局、文本呈现方面的变化,迥然有别于传统小说。 当前的中国文学创作,很缺乏如此独特的作品,这是汉语小说创作中大胆的试验与创新,它进一步探索了小说的创作空间。前些年我注意到市场上出现十多种各类实验小说,但是如《庄周睡了,庄周醒了》这样在小说结构上别具匠心的还不多见,也希望中国更多的小说家,投身到小说结构和叙事的探索当中。 文/邱华栋(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它不再是谁在“看”,而是在观察之前,早已存在的是什么,它是由独立时间与独立空间之间的互相作用形成的时间轨迹来完成故事的结果。比如说,由同样文字构成的第二本书,不是谁在“看”,而是看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不由视角决定。并且存在的是什么,早在叙事视角“观察”之前就发生了。第一本书的存在亦然。

邱华栋 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 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 作家孟繁勇的《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少见的先锋作品,它和传统小说叙事策略完全不同,同样的文字在顺序不变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本小说的效果,第一本是《十洲死亡之旅》,第二本则是《羽化的蝴蝶》。 现实中存在的“虚”与虚幻中存在的“实”交织并置,两本书构成了正反两个维度的双小说文本叙事。在反复的解构与建构过程中,既获取应合,又呈现应答的状态,在多样意义上彼此摧毁、诞生、牵制、重叠、应答。将存在于空间里的时间完全消解,进而对立的时间从混沌转向精确、并置,在被解构的文本基础上重新建构叙事,第二本书由此诞生。 小说的结构一直是作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对于长篇小说来讲,结构其实就是内容。因长篇小说是处理时间的艺术,处理时间叙事,就需要搭建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就成为了小说的结构。小说家必须是一个精巧的建筑师,必须要学会建筑小说的房子或者楼厦。 近百余年,很多小说家有着卓越的叙事与结构方式的探索成果,其中一些作品影响颇大,如《酒吧长谈》、《跳房子》、《命运交叉的城堡》等,真是小说奇观。在汉语文学的当前写作中,出现了孟繁勇这部创新性文本结构小说,我很兴奋。这是他敢于向小说大师致敬的壮举。 在这本书中,时间轨迹的存在,主导了叙事策略的发展与建构,尤其有别于传统叙事学中的视角和聚焦。传统小说叙述,一定需要一个视角,这是叙述策略中观


在此情况下,叙事视角不见了,由视角主导的叙事消失。谁也不能再讲述小说文本向哪一个方向发展,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小说文本的“视角”由无边无际的关键独立时间产生的时间轨迹代替,生成了故事的发展脉络,呈现出原本世界的意义。进而,故事从叙事视角的某一固定的单一性扁平化,向时间主导的多元性立体化方向发展。由此带来叙事格局、文本呈现方面的变化,迥然有别于传统小说。

邱华栋 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 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 作家孟繁勇的《庄周睡了,庄周醒了》是一部少见的先锋作品,它和传统小说叙事策略完全不同,同样的文字在顺序不变的情况下,出现了两本小说的效果,第一本是《十洲死亡之旅》,第二本则是《羽化的蝴蝶》。 现实中存在的“虚”与虚幻中存在的“实”交织并置,两本书构成了正反两个维度的双小说文本叙事。在反复的解构与建构过程中,既获取应合,又呈现应答的状态,在多样意义上彼此摧毁、诞生、牵制、重叠、应答。将存在于空间里的时间完全消解,进而对立的时间从混沌转向精确、并置,在被解构的文本基础上重新建构叙事,第二本书由此诞生。 小说的结构一直是作家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对于长篇小说来讲,结构其实就是内容。因长篇小说是处理时间的艺术,处理时间叙事,就需要搭建一个空间,那么,这个空间就成为了小说的结构。小说家必须是一个精巧的建筑师,必须要学会建筑小说的房子或者楼厦。 近百余年,很多小说家有着卓越的叙事与结构方式的探索成果,其中一些作品影响颇大,如《酒吧长谈》、《跳房子》、《命运交叉的城堡》等,真是小说奇观。在汉语文学的当前写作中,出现了孟繁勇这部创新性文本结构小说,我很兴奋。这是他敢于向小说大师致敬的壮举。 在这本书中,时间轨迹的存在,主导了叙事策略的发展与建构,尤其有别于传统叙事学中的视角和聚焦。传统小说叙述,一定需要一个视角,这是叙述策略中观


当前的中国文学创作,很缺乏如此独特的作品,这是汉语小说创作中大胆的试验与创新,它进一步探索了小说的创作空间。前些年我注意到市场上出现十多种各类实验小说,但是如《庄周睡了,庄周醒了》这样在小说结构上别具匠心的还不多见,也希望中国更多的小说家,投身到小说结构和叙事的探索当中。

小说文本向哪一个方向发展,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小说文本的“视角”由无边无际的关键独立时间产生的时间轨迹代替,生成了故事的发展脉络,呈现出原本世界的意义。进而,故事从叙事视角的某一固定的单一性扁平化,向时间主导的多元性立体化方向发展。由此带来叙事格局、文本呈现方面的变化,迥然有别于传统小说。 当前的中国文学创作,很缺乏如此独特的作品,这是汉语小说创作中大胆的试验与创新,它进一步探索了小说的创作空间。前些年我注意到市场上出现十多种各类实验小说,但是如《庄周睡了,庄周醒了》这样在小说结构上别具匠心的还不多见,也希望中国更多的小说家,投身到小说结构和叙事的探索当中。 文/邱华栋(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察故事发展所必要的方向。法国结构主义理论学家兹韦坦·托多洛夫将此分为三种形态:一、全知全能视角;二、内视角;三、外视角。在小说创作实践中分为四种情况,即第一人称叙述、第二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人称或视角变换叙述。 传统小说无论是以何种策略叙事,必然要挑选一个观察点,一个看待故事发展的方向和角度。这个方向和角度就是现代叙事学所说的“视角”,“视角”主要解决“谁在看”的问题,决定故事视角的,或者说控制故事如何呈现的是作家有意识安排的结果。 叙事视角理论的产生,对小说创作影响巨大,但也有些缺陷,比如,视角由此被禁锢在时间与空间的局限里。之所以如此,因为作家的视角,无论是叙事的全能全知,还是其他方式,实际上正是忽视了时间与空间的关系,淡化了文本中存在的独立时间的意义对叙事的影响,进而导致文本呈现成为时间空间化的结果。 《庄周睡了,庄周醒了》创新性的时间概念,以及引发出的时间内生性逻辑创作理论,由此而产生的时间轨迹主导了叙事。时间轨迹在本书的作用,使得视角消失了,视角不再主导故事讲述。而是时间本身,依循时间轨迹的逻辑发展。 它不再是谁在“看”,而是在观察之前,早已存在的是什么,它是由独立时间与独立空间之间的互相作用形成的时间轨迹来完成故事的结果。比如说,由同样文字构成的第二本书,不是谁在“看”,而是看之前就一直存在,并不由视角决定。并且存在的是什么,早在叙事视角“观察”之前就发生了。第一本书的存在亦然。 在此情况下,叙事视角不见了,由视角主导的叙事消失。谁也不能再讲述

文/邱华栋(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小说文本向哪一个方向发展,谁也不能控制小说文本应该是何种模样,变为时间轨迹主导建构叙事策略。小说文本的“视角”由无边无际的关键独立时间产生的时间轨迹代替,生成了故事的发展脉络,呈现出原本世界的意义。进而,故事从叙事视角的某一固定的单一性扁平化,向时间主导的多元性立体化方向发展。由此带来叙事格局、文本呈现方面的变化,迥然有别于传统小说。 当前的中国文学创作,很缺乏如此独特的作品,这是汉语小说创作中大胆的试验与创新,它进一步探索了小说的创作空间。前些年我注意到市场上出现十多种各类实验小说,但是如《庄周睡了,庄周醒了》这样在小说结构上别具匠心的还不多见,也希望中国更多的小说家,投身到小说结构和叙事的探索当中。 文/邱华栋(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小说写作的“疯狂”实验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小说写作的“疯狂”实验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9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