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察哈尔评论:恐怖主义的幽灵何以恣肆蔓延?  

2015-04-08 09:4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香港南华早报

9.11以来的全球反恐同盟为何未能遏制极端势力发展,反而让恐怖袭击祸水蔓延?

拉克乱了,IS起来了,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大了。美国几无所得。 中东乱局,小布什有“始乱”之责,奥巴马则难逃“终弃”之憾。现在,从美国到中东,没有人再追究小布什的伊拉克之战,却不断有人批评奥巴马中东政策的软弱。叙利亚乱局、IS崛起甚至伊核谈判,都是共和党、以色列和海湾盟友给予奥巴马的“罪名”。奥巴马不得已对IS组织的联合空袭,依然存有伊拉克战争时的恐怖心结——只是空袭不敢派出地面部队参战。 连奥巴马都不得不承认,剿灭IS,需要很长时间,到其离开白宫都未必取得胜果。现在,奥巴马也推迟从阿富汗撤军。美国反恐战略的调整,意味着他在回归小布什的反恐政策,但却又缺乏小布什的牛仔勇气。何况,中东反恐乱局已成,加之伊朗影响力的攀升,美国中东战略已今非昔比。 美国对索马里青年党领导人的定点清剿,也是冷热不均的反恐行动,而缺乏系统性。美国甫在3月份炸死索马里青年党情报头目阿丹·加拉尔,这个极端组织就在肯尼亚制造恐怖袭击。非盟对这个极端组织的打击,也是有一搭没一搭,联合打击不力才让索马里青年党恣肆横行,无所顾忌。 如此不成章法的打击也体现在沙特对胡塞武装组织的“围猎”上,海湾十国也学美国式空袭,而不敢派出地面部队。况且,胡塞武装分子和IS及索马里青年党还有所不同,胡塞夺取也门政权的意味浓厚,且背后有伊朗的影子,是中东地区什叶派和逊尼派争权夺利的宗教战争,这更增加了中东局势的复杂性。 更复杂的还有,美国和巴沙尔的叙利亚政府不睦,但叙利亚政府则是打击IS的关键力量之一,在IS逼近叙利亚首都之时,美国又表现出机会主义的一面,放任两敌恶斗。至多,只是帮助乌合之众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去对付IS。联想到本•拉登和萨达姆察哈尔评论:恐怖主义的幽灵何以恣肆蔓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曾经有人认为,制造美国9.11事件的罪魁祸首本•拉登被击毙,基地组织也就灰飞烟灭,最少也会偃旗息鼓。这也是奥巴马时代武断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的理由——但现实却不仅让奥巴马瞠目结舌,也让他的西方盟友、海湾朋友叫苦不迭。

都曾是美国的盟友和敌人,美国的中东战略,无论反恐还是敌友抉择,都是以美国的利益为本,并非基于这个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只要恐怖袭击主义的幽灵不在本国上空浮荡,无非是摇旗呐喊,或者只是军机参与,不敢与恐怖分子短兵交接。而且,9.11后美国本土已经构筑了一张恐怖分子很难渗透的反恐网络,美国在中东的反恐战,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欧洲反恐形势严峻一些,但也不像中东和非洲国家那样随时生活在恐怖袭击中。因而,在中东和非洲的反恐,西方国家是出工不出力。 也许IS和索马里青年党真的成不了什么气候,但如果国际社会打击不力,也许会造成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延烧燎原。从中东到中亚,从南亚次大陆到东南亚,恐怖主义的种子并未根绝。 打击恐怖主义,让恐怖主义的幽灵从中东、非洲和其他地方消失,国际社会还应持续加力,不能松懈。美欧有责任,其他国家也不能壁上观。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非洲有索马里青年党,这个号称本-拉登信徒的极端组织的在索马里和肯尼亚频频制造恐怖袭击,刚刚又在肯尼亚发动恐袭导致近150人死亡。IS(大伊斯兰国)则在后萨达姆时代的“民主”伊拉克趁乱崛起,成为中东地区最大的恐怖组织。

即使是美国纠集欧洲和海湾盟国对该组织发动了持续数月的空袭,但是该组织在伊拉克、叙利亚甚至逼近土耳其的广阔地区,犹如恐怖幽灵,难以剿灭。最新消息是,这个和全球为敌、有着超级野心的恐怖组织,攻占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8公里处的难民营。

也门胡塞武装,这个什叶派的反政府武装组织,也控制了也门21个省的9个和首都。沙特组织的海湾盟军对胡塞武装的空袭,并未达到预期效果。

人们不禁要问,9.11以来的全球反恐同盟为何未能遏制极端势力发展,反而让恐怖袭击祸水蔓延?

答案并不复杂。

自9.11以来,全球反恐阵线从来就没有形成真正合力,当然也没有合拍过。以美国9.11后发动的两场反恐战争看,伊拉克战争的确是出师无名,导致美欧世界的矛盾——法德和中东欧国家分野为反对和支持美国伊拉克战争的老欧洲和新欧洲。

当然,属于老欧洲的英国是铁定站在美国一边的。现在看来,“双布”(小布什、布莱尔)的确出了一招反恐臭棋,萨达姆既非恐怖分子,也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拉克战争的直接后果是,伊拉克乱了,IS起来了,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大了。美国几无所得。

中东乱局,小布什有“始乱”之责,奥巴马则难逃“终弃”之憾。现在,从美国到中东,没有人再追究小布什的伊拉克之战,却不断有人批评奥巴马中东政策的软弱。叙利亚乱局、IS崛起甚至伊核谈判,都是共和党、以色列和海湾盟友给予奥巴马的“罪名”。奥巴马不得已对IS组织的联合空袭,依然存有伊拉克战争时的恐怖心结——只是空袭不敢派出地面部队参战。

连奥巴马都不得不承认,剿灭IS,需要很长时间,到其离开白宫都未必取得胜果。现在,奥巴马也推迟从阿富汗撤军。美国反恐战略的调整,意味着他在回归小布什的反恐政策,但却又缺乏小布什的牛仔勇气。何况,中东反恐乱局已成,加之伊朗影响力的攀升,美国中东战略已今非昔比。

美国对索马里青年党领导人的定点清剿,也是冷热不均的反恐行动,而缺乏系统性。美国甫在3月份炸死索马里青年党情报头目阿丹·加拉尔,这个极端组织就在肯尼亚制造恐怖袭击。非盟对这个极端组织的打击,也是有一搭没一搭,联合打击不力才让索马里青年党恣肆横行,无所顾忌。

如此不成章法的打击也体现在沙特对胡塞武装组织的“围猎”上,海湾十国也学美国式空袭,而不敢派出地面部队。况且,胡塞武装分子和IS及索马里青年党还有所不同,胡塞夺取也门政权的意味浓厚,且背后有伊朗的影子,是中东地区什叶派和逊尼派争权夺利的宗教战争,这更增加了中东局势的复杂性。

更复杂的还有,美国和巴沙尔的叙利亚政府不睦,但叙利亚政府则是打击IS的关键力量之一,在IS逼近叙利亚首都之时,美国又表现出机会主义的一面,放任两敌恶斗。至多,只是帮助乌合之众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去对付IS。联想到本•拉登和萨达姆都曾是美国的盟友和敌人,美国的中东战略,无论反恐还是敌友抉择,都是以美国的利益为本,并非基于这个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来源:香港南华早报 9.11以来的全球反恐同盟为何未能遏制极端势力发展,反而让恐怖袭击祸水蔓延? 曾经有人认为,制造美国9.11事件的罪魁祸首本•拉登被击毙,基地组织也就灰飞烟灭,最少也会偃旗息鼓。这也是奥巴马时代武断地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的理由——但现实却不仅让奥巴马瞠目结舌,也让他的西方盟友、海湾朋友叫苦不迭。 非洲有索马里青年党,这个号称本-拉登信徒的极端组织的在索马里和肯尼亚频频制造恐怖袭击,刚刚又在肯尼亚发动恐袭导致近150人死亡。IS(大伊斯兰国)则在后萨达姆时代的“民主”伊拉克趁乱崛起,成为中东地区最大的恐怖组织。 即使是美国纠集欧洲和海湾盟国对该组织发动了持续数月的空袭,但是该组织在伊拉克、叙利亚甚至逼近土耳其的广阔地区,犹如恐怖幽灵,难以剿灭。最新消息是,这个和全球为敌、有着超级野心的恐怖组织,攻占了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8公里处的难民营。 也门胡塞武装,这个什叶派的反政府武装组织,也控制了也门21个省的9个和首都。沙特组织的海湾盟军对胡塞武装的空袭,并未达到预期效果。 人们不禁要问,9.11以来的全球反恐同盟为何未能遏制极端势力发展,反而让恐怖袭击祸水蔓延? 答案并不复杂。 自9.11以来,全球反恐阵线从来就没有形成真正合力,当然也没有合拍过。以美国9.11后发动的两场反恐战争看,伊拉克战争的确是出师无名,导致美欧世界的矛盾——法德和中东欧国家分野为反对和支持美国伊拉克战争的老欧洲和新欧洲。 当然,属于老欧洲的英国是铁定站在美国一边的。现在看来,“双布”(小布什、布莱尔)的确出了一招反恐臭棋,萨达姆既非恐怖分子,也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拉克战争的直接后果是,伊

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只要恐怖袭击主义的幽灵不在本国上空浮荡,无非是摇旗呐喊,或者只是军机参与,不敢与恐怖分子短兵交接。而且,9.11后美国本土已经构筑了一张恐怖分子很难渗透的反恐网络,美国在中东的反恐战,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欧洲反恐形势严峻一些,但也不像中东和非洲国家那样随时生活在恐怖袭击中。因而,在中东和非洲的反恐,西方国家是出工不出力。

也许IS和索马里青年党真的成不了什么气候,但如果国际社会打击不力,也许会造成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延烧燎原。从中东到中亚,从南亚次大陆到东南亚,恐怖主义的种子并未根绝。

打击恐怖主义,让恐怖主义的幽灵从中东、非洲和其他地方消失,国际社会还应持续加力,不能松懈。美欧有责任,其他国家也不能壁上观。

都曾是美国的盟友和敌人,美国的中东战略,无论反恐还是敌友抉择,都是以美国的利益为本,并非基于这个区域的和平与稳定。 其他国家也是如此,只要恐怖袭击主义的幽灵不在本国上空浮荡,无非是摇旗呐喊,或者只是军机参与,不敢与恐怖分子短兵交接。而且,9.11后美国本土已经构筑了一张恐怖分子很难渗透的反恐网络,美国在中东的反恐战,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欧洲反恐形势严峻一些,但也不像中东和非洲国家那样随时生活在恐怖袭击中。因而,在中东和非洲的反恐,西方国家是出工不出力。 也许IS和索马里青年党真的成不了什么气候,但如果国际社会打击不力,也许会造成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延烧燎原。从中东到中亚,从南亚次大陆到东南亚,恐怖主义的种子并未根绝。 打击恐怖主义,让恐怖主义的幽灵从中东、非洲和其他地方消失,国际社会还应持续加力,不能松懈。美欧有责任,其他国家也不能壁上观。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评论这张
 
阅读(12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