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日历史学者:日本人歪曲的历史应由日本人纠正   

2015-04-21 08:3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朝鲜日报 日本历史学家乌海丰(53岁,鲜文大学讲师)的专业是日帝占领期的韩国经济。“以‘殖民地掠夺论’—从经济掠夺韩国的观点对日本占领期进行最大限度的实证研究”是他在学术上的立场。乌海丰博士表示“虽然在日本受到了‘韩国人’或‘共产党’等批评,但我不害怕”,“我相信如果日本歪曲了殖民统治或历史,理应由日本人来纠正”。 他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经济学,在亚太研究科完成了硕士,2013年在首尔大学国史系获得了博士学位。论文主题是“日帝统治下的日本人承包商的活动和利润创造”,在论文中他主张“日本帝国主义的近代化侧重在有助于实现日本人土木承包商利益的基础设施装备上,为此进行了超过实际需求的土木工程”。 在“虽然基础设施本身不是问题,但由于目标是掠夺而产生了问题”这一学界的现有观点上前进日历史学者:日本人歪曲的历史应由日本人纠正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木工程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 国内学界在将重点放在日帝经济榨取的“掠夺论”和注重殖民地时期经济发展的“殖民地近代化论”两种观点上尚存在激烈争论。他站在掠夺论的立场同时也指出了两种立场的缺点:“相对于殖民地近代化论,掠夺论的实证研究比较薄弱,而殖民地近代化论不带有任何疑问的直接使用朝鲜总督府的统计”。乌海丰博士表示:“今后的目标是具体研究大米掠夺和金融问题等日帝占领期经济发展与掠夺的关系”。
来源:朝鲜日报
日本历史学家乌海丰(53岁,鲜文大学讲师)的专业是日帝占领期的韩国经济。“以‘殖民地掠夺论’—从经济掠夺韩国的观点对日本占领期进行最大限度的实证研究”是他在学术上的立场。乌海丰博士表示“虽然在日本受到了‘韩国人’或‘共产党’等批评,但我不害怕”,“我相信如果日本歪曲了殖民统治或历史,理应由日本人来纠正”。
来源:朝鲜日报 日本历史学家乌海丰(53岁,鲜文大学讲师)的专业是日帝占领期的韩国经济。“以‘殖民地掠夺论’—从经济掠夺韩国的观点对日本占领期进行最大限度的实证研究”是他在学术上的立场。乌海丰博士表示“虽然在日本受到了‘韩国人’或‘共产党’等批评,但我不害怕”,“我相信如果日本歪曲了殖民统治或历史,理应由日本人来纠正”。 他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经济学,在亚太研究科完成了硕士,2013年在首尔大学国史系获得了博士学位。论文主题是“日帝统治下的日本人承包商的活动和利润创造”,在论文中他主张“日本帝国主义的近代化侧重在有助于实现日本人土木承包商利益的基础设施装备上,为此进行了超过实际需求的土木工程”。 在“虽然基础设施本身不是问题,但由于目标是掠夺而产生了问题”这一学界的现有观点上前进
他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经济学,在亚太研究科完成了硕士,2013年在首尔大学国史系获得了博士学位。论文主题是“日帝统治下的日本人承包商的活动和利润创造”,在论文中他主张“日本帝国主义的近代化侧重在有助于实现日本人土木承包商利益的基础设施装备上,为此进行了超过实际需求的土木工程”。

在“虽然基础设施本身不是问题,但由于目标是掠夺而产生了问题”这一学界的现有观点上前进一步,主张日帝时期的基础设施工程本身存在结构性问题。他指出“通过随意合同或铁道局的技术主任制度(现场监督)等方法,在招标中将朝鲜人承包商排除在外,使用抽逃朝鲜人劳动者的正当工资的方法使日本人土木承包商获得利润”。一步,主张日帝时期的基础设施工程本身存在结构性问题。他指出“通过随意合同或铁道局的技术主任制度(现场监督)等方法,在招标中将朝鲜人承包商排除在外,使用抽逃朝鲜人劳动者的正当工资的方法使日本人土木承包商获得利润”。 他表示通过调查曾活动在朝鲜的日本人土木承包商的回忆录或以政府等为基础的资料发现: “上世纪20~30年代朝鲜总督府的统计年报,虽标记当时朝鲜人劳动者的日薪为1日元,但实际上只支付30~40钱,以这种方式日本人土木承包商获得了巨大利益”。从1928年开始在朝鲜进行土木工程的日本人松尾茂这样记录:“到朝鲜的第一件事是支付给朝鲜劳动者工资,当时的日薪是20~30钱”。在满州进行铁路建设工程的其他承包商这样写道:“我想在朝鲜承包铁道建设工程。因为可获得中标价一半的利润”。也就是说通过土

他表示通过调查曾活动在朝鲜的日本人土木承包商的回忆录或以政府等为基础的资料发现: “上世纪20~30年代朝鲜总督府的统计年报,虽标记当时朝鲜人劳动者的日薪为1日元,但实际上只支付30~40钱,以这种方式日本人土木承包商获得了巨大利益”。从1928年开始在朝鲜进行土木工程的日本人松尾茂这样记录:“到朝鲜的第一件事是支付给朝鲜劳动者工资,当时的日薪是20~30钱”。在满州进行铁路建设工程的其他承包商这样写道:“我想在朝鲜承包铁道建设工程。因为可获得中标价一半的利润”。也就是说通过土木工程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
木工程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 国内学界在将重点放在日帝经济榨取的“掠夺论”和注重殖民地时期经济发展的“殖民地近代化论”两种观点上尚存在激烈争论。他站在掠夺论的立场同时也指出了两种立场的缺点:“相对于殖民地近代化论,掠夺论的实证研究比较薄弱,而殖民地近代化论不带有任何疑问的直接使用朝鲜总督府的统计”。乌海丰博士表示:“今后的目标是具体研究大米掠夺和金融问题等日帝占领期经济发展与掠夺的关系”。
国内学界在将重点放在日帝经济榨取的“掠夺论”和注重殖民地时期经济发展的“殖民地近代化论”两种观点上尚存在激烈争论。他站在掠夺论的立场同时也指出了两种立场的缺点:“相对于殖民地近代化论,掠夺论的实证研究比较薄弱,而殖民地近代化论不带有任何疑问的直接使用朝鲜总督府的统计”。乌海丰博士表示:“今后的目标是具体研究大米掠夺和金融问题等日帝占领期经济发展与掠夺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22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