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有猫腻?  

2015-04-13 17:4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贝尔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俄国的生意足以同美国的洛克菲勒相抗衡。但100年后,标准石油的继承者还有迹可循,诺贝尔兄弟公司的企业却烟消云散。俄国境内的石油资源先是在苏联被国有化,然后在俄罗斯被叶利钦私有化,再被普京收归国有。 苏联解体后,石油工业作为改革的样本被肢解和私有化,国际石油公司也纷纷借政策开放进入俄罗斯上游领域。其中最著名的是埃克森-美孚的萨哈林1号和壳牌的萨哈林2号,BP将其在俄资产打包,与秋明石油公司合资成立了TNK-BP公司,道达尔、埃尼等公司也在俄罗斯各有斩获。 国际油公司给俄罗斯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俄罗斯人并没有独立开发萨哈林1号和2号项目的能力,诸如大陆架开采技术、开采平台和LNG生产厂,都是由外国公司完成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国际油公司们的矛盾也在显现。在产品分成合同下,项目成本的增加使俄罗斯政府指责国际油公司无节制地挥霍;项目作业者违反环保、税收和开发协议的情况时有发生;外国公司则抱怨俄罗斯恶劣的投资环境和官僚作风。在俄罗斯商界流行的一句话是“俄罗斯需要外国投资,但不需要外国投资者”,给这种局面做了最好的注脚。 2000年后,随着油价高涨,石油行业获得的巨大利润使技术和管理方式的革新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一批重大项目的陆续投产和另一批项目的停滞不前,使俄罗斯政府有了赶走外国投资者的底气和理由。于是,萨哈林1号与中石油签署的天然气合同被废除,俄气获得了萨哈林2号的控股权,BP拥有的科维克塔气田则通过作业公司破产而收归国有。这种局面下,一些外国公司主动或被动地撤离了俄罗斯,另一些则接受让步的条件留了下来,原因只有一个,能够获得的利润高于他们愿意承受的风险。而那些新进入俄罗斯的外国公司,基本上只能获得那些俄罗斯人不能或者不愿开发的油气田,要么是大陆架或者致密油这样需要大规模资金技术投入的项目,要么是小型勘探项目或者已处于开发后期的尾矿。 进入2014年,两件事打破了俄罗斯油气工业前行的既定战略:开发长期前景的油气接替资源,包括北极、大陆架和陆上的难采储量,这些项目都是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项目,而且只有在高油价下才有经济效益。 一方面,乌克兰危机、兼并克里米亚使俄罗斯迅速站到了西方的对立面,西方国家一系列的制裁直接指向俄罗斯的软肋,其油气行业失去了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技术装备和资金。另一方面,国际油价的暴跌让俄罗斯在短期内更加无法承受。俄罗斯人喜欢将油价暴跌看做是美国人操纵国际市场的“阴谋论”,认为这是让俄罗斯陷入更深危机的阴险做法。姑且不论其对错,但油价下跌给俄罗斯造成的损失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是俄罗斯官方还是民间机构,都一致认为2015年俄经济将陷入衰退,他们的区别只是数字的多少——俄罗斯官方最乐观的评估是下滑3%,而最悲观的预测甚至接近两位数。于是,俄罗斯人再次将向外资开放油气上游领域作为摆脱困局的方法。在与西方交恶的情况下,俄罗斯只能“向东看”。 向东:中国的困境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石油工业开始“走出去”时,俄罗斯一直是合作的重点目标。客观上看,俄罗斯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与中国接壤,油气供应不需要经过第三国。在主观上,当年中国石油工业很多主管领导有留苏经历,自然愿意到俄罗斯去。 但俄罗斯并没有将中国作为理想的油气合作伙伴。中国的优势主要在市场和资金方面,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稍显不足,而中国企业的国有背景成为保守势力反对交易的借口。2003年,俄罗斯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石油收购斯拉夫石油公司就是最典型的例证。从那之后,双方在油气合作方面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中方的资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仅2008年底,中国就为原油供应和管道建设提供了250亿美元的贷款。 可以说,过去十年中俄油气合作已经取得了重要和突破性的进展,但双方的合作仍集中在资源贸易和为此而进行的管道建
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有猫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有猫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有猫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贝尔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俄国的生意足以同美国的洛克菲勒相抗衡。但100年后,标准石油的继承者还有迹可循,诺贝尔兄弟公司的企业却烟消云散。俄国境内的石油资源先是在苏联被国有化,然后在俄罗斯被叶利钦私有化,再被普京收归国有。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苏联解体后,石油工业作为改革的样本被肢解和私有化,国际石油公司也纷纷借政策开放进入俄罗斯上游领域。其中最著名的是埃克森-美孚的萨哈林1号和壳牌的萨哈林2号,BP将其在俄资产打包,与秋明石油公司合资成立了TNK-BP公司,道达尔、埃尼等公司也在俄罗斯各有斩获。


国际油公司给俄罗斯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俄罗斯人并没有独立开发萨哈林1号和2号项目的能力,诸如大陆架开采技术、开采平台和LNG生产厂,都是由外国公司完成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国际油公司们的矛盾也在显现。在产品分成合同下,项目成本的增加使俄罗斯政府指责国际油公司无节制地挥霍;项目作业者违反环保、税收和开发协议的情况时有发生;外国公司则抱怨俄罗斯恶劣的投资环境和官僚作风。在俄罗斯商界流行的一句话是“俄罗斯需要外国投资,但不需要外国投资者”,给这种局面做了最好的注脚。

贝尔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俄国的生意足以同美国的洛克菲勒相抗衡。但100年后,标准石油的继承者还有迹可循,诺贝尔兄弟公司的企业却烟消云散。俄国境内的石油资源先是在苏联被国有化,然后在俄罗斯被叶利钦私有化,再被普京收归国有。 苏联解体后,石油工业作为改革的样本被肢解和私有化,国际石油公司也纷纷借政策开放进入俄罗斯上游领域。其中最著名的是埃克森-美孚的萨哈林1号和壳牌的萨哈林2号,BP将其在俄资产打包,与秋明石油公司合资成立了TNK-BP公司,道达尔、埃尼等公司也在俄罗斯各有斩获。 国际油公司给俄罗斯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俄罗斯人并没有独立开发萨哈林1号和2号项目的能力,诸如大陆架开采技术、开采平台和LNG生产厂,都是由外国公司完成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国际油公司们的矛盾也在显现。在产品分成合同下,项目成本的增加使俄罗斯政府指责国际油公司无节制地挥霍;项目作业者违反环保、税收和开发协议的情况时有发生;外国公司则抱怨俄罗斯恶劣的投资环境和官僚作风。在俄罗斯商界流行的一句话是“俄罗斯需要外国投资,但不需要外国投资者”,给这种局面做了最好的注脚。 2000年后,随着油价高涨,石油行业获得的巨大利润使技术和管理方式的革新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一批重大项目的陆续投产和另一批项目的停滞不前,使俄罗斯政府有了赶走外国投资者的底气和理由。于是,萨哈林1号与中石油签署的天然气合同被废除,俄气获得了萨哈林2号的控股权,BP拥有的科维克塔气田则通过作业公司破产而收归国有。这种局面下,一些外国公司主动或被动地撤离了俄罗斯,另一些则接受让步的条件留了下来,原因只有一个,能够获得的利润高于他们愿意承受的风险。而那些新进入俄罗斯的外国公司,基本上只能获得那些俄罗斯人不能或者不愿开发的油气田,要么是大陆架或者致密油这样需要大规模资金技术投入的项目,要么是小型勘探项目或者已处于开发后期的尾矿。 进入2014年,两件事打破了俄罗斯油气工业前行的既定战略:开发长期前景的油气接替资源,包括北极、大陆架和陆上的难采储量,这些项目都是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项目,而且只有在高油价下才有经济效益。 一方面,乌克兰危机、兼并克里米亚使俄罗斯迅速站到了西方的对立面,西方国家一系列的制裁直接指向俄罗斯的软肋,其油气行业失去了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技术装备和资金。另一方面,国际油价的暴跌让俄罗斯在短期内更加无法承受。俄罗斯人喜欢将油价暴跌看做是美国人操纵国际市场的“阴谋论”,认为这是让俄罗斯陷入更深危机的阴险做法。姑且不论其对错,但油价下跌给俄罗斯造成的损失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是俄罗斯官方还是民间机构,都一致认为2015年俄经济将陷入衰退,他们的区别只是数字的多少——俄罗斯官方最乐观的评估是下滑3%,而最悲观的预测甚至接近两位数。于是,俄罗斯人再次将向外资开放油气上游领域作为摆脱困局的方法。在与西方交恶的情况下,俄罗斯只能“向东看”。 向东:中国的困境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石油工业开始“走出去”时,俄罗斯一直是合作的重点目标。客观上看,俄罗斯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与中国接壤,油气供应不需要经过第三国。在主观上,当年中国石油工业很多主管领导有留苏经历,自然愿意到俄罗斯去。 但俄罗斯并没有将中国作为理想的油气合作伙伴。中国的优势主要在市场和资金方面,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稍显不足,而中国企业的国有背景成为保守势力反对交易的借口。2003年,俄罗斯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石油收购斯拉夫石油公司就是最典型的例证。从那之后,双方在油气合作方面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中方的资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仅2008年底,中国就为原油供应和管道建设提供了250亿美元的贷款。 可以说,过去十年中俄油气合作已经取得了重要和突破性的进展,但双方的合作仍集中在资源贸易和为此而进行的管道建


2000年后,随着油价高涨,石油行业获得的巨大利润使技术和管理方式的革新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一批重大项目的陆续投产和另一批项目的停滞不前,使俄罗斯政府有了赶走外国投资者的底气和理由。于是,萨哈林1号与中石油签署的天然气合同被废除,俄气获得了萨哈林2号的控股权,BP拥有的科维克塔气田则通过作业公司破产而收归国有。这种局面下,一些外国公司主动或被动地撤离了俄罗斯,另一些则接受让步的条件留了下来,原因只有一个,能够获得的利润高于他们愿意承受的风险。而那些新进入俄罗斯的外国公司,基本上只能获得那些俄罗斯人不能或者不愿开发的油气田,要么是大陆架或者致密油这样需要大规模资金技术投入的项目,要么是小型勘探项目或者已处于开发后期的尾矿。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


进入2014年,两件事打破了俄罗斯油气工业前行的既定战略:开发长期前景的油气接替资源,包括北极、大陆架和陆上的难采储量,这些项目都是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项目,而且只有在高油价下才有经济效益。


一方面,乌克兰危机、兼并克里米亚使俄罗斯迅速站到了西方的对立面,西方国家一系列的制裁直接指向俄罗斯的软肋,其油气行业失去了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技术装备和资金。另一方面,国际油价的暴跌让俄罗斯在短期内更加无法承受。俄罗斯人喜欢将油价暴跌看做是美国人操纵国际市场的“阴谋论”,认为这是让俄罗斯陷入更深危机的阴险做法。姑且不论其对错,但油价下跌给俄罗斯造成的损失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是俄罗斯官方还是民间机构,都一致认为2015年俄经济将陷入衰退,他们的区别只是数字的多少——俄罗斯官方最乐观的评估是下滑3%,而最悲观的预测甚至接近两位数。于是,俄罗斯人再次将向外资开放油气上游领域作为摆脱困局的方法。在与西方交恶的情况下,俄罗斯只能“向东看”。


向东:中国的困境


贝尔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俄国的生意足以同美国的洛克菲勒相抗衡。但100年后,标准石油的继承者还有迹可循,诺贝尔兄弟公司的企业却烟消云散。俄国境内的石油资源先是在苏联被国有化,然后在俄罗斯被叶利钦私有化,再被普京收归国有。 苏联解体后,石油工业作为改革的样本被肢解和私有化,国际石油公司也纷纷借政策开放进入俄罗斯上游领域。其中最著名的是埃克森-美孚的萨哈林1号和壳牌的萨哈林2号,BP将其在俄资产打包,与秋明石油公司合资成立了TNK-BP公司,道达尔、埃尼等公司也在俄罗斯各有斩获。 国际油公司给俄罗斯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俄罗斯人并没有独立开发萨哈林1号和2号项目的能力,诸如大陆架开采技术、开采平台和LNG生产厂,都是由外国公司完成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国际油公司们的矛盾也在显现。在产品分成合同下,项目成本的增加使俄罗斯政府指责国际油公司无节制地挥霍;项目作业者违反环保、税收和开发协议的情况时有发生;外国公司则抱怨俄罗斯恶劣的投资环境和官僚作风。在俄罗斯商界流行的一句话是“俄罗斯需要外国投资,但不需要外国投资者”,给这种局面做了最好的注脚。 2000年后,随着油价高涨,石油行业获得的巨大利润使技术和管理方式的革新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一批重大项目的陆续投产和另一批项目的停滞不前,使俄罗斯政府有了赶走外国投资者的底气和理由。于是,萨哈林1号与中石油签署的天然气合同被废除,俄气获得了萨哈林2号的控股权,BP拥有的科维克塔气田则通过作业公司破产而收归国有。这种局面下,一些外国公司主动或被动地撤离了俄罗斯,另一些则接受让步的条件留了下来,原因只有一个,能够获得的利润高于他们愿意承受的风险。而那些新进入俄罗斯的外国公司,基本上只能获得那些俄罗斯人不能或者不愿开发的油气田,要么是大陆架或者致密油这样需要大规模资金技术投入的项目,要么是小型勘探项目或者已处于开发后期的尾矿。 进入2014年,两件事打破了俄罗斯油气工业前行的既定战略:开发长期前景的油气接替资源,包括北极、大陆架和陆上的难采储量,这些项目都是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项目,而且只有在高油价下才有经济效益。 一方面,乌克兰危机、兼并克里米亚使俄罗斯迅速站到了西方的对立面,西方国家一系列的制裁直接指向俄罗斯的软肋,其油气行业失去了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技术装备和资金。另一方面,国际油价的暴跌让俄罗斯在短期内更加无法承受。俄罗斯人喜欢将油价暴跌看做是美国人操纵国际市场的“阴谋论”,认为这是让俄罗斯陷入更深危机的阴险做法。姑且不论其对错,但油价下跌给俄罗斯造成的损失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是俄罗斯官方还是民间机构,都一致认为2015年俄经济将陷入衰退,他们的区别只是数字的多少——俄罗斯官方最乐观的评估是下滑3%,而最悲观的预测甚至接近两位数。于是,俄罗斯人再次将向外资开放油气上游领域作为摆脱困局的方法。在与西方交恶的情况下,俄罗斯只能“向东看”。 向东:中国的困境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石油工业开始“走出去”时,俄罗斯一直是合作的重点目标。客观上看,俄罗斯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与中国接壤,油气供应不需要经过第三国。在主观上,当年中国石油工业很多主管领导有留苏经历,自然愿意到俄罗斯去。 但俄罗斯并没有将中国作为理想的油气合作伙伴。中国的优势主要在市场和资金方面,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稍显不足,而中国企业的国有背景成为保守势力反对交易的借口。2003年,俄罗斯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石油收购斯拉夫石油公司就是最典型的例证。从那之后,双方在油气合作方面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中方的资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仅2008年底,中国就为原油供应和管道建设提供了250亿美元的贷款。 可以说,过去十年中俄油气合作已经取得了重要和突破性的进展,但双方的合作仍集中在资源贸易和为此而进行的管道建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石油工业开始“走出去”时,俄罗斯一直是合作的重点目标。客观上看,俄罗斯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与中国接壤,油气供应不需要经过第三国。在主观上,当年中国石油工业很多主管领导有留苏经历,自然愿意到俄罗斯去。


但俄罗斯并没有将中国作为理想的油气合作伙伴。中国的优势主要在市场和资金方面,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稍显不足,而中国企业的国有背景成为保守势力反对交易的借口。2003年,俄罗斯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石油收购斯拉夫石油公司就是最典型的例证。从那之后,双方在油气合作方面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中方的资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仅2008年底,中国就为原油供应和管道建设提供了250亿美元的贷款。


可以说,过去十年中俄油气合作已经取得了重要和突破性的进展,但双方的合作仍集中在资源贸易和为此而进行的管道建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贝尔家族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俄国的生意足以同美国的洛克菲勒相抗衡。但100年后,标准石油的继承者还有迹可循,诺贝尔兄弟公司的企业却烟消云散。俄国境内的石油资源先是在苏联被国有化,然后在俄罗斯被叶利钦私有化,再被普京收归国有。 苏联解体后,石油工业作为改革的样本被肢解和私有化,国际石油公司也纷纷借政策开放进入俄罗斯上游领域。其中最著名的是埃克森-美孚的萨哈林1号和壳牌的萨哈林2号,BP将其在俄资产打包,与秋明石油公司合资成立了TNK-BP公司,道达尔、埃尼等公司也在俄罗斯各有斩获。 国际油公司给俄罗斯带来资金的同时,也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俄罗斯人并没有独立开发萨哈林1号和2号项目的能力,诸如大陆架开采技术、开采平台和LNG生产厂,都是由外国公司完成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国际油公司们的矛盾也在显现。在产品分成合同下,项目成本的增加使俄罗斯政府指责国际油公司无节制地挥霍;项目作业者违反环保、税收和开发协议的情况时有发生;外国公司则抱怨俄罗斯恶劣的投资环境和官僚作风。在俄罗斯商界流行的一句话是“俄罗斯需要外国投资,但不需要外国投资者”,给这种局面做了最好的注脚。 2000年后,随着油价高涨,石油行业获得的巨大利润使技术和管理方式的革新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一批重大项目的陆续投产和另一批项目的停滞不前,使俄罗斯政府有了赶走外国投资者的底气和理由。于是,萨哈林1号与中石油签署的天然气合同被废除,俄气获得了萨哈林2号的控股权,BP拥有的科维克塔气田则通过作业公司破产而收归国有。这种局面下,一些外国公司主动或被动地撤离了俄罗斯,另一些则接受让步的条件留了下来,原因只有一个,能够获得的利润高于他们愿意承受的风险。而那些新进入俄罗斯的外国公司,基本上只能获得那些俄罗斯人不能或者不愿开发的油气田,要么是大陆架或者致密油这样需要大规模资金技术投入的项目,要么是小型勘探项目或者已处于开发后期的尾矿。 进入2014年,两件事打破了俄罗斯油气工业前行的既定战略:开发长期前景的油气接替资源,包括北极、大陆架和陆上的难采储量,这些项目都是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项目,而且只有在高油价下才有经济效益。 一方面,乌克兰危机、兼并克里米亚使俄罗斯迅速站到了西方的对立面,西方国家一系列的制裁直接指向俄罗斯的软肋,其油气行业失去了未来发展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技术装备和资金。另一方面,国际油价的暴跌让俄罗斯在短期内更加无法承受。俄罗斯人喜欢将油价暴跌看做是美国人操纵国际市场的“阴谋论”,认为这是让俄罗斯陷入更深危机的阴险做法。姑且不论其对错,但油价下跌给俄罗斯造成的损失是毋庸置疑的。 无论是俄罗斯官方还是民间机构,都一致认为2015年俄经济将陷入衰退,他们的区别只是数字的多少——俄罗斯官方最乐观的评估是下滑3%,而最悲观的预测甚至接近两位数。于是,俄罗斯人再次将向外资开放油气上游领域作为摆脱困局的方法。在与西方交恶的情况下,俄罗斯只能“向东看”。 向东:中国的困境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石油工业开始“走出去”时,俄罗斯一直是合作的重点目标。客观上看,俄罗斯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而且与中国接壤,油气供应不需要经过第三国。在主观上,当年中国石油工业很多主管领导有留苏经历,自然愿意到俄罗斯去。 但俄罗斯并没有将中国作为理想的油气合作伙伴。中国的优势主要在市场和资金方面,技术、管理经验等方面稍显不足,而中国企业的国有背景成为保守势力反对交易的借口。2003年,俄罗斯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石油收购斯拉夫石油公司就是最典型的例证。从那之后,双方在油气合作方面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中方的资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仅2008年底,中国就为原油供应和管道建设提供了250亿美元的贷款。 可以说,过去十年中俄油气合作已经取得了重要和突破性的进展,但双方的合作仍集中在资源贸易和为此而进行的管道建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文刘乾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未必靠谱》 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 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2月底在其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这一表态立即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俄罗斯的油气对外合作政策可能放宽,而中国将从中获益。 一直以来,全球油气投资界都对俄罗斯既爱又恨——这里资源丰富,投资回报率极高,但投资环境恶劣,法律不完善甚至朝令夕改。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IOC)几乎都因政策变动而栽过跟头,但对新开放的区块又满怀期望。进入俄罗斯上游资源领域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发展的战略性目标,但俄罗斯油气外国投资政策的封闭性和不确定性使这种合作至今难以获得突破,即使在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遭受制裁的情况下获得进展,未来的合作也注定不会顺利。 控股:模糊的表述 德沃尔科维奇的原话是这样的:“俄罗斯政府暂时没有获得中国投资者获得战略矿产控股权的要求,但我们准备研究这样的提议,除了大陆架。如果有这样的请求,我们将严肃地进行研究,我不认为存在政治上的障碍。”他还表示,“我们准备同中国以均等的条件合作,按照各50%或者49%与51%。中方明白,这样做对我们更合适。” 这番话的涵义有两层,首先,是否获得控制权要中方自己先提出来;其次,对俄罗斯更合适的是保留51%。 随后,俄罗斯自然资源部给出了更为明确的说法。俄罗斯《生意人报》称,自然资源部已经向俄罗斯政府提交了取消外国投资俄罗斯战略矿产的部分限制:外资收购战略性矿产25%以下股份需要特别的许可,收购25%-49%股份需要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按照目前的法律,储量超过7000万吨的油田、超过500亿立方米的气田和超过50吨的金矿都属于战略矿产,外资收购10%以上的股份都需要俄罗斯政府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批准,而该委员会的主席是总统普京。 普京2000年担任总统后,俄罗斯政府加强了对战略性油气资源的控制。一方面,政府将此前掌握在“寡头”和私人手中的油气资源重新收归国有,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尤科斯公司被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俄油-Rosneft)收购,而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气-Gazprom)兼并了阿布拉莫维奇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以环保、税收和不遵守开发合同等为理由,将萨哈林2号、科维克塔气田等大型项目的控股权乃至整个项目收归国有。到2008年,俄罗斯出台了《外国投资法》,对外资进入俄罗斯战略矿产项目进行了严格控制。 简单地说,俄罗斯政府强力收回油气资产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国家最主要财富的支配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对政治、经济和外交的控制权。过去几年,油气资源及其出口收入一直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一半以上,不仅成为俄罗斯在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民生乃至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坚强保障,也是各利益集团之间追逐和争斗的主要目标。 过去十年来,俄罗斯石油开采量一直保持稳步增长,并于2014年达到历史最高的年开采5.25亿吨。不过,虽然用于油气开采的投资从494亿美元(2001-2005)增加到1400亿美元(2006-2010),石油开采的年均增幅却从7.8%降至1.5%,天然气开采的年均增幅从1.9%降至0.2%,成倍的投资并未实现产量的线性增长。老油田的减产和新油田的开发,使俄罗斯为维持产量水平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西方制裁使俄罗斯油气领域的资金链条断了。 [2015年2月27日,俄罗斯主管能源事务的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在国内的一个经济论坛上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让战略性油气田的控股权。] 制裁:让步的原因 无论是沙俄、苏联还是现代俄罗斯,都以油气资源丰富而闻名于世。一个多世纪前,俄国就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大产油国的宝座,诺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设方面。两国建成运营了中俄原油管道(每年供应1500万吨),东线天然气供应合同已经签署(未来将每年供气380亿立方米),西线管道(年供气300亿立方米)也已经签署框架协议,商业合同正在谈判之中。 中资石油公司的海外业务发展,占有资源是核心目标,利用中国的技术和人员进行开发是主要手段,但这在俄罗斯却难以实现。目前中石化在乌德穆尔特石油公司(49%)和萨哈林3号(20%)项目上拥有股份,中石油持有伊尔库茨克州东方能源公司49%的股份和亚马尔液化天然气(LNG)项目20%的股份,但这些项目都没有实质性地参与作业和管理。 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将与中国的上游合作之门开了条缝,俄罗斯石油公司向中石油出售万科尔油田10%的股份。尽管万科尔油田是东西伯利亚最大的在产油田,但中方对10%的股份显然不满足,中石油发言人曾强调,中方愿意提高在该油田中的份额。但问题在于,当门开得更大时,中国如何同俄罗斯进行油气上游领域的合作。 毫无疑问,无论是以前还是在制裁条件下,俄方对中国的需求仍主要来自资金。“资金换资源”是中俄油气合作最主要的模式——中方向俄方提供贷款或者预付款用于管道建设和资源开发,俄方则以油气供应来偿还贷款和预付款。坦率来说,中国难以代替西方公司向俄罗斯提供最顶级的油气开发技术和设备,或者进行大型油气项目建设。因此,除了给钱,中方与俄罗斯油气合作的内容还相当薄弱。 另一个问题是份额。获得控股权当然可以使中方对项目有更多的自主权,但在俄罗斯的具体环境下,并不能保证对项目的控制,俄方仍拥有行政、税收、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一系列的制约手段,而这些手段都曾经使用过。更大的风险在于,俄罗斯在危局时刻暂时的让步,往往意味着未来更强烈的反弹,而中方几乎没有任何制约手段。中方必须认识到,不具普遍性的政策极具风险。 因此,中俄上游合作中最重要的不是俄罗斯给予中国特殊的待遇,而是更加透明和长期稳定的投资制度;需要的是(起码形式上的)国家立法,而不是个别领导人在非正式场合的发言。 [题图: 2015年2月18日,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纳德姆镇附近,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巨头——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油气设施。] 特约撰稿员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10期总第539期
俄对华出让战略油气田有猫腻?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28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