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希拉里2016入主白宫前景堪忧? | 凤凰周刊  

2015-04-13 17:1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面对未知的对手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面对未知的对手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
希拉里2016入主白宫前景堪忧?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这位法学女教授在2016冲刺白宫的可能性。而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刊物《国家评论》也分别将马里兰州现任州长马丁·奥马里、纽约州现任国会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放上封面,暗示他们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奥巴马。这种积极寻求其他新面孔的趋势,也反映出部分民主党人对希拉里感到厌倦。 在1992年到2012年长达20年的美国政坛上,希拉里从第一夫人到国会参议员,从总统参选人到国务卿,四个身份的转换让她的履历近乎完美,因而被认为“将是美国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总统候选人”。但必须指出的是,其涉足领域越多,交友与树敌就越在所难免。这些背景没准会成为挖出丑闻或攻击点的“富矿”。虽然她经历了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的检验,但对于一位对未来雄心勃勃的女性而言,对手很可能留些“猛料”作定时炸弹用,不可掉以轻心。 抛开对奥巴马失望的心理不谈,现在预判希拉里的政治前景,应当先回答:精英和民意对她的期待,是因为她本人的资质与能力,还是困于不清楚除她之外的其他人选呢? 客观而言,与希拉里相比,目前其他可能人选确实黯然失色,但在“一夜成名”的后奥巴马时代里,谁也无法否定刚出道四年的政治人物入主白宫的传奇再现,他或她也可以通过攻击希拉里来获得更多关注度,把如日中天的前辈用作攀升的阶梯。在任何政治戏目都可能上演的前提下,加之背负着历史经验局限,希拉里2016的白宫之路未必比2008年走得顺畅。随着民主党对手特别是新锐政治人物的不断清晰,希拉里入主白宫的几率应该不会走高。未来一年多,是希拉里把所谓“巧实力”尽力施展在国内舞台的时候了。 特约撰稿员/刁大明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面对未知的对手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面对未知的对手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这位法学女教授在2016冲刺白宫的可能性。而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刊物《国家评论》也分别将马里兰州现任州长马丁·奥马里、纽约州现任国会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放上封面,暗示他们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奥巴马。这种积极寻求其他新面孔的趋势,也反映出部分民主党人对希拉里感到厌倦。 在1992年到2012年长达20年的美国政坛上,希拉里从第一夫人到国会参议员,从总统参选人到国务卿,四个身份的转换让她的履历近乎完美,因而被认为“将是美国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总统候选人”。但必须指出的是,其涉足领域越多,交友与树敌就越在所难免。这些背景没准会成为挖出丑闻或攻击点的“富矿”。虽然她经历了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的检验,但对于一位对未来雄心勃勃的女性而言,对手很可能留些“猛料”作定时炸弹用,不可掉以轻心。 抛开对奥巴马失望的心理不谈,现在预判希拉里的政治前景,应当先回答:精英和民意对她的期待,是因为她本人的资质与能力,还是困于不清楚除她之外的其他人选呢? 客观而言,与希拉里相比,目前其他可能人选确实黯然失色,但在“一夜成名”的后奥巴马时代里,谁也无法否定刚出道四年的政治人物入主白宫的传奇再现,他或她也可以通过攻击希拉里来获得更多关注度,把如日中天的前辈用作攀升的阶梯。在任何政治戏目都可能上演的前提下,加之背负着历史经验局限,希拉里2016的白宫之路未必比2008年走得顺畅。随着民主党对手特别是新锐政治人物的不断清晰,希拉里入主白宫的几率应该不会走高。未来一年多,是希拉里把所谓“巧实力”尽力施展在国内舞台的时候了。 特约撰稿员/刁大明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面对未知的对手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这位法学女教授在2016冲刺白宫的可能性。而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刊物《国家评论》也分别将马里兰州现任州长马丁·奥马里、纽约州现任国会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放上封面,暗示他们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奥巴马。这种积极寻求其他新面孔的趋势,也反映出部分民主党人对希拉里感到厌倦。 在1992年到2012年长达20年的美国政坛上,希拉里从第一夫人到国会参议员,从总统参选人到国务卿,四个身份的转换让她的履历近乎完美,因而被认为“将是美国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总统候选人”。但必须指出的是,其涉足领域越多,交友与树敌就越在所难免。这些背景没准会成为挖出丑闻或攻击点的“富矿”。虽然她经历了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的检验,但对于一位对未来雄心勃勃的女性而言,对手很可能留些“猛料”作定时炸弹用,不可掉以轻心。 抛开对奥巴马失望的心理不谈,现在预判希拉里的政治前景,应当先回答:精英和民意对她的期待,是因为她本人的资质与能力,还是困于不清楚除她之外的其他人选呢? 客观而言,与希拉里相比,目前其他可能人选确实黯然失色,但在“一夜成名”的后奥巴马时代里,谁也无法否定刚出道四年的政治人物入主白宫的传奇再现,他或她也可以通过攻击希拉里来获得更多关注度,把如日中天的前辈用作攀升的阶梯。在任何政治戏目都可能上演的前提下,加之背负着历史经验局限,希拉里2016的白宫之路未必比2008年走得顺畅。随着民主党对手特别是新锐政治人物的不断清晰,希拉里入主白宫的几率应该不会走高。未来一年多,是希拉里把所谓“巧实力”尽力施展在国内舞台的时候了。 特约撰稿员/刁大明

希拉里2016入主白宫前景堪忧?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在,在总统政治的世代更迭意义上也存在巨大隐患。从一般规律看,美国总统在代际上具有一定传承,目前43位美国总统中比前任年长至少1岁者只有10位,其中年长10岁以上的所谓“代际逆调”出现过三次,即1849年54岁的詹姆斯·波尔克被年长自己13岁的扎卡里亚·泰勒取代,1857年66岁的詹姆斯·布坎南接替小自己11岁的富兰克林·皮尔斯,1981年70岁的里根战胜57岁的卡特。第一次和第三次都属于在任总统失手,第二次则是由于皮尔斯的无能而遭党内换将。 上述三次代际逆调中的两次发生在美国建国的前70年,后近150年里只有里根一次。特别是近半个多世纪以来,还出现了如年轻前任27岁的肯尼迪、年轻22岁的克林顿以及年轻15岁的奥巴马等扩大年龄跨度的总统。这就意味着,奥巴马之后更可能出现一位同为60年代、至少是50年代的继任者。而反观40年代出生的希拉里,比奥巴马年长14岁,这是超过目前三次代际逆调阀值的数字,类似的情况从未发生过。 试想,奥巴马与希拉里争夺提名的2008年,年轻选民基本上是奥氏的拥趸、希拉里的梦魇。到了2016年,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这8年获得投票权,但他们面对的将是更老的希拉里。一旦有一个奥巴马式的新人出现,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因而,对希拉里而言,2016的制胜关键在于能否把握住年轻选民,从而有效弥合代际差距、迎合时代要求。在这个维度上,一方面能否得到奥巴马的支持至关重要;另一方面,如果得以冲过民主党初选,需要精心挑选一位足以吸引年轻人的副手。不过,从近年来的副手选择上看,效果上负面影响远远大于正面,不具备抱有改变战局的期待。 面对未知的对手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面对未知的对手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2013年11月5日选举日,弗吉尼亚、新泽西两州州长以及纽约市市长等地方官员进行了换届。本次选举结果被认为对希拉里的提前布局极为有利:克林顿夫妇的亲信分别当选弗吉尼亚州州长和纽约市市长,而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的连任也加剧了共和党内的权斗裂痕。就在选举日前三天,曾与希拉里共事八载的国会参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查克·舒默也罕见公开喊话,敦促前第一夫人明确表态参选2016。这一高调言论表明了民主党高层对希拉里持续不减的强烈期盼。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美联社也于2014年1月3日分析称,美国两党均面临党内分歧,希拉里是民主党最有潜力的候选人,而共和党的候选人依然“悬而未决”。


这位法学女教授在2016冲刺白宫的可能性。而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刊物《国家评论》也分别将马里兰州现任州长马丁·奥马里、纽约州现任国会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放上封面,暗示他们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奥巴马。这种积极寻求其他新面孔的趋势,也反映出部分民主党人对希拉里感到厌倦。 在1992年到2012年长达20年的美国政坛上,希拉里从第一夫人到国会参议员,从总统参选人到国务卿,四个身份的转换让她的履历近乎完美,因而被认为“将是美国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总统候选人”。但必须指出的是,其涉足领域越多,交友与树敌就越在所难免。这些背景没准会成为挖出丑闻或攻击点的“富矿”。虽然她经历了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的检验,但对于一位对未来雄心勃勃的女性而言,对手很可能留些“猛料”作定时炸弹用,不可掉以轻心。 抛开对奥巴马失望的心理不谈,现在预判希拉里的政治前景,应当先回答:精英和民意对她的期待,是因为她本人的资质与能力,还是困于不清楚除她之外的其他人选呢? 客观而言,与希拉里相比,目前其他可能人选确实黯然失色,但在“一夜成名”的后奥巴马时代里,谁也无法否定刚出道四年的政治人物入主白宫的传奇再现,他或她也可以通过攻击希拉里来获得更多关注度,把如日中天的前辈用作攀升的阶梯。在任何政治戏目都可能上演的前提下,加之背负着历史经验局限,希拉里2016的白宫之路未必比2008年走得顺畅。随着民主党对手特别是新锐政治人物的不断清晰,希拉里入主白宫的几率应该不会走高。未来一年多,是希拉里把所谓“巧实力”尽力施展在国内舞台的时候了。 特约撰稿员/刁大明

不过,美国政治圈也萦绕着其他声音。在选举日之后,2012年刚刚当选的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被多个主流媒体提及,明确讨论这位法学女教授在2016冲刺白宫的可能性。而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刊物《国家评论》也分别将马里兰州现任州长马丁·奥马里、纽约州现任国会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放上封面,暗示他们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奥巴马。这种积极寻求其他新面孔的趋势,也反映出部分民主党人对希拉里感到厌倦。


在1992年到2012年长达20年的美国政坛上,希拉里从第一夫人到国会参议员,从总统参选人到国务卿,四个身份的转换让她的履历近乎完美,因而被认为“将是美国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总统候选人”。但必须指出的是,其涉足领域越多,交友与树敌就越在所难免。这些背景没准会成为挖出丑闻或攻击点的“富矿”。虽然她经历了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的检验,但对于一位对未来雄心勃勃的女性而言,对手很可能留些“猛料”作定时炸弹用,不可掉以轻心。


抛开对奥巴马失望的心理不谈,现在预判希拉里的政治前景,应当先回答:精英和民意对她的期待,是因为她本人的资质与能力,还是困于不清楚除她之外的其他人选呢?


文刁大明 香港凤凰周刊 当地时间12日下午(北京时间今晨),美国前国务卿、前第一夫人、前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大选。其正式竞选视频于(当地时间)12日下午15时在互联网上发布,在短短数小时之内,希拉里·克林顿的Facebook主页点赞数增加了12万,其竞选团队发布在Youtube上的竞选视频点击率也已超过百万。 现任总统奥巴马已经表态支持希拉里,称希拉里将会是一位“出色的总统”。据《华盛顿邮报》12日称,希拉里不仅是民主党内的宠儿,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目前任何一位潜在的共和党对手,握有绝对胜算。有博彩公司甚至认为希拉里2016年入主白宫的概率高达91%,“再次出战”的希拉里是“不可阻挡的”。 似乎2016年白宫之争的悬念已乏善可陈。然而,从历史来看,希拉里绝非无懈可击的完美人选,她入主白宫也并不乐观。 世代更迭的总统政治 希拉里白宫梦断的结点在党内初选,在几乎赢得民主党提名就可以当选总统的2008年,奥巴马最终成功阻击了希拉里的长期优势,实现了“变革”。如今的希拉里必须回到初选舞台才有资格挺进2016。虽然她经验满满,但民主党的选举生态却倒向另一边。 从过去来看,两党接纳部分党内初选制度的1960年到2012年,不计在任者谋求连任时的党内象征性初选(如2012年民主党),两党对于“老将”的态度其实大相径庭。共和党方面,1960年以来全部9位总统提名人中有7位曾参与过前届初选,而前尝试提名者再次参选总统的胜算为42.9%。相比之下,民主党11位总统提名人中只有4位参与过前届大选初选竞争,约为36.4%,胜算率也仅为25%,其他7位首次竞选即获得提名者的胜算则为57.1%。 这就意味着,共和党在选择总统候选人时往往是“老将出马”,而民主党则是“喜新厌旧”。这一差异展现了两党在选民代际结构高烈度分布上的长期存在。这样的情况无疑是拦在希拉里面前的严峻考验——是否能够抓牢民主党的芳心,不令其转而青睐其他新人,或许需要动用克林顿家族积蓄30多年的政治能量。 除了党内生态之外,年龄问题也成为这位前第一夫人重返白宫的巨大障碍。1947年出生的希拉里,如果赢得2016大选,上任时也将近70岁高龄,这个数字基本追平里根保持初任总统的最年长纪录。但对于这样一位近年来时常爆出健康隐患的女性政治人物而言,她必须确保自己的受欢迎度压倒对其高龄的忧虑,这也并非易事。 更为严重的是,年龄劣势并非在与前任总统比较时才存

客观而言,与希拉里相比,目前其他可能人选确实黯然失色,但在“一夜成名”的后奥巴马时代里,谁也无法否定刚出道四年的政治人物入主白宫的传奇再现,他或她也可以通过攻击希拉里来获得更多关注度,把如日中天的前辈用作攀升的阶梯。在任何政治戏目都可能上演的前提下,加之背负着历史经验局限,希拉里2016的白宫之路未必比2008年走得顺畅。随着民主党对手特别是新锐政治人物的不断清晰,希拉里入主白宫的几率应该不会走高。未来一年多,是希拉里把所谓“巧实力”尽力施展在国内舞台的时候了。


这位法学女教授在2016冲刺白宫的可能性。而在2013年下半年,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刊物《国家评论》也分别将马里兰州现任州长马丁·奥马里、纽约州现任国会参议员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放上封面,暗示他们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奥巴马。这种积极寻求其他新面孔的趋势,也反映出部分民主党人对希拉里感到厌倦。 在1992年到2012年长达20年的美国政坛上,希拉里从第一夫人到国会参议员,从总统参选人到国务卿,四个身份的转换让她的履历近乎完美,因而被认为“将是美国历史上准备最充分的总统候选人”。但必须指出的是,其涉足领域越多,交友与树敌就越在所难免。这些背景没准会成为挖出丑闻或攻击点的“富矿”。虽然她经历了国会选举和总统初选的检验,但对于一位对未来雄心勃勃的女性而言,对手很可能留些“猛料”作定时炸弹用,不可掉以轻心。 抛开对奥巴马失望的心理不谈,现在预判希拉里的政治前景,应当先回答:精英和民意对她的期待,是因为她本人的资质与能力,还是困于不清楚除她之外的其他人选呢? 客观而言,与希拉里相比,目前其他可能人选确实黯然失色,但在“一夜成名”的后奥巴马时代里,谁也无法否定刚出道四年的政治人物入主白宫的传奇再现,他或她也可以通过攻击希拉里来获得更多关注度,把如日中天的前辈用作攀升的阶梯。在任何政治戏目都可能上演的前提下,加之背负着历史经验局限,希拉里2016的白宫之路未必比2008年走得顺畅。随着民主党对手特别是新锐政治人物的不断清晰,希拉里入主白宫的几率应该不会走高。未来一年多,是希拉里把所谓“巧实力”尽力施展在国内舞台的时候了。 特约撰稿员/刁大明

特约撰稿员/刁大明

希拉里2016入主白宫前景堪忧?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2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