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逾九成SCI论文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2015-03-09 16:3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逾九成高水平论文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强调“科学普及转基因”,引发不少关注。自转基因技术问世以来,“挺转”与“反转”之争不绝于耳,公众对转基因的看法则在两派意见中摇摆。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试图跳出这一争论,利用统计方法勾勒出人类目前转基因研究现状的全景图,让公众从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中认识转基因技术,为“科学普及转基因”助力。 ——编者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胡瑞法发布了其所在团队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研究最新成果:超过九成的现有最高水平研究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这个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团队检索并阅读了自1980年1月到2014年5月被收录于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中,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的论文,共计9333篇。统计结果显示: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影响的论文数量为451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2.2%;有关转基因生态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074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1.6%;有关转基因对生产影响,即对农民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763篇,其中得出正影响的论文占92.5%。其余五千多篇论文为关于基因克隆等基础性研究,未涉及转基因安全性讨论。 划定标准严格 记者:你为何会选择研究SCI中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论文?通过检索SCI文献来研究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此前国内外是否有与之类似的研究? 胡瑞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界将其收录的科技论文数量的多寡,看作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及其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被引入中国之后,SCI论文引用数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衡量科研工作和评价人才的最主要指标,与研究人员个人待遇、奖励、经费分配、职称评定密切挂钩,甚至已经产生“唯SCI论”的现象。这种做法有失妥当,但不管怎么说,SCI论文受到如此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这些论文代表着人类最高的研究水平。类似的研究以前也有过,但无论文献的数量还是统计的时间跨度均未能超过此次研究。 记者:在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文献中,你如何划定某一篇论文的结论为证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或“不安全”? 胡瑞法:对于将哪些论文的结论划为支持转基因安全性或质疑转基因安全性,我们设定了严苛的标准。只有某一研究的结论显示,与传统作物相比,转基因农产品对生物或环境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我们才会判定其为“安全”。而一旦论文结论显示,转基因产品使生物或环境的某项指标产生了不利于安全的显著变化,即便这种变化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会将其划为“不安全”或“有风险”类型。比如,有一项研究是涉及转基因产品对试验动物血小板影响程度。该研究结果发现,这种转基因农产品会造成试验动物血小板减少,但血小板减少后的数值仍在健康范围之内。我们也将这一论文划为证明转基因农产品“不安全”。 记者:从你的研究中,如何得出“转基因技术”受到了严格监督的结论? 胡瑞法:这种“严格”是相对于学术界对杂交等传统育种技术的看法而言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安全性。自197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伯格首次实现不同物种DNA重组开始,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些最权威的 文/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逾九成SCI论文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记者/ 邱锐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原题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逾九成高水平论文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记者/ 邱锐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强调“科学普及转基因”,引发不少关注。自转基因技术问世以来,“挺转”与“反转”之争不绝于耳,公众对转基因的看法则在两派意见中摇摆。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试图跳出这一争论,利用统计方法勾勒出人类目前转基因研究现状的全景图,让公众从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中认识转基因技术,为“科学普及转基因”助力。 ——编者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胡瑞法发布了其所在团队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研究最新成果:超过九成的现有最高水平研究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这个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团队检索并阅读了自1980年1月到2014年5月被收录于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中,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的论文,共计9333篇。统计结果显示: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影响的论文数量为451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2.2%;有关转基因生态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074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1.6%;有关转基因对生产影响,即对农民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763篇,其中得出正影响的论文占92.5%。其余五千多篇论文为关于基因克隆等基础性研究,未涉及转基因安全性讨论。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逾九成SCI论文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记者/ 邱锐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划定标准严格


记者:你为何会选择研究SCI中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论文?通过检索SCI文献来研究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此前国内外是否有与之类似的研究?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胡瑞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界将其收录的科技论文数量的多寡,看作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及其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被引入中国之后,SCI论文引用数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衡量科研工作和评价人才的最主要指标,与研究人员个人待遇、奖励、经费分配、职称评定密切挂钩,甚至已经产生“唯SCI论”的现象。这种做法有失妥当,但不管怎么说,SCI论文受到如此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这些论文代表着人类最高的研究水平。类似的研究以前也有过,但无论文献的数量还是统计的时间跨度均未能超过此次研究。


记者:在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文献中,你如何划定某一篇论文的结论为证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或“不安全”?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胡瑞法:对于将哪些论文的结论划为支持转基因安全性或质疑转基因安全性,我们设定了严苛的标准。只有某一研究的结论显示,与传统作物相比,转基因农产品对生物或环境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我们才会判定其为“安全”。而一旦论文结论显示,转基因产品使生物或环境的某项指标产生了不利于安全的显著变化,即便这种变化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会将其划为“不安全”或“有风险”类型。比如,有一项研究是涉及转基因产品对试验动物血小板影响程度。该研究结果发现,这种转基因农产品会造成试验动物血小板减少,但血小板减少后的数值仍在健康范围之内。我们也将这一论文划为证明转基因农产品“不安全”。


记者:从你的研究中,如何得出“转基因技术”受到了严格监督的结论?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胡瑞法:这种“严格”是相对于学术界对杂交等传统育种技术的看法而言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安全性。自197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伯格首次实现不同物种DNA重组开始,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些最权威的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记者/ 邱锐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文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逾九成高水平论文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强调“科学普及转基因”,引发不少关注。自转基因技术问世以来,“挺转”与“反转”之争不绝于耳,公众对转基因的看法则在两派意见中摇摆。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试图跳出这一争论,利用统计方法勾勒出人类目前转基因研究现状的全景图,让公众从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中认识转基因技术,为“科学普及转基因”助力。 ——编者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胡瑞法发布了其所在团队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研究最新成果:超过九成的现有最高水平研究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这个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团队检索并阅读了自1980年1月到2014年5月被收录于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中,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的论文,共计9333篇。统计结果显示: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影响的论文数量为451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2.2%;有关转基因生态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074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1.6%;有关转基因对生产影响,即对农民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763篇,其中得出正影响的论文占92.5%。其余五千多篇论文为关于基因克隆等基础性研究,未涉及转基因安全性讨论。 划定标准严格 记者:你为何会选择研究SCI中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论文?通过检索SCI文献来研究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此前国内外是否有与之类似的研究? 胡瑞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界将其收录的科技论文数量的多寡,看作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及其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被引入中国之后,SCI论文引用数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衡量科研工作和评价人才的最主要指标,与研究人员个人待遇、奖励、经费分配、职称评定密切挂钩,甚至已经产生“唯SCI论”的现象。这种做法有失妥当,但不管怎么说,SCI论文受到如此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这些论文代表着人类最高的研究水平。类似的研究以前也有过,但无论文献的数量还是统计的时间跨度均未能超过此次研究。 记者:在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文献中,你如何划定某一篇论文的结论为证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或“不安全”? 胡瑞法:对于将哪些论文的结论划为支持转基因安全性或质疑转基因安全性,我们设定了严苛的标准。只有某一研究的结论显示,与传统作物相比,转基因农产品对生物或环境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我们才会判定其为“安全”。而一旦论文结论显示,转基因产品使生物或环境的某项指标产生了不利于安全的显著变化,即便这种变化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会将其划为“不安全”或“有风险”类型。比如,有一项研究是涉及转基因产品对试验动物血小板影响程度。该研究结果发现,这种转基因农产品会造成试验动物血小板减少,但血小板减少后的数值仍在健康范围之内。我们也将这一论文划为证明转基因农产品“不安全”。 记者:从你的研究中,如何得出“转基因技术”受到了严格监督的结论? 胡瑞法:这种“严格”是相对于学术界对杂交等传统育种技术的看法而言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安全性。自197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伯格首次实现不同物种DNA重组开始,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些最权威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文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逾九成高水平论文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强调“科学普及转基因”,引发不少关注。自转基因技术问世以来,“挺转”与“反转”之争不绝于耳,公众对转基因的看法则在两派意见中摇摆。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试图跳出这一争论,利用统计方法勾勒出人类目前转基因研究现状的全景图,让公众从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中认识转基因技术,为“科学普及转基因”助力。 ——编者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胡瑞法发布了其所在团队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研究最新成果:超过九成的现有最高水平研究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这个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团队检索并阅读了自1980年1月到2014年5月被收录于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中,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的论文,共计9333篇。统计结果显示: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影响的论文数量为451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2.2%;有关转基因生态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074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1.6%;有关转基因对生产影响,即对农民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763篇,其中得出正影响的论文占92.5%。其余五千多篇论文为关于基因克隆等基础性研究,未涉及转基因安全性讨论。 划定标准严格 记者:你为何会选择研究SCI中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论文?通过检索SCI文献来研究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此前国内外是否有与之类似的研究? 胡瑞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界将其收录的科技论文数量的多寡,看作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及其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被引入中国之后,SCI论文引用数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衡量科研工作和评价人才的最主要指标,与研究人员个人待遇、奖励、经费分配、职称评定密切挂钩,甚至已经产生“唯SCI论”的现象。这种做法有失妥当,但不管怎么说,SCI论文受到如此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这些论文代表着人类最高的研究水平。类似的研究以前也有过,但无论文献的数量还是统计的时间跨度均未能超过此次研究。 记者:在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文献中,你如何划定某一篇论文的结论为证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或“不安全”? 胡瑞法:对于将哪些论文的结论划为支持转基因安全性或质疑转基因安全性,我们设定了严苛的标准。只有某一研究的结论显示,与传统作物相比,转基因农产品对生物或环境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我们才会判定其为“安全”。而一旦论文结论显示,转基因产品使生物或环境的某项指标产生了不利于安全的显著变化,即便这种变化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会将其划为“不安全”或“有风险”类型。比如,有一项研究是涉及转基因产品对试验动物血小板影响程度。该研究结果发现,这种转基因农产品会造成试验动物血小板减少,但血小板减少后的数值仍在健康范围之内。我们也将这一论文划为证明转基因农产品“不安全”。 记者:从你的研究中,如何得出“转基因技术”受到了严格监督的结论? 胡瑞法:这种“严格”是相对于学术界对杂交等传统育种技术的看法而言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安全性。自197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伯格首次实现不同物种DNA重组开始,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些最权威的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文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逾九成高水平论文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强调“科学普及转基因”,引发不少关注。自转基因技术问世以来,“挺转”与“反转”之争不绝于耳,公众对转基因的看法则在两派意见中摇摆。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试图跳出这一争论,利用统计方法勾勒出人类目前转基因研究现状的全景图,让公众从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中认识转基因技术,为“科学普及转基因”助力。 ——编者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胡瑞法发布了其所在团队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研究最新成果:超过九成的现有最高水平研究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这个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团队检索并阅读了自1980年1月到2014年5月被收录于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中,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的论文,共计9333篇。统计结果显示: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影响的论文数量为451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2.2%;有关转基因生态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074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1.6%;有关转基因对生产影响,即对农民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763篇,其中得出正影响的论文占92.5%。其余五千多篇论文为关于基因克隆等基础性研究,未涉及转基因安全性讨论。 划定标准严格 记者:你为何会选择研究SCI中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论文?通过检索SCI文献来研究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此前国内外是否有与之类似的研究? 胡瑞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界将其收录的科技论文数量的多寡,看作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及其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被引入中国之后,SCI论文引用数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衡量科研工作和评价人才的最主要指标,与研究人员个人待遇、奖励、经费分配、职称评定密切挂钩,甚至已经产生“唯SCI论”的现象。这种做法有失妥当,但不管怎么说,SCI论文受到如此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这些论文代表着人类最高的研究水平。类似的研究以前也有过,但无论文献的数量还是统计的时间跨度均未能超过此次研究。 记者:在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文献中,你如何划定某一篇论文的结论为证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或“不安全”? 胡瑞法:对于将哪些论文的结论划为支持转基因安全性或质疑转基因安全性,我们设定了严苛的标准。只有某一研究的结论显示,与传统作物相比,转基因农产品对生物或环境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我们才会判定其为“安全”。而一旦论文结论显示,转基因产品使生物或环境的某项指标产生了不利于安全的显著变化,即便这种变化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会将其划为“不安全”或“有风险”类型。比如,有一项研究是涉及转基因产品对试验动物血小板影响程度。该研究结果发现,这种转基因农产品会造成试验动物血小板减少,但血小板减少后的数值仍在健康范围之内。我们也将这一论文划为证明转基因农产品“不安全”。 记者:从你的研究中,如何得出“转基因技术”受到了严格监督的结论? 胡瑞法:这种“严格”是相对于学术界对杂交等传统育种技术的看法而言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安全性。自197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伯格首次实现不同物种DNA重组开始,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些最权威的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分子生物学家(包括多位该领域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开始关注和研究其安全性,并且转基因技术安全问题的研究也始终是这一领域最热门的研究课题之一。我们的统计结果发现,从转基因产品的研发到应用,再到产业化,整个过程的各个环节均有不少监督、检验性论文发表,表明学界在这些领域均有较深研究和关注。而反观杂交育种、辐射育种、化学诱变育种等常规育种技术,则缺乏任何对其安全性评估的环节。 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被否定 记者:根据你的研究,还有近10%的论文得出了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结论。这些论文的情况是怎样的? 胡瑞法:我们对所有得出“不安全”、“有风险”结论的论文进行了追踪,并分析其后续研究。结果发现,得出有关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一经发表,便立即引起学术界极大关注,无数研究者会对实验的结果加以验证;但最终结果为,绝大多数认为转基因不安全的论文在极短的时间内,多则数月少则数天,便被会学术界所否定。 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所有认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性问题的论文都被后续的研究发现其研究方法或材料存在错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这类研究得以“幸存”。 我们发现,最早得出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问题的研究是1996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巴西坚果转基因大豆引起食物过敏”事件。1994年1月,美国先锋种子公司的科研人员将巴西坚果中的一种基因转入大豆中,以提高大豆中氨基酸含量,而这种大豆后来被发现可导致某些人群过敏。但此后研究发现,巴西坚果本身就含有这种过敏原,并非应用转基因技术的结果。 更典型的一个例子是,法国卡昂大学教授塞拉利尼(Seralini)2012年发表的有关大鼠长期喂食转基因玉米可致癌的文章影响甚广。但该文发表后一些学术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对该文进行质疑,《Nature》等权威学术杂志也发表一系列文章证明其研究方法存在问题,无法判断得癌的原因是服用转基因玉米还是自然衰老。截至2012年12月左右,各种学术期刊刊发的指出该文数据、实验方法、统计错误和推理错误的文章有数十篇之多。最终,在2013年,相关论文被所发表的杂志撤稿。 不过,一些认为某些转基因农作物存在生态风险的研究得到了学术界的承认。比如,一些学者认为某些转基因作物的花粉可能会造成“基因漂移”,污染传统作物,有潜在生态风险。但后续研究证明这些影响可以通过立法或采用现代技术措施进行控制;即使存在风险,如果其收益远大于治理这些风险的成本,这些技术仍是可以被接受的。 记者:一些“反转”人士认为,人类目前关于转基因科学研究的结果受到了资本和大公司的影响。对此,您如何评价? 胡瑞法:这是无稽之谈。一方面,目前国际主流学术期刊都要求作者发表“利益冲突”(Competing interest)声明,确认研究结果的独立性,没有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这涉及到研究者学术道德,一旦造假而遭到举报,其学术生涯会受到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我不否认极少部分研究,尤其是转基因商业化研究可能受到相关利益方的影响,但绝大多数关于转基因影响的研究都属于基础研究,离实用有着比较远的距离,因此利益相关方没有必要资助,也资助不过来。 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转基因作为一个被高度关注、多学科参与的热点研究领域,任何一方的利益根本无法左右其他领域的研究,从而无法左右整个领域的研究结论。 中国推广转基因速度已落后 记者:在所有你统计的SCI论文中,由中国机构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论文情况是怎样的?其中有无怀疑转基因作物不安全或存在风险的论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记者/ 邱锐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文? 胡瑞法:中国生物技术研发投资仅次于美国,是国际上政府生物技术研发投资第二位的国家,据我们此次统计结果,中国研究机构所发表的转基因生物技术SCI论文总数为1093篇,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第一篇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论文,是现任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发表的关于基因表达方面的研究。目前中国关于转基因论文的数量在逐年增加。就研究质量来看,中国有关转基因水稻研究的成果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这些论文中,中国学者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论文数量为20篇。其中,有两篇论文认为转基因在食品安全方面存在一定程度“不安全”,如2006年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陶然(音)的研究发现,食用含有转基因大豆饲料的罗非鱼在一些生化指标方面发生了异常。不过,该研究强调,这种变化是否对罗非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剩下的18篇论文则是关于转基因生态风险的研究,认为转基因存在部分环境风险。比如,2005年复旦大学教授卢宝荣发表《转基因水稻基因漂移和环境结果研究》,发现转基因水稻花粉会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其他作物。 记者:基于你的研究结果,你对中国未来发展转基因技术有何建议? 胡瑞法:中国推广转基因产品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主要国家。导致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众对于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担心,其根本原因在于,由于谣言所导致的中国转基因技术发展陷入了无谓争论的陷阱。在现有科技水平已证明是安全的条件下,再激烈的争论都是毫无意义的。激烈的争论将导致过多的非专业人士参与而引起民意变化,从而影响政府的科学决策。 为此,我们建议,首先,加速推进转基因作物商业化,抢占转基因技术制高点;其次,扩大宣传,将正确信息传播给广大消费者。 记者:从你的研究结果以及建议来看,你是一个“挺转人士”? 胡瑞法:我不是“挺转人士”,也不是“反转人士”。我肯定转基因农作物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安全性,但也关注其可能带来的风险。我们所做的这项研究是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从客观的角度,向公众展示目前全球关于转基因研究的现状,“挺”的只是真理。 记者/ 邱锐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记者/ 邱锐

文邱锐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逾九成高水平论文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强调“科学普及转基因”,引发不少关注。自转基因技术问世以来,“挺转”与“反转”之争不绝于耳,公众对转基因的看法则在两派意见中摇摆。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试图跳出这一争论,利用统计方法勾勒出人类目前转基因研究现状的全景图,让公众从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中认识转基因技术,为“科学普及转基因”助力。 ——编者 1月16日,北京理工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胡瑞法发布了其所在团队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研究最新成果:超过九成的现有最高水平研究支持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 这个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项目团队检索并阅读了自1980年1月到2014年5月被收录于美国《科学引文索引》(SCI)中,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安全性的论文,共计9333篇。统计结果显示: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影响的论文数量为451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2.2%;有关转基因生态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074篇,未发现转基因安全性问题的论文占91.6%;有关转基因对生产影响,即对农民和社会福利等方面影响的论文数量为1763篇,其中得出正影响的论文占92.5%。其余五千多篇论文为关于基因克隆等基础性研究,未涉及转基因安全性讨论。 划定标准严格 记者:你为何会选择研究SCI中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论文?通过检索SCI文献来研究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性,此前国内外是否有与之类似的研究? 胡瑞法: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美国“科学引文索引”)是由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1961年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学术界将其收录的科技论文数量的多寡,看作是一个国家的基础科学研究水平及其科技实力的重要指标。上世纪80年代被引入中国之后,SCI论文引用数逐渐成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衡量科研工作和评价人才的最主要指标,与研究人员个人待遇、奖励、经费分配、职称评定密切挂钩,甚至已经产生“唯SCI论”的现象。这种做法有失妥当,但不管怎么说,SCI论文受到如此重视,在很大程度上表明这些论文代表着人类最高的研究水平。类似的研究以前也有过,但无论文献的数量还是统计的时间跨度均未能超过此次研究。 记者:在关于转基因农作物的文献中,你如何划定某一篇论文的结论为证明转基因技术的“安全”或“不安全”? 胡瑞法:对于将哪些论文的结论划为支持转基因安全性或质疑转基因安全性,我们设定了严苛的标准。只有某一研究的结论显示,与传统作物相比,转基因农产品对生物或环境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我们才会判定其为“安全”。而一旦论文结论显示,转基因产品使生物或环境的某项指标产生了不利于安全的显著变化,即便这种变化在合理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会将其划为“不安全”或“有风险”类型。比如,有一项研究是涉及转基因产品对试验动物血小板影响程度。该研究结果发现,这种转基因农产品会造成试验动物血小板减少,但血小板减少后的数值仍在健康范围之内。我们也将这一论文划为证明转基因农产品“不安全”。 记者:从你的研究中,如何得出“转基因技术”受到了严格监督的结论? 胡瑞法:这种“严格”是相对于学术界对杂交等传统育种技术的看法而言的。事实上,早在上世纪70年代,科学家就开始关注转基因的安全性。自1971年美国斯坦福大学学者伯格首次实现不同物种DNA重组开始,国际上该领域的一些最权威的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6期 总第535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