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吐槽捏造历史的电影?  

2015-03-27 16:4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吐槽捏造历史的电影?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1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吐槽捏造历史的电影?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2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山大里亚的对音,亚历山大里亚不止埃及一座,它是好大喜功的亚历山大大帝成批制造的产物,在其东征之路上,只要看中哪座城市,就以自己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亚历山大里亚”。 实际上,骊很可能是西域“犁汗国”的音转,这座城市更有可能是安置犁汗王部众的。至于那个像极了古罗马军团战阵的“鱼鳞阵”,在中国古书《左传》中早有记载,被称为“鱼丽阵”,所以,德效骞假说的两大论据都站不住脚。 专家学者审慎的研究永远枯燥无味,远不像传说神话富有吸引力。就在专家学者正忙于在尘蒙鼠咬的古籍文献中摸爬滚打时,1989年,一个叫戴维·哈里斯的澳大利亚教师,自称在甘肃永昌县找到了传说中的骊古城,它现在的名字叫“者来寨”。 一个围绕着罗马人在汉朝的传奇,围绕着这座小村子被一步步构建起来。首先引爆这个热潮的是大众媒体,根据一位学者的统计,从1989年至2003年,全球有51家报刊和31家媒体,参与报道这座在30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其中不乏《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大公报》和《文汇报》这样被视为权威的大报。 紧接其后的是历史纪实小说和影视文学剧本,每一部都有着极为吸引人的名字:《骊书: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最后下落》《漂泊的狼旗:一支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归宿》等等,其中不乏文笔优长之作。这些当然都比历史学者笔下“骊县因中亚塞琉西亚帝国(国)而得名,位于东西交通孔道的永昌地区,聚集欧罗巴人种,不足为怪”的枯燥考证更加引人注目。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历史学者笔下的“史实”与大众媒体创造的“神话”就这样分道扬镳,渐行渐远。2013年,就在严谨的历史学者汪受宽发表论文《古罗马军团东归伪史案的终结》,宣布为骊城神话的争讼画上一个休止符的同时,由中央电视台与金昌市人民政府联合拍摄的《罗西与莫妮卡之骊情》在全国公映,将这个已经在学术上被“判处死刑”的“神话”再度炒热起来。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就在《天将雄师》的全球票房突破7亿大关之时,“骊城”也被正式评选为国家4A级景区。

文李夏恩 香港凤凰周刊 原题为:《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对战历史电影? 由李仁港导演、成龙主演的古装大片《天将雄师》,在热映中受到各路历史学人的猛烈批评。125分钟的影片,“除去片头和片尾的字幕,每一分钟都能发现一个谎言”。 鲜少有人注意到影片的开场,那是发生在近年的一个“考古传奇”,一家美国考古公司发现了一本据说是属于霍去病所有的西域图册,由此引发了一场世界考古学界的合力围剿,各大考古学家皆力证其伪,但影片开头出现的两个年轻龙套考古学家,却甘愿披风冒雪、按图索骥去找寻失落的骊古城,对抗整个学界已有的定论。 按照影片所给出的事实,整个学界都错了,只有他们是正确的,他们找到了那座传说中的古城。为了庆祝胜利,他们在冰天雪地里一面追怀历史,一面播放普契尼的歌剧《哦,我亲爱的爸爸》(O Mio Babbino Caro),这音乐在正统历史学者听来分外刺耳。尽管电影本身无意发起一场战争,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却选择了应战。 1错漏百出的“真实历史” 由于影片强调“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令其不得不因为史实的大规模捏造,面对史学专业人士的批评。 影片将两千年前的东西方文明嫁接在西域,讲述公元前48年的丝绸之路上,汉朝将领霍安与西域36个部族同心协力击溃来自西方的罗马帝国的侵略,两大帝国由此永结同好,并在丝绸之路上建成罗马风格的骊城,以资纪念这段横跨万里的友谊。 如果说编剧不清楚“丝绸之路”这个名字,乃是1869年由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创造的冷僻典故,而在影片中撒胡椒一样使用,尚属情有可原,但电影里西域三十六国在真实历史上从来不曾同时存在,这个史实则不应弄错,更遑论那根本不见史传的匈安、白戎、南狄等部族。 西域都护和酒泉太守在汉代官制里都是二千石官,双方互不统属,不存在一方把另一方抓起来流放的可能性,何况在一个高度集权的帝国中,不经皇帝同意就逮捕一方大员简直形同谋反。还有地理上的明显错误,汉帝国正对西域的关隘应当是玉门关,而影片里却把它安排在山西境内的雁门关。 至于影片的情节部分,更是犯了时代误植的错误,电影将故事时间设定为相当具体的公元前48年很有意思,也正因为这个具体的时间点的出现,使网上影评对这部片子中的历史硬伤嘲讽不断。最典型的就是片子中反复出现的“罗马帝国”的称谓和两位罗马王子。 李仁港的编剧在历史背景上只蒙对了一点,从公元前121年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被杀,到公元前44年恺撒遇刺的这长达77年的时间里,确是被阿庇安等罗马史家称为“罗马的内乱”。父子相残、街头暴动乃是家常便饭,所以在这种情势下,曝出提比略这样弑父杀弟的忤逆之子本属平常。但问题是那时罗马尚且还是共和国时期,为国人所熟知的罗马帝国,要等到21年后才被建立起来。两大帝国之间的对决,也需要姑且再等一等。 影片里不信权威的考古学者对仗学界权威大获全胜,而影片本身却在历史学者的大张挞伐下一败涂地。 2是影评人,还是历史顾问? 一部自称以真实历史为依托的电影,却经不起史实的检验,着实是一大讽刺。电影本身并非历史纪录片,没有责任要担负起向大众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也不能指望每个情节都有史可据。“历史”在这样的片子里扮演的角色,也许应该是仅仅用来告诉观众:“注意了,我们拍摄的电影是发生在汉朝的事情。” 但历史学者和爱好者们显然不能就此罢休,他们愿意将其作为一个开设公共历史课的机会,无论是借题发挥,还是正本清


源,热门的历史电影都为他们提供可以诉诸笔墨和口头的话题。《天将雄师》并不是唯一一个招致历史学者口诛笔伐的电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国产历史影片,都难逃历史学者和爱好者大军的进攻讨伐。 只要你足够仔细,就能从号称“直追好莱坞史诗大片”的《天将雄师》和真正的好莱坞史诗巨制中发现区别,恰恰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区别,即极少能在国产历史电影的片头和片尾字幕中发现“历史顾问”或是“历史考证”这一栏;而在国外,比如《天国王朝》或是《特洛伊》,都不难发现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影子穿梭其间。 在拍摄《天国王朝》时,为保证服装、武器、建筑和风俗等等细节皆符合十字军东征时的史实,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特意拜访研究十字军历史的权威史家,甚至亲赴巴黎国家图书馆和凡尔赛宫调阅档案。《特洛伊》则干脆请来研究古希腊罗马的武器学家参与布景和道具的设计。 与之相比,中国的历史学者却只能跟在《天将雄师》这样的历史电影后面发表些影评和跟风史论,对已经成型的影片本身无丝毫助益。 曾几何时,中国的历史学家在历史电影中尚且占据着一个荣耀之位,那是1980-1990年代,正是清宫戏大红大紫的开始,很多人会在观看香港导演李翰祥拍摄的经典电影《火烧圆明园》和《垂帘听政》时,注意到朱家这个名字,这位当时明清史研究的扛鼎人物,正是这两部清宫戏的历史顾问。 之后田壮壮导演《李莲英》时,也坦言自己从头到尾阅读了清朝老太监信修明的回忆录,以及若干清人笔记,方敢着手拍摄。但这种“传统”似乎并没有延续下来,只能看到越来越夸张的古装造型,和除了名字及朝代之外全属虚构的历史大戏。 3历史真相对阵媒体神话 那么,历史学者为何会“沦落”到这般角色?《天将雄师》恰好提供了一个例子来回答,那就是贯穿全片、由古罗马人在中国建立的传奇城市——骊。 根据主演成龙自己的介绍,这部电影正是从骊这座颇具传奇色彩的城市开始的,他看到了一些资料,称甘肃骊有罗马人的后裔和古罗马的遗迹,于是他和曾将“鸿门宴”搬上银幕的导演李仁港一拍即合,《天将雄师》就此诞生。 成龙本人并没有说他看到的“资料”究竟有哪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资料确实来自于一位历史学家的研究。这位历史学家叫德效骞(Homer Hasenpflug Dubs)。直到今天,他英译的班固《汉书》,仍然是西洋中国史学者案头必备名著,而他的另一个“发现”,则是一座叫骊的古城与古罗马之间的关系。 1957年,德效骞在他出版的《古代中国的一座罗马人城市》中提出了一种假说,公元前54年,古罗马叙利亚总督克拉苏,率领罗马军团东征安息失败后,一些逃脱的士兵曾经辗转中亚,投奔郅支单于,又在公元前36年西汉将领陈汤消灭郅支单于的战役中被中国人俘获,并带回中国,安置在一个叫骊的城市。 这个故事足够曲折离奇,也足够吸引人,甚至还有证据证明。根据德效骞的说法,在《后汉书》中,罗马帝国除了被称为“大秦”之外,另一个名字就是“犁犍”。他更断定骊(犁犍)乃是罗马帝国埃及行省亚历山大里亚的对音转译。而且在《汉书》中描述西汉攻灭郅支单于的战役里,提到了一个使用“鱼鳞阵”的步兵队,很像是罗马军团常用的方阵。两相佐证得出结论——骊是古罗马失落的军团在中国的一座城市。 在历史学者严格的检视下,德效骞的研究破绽百出。美国学者余英时、台湾学者邢义田,大陆学者葛剑雄、张维华、刘光华等都是坚决的反对者,大量的反证足以将德效骞的假说彻底推翻。 关于“骊”的解释就有很多种,它诚然是亚

文/李夏恩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9期总第538期

《天将雄师》引发史学争议 历史学者如何吐槽捏造历史的电影?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6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