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雅虎北京研发中心关闭 引科技创业界来抢人  

2015-03-23 17:4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招聘现场的员工说:“据说乐视搞抽奖,人家抽了就走了。也没几个去面试的,当然也有职位不对口的原因在。” 补偿丰厚、工作不愁、还有开始一段新征途的机会,对于大部分北研人来说,这次裁员未必不是好事。“不喜不悲,没什么好抱怨的,是人生难得一次入职前被裁的经历而已。”一位北研工程师在网上写道。 雅虎北研的大多数人并不需要招聘和猎头机构来告诉他们下一份工作在哪里。工程师们心知肚明,他们中有大约10%的人会调到美国去,得到offer的人不止这个数,但是愿意去的人并不多。还有的人过年前就找好了工作,本来就打算拿完年终奖走人。那些想创业的更是早就开始计划了,也有了门路。“还有就是被别的大公司跟着领导打包带走的,比如去猎豹的。”一位年轻的北研工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他认为在公司楼下那些闹哄哄的公司更像是在搞行为艺术,做营销,而不是招聘。“你看,外星人都来了。”他已经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好几个总监聊过了,也更尊重微软、腾讯这样直接派管理层和一线经理来现场交流的公司。“微软还是院长王永东亲自带队来的,但是你在网上基本看不到微软过来招人的新闻。”这个小伙子说。他没有去参加任何的招聘会。 不过华米科技的王辉觉得,现在“中国智造”时代开启了,外企号召力下降。在CSDN的招聘会上,他送出了四只小米手环。他笑着说:“连雅虎都呆过了,还去什么大公司,快来创业型的吧!”雅虎北京研发中心关闭  引科技创业界来抢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来源:界面
王辉坐的出租车被堵在了王庄路上,周五晚上七点多的五道口堵得很厉害,车几乎都没动。他一下班就往清华同方科技广场赶,想参加六点半在江南赋9号餐厅举行的一场雅虎北京研究院专场招聘会。但是他来晚了,而且招聘会场也临时改到了两公里外的文津国际酒店。
来源:界面 王辉坐的出租车被堵在了王庄路上,周五晚上七点多的五道口堵得很厉害,车几乎都没动。他一下班就往清华同方科技广场赶,想参加六点半在江南赋9号餐厅举行的一场雅虎北京研究院专场招聘会。但是他来晚了,而且招聘会场也临时改到了两公里外的文津国际酒店。 王辉是华米(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随身的背包里装满了还没开封的小米手环。“Adobe关闭那次,来面试的人都给发了小米手环,这次也一样。”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缺人。” 这场招聘会是中文IT社区CSDN举办的。雅虎在北京时间3月18日早上十点宣布关闭北京研发中心(下称雅虎北研)。“虽然突发,但并不意外。”CSDN市场总监何晓菁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们17号晚上得知消息,马上就开始着手此次招聘活动,也是最早开始的一批。”在他们18号发出的招聘会邀请中,包括今日头条、人人贷、时光网、面包旅行、口袋购物等19家创业型科技企业已经加入——大家好像都缺人。 对北研工程师的争夺在网上迅速展开。互联网垂直招聘网站拉勾网迅速推出了“虎变”雅虎北研招聘专场;移动互联网招聘社区周伯通拉上BAT、京东等大公司,向北研工程师喊话“他们丢下NB的你,我们帮你继续NB”;科技博客Pingwest推出北研招聘专题……更疯狂的是,雅虎建立了“雅虎招聘群”以链接雅虎工程师和外部HR,群二维码公布后两小时便吸引了两百多家互联网公司和猎头公司的HR,五小时就达到了群组的500人上限。“消息振动没停,红包到处飞。”群里的一位HR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雅虎北研所在的清华同方科技广场楼下也一样热闹。D座出口处围满了举着各个公司宣传招牌的年轻人。3月19日,拉勾网、京东、美团、爱奇艺等十几家公司直接包下一层的江南赋餐厅开了专场招聘会,腾讯则包下了附近一家酒店面试。北京盛世东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举着一块找CTO的牌子,由于匆忙,一位雅虎员工还没来得及摸底,就被两位创始人直接带进了旁边的漫咖啡店。保安说:“这两天一直这样,中午咖啡店里都爆满。” 从2009年6月成立以来,雅虎北研一直专注于科学驱动的个性化、广告、移动和云计算四大平台级领域,为公司的全球业务提供创新的技术和一流的产品。在成立不到6年之后,约350名极具稳定性的技术精英,却随着北研关闭突然变成了“流动人才”。科技企业线上线下的争抢或许会有搭台唱戏的营销成分,但是这个爆

王辉是华米(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随身的背包里装满了还没开封的小米手环。“Adobe关闭那次,来面试的人都给发了小米手环,这次也一样。”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缺人。”

这场招聘会是中文IT社区CSDN举办的。雅虎在北京时间3月18日早上十点宣布关闭北京研发中心(下称雅虎北研)。“虽然突发,但并不意外。”CSDN市场总监何晓菁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们17号晚上得知消息,马上就开始着手此次招聘活动,也是最早开始的一批。”在他们18号发出的招聘会邀请中,包括今日头条、人人贷、时光网、面包旅行、口袋购物等19家创业型科技企业已经加入——大家好像都缺人。
在招聘现场的员工说:“据说乐视搞抽奖,人家抽了就走了。也没几个去面试的,当然也有职位不对口的原因在。” 补偿丰厚、工作不愁、还有开始一段新征途的机会,对于大部分北研人来说,这次裁员未必不是好事。“不喜不悲,没什么好抱怨的,是人生难得一次入职前被裁的经历而已。”一位北研工程师在网上写道。 雅虎北研的大多数人并不需要招聘和猎头机构来告诉他们下一份工作在哪里。工程师们心知肚明,他们中有大约10%的人会调到美国去,得到offer的人不止这个数,但是愿意去的人并不多。还有的人过年前就找好了工作,本来就打算拿完年终奖走人。那些想创业的更是早就开始计划了,也有了门路。“还有就是被别的大公司跟着领导打包带走的,比如去猎豹的。”一位年轻的北研工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他认为在公司楼下那些闹哄哄的公司更像是在搞行为艺术,做营销,而不是招聘。“你看,外星人都来了。”他已经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好几个总监聊过了,也更尊重微软、腾讯这样直接派管理层和一线经理来现场交流的公司。“微软还是院长王永东亲自带队来的,但是你在网上基本看不到微软过来招人的新闻。”这个小伙子说。他没有去参加任何的招聘会。 不过华米科技的王辉觉得,现在“中国智造”时代开启了,外企号召力下降。在CSDN的招聘会上,他送出了四只小米手环。他笑着说:“连雅虎都呆过了,还去什么大公司,快来创业型的吧!”

对北研工程师的争夺在网上迅速展开。互联网垂直招聘网站拉勾网迅速推出了“虎变”雅虎北研招聘专场;移动互联网招聘社区周伯通拉上BAT、京东等大公司,向北研工程师喊话“他们丢下NB的你,我们帮你继续NB”;科技博客Pingwest推出北研招聘专题……更疯狂的是,雅虎建立了“雅虎招聘群”以链接雅虎工程师和外部HR,群二维码公布后两小时便吸引了两百多家互联网公司和猎头公司的HR,五小时就达到了群组的500人上限。“消息振动没停,红包到处飞。”群里的一位HR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雅虎北研所在的清华同方科技广场楼下也一样热闹。D座出口处围满了举着各个公司宣传招牌的年轻人。3月19日,拉勾网、京东、美团、爱奇艺等十几家公司直接包下一层的江南赋餐厅开了专场招聘会,腾讯则包下了附近一家酒店面试。北京盛世东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举着一块找CTO的牌子,由于匆忙,一位雅虎员工还没来得及摸底,就被两位创始人直接带进了旁边的漫咖啡店。保安说:“这两天一直这样,中午咖啡店里都爆满。”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从2009年6月成立以来,雅虎北研一直专注于科学驱动的个性化、广告、移动和云计算四大平台级领域,为公司的全球业务提供创新的技术和一流的产品。在成立不到6年之后,约350名极具稳定性的技术精英,却随着北研关闭突然变成了“流动人才”。科技企业线上线下的争抢或许会有搭台唱戏的营销成分,但是这个爆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在招聘现场的员工说:“据说乐视搞抽奖,人家抽了就走了。也没几个去面试的,当然也有职位不对口的原因在。” 补偿丰厚、工作不愁、还有开始一段新征途的机会,对于大部分北研人来说,这次裁员未必不是好事。“不喜不悲,没什么好抱怨的,是人生难得一次入职前被裁的经历而已。”一位北研工程师在网上写道。 雅虎北研的大多数人并不需要招聘和猎头机构来告诉他们下一份工作在哪里。工程师们心知肚明,他们中有大约10%的人会调到美国去,得到offer的人不止这个数,但是愿意去的人并不多。还有的人过年前就找好了工作,本来就打算拿完年终奖走人。那些想创业的更是早就开始计划了,也有了门路。“还有就是被别的大公司跟着领导打包带走的,比如去猎豹的。”一位年轻的北研工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他认为在公司楼下那些闹哄哄的公司更像是在搞行为艺术,做营销,而不是招聘。“你看,外星人都来了。”他已经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好几个总监聊过了,也更尊重微软、腾讯这样直接派管理层和一线经理来现场交流的公司。“微软还是院长王永东亲自带队来的,但是你在网上基本看不到微软过来招人的新闻。”这个小伙子说。他没有去参加任何的招聘会。 不过华米科技的王辉觉得,现在“中国智造”时代开启了,外企号召力下降。在CSDN的招聘会上,他送出了四只小米手环。他笑着说:“连雅虎都呆过了,还去什么大公司,快来创业型的吧!”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招聘现场的员工说:“据说乐视搞抽奖,人家抽了就走了。也没几个去面试的,当然也有职位不对口的原因在。” 补偿丰厚、工作不愁、还有开始一段新征途的机会,对于大部分北研人来说,这次裁员未必不是好事。“不喜不悲,没什么好抱怨的,是人生难得一次入职前被裁的经历而已。”一位北研工程师在网上写道。 雅虎北研的大多数人并不需要招聘和猎头机构来告诉他们下一份工作在哪里。工程师们心知肚明,他们中有大约10%的人会调到美国去,得到offer的人不止这个数,但是愿意去的人并不多。还有的人过年前就找好了工作,本来就打算拿完年终奖走人。那些想创业的更是早就开始计划了,也有了门路。“还有就是被别的大公司跟着领导打包带走的,比如去猎豹的。”一位年轻的北研工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他认为在公司楼下那些闹哄哄的公司更像是在搞行为艺术,做营销,而不是招聘。“你看,外星人都来了。”他已经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好几个总监聊过了,也更尊重微软、腾讯这样直接派管理层和一线经理来现场交流的公司。“微软还是院长王永东亲自带队来的,但是你在网上基本看不到微软过来招人的新闻。”这个小伙子说。他没有去参加任何的招聘会。 不过华米科技的王辉觉得,现在“中国智造”时代开启了,外企号召力下降。在CSDN的招聘会上,他送出了四只小米手环。他笑着说:“连雅虎都呆过了,还去什么大公司,快来创业型的吧!”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来源:界面 王辉坐的出租车被堵在了王庄路上,周五晚上七点多的五道口堵得很厉害,车几乎都没动。他一下班就往清华同方科技广场赶,想参加六点半在江南赋9号餐厅举行的一场雅虎北京研究院专场招聘会。但是他来晚了,而且招聘会场也临时改到了两公里外的文津国际酒店。 王辉是华米(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随身的背包里装满了还没开封的小米手环。“Adobe关闭那次,来面试的人都给发了小米手环,这次也一样。”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缺人。” 这场招聘会是中文IT社区CSDN举办的。雅虎在北京时间3月18日早上十点宣布关闭北京研发中心(下称雅虎北研)。“虽然突发,但并不意外。”CSDN市场总监何晓菁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们17号晚上得知消息,马上就开始着手此次招聘活动,也是最早开始的一批。”在他们18号发出的招聘会邀请中,包括今日头条、人人贷、时光网、面包旅行、口袋购物等19家创业型科技企业已经加入——大家好像都缺人。 对北研工程师的争夺在网上迅速展开。互联网垂直招聘网站拉勾网迅速推出了“虎变”雅虎北研招聘专场;移动互联网招聘社区周伯通拉上BAT、京东等大公司,向北研工程师喊话“他们丢下NB的你,我们帮你继续NB”;科技博客Pingwest推出北研招聘专题……更疯狂的是,雅虎建立了“雅虎招聘群”以链接雅虎工程师和外部HR,群二维码公布后两小时便吸引了两百多家互联网公司和猎头公司的HR,五小时就达到了群组的500人上限。“消息振动没停,红包到处飞。”群里的一位HR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雅虎北研所在的清华同方科技广场楼下也一样热闹。D座出口处围满了举着各个公司宣传招牌的年轻人。3月19日,拉勾网、京东、美团、爱奇艺等十几家公司直接包下一层的江南赋餐厅开了专场招聘会,腾讯则包下了附近一家酒店面试。北京盛世东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举着一块找CTO的牌子,由于匆忙,一位雅虎员工还没来得及摸底,就被两位创始人直接带进了旁边的漫咖啡店。保安说:“这两天一直这样,中午咖啡店里都爆满。” 从2009年6月成立以来,雅虎北研一直专注于科学驱动的个性化、广告、移动和云计算四大平台级领域,为公司的全球业务提供创新的技术和一流的产品。在成立不到6年之后,约350名极具稳定性的技术精英,却随着北研关闭突然变成了“流动人才”。科技企业线上线下的争抢或许会有搭台唱戏的营销成分,但是这个爆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在招聘现场的员工说:“据说乐视搞抽奖,人家抽了就走了。也没几个去面试的,当然也有职位不对口的原因在。”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补偿丰厚、工作不愁、还有开始一段新征途的机会,对于大部分北研人来说,这次裁员未必不是好事。“不喜不悲,没什么好抱怨的,是人生难得一次入职前被裁的经历而已。”一位北研工程师在网上写道。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雅虎北研的大多数人并不需要招聘和猎头机构来告诉他们下一份工作在哪里。工程师们心知肚明,他们中有大约10%的人会调到美国去,得到offer的人不止这个数,但是愿意去的人并不多。还有的人过年前就找好了工作,本来就打算拿完年终奖走人。那些想创业的更是早就开始计划了,也有了门路。“还有就是被别的大公司跟着领导打包带走的,比如去猎豹的。”一位年轻的北研工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来源:界面 王辉坐的出租车被堵在了王庄路上,周五晚上七点多的五道口堵得很厉害,车几乎都没动。他一下班就往清华同方科技广场赶,想参加六点半在江南赋9号餐厅举行的一场雅虎北京研究院专场招聘会。但是他来晚了,而且招聘会场也临时改到了两公里外的文津国际酒店。 王辉是华米(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随身的背包里装满了还没开封的小米手环。“Adobe关闭那次,来面试的人都给发了小米手环,这次也一样。”他对界面新闻记者说,“我们刚完成B轮融资,缺人。” 这场招聘会是中文IT社区CSDN举办的。雅虎在北京时间3月18日早上十点宣布关闭北京研发中心(下称雅虎北研)。“虽然突发,但并不意外。”CSDN市场总监何晓菁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们17号晚上得知消息,马上就开始着手此次招聘活动,也是最早开始的一批。”在他们18号发出的招聘会邀请中,包括今日头条、人人贷、时光网、面包旅行、口袋购物等19家创业型科技企业已经加入——大家好像都缺人。 对北研工程师的争夺在网上迅速展开。互联网垂直招聘网站拉勾网迅速推出了“虎变”雅虎北研招聘专场;移动互联网招聘社区周伯通拉上BAT、京东等大公司,向北研工程师喊话“他们丢下NB的你,我们帮你继续NB”;科技博客Pingwest推出北研招聘专题……更疯狂的是,雅虎建立了“雅虎招聘群”以链接雅虎工程师和外部HR,群二维码公布后两小时便吸引了两百多家互联网公司和猎头公司的HR,五小时就达到了群组的500人上限。“消息振动没停,红包到处飞。”群里的一位HR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雅虎北研所在的清华同方科技广场楼下也一样热闹。D座出口处围满了举着各个公司宣传招牌的年轻人。3月19日,拉勾网、京东、美团、爱奇艺等十几家公司直接包下一层的江南赋餐厅开了专场招聘会,腾讯则包下了附近一家酒店面试。北京盛世东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举着一块找CTO的牌子,由于匆忙,一位雅虎员工还没来得及摸底,就被两位创始人直接带进了旁边的漫咖啡店。保安说:“这两天一直这样,中午咖啡店里都爆满。” 从2009年6月成立以来,雅虎北研一直专注于科学驱动的个性化、广告、移动和云计算四大平台级领域,为公司的全球业务提供创新的技术和一流的产品。在成立不到6年之后,约350名极具稳定性的技术精英,却随着北研关闭突然变成了“流动人才”。科技企业线上线下的争抢或许会有搭台唱戏的营销成分,但是这个爆

他认为在公司楼下那些闹哄哄的公司更像是在搞行为艺术,做营销,而不是招聘。“你看,外星人都来了。”他已经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好几个总监聊过了,也更尊重微软、腾讯这样直接派管理层和一线经理来现场交流的公司。“微软还是院长王永东亲自带队来的,但是你在网上基本看不到微软过来招人的新闻。”这个小伙子说。他没有去参加任何的招聘会。
发中的产业也是真的缺人。“比如Hadoop(一种分析和处理大数据的软件平台)北研就有参与研发,而大数据、广告搜索、数据挖掘、云计算还有机器学习等领域,都是时下最火的。这些方向,正是目前平台型互联网以及创业公司的强力拓展内容。”何晓菁说。 为向工程师表示诚意,CSDN决定采取传统招聘方式,邀请雅虎工程师与企业线下面对面交流。从17号晚上,工作人员就开始给雅虎北研的所有员工一一打电话发出邀请。而按名单打电话的,可不止这么一家。“他们工程师被轰炸得估计有时都接不上电话了,苹果手机负荷不起,至少我这三天就打了一个月的电话量。”一名CSDN工作人员笑着说。 3月20日晚上六点多,CSDN的雅虎北研招聘会即将开始。在雅虎楼下,十来名CSDN员工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牌守在路边。他们从四点多开始就站在这里了,几乎见到一个从楼里出来的人就迎上去问:“你是雅虎的吗?” 有一位下班出来的雅虎员工想掩藏身份从楼下的“侦探们”眼前溜过,却马上被识破,被一群人追上围堵。 由于考虑到这两天北研楼下抢人的疯狂,CSDN临时改了招聘会场,并预约了四辆中巴车接驳,负责把能出示工作证件的雅虎员工送到两公里外的新会场。第一辆车刚刚开走。 在文津国际酒店,坐电梯上了5层就是招聘会的登记处。登记完再上一段小楼梯才是招聘主会场。进口是放着软饮的长桌,两三百平方米的会议厅里有二十来家公司的展位和一百来人,大家一小团一小团地聊着天。每当有一个雅虎人走进会场,他就会成了全场聚焦点,招聘官们会急赶过来笑脸相迎,甚至是搂住来人的胳膊说,“我们来聊聊吧!” 王辉并不是来的唯一高管,像宜信宜人贷也是CTO亲自出马。参与这次招聘会的有中国移动研究院、中国电信、联想、华为这样的大企业,也有易到用车、人人贷、陌陌、华米科技、微影这样高速成长中的热门公司。不过来招聘的HR忍不住吐槽:“放眼望去,这里全是HR。” 确实这天晚上来的雅虎工程师并不多,到七点多了前前后后也不过就来了30个出头。有个企业的招聘官说,“他们员工今天在搞散伙聚会,散后可能还有些人会过来。”散伙、被电话连番轰炸加上周五,许多候选人在现场疲惫得眼都快闭上了。到晚上八点半左右,主办方不得不向在场企业解释:“事态完全超出预期,尽管大家对人数不大满意,也没办法找到更多的候选人了,咱们员工只差在楼下唱歌了,总不能强行拉人吧。”不过,据说前一天参加腾讯专场的人也不多。一位

不过华米科技的王辉觉得,现在“中国智造”时代开启了,外企号召力下降。在CSDN的招聘会上,他送出了四只小米手环。他笑着说:“连雅虎都呆过了,还去什么大公司,快来创业型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