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火电、热电等环评审批权下放 环保重责落地方政府   

2015-03-20 17: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链接
来源:中国能源报纸 3月16日,环境保护部办公厅印发《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对审批建设项目目录进行了调整。根据公告要求,火电站、热电站、炼铁炼钢、有色冶炼、国家高速公路、汽车、大型主题公园等项目须由省级环保部门审批。这是继2013年11月环境保护部下放25项建设项目环评审批权限后,再次对环境保护部审批权限做出调整。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是为了解决哪些问题?又可能带来哪些问题?有观点将环评审批权限下放视为对企业的巨大利好,有些则指责这是环保部在推卸责任,有的则担心地方环保部门没有能力接管这些权力。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 对企业巨大利好?值得商榷 ——记者了解到,此次调整主要是根据2014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而进行。 ——在《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中,国务院下放了诸多项目的审批权限,例如,在能源方面,火电站项目核准权限下放至省级政府;热电站核准权限下放至地方政府;水电项目核准权限,也多下放至地方政府核准。业内普遍认为,这些项目核准权限的下放是对能源行业发展的利好政策。但是,多位业内专家也向《中国能源报》记者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导致诸多不一致。例如,项目核准是整个项目核准流程的最后一道环节,此前还有诸多的支撑性、前置性审批,其中便包括环评审批;而如果只下放最后一个环节,其他审批仍停留在部委层面,这类现象看上去很奇怪;项目业主还是要跑部委、跑北京,审批流程仍旧繁琐,审批效率难有调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评审批的调整,则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环评审批权下放除了表明中央政府简政放权的决心外,还能使火电站、热电站等项目的核准与环评审批保持一致,解决此前项目所面临的地方政府已经核准、环评审批却滞留于环保部的问题,从而可以保证项目及时开工建设。”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企业项目环评审批不用再跑到北京,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是一件好事。 ——“不过,有的报道把环评审批权下放说成是对企业的巨大利好,那倒也不至于;其实这只不过是对于项目的审批流程有些影响罢了。”陈宗法说,对各发电集团电力项目的前期工作来讲,区域分公司、子公司将代替集团公司成为跑环评的第一责任人。 意在理顺中央与地方间环保权责 ——据了解,环评审批权限下放不仅能对能源等某一行业产生影响,在理清全社会环保的权利与责任方面,更是具有重大意义。 ——2002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法》,自2003年9月1日起施行。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调研室原主任徐晓东表示,“制订环评法时,大家都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法律,意义非常重大。因为那时还停留在污染后怎么治理的阶段,环评意味着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控制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各级环保部门对建设项目现场监督检查,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三是强化指导服务。明确标准、统一尺度,完善技术服务支撑体系,建立全国环评管理数据库,制定建设项目环评审批原则和验收指南,对地方环评管理人员进行业务培训和督导,规范审批行为。 ——程立峰说,各级环保部门要进一步推进“阳光环评”。建立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严格执行《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政府信息公开指南》,将环评各环节、各领域、各单位的信息全部向社会公开,把环保部门、地方政府、企业、环评机构和从业人员行为均置于阳光下,全面接受社会监督。 链接 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中的能源项目↓↓↓ 水电站:在跨界河流、跨省(区、市)河流上建设的单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及以上项目。 核电厂:全部(包括核电厂范围内的有关配套设施)。 电网工程: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及以上直流项目;跨境、跨省(区、市)500千伏、750千伏、1000千伏交流项目。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煤矿:国家规划矿区内新增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及以上煤炭开发项目。

输油管网(不含油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输气管网(不含油气田集输管网):跨境、跨省(区、市)干线管网项目。

石化:新建炼油及扩建一次炼油项目(不包括列入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能源发展规划、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的扩建项目)。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 ——“经过几年的实践,这一法律在项目准入等方面起到了把关、调控作用,但是在执行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权责不统一。因为法律上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但是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在中央部门手中。这是明显的权责不对等。”徐晓东说。所以,在出现环境污染、生态恶化情况时,地方可能会说这些项目都是国家批的。言外之意,地方也是无可奈何呀!“此次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到省级,解决了环评与环保的权责统一问题。”因为当前许多项目的核准权已经下放到地方了,所以环评审批权也应该下放到地方,这样才能实现权责统一,才更有利于实现立法的目标,即从源头上控制污染,减少对环境、生态的破坏。 ——对于本次调整下放环评审批权限,环境保护部环评司司长程立峰表示:“减少和下放微观审批事项有利于将更多的力量投入到法规制度建设、战略规划环评、强化执法监督等方面,使环评‘源头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制度作用得到切实有效发挥。” 地方责任难再推脱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环境保护的责任主体应该落到地方,中央则应该集中制定规则及监管。 ——“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可以减少全国各地进京跑环评,减轻环保部被倒逼催批的压力。”陈宗法说,在增加了地方政府及环保部门的权利和责任的同时,环评审批权限的下放也让地方政府面临这新的课题,即如何权衡经济发展与环保治霾的关系。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国电集团原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国家放权是好的,但是在地方上出现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接权’的现象。”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这一问题的存在。他表示,“地方怕担责任。一个电源项目通常几十亿投资,并且面临着环境、拆迁等后续问题,过去是中央承担责任,地方很高兴引进资产,而现在放权后是地方承担的后续问题。这便导致了上面放权下面不敢接的现象。” ——对此,徐晓东认为:“这很正常。如果省级政府环保部门特别热情、积极,那倒是说明存在问题。因为,在环评审批权限下放后,环保的权与责统一起来了,今后地方政府想要推脱责任也不行了。” ——可以看出,此前有的地方政府抱怨权责不一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环评审批权的下放更加明确了地方政府权责,使其难以推卸保护辖区内生态环境的责任了。 环保部推出“售后服务” ——“放权不等于放任不管,更不等于推卸责任。”程立峰说,为配合这次环评审批权限调整,环保部将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确保地方环保部门能够接得住、管得好。一是强化宏观管理。形象地说就是“区域管住线(红线),行业管住量(总量)”,把“软要求”变成“硬约束”,加大环境保护在综合决策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二是强化监督检查。与新环保法相衔接,今年要对《环境影响评价法》和《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进行修订,对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等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下发《关于加强建设项目全过程环境保护监管的通知》,加强
化工:年产超过 20亿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油项目;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年产超过50万吨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
文/贾科华(系中国能源报资深记者)
  评论这张
 
阅读(14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