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委国政局骤变,于中国何干?   

2015-12-08 17:2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委国政局骤变,于中国何干?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总体来看,委内瑞拉具有对华合作的客观要求,即便有政党轮替,由此产生的波动也是短期的,这些波动尚不足以动摇长期战略的合理性。
查韦斯在联合国指斥西方到公交车司机出身的马杜罗当选总统,从2002年军事政变到2014年的剧烈社会抗议,从对华经贸合作跃进到各类倒账传闻屡见于新闻网站,加勒比海之滨的委内瑞拉愈加频繁地进入中国大众的视野,逐渐成为街谈巷议的主题。

而在12月7日,委国的国会选举再次吸引国人眼球。目前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 委内瑞拉执政联盟“大爱国中心”获得46席,作为反对党的“民主团结联盟”(MUD)获得99席,从而“获得压倒性胜利”。这也是反对党16年来首次在议会获得多数席位。

与西方世界欢呼委内瑞拉的“变天”不同,中国人的关切更为实际,即在委国政局出现变化后,中委未来的合作前景如何?两国能源和融资合作上的风险是否会增加?

委内瑞拉之所以在中国具有显著增强的新闻效应,是因为它与中国的勾连在短短十几年间从平地跃上高台。

两国在历史上来往稀少,在1974年建交之后也无甚关联。但是这一双边关系在查韦斯总统执政期间(1999-2013)急速升温。这位传奇总统在执政第一年即对中国进行访问。此后10年,他又5次访华(2001年、2004年、2006年、2008年和2009年)。这种访问密度在拉美国家元首之中无人可及。

在当代拉美执政者之中,查韦斯无疑是前所未有的“向东看”人物。他要把这个传统上亲西方国家的命运与亚洲、与中国联结起来,寻找新的石油出口市场、新的技术来源和新的融资渠道。另一方面,中国也需要在传统合作区域之外寻求新的石油进口来源、新的商品出口市场和新的国际事务合作伙伴,因而热切回应委方的行动。

这种情形下,中委两国进出口贸易额从2001年的5.89亿美元飞越至2014年的约170亿美元。委内瑞拉对华原油供应也稳步攀升。2001年,中国从该国进口石油只有约5.6万吨;现在,该国已成为中国前十大原油供应国之一。

依托石油供应展开的融资合作也不断走向深化。据报道,自2007年以来,委内瑞拉获得510亿美元的中国贷款,相当于中国对拉美贷款总量的二分之一。中国也成为该国最大的贷款来源国。2015年年初马杜罗访华后,委方称从中国获得逾20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涵盖经济、社会、科技和石油等项目。

正是因为有了如此之多的利益关联,委内瑞拉的国会选举才让国人关注。虽然还有一些席位未确定归属,但民主团结联盟已确定获得下届国会的简单多数席位,并极有可能获得三分之二多数席位。这样它将完全控制国会,从而能够极大地压缩执政党的施政空间。联盟候选人也将以极为有利的态势迎来2018年的总统选举。

具体看来,这场国会选举是在极其不利于执政党的经济形势下进行的。委内瑞拉正面对着日趋恶化的宏观经济形势。国际石油价格的暴跌使这个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收入的经济体蒙受最为致命的打击。欧佩克资料显示,2015年8月的委内瑞拉出口原油的平均价格仅为35美元/桶,不及2014年10月平均价格的二分之一。该国经济更连续两年处于衰退之中,2015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3.5%,是拉美和加勒比33国的最低水平。石油出口收入的减少直接导致外汇储备的萎缩和现汇储备的短缺。政府不得不限制进口,以降低支出压力。

但是这一做法加剧了商品供应的短缺。普通民众不得不每天花费数小时排队购买食品、药品和日用品。由于长期实行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政府不得不依靠增发货币维持局面。商品供应短缺和本币流动性过剩不断推高通货膨胀压力。

2015年10月,马杜罗政府公布该国通胀率为85%——这是目前世界最高的通胀率。外界普遍认为,该国通胀率已经超过150%。

严峻的宏观经济形势是委内瑞拉现行“21世纪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的产物。这一模式由查韦斯一手缔造。它的基石是国家在经济社会生活中发挥广泛的干预作用,依靠强有力的国家干预措施改善财富的再分配状况,最终推动社会公正的实现。国家发展的重点是公平而非效率,是社会目标而非经济目标。

这一模式产生的积极效果是:委内瑞拉在过去十几年间取得巨大的社会发展成就,其基尼系数处于拉美国家最低之列。在因收入分配差距悬殊而恶名远播的拉美,这无疑算是个成就。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该发展模式也暴露出诸多弊病,比如重国家干预,轻市场作用;整体经济生产效率低下,财富创造能力欠缺;缺少制度化建设,国家治理能力亟待提高。马杜罗执政十几年后,委内瑞拉仍然是一个经济结构单一、消费品受制于进口、财政状况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国家。换言之,经济的脆弱性未能得到有效化解。

委内瑞拉的经济困境折射一个第三世界国家长期发展进程的曲折性。对内,这些国家谋求实现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的跨越;对外,它们希望打破对“中心”的长期依附,实现造福全民的内生发展。正是在这些基本诉求的驱动下,查韦斯这样的“局外人”在20世纪末期的委内瑞拉政坛异军突起——他依靠大众对旧政治的厌恶、对社会不公正的憎恨和对新自由主义的不满,实行深刻而持久的政治动员,把那些一向冷漠对待政治的贫民窟居民转变为最狂热的支持者,从而连续赢得十多场重大国家选举的胜利。

1999年以来,查韦斯在委内瑞拉连续执政14年之久,谋求以“21世纪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道路,建立一个符合本国国情的独特发展模式。在宏大理想的推动下,查韦斯这样的激进改革者不免犯下急功近利、强调速成的错误,因而使具体政策与客观环境相脱节,也就使国家饱受一系列尖锐的经济经济、政治矛盾和社会矛盾的困扰。至少就目前而言,“21世纪社会主义”模式尚未使委内瑞拉形成经济发展的新格局。

即便有以上种种问题和弊病,委内瑞拉发展进程的合理性不应受到低估。如今委内瑞拉各派政治力量对于社会公正、对于贫困问题的关注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像卡普里莱斯这样的反对派领导人物也在谋求扩大与下层民众的联系。

在当下的委内瑞拉,谁没有草根阶层的认同和支持,就不可能当选总统。当前执政的统一社会主义党是查韦斯理念的继承者和实施者,与基层保持广泛而紧密的联系。即便在未来出现政党轮替,它仍将是国家政治发展进程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委国政局骤变,于中国何干?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具体到对华关系,中委之间的经济合作是一种具有长期合理性的战略选择。在美国大力开发油页岩、石油自给率显著提升的背景下,委内瑞拉不可能再重复以往把三分之二原油输往美国市场的旧事。这个全球最大的石油储量国和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之间的联系势必更加深远。中国的巨大市场、先进技术和充沛融资将是委内瑞拉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当然,如今的政党轮替很可能冲击中委的既有合作成果,比如对协定进行重新审核(不是废除),这些都可能导致合作进程陷入停滞。由此一些中国企业也可能蒙受直接损失,或以更长的时间收回投资。但是即便反对党上台,也不会否定对华经贸合作,更多的可能是要求合作条件的改变。

总体来看,委内瑞拉具有对华合作的客观要求,即便有政党轮替,由此产生的波动也是短期的,这些波动尚不足以动摇长期战略的合理性。未来,中委之间的能源和融资合作仍涉及两国在经济发展领域的核心关切,具有重要示范意义。面对这一重大主题,中国学界和相关机构有必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更充分的讨论,从而为这一双边关系的深化贡献智力支持。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王鹏

编辑:嘉沐

  评论这张
 
阅读(1036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