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2015-12-14 20:1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题为《一位母亲的迷雾——王朝抢劫疑案后续》

承德市委原常委、常务副市长李刚一案,经检察机关侦查和审讯,最终起获赃款现金1亿余元,成为河北检察机关2014年查办的众多大要案之一。当这位“亿元贪官”李刚的名字走进人们视野的时候,曾经那位因“我爸是李刚”“王朝抢劫疑案”而轰动一时的同名“李刚”,也同样引发公众关注。4年后,曾经“王朝抢劫疑案”的当事人王朝,他和他的家庭又遭遇了怎样的现实?

  王朝入室抢劫案的多个疑点,自案发9年来被律师和司法学者反复质疑,在法院的判决和律师的辩护中,王朝呈现出完全撕裂的两种不同面目:他是处心积虑、手段残忍的持枪抢劫犯,还是无辜落入无尽黑幕的倒霉蛋?多年的法律较量,结局何去何从?一如笼罩在石家庄这座城市的雾霾一样,尚难捉摸。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再揭谜团

  河北高院受理申诉后,多年来为儿子奔走“洗冤”的杨惠贤看到了希望。

  2006年8月11日中午12点10分,河北保定发生一桩抢劫案,王朝被警方认定为劫案凶手,然而各种硬伤备受律师和舆论的质疑,最为醒目的疑点是,王朝“没有作案时间”——一份交通事故处理文件显示,当天上午和下午,王朝都在石家庄处理交通事故。但审判环节中,法院并没有采纳这一证据。2007年12月,保定市北市区法院一审认定王朝犯抢劫罪,判其有期徒刑13年。从那时起,王朝和母亲杨惠贤开始反复的申诉。

  原审裁决认定王朝犯抢劫罪的核心证据是手机通话清单,警方认为此清单可以证明王朝在劫案现场。然而保定北市区法院在一审中,未将北市区公安分局出具的通话清单列为证据——该清单并非移动公司原件。北市区公安分局在一份说明中称,该局办案人员曾多次找到石家庄市移动公司,要求其在这份清单上盖章,但移动公司始终拒绝盖章。北市区公安分局称,这份通话清单“与原件无异”,但蹊跷的是,河北省高院在王朝案的审理报告中介绍,高院曾就话单问题询问北市区公安分局办案人员,办案人员称该话单是调取移动公司存储器内数据后“加工整理而成”。

  王朝的律师也没能拿到通话清单原件,因为他们没能及时见到王朝。曾担任王朝代理律师的河北济民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振荣回忆,北市区警方一直拒绝安排会见。保定北市区公安分局王朝案一位办案人员称,这是因为局领导未批准,个人无权安排律师会见。而时任北区市公安分局副局长的李刚则告诉王振荣:王朝不认罪,不能会见律师,这是市局领导意见。

  为此,王振荣先后多次给保定市检察院和保定市政法委写材料,要求尽快依法安排会见,但直到王朝被抓两个多月后,他才与另一位律师一起见到了王朝,随后立即赶到石家庄移动公司打印王朝的手机通话记录,但当时的移动公司只能保留3个月的通话记录。

  此后不久,王振荣和杨惠贤在王朝的抽屉里意外发现两张处理交通事故的票据,票据上明白无误地显示:8月11日。看到票据,王朝一下子回忆起来,当天他和河北省地税局科级干部邢世平等人在石家庄市桥西区事故处理大队处理交通事故。“他当天根本没有在保定!”拿着票据,杨惠贤的手都发颤。

  这一意外的收获让杨惠贤和律师们兴奋起来。2007年3月,他们第一时间找到了邢世平,为其做了第一份笔录,5个月后,又做了第二份笔录。邢世平在两次谈话中详细说明,他和王朝在8月11日上午在处理车辆验损问题,“一块儿办的车损鉴定,一块儿办的调解,一块儿提的车。”此外,王朝的朋友孔令某、赵铁某等人均签字证实,8月11日中午,王朝曾借钱交验损费用,并在朋友家中吃饭。但不久后,这些重要证人要么彻底改口,要么改称“不知道”。

  办案人员给邢世平等多名人证做的笔录时间显示,录口供时间为9月2日凌晨两点至四点之间。这些笔录竟然是在北市区法院最后一次开庭当天取得,而按照法律规定,此时公安机关早已过了补充侦查的期限。对突然改口的原因,身为国家工作人员的邢世平委婉地向媒体透露:“不这样说,不让你走。”他同时承认,不管是给王朝律师的签字,还是给公安的签字,都是他签的。

  这样矛盾的表态一度让杨惠贤难以接受,“作为共产党员怎么可以这样?”曾做过单位党委书记的杨惠贤始终不明白,为此,她曾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寄给同城的邢世平,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王朝被判刑后,杨惠贤接到了孔令某的电话:“阿姨,公安成天到单位找我,领导觉得影响不好,不让我干了,我现在也没工作了。”不久,孔和赵先后换了手机号。

  “我理解他们。”杨惠贤眼圈红了,“他们摆脱了警方的压力,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我们家。”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祸起商业纠纷?


  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的证据也曾被保定市北市区法院质疑,2007年,当时一位主审法官出具了一份详细的审理意见,题为《指控王朝犯抢劫罪事实不清楚证据不足》,除了采纳王振荣对邢世平等人的笔录外,还认为,公安指控王朝有罪的一份重要证据——通话清单,来源不明,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同时,对关键物证指纹的来源也提出质疑,认为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此外,一审阶段法官提出,华电小区发生的抢劫案受害人是保定市二院的医生陈英茹,时年50岁,文化水平高,头脑清楚,但是保定公安始终未让受害人直接辨认王朝,而仅仅让陈英茹辨认照片、衣服等物品,但陈英茹全都未能辨认,“为什么不让受害者直接辨认王朝真人?”身处狱中的王朝连写多封信,恳求陈英茹对其辨认。“因为得不到回应,王朝近乎哀求:如果陈英茹认为当天抢劫的就是他王朝,那王朝死也认了。”杨惠贤说,但是,身为医生和知识分子的陈英茹拒绝当面辨认。

  杨惠贤也通过各种关系找到陈英茹,“有一次,她的丈夫、华北电力大学体育教学部教师李全化几乎同意了辨认,最后关头,对方忽然反悔,说受到外界压力。”媒体记者也曾多次要求采访陈英茹,但李全化以“别再骚扰我们”为由,拒绝接受采访。陈英茹报案后,数次向警方提及,持续作案40分钟的抢劫者操保定口音,但王朝自小在石家庄长大,一直说普通话,并不会说保定话。

  认为判王朝有罪“于事实不符、于科学无据、于法律无缘”的法官,很快被换下。新换的法官将原来的审理意见全盘推倒,王朝一审获刑13年,并处罚金2万元。到底是什么力量左右了主审法官被替换?为何有这么多人先证明王朝当天在石家庄,后来又陆续改口?杨惠贤认为,这起飞来横祸早有端倪,杨惠贤多次向媒体陈述,王朝被抓前,曾因一笔涉及鹿泉钢铁厂的160万工程款与合作伙伴李氏兄弟发生了纠纷,李氏兄弟曾找到杨惠贤,称王朝如不给钱就找公安抓他。

  杨惠贤提供的资料显示:李氏兄弟籍贯保定,原为河北省交通厅下属公司干部,后双双辞职下海,和王朝一起合作电力工程。该兄弟二人有一亲哥哥,为河北公安系统一基层单位领导。

  杨惠贤进一步解释,王朝承揽了鹿泉钢铁厂的一项工程,李氏兄弟也在这一项目中有投资。当时钢厂与王朝约定,工程完工打款只打给王朝。工程临近结束,公司会计发现有一项65万的开销没有票据,为此,李氏兄弟要求王朝承担此项开销。王朝拒绝,双方因此发生争执。在工程款即将拨付前一周,王朝蹊跷被抓,而鹿泉钢铁厂拒绝将款项支付给李氏兄弟。

  鹿泉钢铁厂后来宣告破产。一份2010年1月的鹿泉法院文书显示,已破产的鹿泉钢铁厂债权人名单中,有三项与王朝有关,其中,与李氏兄弟有纠纷的一项涉及160余万。这160万的工程由石家庄市易和丰科贸有限公司承接。《凤凰周刊》记者查询发现,易和丰公司如今仍在运营,李氏兄弟仍任职其中。该公司法人代表许某向本刊记者承认,王朝是易和丰在鹿泉钢铁厂业务的介绍人,2006年8、9月间,易和丰与王朝发生商业纠纷,“后来报了公安,公安那儿有备案。”

  杨惠贤告诉记者,2007年一审结束后,几位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的民警找到她,塞给她一封信,这封打印在A4纸上的信件题为《关于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刚为朋友泄私愤办理怨(冤)假错案的举报材料》,信中称,李刚为朋友李某报复,将无辜公民王朝投入监狱,特向领导反映此事,望引起重视,依法查处。但此信并无落款签名,当事民警亦无法接受采访。

  舆论一度质疑李氏兄弟与李刚有关联,但李氏兄弟均否认认识保定市北市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刚,李刚亦向媒体称,从来不认识石家庄易和丰公司的人。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最后的申诉

  2015年10月12日,杨惠贤在洪道德和孙莹两位律师的陪同下,向河北省高院递交了长达122页的刑事申诉状,并被省高院正式受理。11月18日,王朝的辩护律师到省高院阅卷时,没有在卷中找到判王朝有罪的关键证据——手机通话清单。

  对这最后一次申诉,杨惠贤满怀信心:“我看到了体制内正义力量的滋长。”杨惠贤始终记得北市区法院那位“不听话”的法官。“他已经退休了,但晚年并不顺意:他的儿子也因为他坚持正义受到影响。我向省高院提出申诉后,这位法官委托别人联络我,祝福案子早日取得突破,也委婉表达,他当年冒了很大风险坚持真相,最终也尝到了苦头,他不希望媒体再提他的名字。”

  她也收到过各种暗示:有人给王朝悄悄带话,只要认罪,刑满释放后就给他在定州搞一套大别墅。王朝回复:“认罪?我真的想认罪,可是,就目前这些证据,我怎么能认?”杨惠贤支持儿子的选择:没有什么比尊严更重要。

  几年来,杨惠贤时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十天半月不出门,看卷宗、学习法律知识,如今她对很多法条和法律程序已非常熟稔。“我们家原本经济条件不错,从来都觉得法律纠纷相隔很远,但是王朝莫名其妙被抓,让我们意外走进了这样一个层层叠叠的黑幕里。”

  石家庄的夏天很热,但杨惠贤舍不得开空调:“我的儿子在监狱受罪,我怎么能在家里享受?”为了省钱,她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过后又责备自己不懂得爱护身体,她喃喃自语:“我得活着,我要是死了,我儿子就得永远背抢劫犯的黑锅。”她曾经多次突发心脏病,倒在路边不省人事。每当想起这些,她都后怕,下定决心养好身体。有生命在,才有翻盘的希望。

  杨惠贤家中今年8月19日的日历空隙处,写着一句话:“今天是儿子38岁生日,也是儿子被带走3215天的日子,妈妈连句祝福的话都不能给儿子说,多么的可怜。”13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一切还是9年前的样子。这个房子当年是王朝亲手操持装修的,在杨惠贤的眼中,到处都是儿子的回忆,却没有一点儿子的声音。三年前,杨惠贤的一位亲戚搬家让她去挑喜欢的东西拿走,杨惠贤只挑了一个写有“家”的装饰画,挂在了自家客厅的墙壁上。

《凤凰周刊》记者/郭天力

本文节选自《一位母亲的迷雾——王朝抢劫疑案后续》,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总第564期,新刊将于12月15日全面上架,敬请关注!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河北第一抢劫谜案背后的故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