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许章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纪事  

2015-11-07 19:1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法政速成科”,一个百多年前的教育设置,今日借《法政速成科讲义录》与《法政速成科纪事》刊行,再度复活于眼前。考其源流,为时不过五载,前后受教约莫千人,本为一临时体制。然而,当年东瀛的这一教育举措,生发于中日国力逆转,华夏青黄不接、风雨飘摇之际,然则因缘际会,生聚作息,又非一临时体制所能道尽,亦非其所能预料。今日回瞰,其间转折,情由因果,真可谓“情非得已,势所必然”。故而,此时此际,对于吾辈华夏后人而言,一卷在手,沧海桑田,不禁浮想联翩,言有尽,意无尽。

许章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纪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负笈东洋 情非得已


《法政速成科纪事》收录的若干原始资料,饶有趣味。例如,1904年(日本明治37年)法政学校校长梅谦次郎在首届学员开学典礼上的致辞,即为一则。其中几段话,今日读来,感受尤深。在他看来,“迩来清国深感输入新知识之必要”,而且,“频繁引入新知”,盖因“情非得已”。可见,当时的东洋人对于大清,对于衰败的清国,1904年风雨飘摇的清国,看得很透。因而,两年后第二届学生毕业典礼上,才有教员代表志田博士致辞中所谓“清国长夜梦觉,现正欲行一世界性大飞跃”这句话,也才有其时学监乾学士告别辞中“获取新知,明确清国居于世界何种地位”之告诫。


此梦并非当日才醒,否则,哪有“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清醒自觉。其实,早此十载,大清北洋水师葬身鱼腹,而且,为蕞尔小国所灭,即已唤醒四万万。要不,也不致于到速成科来混。苟非如此,生存堪忧,今天我们就不会在此刊行史料,并且集会研讨了。只不过,彼时彼刻,世艰势蹇,愈见其迫而已。而日人目睹情势,以过来人自居,以身作则,亦非始自当日。


早在1895年1月20日(日本明治28年),侵华日军舰队司令伊东佑亨,在致北洋水师丁军门汝昌的劝降书中,就已作此陈述。大意谓,三十年前,日本如此,为洋人所欺,被迫取法西洋;今日清国重蹈日本之覆辙,惟有引入新知,埋头苦干,忍辱负重,才能有将来抬头做人、比肩并立之日。“清国而有今日之败者,固非君相一己之罪,盖其墨守常经,不通变之所由致也。”由此,“亦不可不以去旧谋新为当务之急,亟从更张,苟其遵之,则国可相安;不然,岂能免于败亡之数乎?”


职是之故,今天读到梅谦次郎的这句话,反复掂量“情非得已”四字,实在是百感交集。所谓“情非得已”,并非只因施行新政,人手不够,以至行政无法展开,立法不得完善,故尔才需培养新政施行之才。其为原因,但属表浅原因。更主要的缘由在于,整个亚洲,包括中国、日本和朝鲜,面临西方强势之际,不得不向自己的敌人,那个武装到牙齿打过来的侵略者学习,强令转变生活方式和理念价值,这才是“情非得已”之所在。所以,学习西方也好,效法东洋也好,在大历史看,势所必然,例属文明传播的常态。但于当事人而言,则在在“情非得已”,是以羞辱来洗刷羞辱。


情非得已,事到临头,只好如此,朋友,不在其间,不知其难嘛!对此进程,以及更为广大之现代转型,在下曾以“法意阑珊,不得不然”概述,同样有感于此而发,其意在此。时过境迁,从普世主义眼光来看,说实在话,有什么你的我的,但凡有利于立国立宪立教和立人,有助于亿兆云云过好生活,不讲你我,不讲东西,不讲古今,拿来便好。


梅谦次郎并且以同文同种同教立论,概述留日习法的便利与“正当性”。如其所言,“清、韩自我邦取获文明,比诸取自语言全异之欧美,利便实甚”。尤有甚者,在他看来:


况风俗、人情相似,我邦始终以孔教立国,故道德标准多所相同。其他风俗人情一致者,亦所在多有。且考诸地理,比邻之国,一衣带水。故从距离、风俗、历史、人情任何一点观之,从迥异之欧美获取新知,皆不如从我邦获取便利,固无待鄙人多言也。


不宁唯是。可能,同样在他看来,更为主要的是,此刻的日本文化原就是由“日本固有文明”与汉文明相融而成,又经输入欧美文明,裁长补短,几经调和实行,至于今日,方始适于生聚,而得正果。换言之,这是一个更新之后的新文明,也是一个足以自立之强悍文明。这才是根本原因所在。至此,旧日古典中国文明的学徒,今日涣然而为先生,时代在此节骨眼上变幻莫测,恍兮煌兮。


这一点,当年日本人并非自吹自擂。不仅这是对于日本明治维新之际,延聘法兰西学人东瀛授课的做法之如法炮制,而且,更在于经此努力,终于一战而灭北洋水师,也就是挫大清,二战而溃沙俄,也就是拼列强,所以才这般自信。是的,若非举国上下用功,加上效法西洋帝国主义的蛮横,是混不到这个份上的。

许章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纪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许章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纪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许章润: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纪事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文化共通 势所必然


展卷抚读,其中一篇致辞耐人寻味。特此拈出,同赏而共商。此即1905年第一届学生毕业、速成科教师代表治田博士的“祝辞”。其间心情、语次和顿挫,与一年前梅谦次郎校长的开学致辞,不乏呼应,似又转进一层。


治田博士申言“东亚团结”,告谓黄种人当携手并进,以对抗西洋诸国白色人种的压迫,“以期世界进于大同”。起承于“政治冰人”与“学术冰人”之分别,而转合以人种始、大同终的憧憬,仿佛策驽砺钝,似乎砺世磨钝,但激于世变,总有来由,亦称恳切。


原文不长,综理要点,意莫如此:


抑人种与人种之关系,为今日世界大问题也。日清两国国民应相互提携,以对抗西洋诸国人种压迫。遥远将来,此人种对人种问题必一扫而光。世界万民,同一交际,所谓同胞,于斯可见。吾等日本人,与占黄色人种大部之清国,携手并进,堪以对抗西洋诸国所谓白色人种压迫,以期世界进于大同。将来诸君建设祖国,自小处言,乃为东洋各国民之利益,自大处言,即为世界人民之福祉也。


此间转折,不仅以近世东西冲突为背景,而且,含蕴三种意识,其之深刻影响20世纪的东亚和世界,绕不开,必须直面回应。虽客愁千里,而剪不断,终究要理清,终究要回应。此即种族意识、东亚意识和世界意识,以及基于全人类规模的大同理想。


种族意识适应于并推动着近世帝国主义的成长,在1884年欧洲做出瓜分非洲的决定后,更且甚嚣尘上,最终蜕变为种族主义,一定意义上,构成了欧洲语境下现代极权政治的主要理念源头。其势骁骁,横扫世界,涂炭东亚,逐渐发酵的日本军国主义及其扩张主义国家政治的背后,可见其影响之一斑。换言之,日本明治维新以还,急起直追,以西洋帝国主义为效法样板,犹有过之,有以然哉,所以然哉,却不能减免其罪其孽。


在文明论意义上,整个东亚中日韩三国,同文同种,而且,一度同教,终亦必同教。走到今天这一步,蜂目豺声相对,是历史之大不幸。曾经的加害方,政客们居心叵测,无廉耻。居高位者,心胸狭隘,囿限于草根式民粹,难以超脱国族格局,不识大体。网上傥论,砍砍杀杀,尽皆不堪。当此之际,知识分子需尽到提醒的责任,既不忘民族苦难与文明浩劫,另一方面,展现原谅道义与和合心肠,不因历史而牺牲未来。


说到底,整个东亚,太平洋西岸,蔚为一个文明共同体,并且应当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其间,借由盛唐以还古典中华法律文化的传播,其实曾经同时还是一个法律共同体。就此而言,晚清西法东移进程中之“法政速成科”,不期然间,为此续添一笔,共同见证了那个东亚转型时代的风雨沧桑。因而,东亚法律共同体是东亚命运共同体建设中的固有一环。


凡事初衷与效果,常有差距。逮至1905年科举遽废,举子功名无着,青黄不接,因而,纷渡东瀛,一时间,法政速成科来源嘈杂,法政学堂遍地开花。一年之期,徒有皮毛,虽说留学,实则多半唯《新民丛报》马首是瞻,拿个结业证书,换身铠甲而已。一旦回国,口口声声民主自由,而行止不堪,乃至新旧失守,自在意料之中。杨国强先生缕叙清末地方咨议巨细,阐说“新学生社会相”,即曾多所诟訾。所谓“归国留学生之为朝官者”,其实既无新知识,亦无旧道德,则摧枯拉朽之下,“斯文一脉横决而出,流入天下滔滔之中”。而个中缘由,无可收拾,同样又是一个“情非得已,势所必然”也。今日叙及晚晴,婆娑讲义,联想至此,顺带说出,以为补充,遥念此间之万般无奈,而为此大转型时代之难上加难,竟至于最终之血流成河,仰天一叹!


至于将留学生贬得一钱不值,甚至以汪兆民之投日叛国为例,影射近代中国大规模留学运动之窳劣,说明对此“情非得已,势所必然”缺乏体认与同情,表明一旦历史意识和政治意识阙如,结果不堪。至于如此陈词,其心态是否不免狭隘,或者,过于阴暗,则又当别论,非刻下话题所当泛论者也。


文/许章润(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文节选自《情非得已,势所必然——清国留学生法政速成科纪事》,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总560期

  评论这张
 
阅读(8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