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裁撤半数文科专业 “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2015-11-23 18:3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日本政府来说,应当给予大学更多的空间,让其在实践中思考未来的发展问题才是明智之举,靠发布《通知》来指导大学改革不仅有越俎代庖之嫌,也难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政治意图。

于今年夏天的一纸通文,日本文科系面临的危机正在一步步加深,反抗也在加剧。10月26日,日本17所国立大学的人文系学部长(相当于文学院院长)联名向文部科学省(下称“文科省”)递交抗议信,要求撤回通知,打响了“文科保卫战”。


这份名为《关于重新认识国立大学法人组织及综合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是今年6月由日本文科省颁发的,旨在推进国立大学改革,其中提到“对以培养教师为主的教育学系以及人文社会科学相关的院系予以裁撤,或者促使其转型以适应社会需求。”《通知》一出,日本国内立刻出现“废除文科”、“文化亡国”等质疑声,“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等批判声也不绝于耳。有学者更指出,无论70年前的暴行还是今天对和平宪法的背弃,日本政经“精英”一再显示人文精神的缺失。


文科省与大学之间的博弈


《通知》发布一个多月后,日本NHK电视台进行的一项针对64所大学的问卷调查显示,虽然所有被调查者均表示不会“废除”人文社会科学院系,但总体上有83%的大学表示“会考虑改革现有院系,削减人员”,其中25所院校对“通知的主旨表示理解”。而《读卖新闻》发表的另一项针对60所院校进行的调查结果也显示,26所院校表示将对文学系进行裁撤或实施专业重组,其中17所院校总计将减少约1300人的招生规模。种种迹象表明,文科省的《通知》实质上取得了一定成效。


但另一方面,对《通知》的批评则愈演愈烈。7月23日,素有“科学家国会”之称的日本学术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以“学术会议干事会”之名发表声明称,“人文社会科学作为支撑学术发展的重要支柱,与自然科学协同发展,而《通知》单独提出建议‘废除或重构’人文社会科学的做法令人费解。”


国立大学的反应则不尽相同。10月20日,各国立大学向文科省提交了未来6年的中期目标草案。据NHK电视台报道,包括东京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外国语大学、九州大学等知名学府在内的33所大学表示有计划对文学系、经济学系等人文社会科学院系进行重组,横滨国立大学等9所大学明确表示将废除“教师培训”相关专业中的“免认证课程(无需取得教师资格证也可以毕业)”;但另一方面,信州大学等17所国立大学人文科学院系召开学部长会议并发表共同声明抗议文科省的《通知》,称“轻视人文社会科学将不可避免地从根本上动摇国家的人文基础”,要求文科省应充分尊重各大学自身的特点。


这场由《通知》展开的文科省与国立大学之间的博弈显得突如其来,但事实上,日本社会对教育改革的议论从未间断过。二战后日本的民主化进程中,教育改革是重要一环。人文社会科学教育吸取战前教训,摒弃过分注重职业教育的做法,着力培养学生的思考能力、学术素养以及对民主的理解。这期间国立大学的人文社会科学得以迅速发展。但随着时代发展,国立大学的一些弊端也显现出来。由于直属于文科省,大学要想进行学科调整以及募集研究经费等,往往受到制约。例如,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大学国际传媒研究科的成立就是经过其前身——语言文化学系教员们长达十年的努力才得以实现的。


为了促进国立大学间的自由竞争、鼓励大学为社会培养多元化人才,日本从2004年开始正式实施国立大学法人化。在此过程中,许多大学也对组织结构及学科做出相应调整,而“学院派”与“实务派”的争论(即大学应该重视学问研究还是该为学生步入社会进行相关职业教育)也从未间断。正因为如此,文科省在这个时候发布《通知》就显得突兀和多余。


“人文社会科学与社会需求脱节,‘文科无用’等质疑一直存在,现在以《通知》的形式来‘老调重弹’,实在令人费解。”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大学文学系学者押野武志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指出,“或许这与当前日本政界及其支持者存在的‘重实学’倾向有关。”


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独立性VS地方保护主义


面对坊间的争议,文科省在各种场合予以澄清和解释。文科省大臣下村博文8月10日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通知》绝无否定或轻视人文社会科学的必要性之意,也从未要求注重实学。”9月18日,文科省高等教育局局长出席“日本学术会议干事会”,向与会者分发了题为《立足新时代的国立大学改革》的说明文件。这份长达12页的文件一方面举例说明了所谓“废除”只是针对培养教员的“新课程”,另一方面解释《通知》重点是呼吁国立大学努力向社会需求高的领域转型。


对此,日本学术会议干事会10月15日发表了主旨为“面向大学改革,形成国民共识”的声明,对文科省的解释给予一定程度的理解,但同时指出,单从《通知》的表述是无法读出上述所谓“澄清”内容的。干事会提出四点建议,敦促政府建立公众讨论的平台,听取社会各界对教育改革的意见,并呼吁大学应积极参与讨论,同时要求政府应提供足够的财政援助,以保障大学可以自主完成改革目标。


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大学国际传媒观光学院院长、现于樱美林大学任教的高井洁司对《凤凰周刊》解释称,“日本国立大学一直实行‘教授会’制度,教授会对大学事务有决定权,确保大学自治。例如,对于安倍内阁推行的“新安保法案”,一些宪法学者就直指其违宪。”


前述日本学术会议干事会发表声明批判文科省《通知》也体现了学者的独立性,但另一方面,这样的自治容易形成类似“地方保护主义”的氛围,使大学组织趋于保守、不愿放弃自身利益、与社会生活严重脱钩。“对安倍内阁来说,显然认为前者的影响是‘麻烦’,所以自然会极力强调改善后者问题的重要性。”高井分析道。而文科省的《通知》正是针对国立大学教育“难以适应社会需求”的问题而出台的。


在谈及国立大学如何面对《通知》的问题时,押野坦言,地方国立大学表现得更为焦虑。据称,日本的国立大学主要依靠学生缴纳的学费和政府拨款维持经营,但日趋严峻的“少子化”问题让确保生源成为大学的一大难题。同时,国际各大学竞争激烈,究竟要培养出什么样的合格人才,包括日本在内的各国都在思考。日本产业界中,针对日本大学培养出的文科生,出现了“和理科生相比,文科生的培养,从产业生产和技术改革方面,难以量化教育成果。日本的大学没有培养出拥有即战力的学生”等批判的声音。


而自国立大学法人化以来,日本政府以每年1%的规模逐年减少对国立大学的拨款,迄今已削减了约12%。从明年开始,日本政府明确提出拨款将对组织和业绩评价高的大学倾斜。这对本来就经营困难的地方国立大学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迫使他们在面对《通知》时不得不做出反应。


在前述NHK的调查中,滋贺大学是表示“不得不接受”的院校之一。滋贺大学每年的收入中近一半来自政府拨款,最近十年政府拨款缩水超过一成。该校正考虑在两年后设立文理结合的数据科学系。此外,一批冠以“地域”的相关学科名称也悄然诞生。比如福井大学为培养全球化以及搞活地区经济的人才,准备从明年开始创设“国际地域学系”。这些学科名称虽然五花八门,但都显示出立足本地、服务地方经济的倾向。


影响高中教育及高考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是,《通知》的影响绝不仅限于大学与企业之间的衔接问题,它对高中与大学教育衔接的影响将更加深刻。押野提到,高中在教学大纲的制定和教学重点的安排上都可能进行重大的调整。


信州大学人文学系的吉田正明院长在前述文科学部长会议上表示,“文科省也应该充分考虑到参加高考的考生和毕业班教师的意见,向他们说明真正的意图。”与高中教师相比,学生以及家长们的困惑更加现实。


家住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札幌市的菅野女士有个正在读高二的女儿,她向《凤凰周刊》抱怨道,女儿比较擅长文科,也希望在大学时选择人文社会科学,但文科省的《通知》让她感到不安,不得不重新考虑女儿的高考问题。目前她将女儿送进补习班专门强化数学的学习,“虽然不确定将来会学文科还是理科,但提前做好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改变吧”。


押野更指出,从高考的层面分析,文科省的《通知》不免让人联想到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的意图,比如发展新的“应试产业”。


而文科省对大学的“指导”也不局限在这次的《通知》上。今年6月16日,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在东京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召开的国立大学校长会议上,再次敦促大学履行在开学和毕业典礼上升国旗、唱国歌的仪式。此举立即招致大学校长的非议,认为其发言是对大学自治的干涉。但事实上,关于国立大学升国旗、唱国歌的问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早在4月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就曾表态称,“应该按照教育基本法的方针正确实施”。但据统计,在2015年的毕业典礼上,升国旗、唱国歌的国立大学仅有14所,60所大学仅举行了升旗仪式,另外12所大学两项均未实施。而在举行升旗仪式的院校中,多数在会场上同时升起校旗或在场外升旗,唱国歌的学校中有一些仅仅是“演奏”了国歌。


日本将在明年的参议院选举首次允许满18周岁的公民投票,这意味着相当一部分高中生将拥有选举权。9月14日,日本文科省下发通知,要求教师秉持政治中立的教学态度。然而,在教育实践中,如何把握培育政治素养与保持政治中立的平衡无疑是巨大的挑战。日前,针对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某公立高中教师的办公桌上出现印有“不容忍安倍政治”标语的文件夹一事,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教育委员会以“涉嫌违反‘公务员应禁止政治活动’的准则”为由,对道内的中小学以及高中教师展开全面调查。对此,北海道裁撤半数文科专业nbsp;“文科保卫战”谁是赢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高中教师工会公开承认其向1500名会员分发了该文件夹,同时声称“因未向组织外成员分发,所以不属政治活动”,并驳斥教委的调查是对教育实践的束缚。可以预见,类似的事件今后还将发生,随之而来的争议也就不会停止。


允许高中生参与选举,目的是希望让更多年轻人关心政治,而对政治的教育,并不是告诉学生政党孰优孰劣,而是让学生学习思考政治的方式,培养多元化视角。而这恰恰是人文社会科学作为科学研究的根本态度。对政府来说,应当给予大学更多的空间,让其在实践中思考未来的发展问题才是明智之举,靠发布《通知》来指导大学改革不仅有越俎代庖之嫌,也难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政治意图。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鲁诤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32期总第561期

(图为日本能乐教室,图片来源于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