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经济发展靠节育?“计划生育”最初被谁提出?  

2015-11-11 20: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寅初为何提出计划生育

经济发展靠节育?“计划生育”最初被谁提出?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1982年河北省定县元光大队对领取独生子女光荣证的家庭给予表扬和奖励。』


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中国的人口正处于高速增长中。这个增长率让不少决策者都感到忧心,周恩来在《第一个五年建设计划的基本任务》中就说:“这样一个增长率的供应问题,却是我们一个大负担。”


1954年,中央不少领导都明确改变了对节育的态度。依据邓小平的批示,卫生部关于避孕、堕胎和绝育的限制都出现了松动;而刘少奇更明确指出:“党是赞成节育的……经济没有发展起来,不节育是无法解决困难的。”在众多支持控制人口的声音中,马寅初把工作做得最细,他进行实地调研,并提出了政策建议。著名的《新人口论》,也是响应1957年发布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中提倡计划生育的规定而写就的。


毛泽东起初也赞同计生。1957年2月,他讲到:“人类要自己控制自己……实现有计划的生育。这一条马(寅初)老今天讲得很好,我跟他是同志……”正是因为毛的提法,“计划生育”这个新用语才被纳入正式政策。然而,一年后,毛泽东改变了看法,认为六亿人口是赶超资本主义大国的决定因素,马寅初和他的理论也因为先前的出挑而遭到批判。


九一八“不抵抗”缘自军令不通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日军以几百人进攻北大营,东北军第7旅几乎未作抵抗,悉数撤出,成就了日军占领沈阳的阴谋。个中原因,后人一般归于9月6日张学良从北平发给东北军参谋长荣臻的电报,指示无论日人“如何寻事”,东北军都要“万分容忍,不与反抗,免滋事端”。


但据事发时北大营中的最高级军官320团团长王铁汉回忆,张学良并未指示东北军放任日人占领。荣臻第一次向其请示时,日方只是在营外开炮,没有其他异动,张学良以为日军演习司空见惯,遂令保持原有策略。等到日军大举进攻,电话线已被他们割断。虽改用无线电发信,但报告辗转送到张氏面前,已是日军完成占领沈阳之后了。


整个军事异动过程中,沈阳军政负责人员都只是消极执行原有命令,未作权宜调整。若张学良可以坐地指挥,或明确将应变权力授予一线,会不会还是任由日军占领,并非一件十分确定的事情。


李鸿章预测戊戌变法的前景


『李鸿章对李提摩太说:“ 掌权的大臣绝不知道西国的情形,没人肯看《泰西新史揽要》”。』


1895年,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造访李鸿章,与之谈及变法维新。已经失势的李鸿章赞同变法,但联系自己的处境,对变法前景的预判极为悲观。


李鸿章对李提摩太说:“掌权的大臣绝不知道西国的情形,没人肯看《泰西新史揽要》,我倒看过几次。京中大僚都称西学为鬼子学,所以人不肯研究。现在的八股考试,实在不得人才正用。从西国留学回国的学生,政府不肯优予位置,叫他各尽所长……现在政权在守旧派中,所以稍明新学的官员,得格外小心,不敢畅言新法。即使有新主张,新政见,也作不成什么事功。”


尽管认定变法前景黯淡,李鸿章还是一度想要捐银两千两给强学会,以支持他们的变法之心。而强学会视他为“卖国贼”,拒绝接受其捐助,他才开始对维新分子发生恶感。


九三炮战吓退艾森豪威尔


『金门炮战是国共双方陆海空军迄今最后一次大规模较量,自此之后,双方的军事冲突仅维持在海上并逐渐减弱。图为1950年代,应对大陆炮击的国民党炮兵。』


艾森豪威尔上台之初,对国民党政府占领金马大陈等外岛持支持态度。不但将美军顾问团送往外岛,协助台湾的骚扰行动,还数次策划让第七舰队访问外岛,以向中共展现实力的方式,既维持美国在远东的威望,也回避台湾对“协防或支援外岛”之正式承诺的要求。


不料,1954年9月3日,中共从厦门展开对金门的猛烈炮击。艾森豪威尔的观点立刻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从一个月前支持前太平洋区司令雷福德的“威望论”,变成“金门除了心理因素,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反过来指责协防外岛就是挑动战争。艾氏明确强调称,民众写信一直问他:“为什么我们要担心在那里(外岛)的黄种人遭遇到什么样的命运?”因而,避战才是重中之重,加上李奇微等提出冲突很容易引发大战乃至核战,美国总统干脆来了句“就算台湾丢了,我们也不会因此而放弃整个太平洋地区”。


艾森豪威尔还说:打蛇要打头,如果真的非要面对战争不可,他也是宁可打苏联,不想打中共。


刘湘在世时,川军军长只是闲职


1937年3月,黄埔二期出身的刘子清奉调44军政训处长。44军是川军刘湘属下部队,军长王瓒绪,刘子清来到成都军部,发现这里完全就只是个挂名机构。


他描述道:“军长管不着部队的事,部队调到哪里去了他也不晓得。刘湘直接要掌握的是旅、团长,次之是师长;至于军长,不过给他一个官位,让他安插一些亦官亦商的亲戚和旧部,按月分领一点民脂民膏罢了。”


没有实权,军部的办公当然也只是走走形式,各处主官去签个到,私人有事就走,无事就坐下来“冲壳子”(聊天)。刘子清说,军部的人一般上午聊女明星、命相学、生意经、麻将和鸦片烟,“有时也偶然想到国事,谈谈报纸上的消息,以及交换一点内幕新闻。”下午,就多半是打麻将、赶宴会,然后到私娼那里去玩玩。


文/赵新宇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5年第31期总第560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