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南极考察中国策   

2014-09-14 22:2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述/曲探宙(中国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 2014年,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步入了第30年,有人总结称“三十而立”。但是相比人类对极地的探索以及其他国家百年来的考察工作,中国所经历的30年并不算长,所以不能说是进入了而立之年,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标志。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先后在南极地区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将来还要在罗斯海地区建立第5个站。从考察站的布局和数量上来讲,中国基本上进入了领先国家的阵营。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逐步扩大了其南极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在南极最高点Dome-A建立了昆仑站,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参与南极事物的影响力,改变了过去只有中国求助发达国家的被动现状。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英国、印度、泰国等,越来越多的国家提出了要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但是横观世界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发展,纵观中国在南极科学考察的成长历程,有着成为海洋大国雄心的中国,仍然面临诸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不论在后勤保障、科研投入、国际合作还是战略规划上,中国都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努力。 后勤保障迫在眉睫 以科学考察为目的的南极事业,建站数量多并不能完全说明将来谋得的权益更多,反而国际上会寄予更大的希望和责任。中国自身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很多。 在人烟稀少的南极地区,一切物资都要靠外来运输才能保障。作为中国唯一的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从1994至今已经服役了20年,它不仅提供考察站的物资、油料、人员的运输和保障,还是一个拥有小艇、直升机、雷达观测系统、各种实验室、实验装备的流动考察站。 一方面,它的破冰能力有限,并身负输运重任,在南极夏季的活动时间非常紧张;另一方面由于先天不足,它在开展大洋考察方面有很多缺陷,例如现场资料获取、样本处理、科研设备、装备配置等。 所以,建造新的一条极地破冰船来减缓它在后勤支撑保障方面的压力和负担,弥补雪龙船在大洋科考分析的先天不足,显得迫在眉睫。目前仅在亚洲地区,日本和韩国已经新建了自己的破冰船,而后发国家的印度也在计划建造新的极地考察船。中国在建新船方面,需要提高效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南极考察事业的后勤保障工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不是只要资金支持多就能够调配好。例如,正在进行的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工作之前,在罗斯海地区要进行建站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涉及到码头要搭好、陆地需要平整等基础工作,然后才是地面实施建设工作。然而,“雪龙”号既要去罗斯海进行前期建站准备工作,还得把队员先运到中山站,开展昆仑站、泰山站的考察;又要考虑给中山站、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还要执行大洋科考的任务。先做哪个后做哪个,任务量怎么样来搭配,人员怎么来选派,必须综合考虑。 “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 南极大陆98%长年被冰雪覆盖,真正到了夏季能够长期裸露出来的地面只有不到2%的地方。虽然看似遥远,但由于它处在地球的最南端,又少有人类活动的干扰,反而能更加科学而准确了解很多在人类社会不便了解的信息。例如,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冰心的钻取工作,因为它可以反映地球100万年、甚至150万年气候环境的信息。这对于了

口述/曲探宙(中国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

南极考察中国策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2014年,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步入了第30年,有人总结称“三十而立”。但是相比人类对极地的探索以及其他国家百年来的考察工作,中国所经历的30年并不算长,所以不能说是进入了而立之年,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标志。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先后在南极地区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将来还要在罗斯海地区建立第5个站。从考察站的布局和数量上来讲,中国基本上进入了领先国家的阵营。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逐步扩大了其南极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在南极最高点Dome-A建立了昆仑站,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参与南极事物的影响力,改变了过去只有中国求助发达国家的被动现状。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英国、印度、泰国等,越来越多的国家提出了要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但是横观世界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发展,纵观中国在南极科学考察的成长历程,有着成为海洋大国雄心的中国,仍然面临诸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不论在后勤保障、科研投入、国际合作还是战略规划上,中国都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努力。

口述/曲探宙(中国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 2014年,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步入了第30年,有人总结称“三十而立”。但是相比人类对极地的探索以及其他国家百年来的考察工作,中国所经历的30年并不算长,所以不能说是进入了而立之年,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标志。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先后在南极地区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将来还要在罗斯海地区建立第5个站。从考察站的布局和数量上来讲,中国基本上进入了领先国家的阵营。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逐步扩大了其南极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在南极最高点Dome-A建立了昆仑站,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参与南极事物的影响力,改变了过去只有中国求助发达国家的被动现状。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英国、印度、泰国等,越来越多的国家提出了要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但是横观世界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发展,纵观中国在南极科学考察的成长历程,有着成为海洋大国雄心的中国,仍然面临诸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不论在后勤保障、科研投入、国际合作还是战略规划上,中国都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努力。 后勤保障迫在眉睫 以科学考察为目的的南极事业,建站数量多并不能完全说明将来谋得的权益更多,反而国际上会寄予更大的希望和责任。中国自身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很多。 在人烟稀少的南极地区,一切物资都要靠外来运输才能保障。作为中国唯一的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从1994至今已经服役了20年,它不仅提供考察站的物资、油料、人员的运输和保障,还是一个拥有小艇、直升机、雷达观测系统、各种实验室、实验装备的流动考察站。 一方面,它的破冰能力有限,并身负输运重任,在南极夏季的活动时间非常紧张;另一方面由于先天不足,它在开展大洋考察方面有很多缺陷,例如现场资料获取、样本处理、科研设备、装备配置等。 所以,建造新的一条极地破冰船来减缓它在后勤支撑保障方面的压力和负担,弥补雪龙船在大洋科考分析的先天不足,显得迫在眉睫。目前仅在亚洲地区,日本和韩国已经新建了自己的破冰船,而后发国家的印度也在计划建造新的极地考察船。中国在建新船方面,需要提高效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南极考察事业的后勤保障工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不是只要资金支持多就能够调配好。例如,正在进行的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工作之前,在罗斯海地区要进行建站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涉及到码头要搭好、陆地需要平整等基础工作,然后才是地面实施建设工作。然而,“雪龙”号既要去罗斯海进行前期建站准备工作,还得把队员先运到中山站,开展昆仑站、泰山站的考察;又要考虑给中山站、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还要执行大洋科考的任务。先做哪个后做哪个,任务量怎么样来搭配,人员怎么来选派,必须综合考虑。 “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 南极大陆98%长年被冰雪覆盖,真正到了夏季能够长期裸露出来的地面只有不到2%的地方。虽然看似遥远,但由于它处在地球的最南端,又少有人类活动的干扰,反而能更加科学而准确了解很多在人类社会不便了解的信息。例如,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冰心的钻取工作,因为它可以反映地球100万年、甚至150万年气候环境的信息。这对于了后勤保障迫在眉睫

以科学考察为目的的南极事业,建站数量多并不能完全说明将来谋得的权益更多,反而国际上会寄予更大的希望和责任。中国自身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很多。

在人烟稀少的南极地区,一切物资都要靠外来运输才能保障。作为中国唯一的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从1994至今已经服役了20年,它不仅提供考察站的物资、油料、人员的运输和保障,还是一个拥有小艇、直升机、雷达观测系统、各种实验室、实验装备的流动考察站。

一方面,它的破冰能力有限,并身负输运重任,在南极夏季的活动时间非常紧张;另一方面由于先天不足,它在开展大洋考察方面有很多缺陷,例如现场资料获取、样本处理、科研设备、装备配置等。

所以,建造新的一条极地破冰船来减缓它在后勤支撑保障方面的压力和负担,弥补雪龙船在大洋科考分析的先天不足,显得迫在眉睫。目前仅在亚洲地区,日本和韩国已经新建了自己的破冰船,而后发国家的印度也在计划建造新的极地考察船。中国在建新船方面,需要提高效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南极考察事业的后勤保障工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不是只要资金支持多就能够调配好。例如,正在进行的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工作之前,在罗斯海地区要进行建站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涉及到码头要搭好、陆地需要平整等基础工作,然后才是地面实施建设工作。然而,“雪龙”号既要去罗斯海进行前期建站准备工作,还得把队员先运到中山站,开展昆仑站、泰山站的考察;又要考虑给中山站、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还要执行大洋科考的任务。先做哪个后做哪个,任务量怎么样来搭配,人员怎么来选派,必须综合考虑。

口述/曲探宙(中国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 2014年,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步入了第30年,有人总结称“三十而立”。但是相比人类对极地的探索以及其他国家百年来的考察工作,中国所经历的30年并不算长,所以不能说是进入了而立之年,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标志。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先后在南极地区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将来还要在罗斯海地区建立第5个站。从考察站的布局和数量上来讲,中国基本上进入了领先国家的阵营。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逐步扩大了其南极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在南极最高点Dome-A建立了昆仑站,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参与南极事物的影响力,改变了过去只有中国求助发达国家的被动现状。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英国、印度、泰国等,越来越多的国家提出了要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但是横观世界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发展,纵观中国在南极科学考察的成长历程,有着成为海洋大国雄心的中国,仍然面临诸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不论在后勤保障、科研投入、国际合作还是战略规划上,中国都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努力。 后勤保障迫在眉睫 以科学考察为目的的南极事业,建站数量多并不能完全说明将来谋得的权益更多,反而国际上会寄予更大的希望和责任。中国自身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很多。 在人烟稀少的南极地区,一切物资都要靠外来运输才能保障。作为中国唯一的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从1994至今已经服役了20年,它不仅提供考察站的物资、油料、人员的运输和保障,还是一个拥有小艇、直升机、雷达观测系统、各种实验室、实验装备的流动考察站。 一方面,它的破冰能力有限,并身负输运重任,在南极夏季的活动时间非常紧张;另一方面由于先天不足,它在开展大洋考察方面有很多缺陷,例如现场资料获取、样本处理、科研设备、装备配置等。 所以,建造新的一条极地破冰船来减缓它在后勤支撑保障方面的压力和负担,弥补雪龙船在大洋科考分析的先天不足,显得迫在眉睫。目前仅在亚洲地区,日本和韩国已经新建了自己的破冰船,而后发国家的印度也在计划建造新的极地考察船。中国在建新船方面,需要提高效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南极考察事业的后勤保障工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不是只要资金支持多就能够调配好。例如,正在进行的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工作之前,在罗斯海地区要进行建站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涉及到码头要搭好、陆地需要平整等基础工作,然后才是地面实施建设工作。然而,“雪龙”号既要去罗斯海进行前期建站准备工作,还得把队员先运到中山站,开展昆仑站、泰山站的考察;又要考虑给中山站、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还要执行大洋科考的任务。先做哪个后做哪个,任务量怎么样来搭配,人员怎么来选派,必须综合考虑。 “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 南极大陆98%长年被冰雪覆盖,真正到了夏季能够长期裸露出来的地面只有不到2%的地方。虽然看似遥远,但由于它处在地球的最南端,又少有人类活动的干扰,反而能更加科学而准确了解很多在人类社会不便了解的信息。例如,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冰心的钻取工作,因为它可以反映地球100万年、甚至150万年气候环境的信息。这对于了

“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

南极大陆98%长年被冰雪覆盖,真正到了夏季能够长期裸露出来的地面只有不到2%的地方。虽然看似遥远,但由于它处在地球的最南端,又少有人类活动的干扰,反而能更加科学而准确了解很多在人类社会不便了解的信息。例如,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冰心的钻取工作,因为它可以反映地球100万年、甚至150万年气候环境的信息。这对于了解地球气候变化历史、应对当前气候变化问题有着重要意义。

在国际社会和平利用南极的过程中,除了建站的选址和数量外,科考能力是一个国家话语权的试金石。但是目前,中国的后勤保障问题确实已经影响到了科考任务。

中国就听着,没有共同语言。现在中国提出了在格罗夫山地区建立特别保护区,这个计划已经被《南极条约》会议接纳和同意了。此外,中国对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在罗斯海地区建立海洋保护区、澳大利亚在普利兹湾外围大范围地区提出建立海洋保护区等问题,也参与了讨论。未来这样的讨论力度需要继续加大。 过去中国的海洋目标是“查清中国海、挺进三大洋、登上南极洲”。现在中国已经做了过去想做的事,但是接下来,需要考虑该如何做得更好。 从理想状态上讲,一个国家的战略规划和战略目标是总体布局,在战略层面下才是政策;再往下是规划和计划,包括具体的目标和三五年内短期的具体任务;最后是措施和方案,保障完成上述所有想法。 但现在中国在南极事务中只有计划,后来初步有了五年规划,知道五年之内做什么,但是没有国家相应的政策,而没有政策的前提在于没有大的战略。当然,战略问题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不是我们工作层面能够做的问题,但是,我们可以为制定国家的战略和政策、开展研究提供建议和依据。 如果想要有序的持续发展这份事业,就不应是摸着石头过河。首先,在参与南极事务中,中国需要观察国际和国内两种形势的变化,用全球性的战略眼光去建立符合自身利益的战略;其次,避免走其他国家的老路,不需要力图去修补历史上的错误和遗憾,因为很多错误有当时历史的局限条件,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中国要建设海洋强国,极地工作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极地科学考察事业的壮大、极地项目的发展要和国家的建设发展目标相适应,甚至应该走在前面。要体现一个大国的存在,就不能在重要领域有所缺位。 (记者王衍采访整理) 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4年第25期总第518期

由于“雪龙”号所能运输的人员有限,如今有些科学项目没有长期坚持下来或者取得阶段性成果。例如中国科考队员去格罗夫山的陨石考察,按道理最好每年去一次,但由于中国的南极活动越来越多,有时确实没法满足这方面的科考要求。

目前中国的南极科学考察,以能够保障任务完成的最少人数为原则,要求科考队员最大限度完成自己任务的同时,还要兼顾别人的项目,一人多用。此外,在科研项目选择上也存在竞争。在统筹南极科考项目时,需要进行优选,例如,国家专项项目、科技部重大专项、国家自然基金委支持的项目、需要连续进行研究监测的项目优先考虑。

在中国建站数量增加的同时,要进一步提高科学考察的水平,主要依靠三个方面:

首先是建立一支稳定发展的高水平极地科研队伍。南极考察初期,科考人员往往自带干粮似的,借助极地科考这个平台拼盘式地来唱地方戏,唱完就走人。现在中国建立了极地环境综合考察专项,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的目标是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让科学家能够长期稳定地进行考察研究,不仅满足自己的兴趣和特长,还要满足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满足人类对极地了解和认识的愿望。

其次是要提高科研设备。有好的武器、好的装备干起活来才能见成效。考虑到南极科学事业的特殊性——一年只能在南极夏季时间进行科学考察一次,决定了对很多条件和准备需要提前做、提前批,否则错过了一天可能就错过了一年。

最后是要有稳定的资金支持和安全保障条件。中国人到南极是去探索,而不是去拼命和冒险。中国的南极考察工作像是一个正在发育成长的孩子,需要摄取足够的营养。但现在,科考队员的经费补贴实在太低,吸引力太弱。对于一线的研究人员来说,往往派在职学生去做那些基础性而时间花费长的工作;而对于那些在南极进行越冬的科考队员来说,可以说是在艰苦环境中抛家舍业。此外,出海的船员相比商船船员的待遇也相差甚远,这样即使以后有了新船,也没有人来驾驶。

缺乏大的战略思考

中国早在1985年就成为《南极条约》缔约国,但面临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竞争与合作,仍要寻求一种能够平等参与国际极地事务的权利,进行非零和游戏。因而,中国在提高自身科研能力的同时,广泛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十分重要。作为后来者,通过国际交流合作可以使得起步的基础较高,避免走别人发展过程当中重复的道路,同时又能够捕捉到大家普遍关注的一些科学前沿的问题。从而实现科学资源和后勤保障资源的共享,减少浪费和重复建设。

在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目标选择上,中国不应该挑三拣四,既要与像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展开合作,又要与像印度、韩国、马来西亚、泰国等后发国家合作。合作的国家越多,说明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吸引力越大。只要合作,都是应该建立在互惠、互利、共同感兴趣的基础上,不是做做样子。

另外,中国在南极合作中的国际影响力也逐步增大。过去在环境保护和区域管理问题上,中国很少涉猎,所以别人谈中国就听着,没有共同语言。现在中国提出了在格罗夫山地区建立特别保护区,这个计划已经被《南极条约》会议接纳和同意了。此外,中国对美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在罗斯海地区建立海洋保护区、澳大利亚在普利兹湾外围大范围地区提出建立海洋保护区等问题,也参与了讨论。未来这样的讨论力度需要继续加大。

过去中国的海洋目标是“查清中国海、挺进三大洋、登上南极洲”。现在中国已经做了过去想做的事,但是接下来,需要考虑该如何做得更好。

口述/曲探宙(中国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 2014年,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步入了第30年,有人总结称“三十而立”。但是相比人类对极地的探索以及其他国家百年来的考察工作,中国所经历的30年并不算长,所以不能说是进入了而立之年,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标志。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先后在南极地区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将来还要在罗斯海地区建立第5个站。从考察站的布局和数量上来讲,中国基本上进入了领先国家的阵营。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逐步扩大了其南极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在南极最高点Dome-A建立了昆仑站,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参与南极事物的影响力,改变了过去只有中国求助发达国家的被动现状。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英国、印度、泰国等,越来越多的国家提出了要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但是横观世界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发展,纵观中国在南极科学考察的成长历程,有着成为海洋大国雄心的中国,仍然面临诸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不论在后勤保障、科研投入、国际合作还是战略规划上,中国都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努力。 后勤保障迫在眉睫 以科学考察为目的的南极事业,建站数量多并不能完全说明将来谋得的权益更多,反而国际上会寄予更大的希望和责任。中国自身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很多。 在人烟稀少的南极地区,一切物资都要靠外来运输才能保障。作为中国唯一的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从1994至今已经服役了20年,它不仅提供考察站的物资、油料、人员的运输和保障,还是一个拥有小艇、直升机、雷达观测系统、各种实验室、实验装备的流动考察站。 一方面,它的破冰能力有限,并身负输运重任,在南极夏季的活动时间非常紧张;另一方面由于先天不足,它在开展大洋考察方面有很多缺陷,例如现场资料获取、样本处理、科研设备、装备配置等。 所以,建造新的一条极地破冰船来减缓它在后勤支撑保障方面的压力和负担,弥补雪龙船在大洋科考分析的先天不足,显得迫在眉睫。目前仅在亚洲地区,日本和韩国已经新建了自己的破冰船,而后发国家的印度也在计划建造新的极地考察船。中国在建新船方面,需要提高效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南极考察事业的后勤保障工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不是只要资金支持多就能够调配好。例如,正在进行的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工作之前,在罗斯海地区要进行建站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涉及到码头要搭好、陆地需要平整等基础工作,然后才是地面实施建设工作。然而,“雪龙”号既要去罗斯海进行前期建站准备工作,还得把队员先运到中山站,开展昆仑站、泰山站的考察;又要考虑给中山站、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还要执行大洋科考的任务。先做哪个后做哪个,任务量怎么样来搭配,人员怎么来选派,必须综合考虑。 “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 南极大陆98%长年被冰雪覆盖,真正到了夏季能够长期裸露出来的地面只有不到2%的地方。虽然看似遥远,但由于它处在地球的最南端,又少有人类活动的干扰,反而能更加科学而准确了解很多在人类社会不便了解的信息。例如,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冰心的钻取工作,因为它可以反映地球100万年、甚至150万年气候环境的信息。这对于了

从理想状态上讲,一个国家的战略规划和战略目标是总体布局,在战略层面下才是政策;再往下是规划和计划,包括具体的目标和三五年内短期的具体任务;最后是措施和方案,保障完成上述所有想法。

但现在中国在南极事务中只有计划,后来初步有了五年规划,知道五年之内做什么,但是没有国家相应的政策,而没有政策的前提在于没有大的战略。当然,战略问题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不是我们工作层面能够做的问题,但是,我们可以为制定国家的战略和政策、开展研究提供建议和依据。

如果想要有序的持续发展这份事业,就不应是摸着石头过河。首先,在参与南极事务中,中国需要观察国际和国内两种形势的变化,用全球性的战略眼光去建立符合自身利益的战略;其次,避免走其他国家的老路,不需要力图去修补历史上的错误和遗憾,因为很多错误有当时历史的局限条件,跟现在是不一样的。

口述/曲探宙(中国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主任) 2014年,中国的南极考察事业步入了第30年,有人总结称“三十而立”。但是相比人类对极地的探索以及其他国家百年来的考察工作,中国所经历的30年并不算长,所以不能说是进入了而立之年,更确切地说是一种走向成熟的标志。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先后在南极地区建立了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泰山站,将来还要在罗斯海地区建立第5个站。从考察站的布局和数量上来讲,中国基本上进入了领先国家的阵营。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逐步扩大了其南极的活动范围,尤其是在南极最高点Dome-A建立了昆仑站,提高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参与南极事物的影响力,改变了过去只有中国求助发达国家的被动现状。现在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英国、印度、泰国等,越来越多的国家提出了要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但是横观世界各国在南极事务上的发展,纵观中国在南极科学考察的成长历程,有着成为海洋大国雄心的中国,仍然面临诸多现实的挑战和困难——不论在后勤保障、科研投入、国际合作还是战略规划上,中国都要进行短期和长期的努力。 后勤保障迫在眉睫 以科学考察为目的的南极事业,建站数量多并不能完全说明将来谋得的权益更多,反而国际上会寄予更大的希望和责任。中国自身面临的挑战和需要克服的困难也很多。 在人烟稀少的南极地区,一切物资都要靠外来运输才能保障。作为中国唯一的极地考察船,“雪龙”号从1994至今已经服役了20年,它不仅提供考察站的物资、油料、人员的运输和保障,还是一个拥有小艇、直升机、雷达观测系统、各种实验室、实验装备的流动考察站。 一方面,它的破冰能力有限,并身负输运重任,在南极夏季的活动时间非常紧张;另一方面由于先天不足,它在开展大洋考察方面有很多缺陷,例如现场资料获取、样本处理、科研设备、装备配置等。 所以,建造新的一条极地破冰船来减缓它在后勤支撑保障方面的压力和负担,弥补雪龙船在大洋科考分析的先天不足,显得迫在眉睫。目前仅在亚洲地区,日本和韩国已经新建了自己的破冰船,而后发国家的印度也在计划建造新的极地考察船。中国在建新船方面,需要提高效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南极考察事业的后勤保障工作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不是只要资金支持多就能够调配好。例如,正在进行的第31次南极科学考察工作之前,在罗斯海地区要进行建站的前期准备工作,首先涉及到码头要搭好、陆地需要平整等基础工作,然后才是地面实施建设工作。然而,“雪龙”号既要去罗斯海进行前期建站准备工作,还得把队员先运到中山站,开展昆仑站、泰山站的考察;又要考虑给中山站、长城站进行物资补给;还要执行大洋科考的任务。先做哪个后做哪个,任务量怎么样来搭配,人员怎么来选派,必须综合考虑。 “要组成一个交响乐团” 南极大陆98%长年被冰雪覆盖,真正到了夏季能够长期裸露出来的地面只有不到2%的地方。虽然看似遥远,但由于它处在地球的最南端,又少有人类活动的干扰,反而能更加科学而准确了解很多在人类社会不便了解的信息。例如,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冰心的钻取工作,因为它可以反映地球100万年、甚至150万年气候环境的信息。这对于了

中国要建设海洋强国,极地工作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极地科学考察事业的壮大、极地项目的发展要和国家的建设发展目标相适应,甚至应该走在前面。要体现一个大国的存在,就不能在重要领域有所缺位。

(记者王衍采访整理)

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4年第25期总第518期

  评论这张
 
阅读(273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