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国际】巴基斯坦:反恐艰难进行时   

2014-04-12 21: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巴基斯坦GDP增长率由2012年的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

【国际】巴基斯坦:反恐艰难进行时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图:20143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

3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巴基斯坦GDP增长率由2012年的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3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巴基斯坦GDP增长率由2012年的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巴基斯坦GDP增长率由2012年的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2013年巴基斯坦GDP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增长率由2012年的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33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府也不放松对外资的渴望。谢里夫在2月末宣布成立高级委员会,专门负责跟进同中国合作的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项目,并确保项目得以迅速完成。为了减少中国投资者对当地安全因素的忌惮,据巴基斯坦《黎明报》3月3日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决定向在巴的中国公司提供来自军方的保护,以吸引财力雄厚的中国公司前来投资。 外患堪忧 据悉,巴基斯坦境内目前有30多个塔利班组织,多集中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西北部,其中既包括强硬派也包括主和派。此前巴基斯坦政府与塔利班曾有过多次谈判尝试,但最终都以双方不可接受的武力行为而流产。此次双方再次进入和谈,亦不代表进入和平期。 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年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香港凤凰周刊========巴基斯坦资深记者优素福扎伊曾指出,在被美军无人机和巴军方多次清剿后,目前塔利班已经丧失了发动大规模袭击的能力;此外塔利班内部也发生了变化,在2009TTP首领马哈苏德被美军无人机炸死后,TTP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巴基斯坦GDP增长率由2012年的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推选出的新首领法兹卢拉并非来自部落地区,这也让来自部落的塔利班不太满意。

然而,以上情形并不能增强巴政府对抗塔利班的胜算。随着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2014年美军撤离阿富汗,此地区的安全恐慌也越来越盛。巴基斯坦奎德-们同意对话,只是不想留下拒绝和平的口实,并争取时间休养生息”。 谈判代表的组成也同样缺乏说服力。政府方谈判代表中仅有伊尔凡·西迪为总理谢里夫的顾问,其他三位分别为前外交官、前三军情报局官员和资深记者;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为各大极端宗教党派领导人,而非高层人士。 巴籍政治分析员、专栏作家拉扎·鲁米对正在进行的第二阶段和谈感到悲观。“所谓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日益强大的极端主义和暴力是结构性的。过去的几年中,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他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直言,“从当前局势来看,和平的曙光并非朝夕可见。” 内忧难解 据拉扎介绍,目前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简称TTP)有能力在全国制造严重破环,如今摆在谢里夫面前的首要挑战是旁遮普省的不稳定局势以及确保其势力不再增加。“巴基斯坦的安全机构不具备对TTP基础设施进行大规模拆除的能力,军事行动也不具备在情报系统和民用执法机构进行检查的能力。” 这种情形也让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深感担忧,“现在说事态进展如何还为时尚早,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并非仅有塔利班希望通过对话让巴政府内部进行重组。鉴于目前的法律,像这次法庭恐怖袭击事件以及之前多次恐怖袭击事件都说明,政府必须将情报交流、电子跟踪、交通管控等方面的事务统筹起来。”他还建议,巴政府方面应尽早做好最终和谈破裂的打算和应对。 说到整合政府内部,巴基斯坦领导层可谓如履薄冰。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长久以来,谢里夫一直陷入鹰派(要求与塔利班进行军事对抗)与鸽派(通过和谈使恐怖分子放弃对政府的血腥对抗)的斗争中。 就在3月初,巴基斯坦政府策略智囊还在为如何对待塔利班问题争论不休。一位受到当局高度重视的退役空军副参谋长建议巴当局应学习斯里兰卡集中精力长期对抗叛乱组织,而不是接受停火以给予塔利班重组喘息的机会。另一位陆军前参谋长则提出相反意见,强调巴基斯坦并不是一个岛屿国家,当地塔利班势力与阿富汗边境塔利班势力虽然目标不同,但相互勾结,这使得谢里夫政府这样的平民政府一直无法介入。 现实层面,巴基斯坦政府正努力在第三条道路上艰难前进。在外部塔利班威胁以及内部纷争不断的同时,他们还需投入足够的精力关心国家经济的发展。 亚洲发展银行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巴基斯坦GDP增长率由2012年的4.4%下降到3.6%,通货膨胀率由7.4%上升至8%。而投资作为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所占GDP的比重也由原来的19.21%下降到14.2%。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将恢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作为任期5年的优先发展事项,并向私营部门割让具有经济功能的项目。为了解决低外汇储备、财政和外部失衡等问题,巴政府也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经济改革方案,并在三年贷款67亿美元。 即使在国内与塔利班势力进行激烈战斗时,巴政阿扎姆大学政治学教授哈桑·阿斯卡里·里兹维认为,巴基斯坦军方领导人害怕TTP趁机迅速变强,并与阿富汗盟友增强对巴基斯坦东部的控制,而谢里夫平民政府无法站在军队一边夺回北瓦济里斯坦。

“美军撤离阿富汗将提高TTP的士气,同时为其提供一个更大的恐怖主义‘后院’。这样的扩展会增加TTP的杀伤力以及资金来源,在短期内,巴基斯坦一定会再陷暴力厄运,就连旁遮普省也会因越来越多的跨境恐怖势力而无宁日。”拉扎·鲁米说。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王衍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

=======香港凤凰周刊 图:2014年3月6日,巴基斯坦市民参加在拉合尔市举行的和平集会,要求政府尽快取缔激进分子。当天上午,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首都伊斯兰堡会见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双方一致认为应加速推进和平对话进程。 导读:“为经济发展而努力营造和平环境的第三条路其实是一种幻想。虽然和谈可能会短时间内停止暴力,但过去几年,极端主义和暴力思潮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要想使巴基斯坦重返和平,政府不得不扭转这一态势。” 3月6日清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总理谢里夫的这顿早餐吃得格外沉重,与他会面的,是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 一个月前,来自巴基斯坦政府方面的4位代表与巴基斯坦塔利班谈判委员会4位成员进行了七年来首次和平会谈,此举一度引发外界关注。但和谈随之破裂,巴基斯坦军方还首次发动对塔利班据点的空袭,让巴基斯坦再次陷入激烈的武力冲突,双方死伤惨重。3月2日双方同意停火一个月后,谈判双方再次现身。 在3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政府方代表伊尔凡·西迪表示,此前和谈主要目的是加强双方的沟通联系,而现在和谈则进入做出重要决定的第二阶段,而塔利班谈判代表则要求会见总理谢里夫,就如何继续开始对话交换意见。 塔利班在巴基斯坦造成的动乱已经持续10年,导致大约4.5万人死亡;2014年年底美军将撤离阿富汗地区,留下的安全真空恐慌已经悄然在南亚蔓延。上任不到一年的谢里夫能否顶住内外压力,平缓多年敌对宿怨,实现自己一如既往倡导的和平主张,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和谈幻象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道,这次早餐会上,谈判委员会成员称已经准备好和塔利班领导人展开直接对话,而谢里夫在会后则表示自己有责任帮助其终止暴力。 “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是巴基斯坦所面临的主要问题。通过暴力还是通过协商,又或者协商不成再部署武力?谢里夫政府目前有上述三个选项。”联合国副秘书长、巴基斯坦前外交官塔里克·奥斯曼·安诚撰文表示。 自去年6月赢得大选上任以来,谢里夫就一直声称将区别前任政府,不再使用暴力解决塔利班问题。然而,不使用暴力的内涵比外界的猜测丰富得多。去年9月,巴基斯坦召开的全国政党大会为如今的形势留下伏笔。据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主任菲扎尔·拉赫曼介绍,在如何处理塔利班问题上,会议中包括人民党等反对党在内的所有党派达成了罕见的一致,希望通过谈判改善安全局势;另外,军方与民选政府也达成高度一致,一旦谈判失败或者效果不佳,巴军方有可能采取军事措施。 从今年2月初巴基斯坦与塔利班谈判委员会成员的首次和谈来看,随后发生的一切更像是对上述计划的一种测试。当时首次和谈时间长达3小时之久,但外界对其实际成效却不乐观。巴《新闻报》认为,首轮谈判势必将和数年来的多次和谈一样虎头蛇尾,因为双方几乎没有共识——塔利班希望在巴全境实施伊斯兰法律,并让巴军队撤出7个部落自治区,这些都是民选政府不会接受的。巴《国民报》则分析说,塔利班只是要政府单方面让步,而不愿做任何妥协,“他 ========

  评论这张
 
阅读(13249)|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