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军情】米格战斗机:落日余晖   

2014-04-11 23: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军情】米格战斗机:落日余晖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一而无人问津。而苏霍伊设计局拿出其金屋藏娇的苏-27战斗机向国际市场推销。米格在和苏霍伊争抢出口市场的竞争中一败涂地。 别利亚科夫本人卷入了政治风波,在反叶利钦的政变中站错了队。1995年,别利亚科夫“下岗”退休了。和别利亚科夫的个人命运一样,此时的米格设计局也即将走到历史的终点。 为了整合资源并提高市场竞争力,俄罗斯于1996年将设计局和飞机工厂重组为联合体,奄奄一息的米格设计局被迫与莫斯科飞机工厂、设计直升机的卡莫夫设计局、设计发动机的克里莫夫设计局等合组为“米格-莫斯科军工联合体”(MiG-MAPO)。 此时的“MIG”已不再代表米格,而是“军工联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Group)的缩写,原米格设计局实际已被降格为新联合体的战斗机设计所。2006年,新米格-MAPO再与苏霍伊、雅克、图波列夫、伊留申等一起被合并组成“联合飞机制造公司”,米格变为其旗下子公司。 新米格不但基本丧失了外销市场,多年来因缺乏资金,难以拿出像样的新式战斗机设计方案,“米格”彻底沉沦了。 “米格”沉沦的背后 米格的沉沦,既有其产品不能适应技术潮流和时代趋势的偶然性因素,更有体制所决定的必然因素。 因为苏联相对于西方在工业和科学上比较薄弱,为了弥补技术不足、在关键性能上追求最优化,米格不得不舍弃不少次要性能。因此米格机常常有意识的舍弃了航程、载弹和电子设备。这就使其功能用途单一、技术改进的余地小。 在米格-21的时代,这种独辟蹊径的思路很适应当时的技术时代。越南战场上轻巧的米格-21;甚至过时的米格-17就常常能将笨重而昂贵的美制“鬼怪”、“雷公”打的团团转。但到了80年代,这种风格却吹响了米格的挽歌。 “米格”的新一代战斗机米格-29,用牺牲载油量来换取轻巧和高性能,米格-29因腿短而被讥嘲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机场保卫者”。同时,因机体狭小、结构紧凑,米格-29的改进潜力太小,不能像苏-27那样同时胜任轰炸等多重任务。至于同期的米格-31,虽是非常优秀的截击机,但格斗性能差,用途过于单一。两款飞机的出口业绩均惨不忍睹,米格的传统市场被苏霍伊蚕食殆尽。 现代战斗机项目的研发耗资巨大,因此昔日航空巨头因为一个项目的惨败就被淘汰出局并不罕见,六七十年代,美国一批曾经赫赫有名的飞机公司因此被洗牌出局。米格的衰落则不仅是因为其三代战斗机外销的失败,其所依附的畸形化的军事工业才是决定米格最终命运的根本原因。 西方世界的军事技术同整个经济总的技术水平是密切相连的,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比如美国的军火巨头均同时涉足民间市场,也有很强的竞争力。但苏联却不是这样。苏联的军、民工业泾渭分明。 作为相对落后一方,苏联要做到与美国全方位对抗是力不从心的,只能有所取舍,集中资源在关键领域争取突破。因此军事工业在整个苏联工业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享受特别优厚的优先权。 在由军队、军工

图:别利亚科夫


作为总设计师,是苏联科学院成员,曾获得列宁勋章,两次得到社会主义劳动模范称号。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前米格设计局总设计师罗斯季斯拉夫•阿波洛索维奇•别利亚科夫于3月1日在莫斯科去世。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作为米格设计局的末代掌门人,别利亚科夫的个人沉浮,曾象征着“米格”这块金字招牌在雄踞世界战斗机市场半个世纪后徐徐谢幕。


从辉煌到沉沦

很多媒体报道这条新闻时,都给别利亚科夫冠以“米格之父”的头衔,这并不确切。1939 年,两个年轻的飞机设计师阿尔腾姆•米高杨(Mikoyan)和米哈伊尔•格列维奇(Guryevich)联手组建以两人姓氏的组合“米格”(MiG)命名的飞机设计局。因此,米格之父的头衔只能属于他们。

从二战开始,设计局陆续设计了一系列战斗机。在螺旋桨活塞发动机时代,米格设计局并不很突出,他们真正成名于喷气时代。二战后,当苏联从英国搞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技术后,米格很快依此设计出名震世界的第一款作品:米格-15战斗机。一鸣惊人的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战斗机的代表作之一,奠定了米格战机在世界军火市场的地位。随后,米格以一系列响当当的作品,几乎成了东方阵营战斗机的代名词。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在苏式空中作战思想与体系下,米格机通常定位为“前线战斗机”,因此除了米格-23与专用于截击的米格-25、米格-31等少数例外,从米格-15到米格-29,大多数米格家族成员都有下列特征:轻巧、结构简单、造价低廉、易于维护保养、方便大量制造。

尽管米格机同时还存在航程短、载弹量小、功能用途单一,航空电子设备比较简陋等缺点,但是在速度、高度等关键性能上,米格机并不逊于西方对手,甚至因为尺寸小、重量轻,相比笨重的美制战斗机,米格往往更轻便灵活。这种风格和西方尤其是美国偏爱多用途、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的喜好大相径庭。在使用得当的情况下,比如越南战场,小巧的米格机常常能战胜比自己大得多、贵得多、机载设备也先进得多的美国战斗机。这铸就了米格神话。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1969年,当长期患病的米高杨退休后(他于次年去世),经他亲自推荐,别利亚科夫接掌米格设计局直至苏联解体。

图:别利亚科夫 作为总设计师,是苏联科学院成员,曾获得列宁勋章,两次得到社会主义劳动模范称号。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前米格设计局总设计师罗斯季斯拉夫•阿波洛索维奇•别利亚科夫于3月1日在莫斯科去世。 作为米格设计局的末代掌门人,别利亚科夫的个人沉浮,曾象征着“米格”这块金字招牌在雄踞世界战斗机市场半个世纪后徐徐谢幕。 从辉煌到沉沦 很多媒体报道这条新闻时,都给别利亚科夫冠以“米格之父”的头衔,这并不确切。1939 年,两个年轻的飞机设计师阿尔腾姆•米高杨(Mikoyan)和米哈伊尔•格列维奇(Guryevich)联手组建以两人姓氏的组合“米格”(MiG)命名的飞机设计局。因此,米格之父的头衔只能属于他们。 从二战开始,设计局陆续设计了一系列战斗机。在螺旋桨活塞发动机时代,米格设计局并不很突出,他们真正成名于喷气时代。二战后,当苏联从英国搞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技术后,米格很快依此设计出名震世界的第一款作品:米格-15战斗机。一鸣惊人的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战斗机的代表作之一,奠定了米格战机在世界军火市场的地位。随后,米格以一系列响当当的作品,几乎成了东方阵营战斗机的代名词。 在苏式空中作战思想与体系下,米格机通常定位为“前线战斗机”,因此除了米格-23与专用于截击的米格-25、米格-31等少数例外,从米格-15到米格-29,大多数米格家族成员都有下列特征:轻巧、结构简单、造价低廉、易于维护保养、方便大量制造。 尽管米格机同时还存在航程短、载弹量小、功能用途单一,航空电子设备比较简陋等缺点,但是在速度、高度等关键性能上,米格机并不逊于西方对手,甚至因为尺寸小、重量轻,相比笨重的美制战斗机,米格往往更轻便灵活。这种风格和西方尤其是美国偏爱多用途、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的喜好大相径庭。在使用得当的情况下,比如越南战场,小巧的米格机常常能战胜比自己大得多、贵得多、机载设备也先进得多的美国战斗机。这铸就了米格神话。 1969年,当长期患病的米高杨退休后(他于次年去世),经他亲自推荐,别利亚科夫接掌米格设计局直至苏联解体。 别利亚科夫生于1934年,1941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米格设计局,先后参与设计过多款米格战斗机。并亲自主持设计了苏联解体前米格最后一款截击型战斗机——米格-31。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军火贸易中,苏联常年力压美国,稳居第一把交椅。那个时代,原装的苏制喷气战斗机或其仿制品遍布苏联与华约集团、阿拉伯世界、中国或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空军。这是米格最辉煌的时代。 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家拨款和订单断绝,人才快速流失,俄罗斯军工业瞬间由盛转衰,遭到毁灭性打击。米格设计局也在劫难逃。祸不单行的是,米格的拳头产品如米格-23、米格-29战斗机在80-90年代的世界各地战场上表现不佳,米格-31则因为功能过于单 别利亚科夫生于1934年,1941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米格设计局,先后参与设计过多款米格战斗机。并亲自主持设计了苏联解体前米格最后一款截击型战斗机——米格-31。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军火贸易中,苏联常年力压美国,稳居第一把交椅。那个时代,原装的苏制喷气战斗机或其仿制品遍布苏联与华约集团、阿拉伯世界、中国或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空军。这是米格最辉煌的时代。

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家拨款和订单断绝,人才快速流失,俄罗斯军工业瞬间由盛转衰,遭到毁灭性打击。米格设计局也在劫难逃。祸不单行的是,米格的拳头产品如米格-23、米格-29战斗机在80-90年代的世界各地战场上表现不佳,米格-31则因为功能过于单一而无人问津。而苏霍伊设计局拿出其金屋藏娇的苏-27战斗机向国际市场推销。米格在和苏霍伊争抢出口市场的竞争中一败涂地。

图:别利亚科夫 作为总设计师,是苏联科学院成员,曾获得列宁勋章,两次得到社会主义劳动模范称号。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前米格设计局总设计师罗斯季斯拉夫•阿波洛索维奇•别利亚科夫于3月1日在莫斯科去世。 作为米格设计局的末代掌门人,别利亚科夫的个人沉浮,曾象征着“米格”这块金字招牌在雄踞世界战斗机市场半个世纪后徐徐谢幕。 从辉煌到沉沦 很多媒体报道这条新闻时,都给别利亚科夫冠以“米格之父”的头衔,这并不确切。1939 年,两个年轻的飞机设计师阿尔腾姆•米高杨(Mikoyan)和米哈伊尔•格列维奇(Guryevich)联手组建以两人姓氏的组合“米格”(MiG)命名的飞机设计局。因此,米格之父的头衔只能属于他们。 从二战开始,设计局陆续设计了一系列战斗机。在螺旋桨活塞发动机时代,米格设计局并不很突出,他们真正成名于喷气时代。二战后,当苏联从英国搞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技术后,米格很快依此设计出名震世界的第一款作品:米格-15战斗机。一鸣惊人的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战斗机的代表作之一,奠定了米格战机在世界军火市场的地位。随后,米格以一系列响当当的作品,几乎成了东方阵营战斗机的代名词。 在苏式空中作战思想与体系下,米格机通常定位为“前线战斗机”,因此除了米格-23与专用于截击的米格-25、米格-31等少数例外,从米格-15到米格-29,大多数米格家族成员都有下列特征:轻巧、结构简单、造价低廉、易于维护保养、方便大量制造。 尽管米格机同时还存在航程短、载弹量小、功能用途单一,航空电子设备比较简陋等缺点,但是在速度、高度等关键性能上,米格机并不逊于西方对手,甚至因为尺寸小、重量轻,相比笨重的美制战斗机,米格往往更轻便灵活。这种风格和西方尤其是美国偏爱多用途、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的喜好大相径庭。在使用得当的情况下,比如越南战场,小巧的米格机常常能战胜比自己大得多、贵得多、机载设备也先进得多的美国战斗机。这铸就了米格神话。 1969年,当长期患病的米高杨退休后(他于次年去世),经他亲自推荐,别利亚科夫接掌米格设计局直至苏联解体。 别利亚科夫生于1934年,1941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米格设计局,先后参与设计过多款米格战斗机。并亲自主持设计了苏联解体前米格最后一款截击型战斗机——米格-31。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军火贸易中,苏联常年力压美国,稳居第一把交椅。那个时代,原装的苏制喷气战斗机或其仿制品遍布苏联与华约集团、阿拉伯世界、中国或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空军。这是米格最辉煌的时代。 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家拨款和订单断绝,人才快速流失,俄罗斯军工业瞬间由盛转衰,遭到毁灭性打击。米格设计局也在劫难逃。祸不单行的是,米格的拳头产品如米格-23、米格-29战斗机在80-90年代的世界各地战场上表现不佳,米格-31则因为功能过于单 别利亚科夫本人卷入了政治风波,在反叶利钦的政变中站错了队。1995年,别利亚科夫“下岗”退休了。和别利亚科夫的个人命运一样,此时的米格设计局也即将走到历史的终点。

为了整合资源并提高市场竞争力,俄罗斯于1996年将设计局和飞机工厂重组为联合体,奄奄一息的米格设计局被迫与莫斯科飞机工厂、设计直升机的卡莫夫设计局、设计发动机的克里莫夫设计局等合组为“米格-莫斯科军工联合体”(MiG-MAPO)。

图:别利亚科夫 作为总设计师,是苏联科学院成员,曾获得列宁勋章,两次得到社会主义劳动模范称号。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前米格设计局总设计师罗斯季斯拉夫•阿波洛索维奇•别利亚科夫于3月1日在莫斯科去世。 作为米格设计局的末代掌门人,别利亚科夫的个人沉浮,曾象征着“米格”这块金字招牌在雄踞世界战斗机市场半个世纪后徐徐谢幕。 从辉煌到沉沦 很多媒体报道这条新闻时,都给别利亚科夫冠以“米格之父”的头衔,这并不确切。1939 年,两个年轻的飞机设计师阿尔腾姆•米高杨(Mikoyan)和米哈伊尔•格列维奇(Guryevich)联手组建以两人姓氏的组合“米格”(MiG)命名的飞机设计局。因此,米格之父的头衔只能属于他们。 从二战开始,设计局陆续设计了一系列战斗机。在螺旋桨活塞发动机时代,米格设计局并不很突出,他们真正成名于喷气时代。二战后,当苏联从英国搞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技术后,米格很快依此设计出名震世界的第一款作品:米格-15战斗机。一鸣惊人的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战斗机的代表作之一,奠定了米格战机在世界军火市场的地位。随后,米格以一系列响当当的作品,几乎成了东方阵营战斗机的代名词。 在苏式空中作战思想与体系下,米格机通常定位为“前线战斗机”,因此除了米格-23与专用于截击的米格-25、米格-31等少数例外,从米格-15到米格-29,大多数米格家族成员都有下列特征:轻巧、结构简单、造价低廉、易于维护保养、方便大量制造。 尽管米格机同时还存在航程短、载弹量小、功能用途单一,航空电子设备比较简陋等缺点,但是在速度、高度等关键性能上,米格机并不逊于西方对手,甚至因为尺寸小、重量轻,相比笨重的美制战斗机,米格往往更轻便灵活。这种风格和西方尤其是美国偏爱多用途、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的喜好大相径庭。在使用得当的情况下,比如越南战场,小巧的米格机常常能战胜比自己大得多、贵得多、机载设备也先进得多的美国战斗机。这铸就了米格神话。 1969年,当长期患病的米高杨退休后(他于次年去世),经他亲自推荐,别利亚科夫接掌米格设计局直至苏联解体。 别利亚科夫生于1934年,1941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米格设计局,先后参与设计过多款米格战斗机。并亲自主持设计了苏联解体前米格最后一款截击型战斗机——米格-31。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军火贸易中,苏联常年力压美国,稳居第一把交椅。那个时代,原装的苏制喷气战斗机或其仿制品遍布苏联与华约集团、阿拉伯世界、中国或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空军。这是米格最辉煌的时代。 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家拨款和订单断绝,人才快速流失,俄罗斯军工业瞬间由盛转衰,遭到毁灭性打击。米格设计局也在劫难逃。祸不单行的是,米格的拳头产品如米格-23、米格-29战斗机在80-90年代的世界各地战场上表现不佳,米格-31则因为功能过于单

此时的“MIG”已不再代表米格,而是“军工联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Group)的缩写,原米格设计局实际已被降格为新联合体的战斗机设计所。2006年,新米格-MAPO再与苏霍伊、雅克、图波列夫、伊留申等一起被合并组成“联合飞机制造公司”,米格变为其旗下子公司。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新米格不但基本丧失了外销市场,多年来因缺乏资金,难以拿出像样的新式战斗机设计方案,“米格”彻底沉沦了。


“米格”沉沦的背后

一而无人问津。而苏霍伊设计局拿出其金屋藏娇的苏-27战斗机向国际市场推销。米格在和苏霍伊争抢出口市场的竞争中一败涂地。 别利亚科夫本人卷入了政治风波,在反叶利钦的政变中站错了队。1995年,别利亚科夫“下岗”退休了。和别利亚科夫的个人命运一样,此时的米格设计局也即将走到历史的终点。 为了整合资源并提高市场竞争力,俄罗斯于1996年将设计局和飞机工厂重组为联合体,奄奄一息的米格设计局被迫与莫斯科飞机工厂、设计直升机的卡莫夫设计局、设计发动机的克里莫夫设计局等合组为“米格-莫斯科军工联合体”(MiG-MAPO)。 此时的“MIG”已不再代表米格,而是“军工联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Group)的缩写,原米格设计局实际已被降格为新联合体的战斗机设计所。2006年,新米格-MAPO再与苏霍伊、雅克、图波列夫、伊留申等一起被合并组成“联合飞机制造公司”,米格变为其旗下子公司。 新米格不但基本丧失了外销市场,多年来因缺乏资金,难以拿出像样的新式战斗机设计方案,“米格”彻底沉沦了。 “米格”沉沦的背后 米格的沉沦,既有其产品不能适应技术潮流和时代趋势的偶然性因素,更有体制所决定的必然因素。 因为苏联相对于西方在工业和科学上比较薄弱,为了弥补技术不足、在关键性能上追求最优化,米格不得不舍弃不少次要性能。因此米格机常常有意识的舍弃了航程、载弹和电子设备。这就使其功能用途单一、技术改进的余地小。 在米格-21的时代,这种独辟蹊径的思路很适应当时的技术时代。越南战场上轻巧的米格-21;甚至过时的米格-17就常常能将笨重而昂贵的美制“鬼怪”、“雷公”打的团团转。但到了80年代,这种风格却吹响了米格的挽歌。 “米格”的新一代战斗机米格-29,用牺牲载油量来换取轻巧和高性能,米格-29因腿短而被讥嘲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机场保卫者”。同时,因机体狭小、结构紧凑,米格-29的改进潜力太小,不能像苏-27那样同时胜任轰炸等多重任务。至于同期的米格-31,虽是非常优秀的截击机,但格斗性能差,用途过于单一。两款飞机的出口业绩均惨不忍睹,米格的传统市场被苏霍伊蚕食殆尽。 现代战斗机项目的研发耗资巨大,因此昔日航空巨头因为一个项目的惨败就被淘汰出局并不罕见,六七十年代,美国一批曾经赫赫有名的飞机公司因此被洗牌出局。米格的衰落则不仅是因为其三代战斗机外销的失败,其所依附的畸形化的军事工业才是决定米格最终命运的根本原因。 西方世界的军事技术同整个经济总的技术水平是密切相连的,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比如美国的军火巨头均同时涉足民间市场,也有很强的竞争力。但苏联却不是这样。苏联的军、民工业泾渭分明。 作为相对落后一方,苏联要做到与美国全方位对抗是力不从心的,只能有所取舍,集中资源在关键领域争取突破。因此军事工业在整个苏联工业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享受特别优厚的优先权。 在由军队、军工

米格的沉沦,既有其产品不能适应技术潮流和时代趋势的偶然性因素,更有体制所决定的必然因素。

因为苏联相对于西方在工业和科学上比较薄弱,为了弥补技术不足、在关键性能上追求最优化,米格不得不舍弃不少次要性能。因此米格机常常有意识的舍弃了航程、载弹和电子设备。这就使其功能用途单一、技术改进的余地小。

在米格-21的时代,这种独辟蹊径的思路很适应当时的技术时代。越南战场上轻巧的米格-21;甚至过时的米格-17就常常能将笨重而昂贵的美制“鬼怪”、“雷公”打的团团转。但到了80年代,这种风格却吹响了米格的挽歌。

一而无人问津。而苏霍伊设计局拿出其金屋藏娇的苏-27战斗机向国际市场推销。米格在和苏霍伊争抢出口市场的竞争中一败涂地。 别利亚科夫本人卷入了政治风波,在反叶利钦的政变中站错了队。1995年,别利亚科夫“下岗”退休了。和别利亚科夫的个人命运一样,此时的米格设计局也即将走到历史的终点。 为了整合资源并提高市场竞争力,俄罗斯于1996年将设计局和飞机工厂重组为联合体,奄奄一息的米格设计局被迫与莫斯科飞机工厂、设计直升机的卡莫夫设计局、设计发动机的克里莫夫设计局等合组为“米格-莫斯科军工联合体”(MiG-MAPO)。 此时的“MIG”已不再代表米格,而是“军工联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Group)的缩写,原米格设计局实际已被降格为新联合体的战斗机设计所。2006年,新米格-MAPO再与苏霍伊、雅克、图波列夫、伊留申等一起被合并组成“联合飞机制造公司”,米格变为其旗下子公司。 新米格不但基本丧失了外销市场,多年来因缺乏资金,难以拿出像样的新式战斗机设计方案,“米格”彻底沉沦了。 “米格”沉沦的背后 米格的沉沦,既有其产品不能适应技术潮流和时代趋势的偶然性因素,更有体制所决定的必然因素。 因为苏联相对于西方在工业和科学上比较薄弱,为了弥补技术不足、在关键性能上追求最优化,米格不得不舍弃不少次要性能。因此米格机常常有意识的舍弃了航程、载弹和电子设备。这就使其功能用途单一、技术改进的余地小。 在米格-21的时代,这种独辟蹊径的思路很适应当时的技术时代。越南战场上轻巧的米格-21;甚至过时的米格-17就常常能将笨重而昂贵的美制“鬼怪”、“雷公”打的团团转。但到了80年代,这种风格却吹响了米格的挽歌。 “米格”的新一代战斗机米格-29,用牺牲载油量来换取轻巧和高性能,米格-29因腿短而被讥嘲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机场保卫者”。同时,因机体狭小、结构紧凑,米格-29的改进潜力太小,不能像苏-27那样同时胜任轰炸等多重任务。至于同期的米格-31,虽是非常优秀的截击机,但格斗性能差,用途过于单一。两款飞机的出口业绩均惨不忍睹,米格的传统市场被苏霍伊蚕食殆尽。 现代战斗机项目的研发耗资巨大,因此昔日航空巨头因为一个项目的惨败就被淘汰出局并不罕见,六七十年代,美国一批曾经赫赫有名的飞机公司因此被洗牌出局。米格的衰落则不仅是因为其三代战斗机外销的失败,其所依附的畸形化的军事工业才是决定米格最终命运的根本原因。 西方世界的军事技术同整个经济总的技术水平是密切相连的,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比如美国的军火巨头均同时涉足民间市场,也有很强的竞争力。但苏联却不是这样。苏联的军、民工业泾渭分明。 作为相对落后一方,苏联要做到与美国全方位对抗是力不从心的,只能有所取舍,集中资源在关键领域争取突破。因此军事工业在整个苏联工业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享受特别优厚的优先权。 在由军队、军工

“米格”的新一代战斗机米格-29,用牺牲载油量来换取轻巧和高性能,米格-29因腿短而被讥嘲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机场保卫者”。同时,因机体狭小、结构紧凑,米格-29的改进潜力太小,不能像苏-27那样同时胜任轰炸等多重任务。至于同期的米格-31,虽是非常优秀的截击机,但格斗性能差,用途过于单一。两款飞机的出口业绩均惨不忍睹,米格的传统市场被苏霍伊蚕食殆尽。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现代战斗机项目的研发耗资巨大,因此昔日航空巨头因为一个项目的惨败就被淘汰出局并不罕见,六七十年代,美国一批曾经赫赫有名的飞机公司因此被洗牌出局。米格的衰落则不仅是因为其三代战斗机外销的失败,其所依附的畸形化的军事工业才是决定米格最终命运的根本原因。

西方世界的军事技术同整个经济总的技术水平是密切相连的,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比如美国的军火巨头均同时涉足民间市场,也有很强的竞争力。但苏联却不是这样。苏联的军、民工业泾渭分明。

作为相对落后一方,苏联要做到与美国全方位对抗是力不从心的,只能有所取舍,集中资源在关键领域争取突破。因此军事工业在整个苏联工业中拥有特殊的地位,享受特别优厚的优先权。

在由军队、军工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部门、军工科学界紧密结合的军事工业中,军工科学家们居于金字塔的塔尖。列宁曾规定:有才能的专家应当比普通工人的工资高。斯大林大力发展了这种特权制度,认为某些人或某类人对国家有特殊的重要价值,应得到特殊的报酬或奖赏。 在福利待遇上,军工科学家们能像党和国家的高层领导、陆海军高级将领、最优秀的文艺界人士、功勋运动员们一样,获得体制所提供的一切——林中度假别墅、专用餐厅、专门的医院,私人汽车等等。苏联给军工科学家们慷慨地提供了一切,同时也要求他们拿出应有的回报——设计新式武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苏联在航天和军工方面能够短期内就取得辉煌成就的秘诀即在于此,但同时也形成了“尾大不掉”的弊病。在这种体制下,军工部门形成独立于社会、自成国中之国的军工复合体。勃列日涅夫依赖军工复合体官僚的支持登上权力舞台,为了答谢他们,他给军工复合体开了一张实质上没有限额的“支票”。在冷战的背景下,只要军工复合体想要什么,苏联领导层就给什么。研发并生产某种武器不再是基于精心调研与精确规划的结果,而只是出于模糊的理由:美国人“将拥有”某种武器,那么苏联也“必须拥有”。

尽管人人都知道消费品工业不发达和人民对“短缺经济”的长期抱怨是苏联的痼疾,但在强势军工复合体的存在下,无数的人力物力财力还是被投入到军事工业的无底洞。最终,人民的长期不满情绪使他们抛弃了苏联。

作为解体后遗症之一,在经济崩溃时期,军工复合体这个吸血鬼一般存在的寄生体,在失去宿主后迅速限于分崩离析的境地。此时西方才惊讶的发现,苏联军事工业的规模远超先前的估计,远远超出了苏联正常国力所能承受的限度。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武器制造者如此怀念“苏联时代”的原因。

图:别利亚科夫 作为总设计师,是苏联科学院成员,曾获得列宁勋章,两次得到社会主义劳动模范称号。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前米格设计局总设计师罗斯季斯拉夫•阿波洛索维奇•别利亚科夫于3月1日在莫斯科去世。 作为米格设计局的末代掌门人,别利亚科夫的个人沉浮,曾象征着“米格”这块金字招牌在雄踞世界战斗机市场半个世纪后徐徐谢幕。 从辉煌到沉沦 很多媒体报道这条新闻时,都给别利亚科夫冠以“米格之父”的头衔,这并不确切。1939 年,两个年轻的飞机设计师阿尔腾姆•米高杨(Mikoyan)和米哈伊尔•格列维奇(Guryevich)联手组建以两人姓氏的组合“米格”(MiG)命名的飞机设计局。因此,米格之父的头衔只能属于他们。 从二战开始,设计局陆续设计了一系列战斗机。在螺旋桨活塞发动机时代,米格设计局并不很突出,他们真正成名于喷气时代。二战后,当苏联从英国搞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技术后,米格很快依此设计出名震世界的第一款作品:米格-15战斗机。一鸣惊人的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战斗机的代表作之一,奠定了米格战机在世界军火市场的地位。随后,米格以一系列响当当的作品,几乎成了东方阵营战斗机的代名词。 在苏式空中作战思想与体系下,米格机通常定位为“前线战斗机”,因此除了米格-23与专用于截击的米格-25、米格-31等少数例外,从米格-15到米格-29,大多数米格家族成员都有下列特征:轻巧、结构简单、造价低廉、易于维护保养、方便大量制造。 尽管米格机同时还存在航程短、载弹量小、功能用途单一,航空电子设备比较简陋等缺点,但是在速度、高度等关键性能上,米格机并不逊于西方对手,甚至因为尺寸小、重量轻,相比笨重的美制战斗机,米格往往更轻便灵活。这种风格和西方尤其是美国偏爱多用途、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的喜好大相径庭。在使用得当的情况下,比如越南战场,小巧的米格机常常能战胜比自己大得多、贵得多、机载设备也先进得多的美国战斗机。这铸就了米格神话。 1969年,当长期患病的米高杨退休后(他于次年去世),经他亲自推荐,别利亚科夫接掌米格设计局直至苏联解体。 别利亚科夫生于1934年,1941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米格设计局,先后参与设计过多款米格战斗机。并亲自主持设计了苏联解体前米格最后一款截击型战斗机——米格-31。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军火贸易中,苏联常年力压美国,稳居第一把交椅。那个时代,原装的苏制喷气战斗机或其仿制品遍布苏联与华约集团、阿拉伯世界、中国或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空军。这是米格最辉煌的时代。 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家拨款和订单断绝,人才快速流失,俄罗斯军工业瞬间由盛转衰,遭到毁灭性打击。米格设计局也在劫难逃。祸不单行的是,米格的拳头产品如米格-23、米格-29战斗机在80-90年代的世界各地战场上表现不佳,米格-31则因为功能过于单

米格设计局在半个世纪的历史上,历经辉煌最终归于平淡,成也体制,败也体制。


图:别利亚科夫 作为总设计师,是苏联科学院成员,曾获得列宁勋章,两次得到社会主义劳动模范称号。 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前米格设计局总设计师罗斯季斯拉夫•阿波洛索维奇•别利亚科夫于3月1日在莫斯科去世。 作为米格设计局的末代掌门人,别利亚科夫的个人沉浮,曾象征着“米格”这块金字招牌在雄踞世界战斗机市场半个世纪后徐徐谢幕。 从辉煌到沉沦 很多媒体报道这条新闻时,都给别利亚科夫冠以“米格之父”的头衔,这并不确切。1939 年,两个年轻的飞机设计师阿尔腾姆•米高杨(Mikoyan)和米哈伊尔•格列维奇(Guryevich)联手组建以两人姓氏的组合“米格”(MiG)命名的飞机设计局。因此,米格之父的头衔只能属于他们。 从二战开始,设计局陆续设计了一系列战斗机。在螺旋桨活塞发动机时代,米格设计局并不很突出,他们真正成名于喷气时代。二战后,当苏联从英国搞到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发动机技术后,米格很快依此设计出名震世界的第一款作品:米格-15战斗机。一鸣惊人的米格-15是战后第一代战斗机的代表作之一,奠定了米格战机在世界军火市场的地位。随后,米格以一系列响当当的作品,几乎成了东方阵营战斗机的代名词。 在苏式空中作战思想与体系下,米格机通常定位为“前线战斗机”,因此除了米格-23与专用于截击的米格-25、米格-31等少数例外,从米格-15到米格-29,大多数米格家族成员都有下列特征:轻巧、结构简单、造价低廉、易于维护保养、方便大量制造。 尽管米格机同时还存在航程短、载弹量小、功能用途单一,航空电子设备比较简陋等缺点,但是在速度、高度等关键性能上,米格机并不逊于西方对手,甚至因为尺寸小、重量轻,相比笨重的美制战斗机,米格往往更轻便灵活。这种风格和西方尤其是美国偏爱多用途、大航程的重型战斗机的喜好大相径庭。在使用得当的情况下,比如越南战场,小巧的米格机常常能战胜比自己大得多、贵得多、机载设备也先进得多的美国战斗机。这铸就了米格神话。 1969年,当长期患病的米高杨退休后(他于次年去世),经他亲自推荐,别利亚科夫接掌米格设计局直至苏联解体。 别利亚科夫生于1934年,1941年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米格设计局,先后参与设计过多款米格战斗机。并亲自主持设计了苏联解体前米格最后一款截击型战斗机——米格-31。 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球军火贸易中,苏联常年力压美国,稳居第一把交椅。那个时代,原装的苏制喷气战斗机或其仿制品遍布苏联与华约集团、阿拉伯世界、中国或亚非拉第三世界的空军。这是米格最辉煌的时代。 苏联解体后,因为国家拨款和订单断绝,人才快速流失,俄罗斯军工业瞬间由盛转衰,遭到毁灭性打击。米格设计局也在劫难逃。祸不单行的是,米格的拳头产品如米格-23、米格-29战斗机在80-90年代的世界各地战场上表现不佳,米格-31则因为功能过于单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作者:阎滨

  评论这张
 
阅读(16659)|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