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新刊速读】大陆“双重国籍”仍未破题   

2014-03-22 21: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蕾 香港凤凰周刊

不利。 中国目前也在采用更灵活的策略来消除单一国籍制带来的不利影响。譬如,在海外人才引进上,中国在2004年就仿照美国,推出了中国“绿卡”(永久居留权)制度。在2013年3月,中国外交部称,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并实施特殊政策,为海外华人办理来华签证、居留方面提供便利。包括为外籍高层次人才、投资者和知名人士(多为华人)颁发最长有效期5年、最长停留期180天的多次签证,同时将对《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进行修改,将进一步扩大中国“绿卡”颁发范围。 但是前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认为,这依然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他考察了多个国家的双重国籍的情况,根据中国的现状,提出“重点考察、鼓励研究、分类对待、顺其自然、间接解决、部分默认”的做法。 丘进较为推崇印尼给海外侨胞发放“海外印裔卡”的做法,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这仅仅是给相关部门的一个参考。” 丘进跟葛剑雄的观点类似,提倡对等、承认双重国籍的做法,“当对方和己方互相承认双重国籍时才承认,否则都不承认。” 对于特殊群体的外籍侨胞,丘进认为,如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等,可以扩大发放长期居留证(绿卡)。而对于已经有了事实上双重国籍的海外侨胞,可以“默认”其享受国民待遇,或至少享有华侨同等待遇。 丘进告诉《凤凰周刊》:“有些官员非常忌讳双重国籍的研究,怕惹麻烦,同时对研究的学者扣帽子,上纲上线。”丘进说,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让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不要害怕学者对国籍问题展开研究、探讨,甚至国家行政管理部门也可以就此设定研究课题,对实行双重国籍制度的典型国家进行考察和调研,为决策提供参考,这才有助于现实问题的解决。”丘进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记者/ 张蕾 欢迎关注香港凤凰周刊微信: phoenixweekly 《香港凤凰周刊》Kindle版电子书已经于亚马逊上架。 《鳳凰週刊》致力於為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

导读:双重国籍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讳莫如深,政府也从来不鼓励学界研究讨论。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致使政府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双重国籍的纠结现实

也并非毫无风险。加拿大华人证实,凡是在2007年以后新入加拿大国籍的华人,到中国驻加领事馆申请赴华签证时,必须携带原有的中国护照,由签证官当面注销该护照。这就杜绝了一部分入了外籍却仍持有中国护照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移民顾问称,如果领事馆发现两本护照名字不一样的情况,则会要求提供更多数据证明改名过程,然后记录在案。该移民顾问认为,用“改名”保留双重国籍的人,实际上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改名后不但申请中国签证手续繁琐,说不定还会被拒签,而且一旦返国,因为有记录的关系,也一样会面对注销户籍的要求。他相信未来内地有可能延长此规定的追溯时间,逐步清理所有双重国籍人士。 在海外的华人论坛上,不断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在出境时,被查到有双重国籍,海关要求,必须回户籍所在地注销以后才能离开。 中国驻外使馆这一轮严厉清查双重国籍的措施,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出境入境管理法》2013年7月1日实施后,对双重国籍的清查日益趋严。该部法律作出明确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出境入境管理信息平台”。 过去,中国的出入境管理信息系统是由公安、外交等不同部门分别建立的,信息难以共享,这为双重国籍留下了操作空间。但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后,信息得以共享,有利于遏制双重国籍现象。此外,这部法律还规定,中国人和外国人在出入境时,边防警察将可采集、存储、比对他们的指纹信息。这也意味着,今后,一个人同时拥有中外护照的情况将会更加难以隐匿。 双重国籍利弊之辩 在政府对双重国籍管控趋紧时,呼吁承认双重国籍的声音从未停止。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认为,应该在外交上实行“对等”原则。“如果对方承认双重国籍,我们也应该承认。”葛剑雄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有不少政策让外籍人士受到国民待遇,但是做法都并不规范。如果能够通过双重国籍的途径解决问题,双方都将更加方便。加之目前中国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很大,对愿意为中国工作的外籍人才而言,也是对工作极大的便利。 但是,葛剑雄将官员排除在了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之外,“政府官员不可以有双重国籍,因为涉及到对国家和纳税人忠诚度的问题。”以台湾为例,“台湾目前继续承认双重国籍,但规定公务员一定等级以上的人必须是单一国籍。马英九曾被揭发有美国绿卡,后来查证,他曾经拿过,后来放弃了。”葛剑雄说。 民建中央提出这方面的议案时认为,不承认双重国籍在当时是必要的,但现在,应该处理好华侨与祖国的关系,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到祖国建设大业中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如果承认双重国籍,很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一些先富裕起来的和掌握权力的公民,利用双重国籍制度逃避对中国的法定义务,中国的国家权力机关将会逐渐地落入取得外国国籍的人手中,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将得不到保障。 对于一些学者担心“如果不实行双重国籍制度,一些高科技人才将会长期滞留国外,这对中国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极为不利”,乔新生认为,要求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服务是在狭隘的人才观指导下的一项留学政策。世界上鲜有国家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加之国内长期形成的官本位体制,不可能为海外归国人员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只有彻底改变我国的科学研究环境,真正打破官本位的体制,才能让更多的归国留学人员施展自己的才华。 在乔新生看来,如果实行双重国籍,中国公民为了争取平等竞争的地位,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变换自己的身份。这对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提高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都极为

2月10日,胡伟星案在广州中院开庭第一天,辩方在法庭上和公诉人激烈交锋。争议的焦点是,胡伟星究竟是中国公民还是美国公民。

今年56岁的胡伟星被控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放火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骗取贷款罪、非法持有弹药罪、绑架勒索罪等10项罪名。

胡伟星上世纪70年代偷渡进入香港,后来获得香港居民身份。1994年举家定居美国洛杉矶,入美国国籍。持有美国护照的胡伟星经常因商务往返于洛杉矶和中国。

张蕾 香港凤凰周刊 导读:双重国籍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讳莫如深,政府也从来不鼓励学界研究讨论。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致使政府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双重国籍的纠结现实 2月10日,胡伟星案在广州中院开庭第一天,辩方在法庭上和公诉人激烈交锋。争议的焦点是,胡伟星究竟是中国公民还是美国公民。 今年56岁的胡伟星被控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放火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骗取贷款罪、非法持有弹药罪、绑架勒索罪等10项罪名。 胡伟星上世纪70年代偷渡进入香港,后来获得香港居民身份。1994年举家定居美国洛杉矶,入美国国籍。持有美国护照的胡伟星经常因商务往返于洛杉矶和中国。 开庭当天,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承认了胡伟星的美国公民身份,并且派官员列席旁听。 胡伟星的两位辩护人——律师王誓华和公民代理人李庄对胡伟星的身份提出了异议,表示胡伟星是美国公民,应适用涉外程序而不应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审判长回应称,根据公安部对此的批复认定,胡伟星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是中国公民。 按照公安部胡伟星身份的回复,根据规定,因为他最后一次进入中国时使用的是香港居民身份证,所以他为中国公民。如果他入境时使用美国护照,则会按照美国公民对待。 但是胡伟星的辩护人则认为,胡伟星使用香港身份证入境,并不能否定他的美国公民身份。 该案中关于国籍的争议引发公众对双重国籍问题的再次聚焦。双重国籍第一次被关注是1999年,当时12名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关于撤销‘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规定的建议案”。2005 年,民建中央也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建议修改《国籍法》,承认双重国籍。 随后不断有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就双重国籍问题提出修改意见,但至今未见相关法律有松动迹象。原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告诉《凤凰周刊》,至今,双重国籍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讳莫如深,政府也从来不鼓励学界研究讨论。因此中国承认双重国籍尚有时日。 但这并不能阻止双重国籍者的大量存在。李家辉在十年前移民加拿大,他仍然看好中国的市场和机会,长期以来并一直打算在中国做生意。他并没有放弃中国国籍,他向《凤凰周刊》坦言:“更多时候,我仍然是中国人。加籍身份只在需要的时候才用。” 与李家辉抱有同样想法的中国富豪不在少数,根据招商银行联合贝恩资本发布的《2011私人财富报告》报道,中国内地近60%的千万资产富人已完成移民或考虑移民,而27%的亿元以上资产的富人已完成投资移民,47%的人正在考虑投资移民。 这些“非富即贵”的精英阶层移民后大多也不会主动注销中国国籍。“中国经济充满活力,有很多商机,难道他们会放弃吗?”李家辉反问《凤凰周刊》记者。 监管趋严 一面是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一面却是移民者暗地获得双重国籍。民建中央委员会常委叶建农在2012年全国两会上直言,“双重国籍”越来越多地成为没人管的“潜规则”现象。叶称,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出国不用注销户口后,回国来一手一个护照,两边都沾光,“这是事实上的双重国籍,每年每月每天都在不断产生这样的现象”。 因此,叶建农建议“双重国籍”要么使之合法化,要么就要认真监管,按照《国籍法》严格“堵死”这种现象,“以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一个取得加拿大国籍同时未注销国内户口的北京男士,在网上描述如何获得续签中国签证又不必销户的经历,他承认,他在加拿大把中国名字换了,这样中国不可能凭借他在加拿大护照上的名字追查到他原来的中国户籍,就更谈不上销户了。 但是这样做

开庭当天,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承认了胡伟星的美国公民身份,并且派官员列席旁听。

胡伟星的两位辩护人——律师王誓华和公民代理人李庄对胡伟星的身份提出了异议,表示胡伟星是美国公民,应适用涉外程序而不应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审判长回应称,根据公安部对此的批复认定,胡伟星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是中国公民。

按照公安部胡伟星身份的回复,根据规定,因为他最后一次进入中国时使用的是香港居民身份证,所以他为中国公民。如果他入境时使用美国护照,则会按照美国公民对待。

也并非毫无风险。加拿大华人证实,凡是在2007年以后新入加拿大国籍的华人,到中国驻加领事馆申请赴华签证时,必须携带原有的中国护照,由签证官当面注销该护照。这就杜绝了一部分入了外籍却仍持有中国护照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移民顾问称,如果领事馆发现两本护照名字不一样的情况,则会要求提供更多数据证明改名过程,然后记录在案。该移民顾问认为,用“改名”保留双重国籍的人,实际上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改名后不但申请中国签证手续繁琐,说不定还会被拒签,而且一旦返国,因为有记录的关系,也一样会面对注销户籍的要求。他相信未来内地有可能延长此规定的追溯时间,逐步清理所有双重国籍人士。 在海外的华人论坛上,不断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在出境时,被查到有双重国籍,海关要求,必须回户籍所在地注销以后才能离开。 中国驻外使馆这一轮严厉清查双重国籍的措施,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出境入境管理法》2013年7月1日实施后,对双重国籍的清查日益趋严。该部法律作出明确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出境入境管理信息平台”。 过去,中国的出入境管理信息系统是由公安、外交等不同部门分别建立的,信息难以共享,这为双重国籍留下了操作空间。但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后,信息得以共享,有利于遏制双重国籍现象。此外,这部法律还规定,中国人和外国人在出入境时,边防警察将可采集、存储、比对他们的指纹信息。这也意味着,今后,一个人同时拥有中外护照的情况将会更加难以隐匿。 双重国籍利弊之辩 在政府对双重国籍管控趋紧时,呼吁承认双重国籍的声音从未停止。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认为,应该在外交上实行“对等”原则。“如果对方承认双重国籍,我们也应该承认。”葛剑雄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有不少政策让外籍人士受到国民待遇,但是做法都并不规范。如果能够通过双重国籍的途径解决问题,双方都将更加方便。加之目前中国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很大,对愿意为中国工作的外籍人才而言,也是对工作极大的便利。 但是,葛剑雄将官员排除在了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之外,“政府官员不可以有双重国籍,因为涉及到对国家和纳税人忠诚度的问题。”以台湾为例,“台湾目前继续承认双重国籍,但规定公务员一定等级以上的人必须是单一国籍。马英九曾被揭发有美国绿卡,后来查证,他曾经拿过,后来放弃了。”葛剑雄说。 民建中央提出这方面的议案时认为,不承认双重国籍在当时是必要的,但现在,应该处理好华侨与祖国的关系,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到祖国建设大业中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如果承认双重国籍,很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一些先富裕起来的和掌握权力的公民,利用双重国籍制度逃避对中国的法定义务,中国的国家权力机关将会逐渐地落入取得外国国籍的人手中,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将得不到保障。 对于一些学者担心“如果不实行双重国籍制度,一些高科技人才将会长期滞留国外,这对中国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极为不利”,乔新生认为,要求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服务是在狭隘的人才观指导下的一项留学政策。世界上鲜有国家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加之国内长期形成的官本位体制,不可能为海外归国人员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只有彻底改变我国的科学研究环境,真正打破官本位的体制,才能让更多的归国留学人员施展自己的才华。 在乔新生看来,如果实行双重国籍,中国公民为了争取平等竞争的地位,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变换自己的身份。这对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提高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都极为

但是胡伟星的辩护人则认为,胡伟星使用香港身份证入境,并不能否定他的美国公民身份。 该案中关于国籍的争议引发公众对双重国籍问题的再次聚焦。双重国籍第一次被关注是1999年,当时12名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关于撤销‘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规定的建议案”。2005 年,民建中央也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建议修改《国籍法》,承认双重国籍。

随后不断有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就双重国籍问题提出修改意见,但至今未见相关法律有松动迹象。原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告诉《凤凰周刊》,至今,双重国籍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讳莫如深,政府也从来不鼓励学界研究讨论。因此中国承认双重国籍尚有时日。

但这并不能阻止双重国籍者的大量存在。李家辉在十年前移民加拿大,他仍然看好中国的市场和机会,长期以来并一直打算在中国做生意。他并没有放弃中国国籍,他向《凤凰周刊》坦言:“更多时候,我仍然是中国人。加籍身份只在需要的时候才用。”

与李家辉抱有同样想法的中国富豪不在少数,根据招商银行联合贝恩资本发布的《2011私人财富报告》报道,中国内地近60%的千万资产富人已完成移民或考虑移民,而27%的亿元以上资产的富人已完成投资移民,47%的人正在考虑投资移民。

这些“非富即贵”的精英阶层移民后大多也不会主动注销中国国籍。“中国经济充满活力,有很多商机,难道他们会放弃吗?”李家辉反问《凤凰周刊》记者。

监管趋严

一面是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一面却是移民者暗地获得双重国籍。民建中央委员会常委叶建农在2012年全国两会上直言,“双重国籍”越来越多地成为没人管的“潜规则”现象。叶称,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出国不用注销户口后,回国来一手一个护照,两边都沾光,“这是事实上的双重国籍,每年每月每天都在不断产生这样的现象”。

因此,叶建农建议“双重国籍”要么使之合法化,要么就要认真监管,按照《国籍法》严格“堵死”这种现象,“以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一个取得加拿大国籍同时未注销国内户口的北京男士,在网上描述如何获得续签中国签证又不必销户的经历,他承认,他在加拿大把中国名字换了,这样中国不可能凭借他在加拿大护照上的名字追查到他原来的中国户籍,就更谈不上销户了。

但是这样做也并非毫无风险。加拿大华人证实,凡是在2007年以后新入加拿大国籍的华人,到中国驻加领事馆申请赴华签证时,必须携带原有的中国护照,由签证官当面注销该护照。这就杜绝了一部分入了外籍却仍持有中国护照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移民顾问称,如果领事馆发现两本护照名字不一样的情况,则会要求提供更多数据证明改名过程,然后记录在案。该移民顾问认为,用“改名”保留双重国籍的人,实际上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改名后不但申请中国签证手续繁琐,说不定还会被拒签,而且一旦返国,因为有记录的关系,也一样会面对注销户籍的要求。他相信未来内地有可能延长此规定的追溯时间,逐步清理所有双重国籍人士。

在海外的华人论坛上,不断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在出境时,被查到有双重国籍,海关要求,必须回户籍所在地注销以后才能离开。

不利。 中国目前也在采用更灵活的策略来消除单一国籍制带来的不利影响。譬如,在海外人才引进上,中国在2004年就仿照美国,推出了中国“绿卡”(永久居留权)制度。在2013年3月,中国外交部称,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并实施特殊政策,为海外华人办理来华签证、居留方面提供便利。包括为外籍高层次人才、投资者和知名人士(多为华人)颁发最长有效期5年、最长停留期180天的多次签证,同时将对《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进行修改,将进一步扩大中国“绿卡”颁发范围。 但是前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认为,这依然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他考察了多个国家的双重国籍的情况,根据中国的现状,提出“重点考察、鼓励研究、分类对待、顺其自然、间接解决、部分默认”的做法。 丘进较为推崇印尼给海外侨胞发放“海外印裔卡”的做法,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这仅仅是给相关部门的一个参考。” 丘进跟葛剑雄的观点类似,提倡对等、承认双重国籍的做法,“当对方和己方互相承认双重国籍时才承认,否则都不承认。” 对于特殊群体的外籍侨胞,丘进认为,如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等,可以扩大发放长期居留证(绿卡)。而对于已经有了事实上双重国籍的海外侨胞,可以“默认”其享受国民待遇,或至少享有华侨同等待遇。 丘进告诉《凤凰周刊》:“有些官员非常忌讳双重国籍的研究,怕惹麻烦,同时对研究的学者扣帽子,上纲上线。”丘进说,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让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不要害怕学者对国籍问题展开研究、探讨,甚至国家行政管理部门也可以就此设定研究课题,对实行双重国籍制度的典型国家进行考察和调研,为决策提供参考,这才有助于现实问题的解决。”丘进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记者/ 张蕾 欢迎关注香港凤凰周刊微信: phoenixweekly 《香港凤凰周刊》Kindle版电子书已经于亚马逊上架。 《鳳凰週刊》致力於為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

中国驻外使馆这一轮严厉清查双重国籍的措施,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出境入境管理法》2013年7月1日实施后,对双重国籍的清查日益趋严。该部法律作出明确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出境入境管理信息平台”。

过去,中国的出入境管理信息系统是由公安、外交等不同部门分别建立的,信息难以共享,这为双重国籍留下了操作空间。但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后,信息得以共享,有利于遏制双重国籍现象。此外,这部法律还规定,中国人和外国人在出入境时,边防警察将可采集、存储、比对他们的指纹信息。这也意味着,今后,一个人同时拥有中外护照的情况将会更加难以隐匿。

不利。 中国目前也在采用更灵活的策略来消除单一国籍制带来的不利影响。譬如,在海外人才引进上,中国在2004年就仿照美国,推出了中国“绿卡”(永久居留权)制度。在2013年3月,中国外交部称,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并实施特殊政策,为海外华人办理来华签证、居留方面提供便利。包括为外籍高层次人才、投资者和知名人士(多为华人)颁发最长有效期5年、最长停留期180天的多次签证,同时将对《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进行修改,将进一步扩大中国“绿卡”颁发范围。 但是前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认为,这依然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他考察了多个国家的双重国籍的情况,根据中国的现状,提出“重点考察、鼓励研究、分类对待、顺其自然、间接解决、部分默认”的做法。 丘进较为推崇印尼给海外侨胞发放“海外印裔卡”的做法,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这仅仅是给相关部门的一个参考。” 丘进跟葛剑雄的观点类似,提倡对等、承认双重国籍的做法,“当对方和己方互相承认双重国籍时才承认,否则都不承认。” 对于特殊群体的外籍侨胞,丘进认为,如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等,可以扩大发放长期居留证(绿卡)。而对于已经有了事实上双重国籍的海外侨胞,可以“默认”其享受国民待遇,或至少享有华侨同等待遇。 丘进告诉《凤凰周刊》:“有些官员非常忌讳双重国籍的研究,怕惹麻烦,同时对研究的学者扣帽子,上纲上线。”丘进说,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让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不要害怕学者对国籍问题展开研究、探讨,甚至国家行政管理部门也可以就此设定研究课题,对实行双重国籍制度的典型国家进行考察和调研,为决策提供参考,这才有助于现实问题的解决。”丘进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记者/ 张蕾 欢迎关注香港凤凰周刊微信: phoenixweekly 《香港凤凰周刊》Kindle版电子书已经于亚马逊上架。 《鳳凰週刊》致力於為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 双重国籍利弊之辩

在政府对双重国籍管控趋紧时,呼吁承认双重国籍的声音从未停止。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认为,应该在外交上实行“对等”原则。“如果对方承认双重国籍,我们也应该承认。”葛剑雄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有不少政策让外籍人士受到国民待遇,但是做法都并不规范。如果能够通过双重国籍的途径解决问题,双方都将更加方便。加之目前中国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很大,对愿意为中国工作的外籍人才而言,也是对工作极大的便利。

但是,葛剑雄将官员排除在了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之外,“政府官员不可以有双重国籍,因为涉及到对国家和纳税人忠诚度的问题。”以台湾为例,“台湾目前继续承认双重国籍,但规定公务员一定等级以上的人必须是单一国籍。马英九曾被揭发有美国绿卡,后来查证,他曾经拿过,后来放弃了。”葛剑雄说。

民建中央提出这方面的议案时认为,不承认双重国籍在当时是必要的,但现在,应该处理好华侨与祖国的关系,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到祖国建设大业中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如果承认双重国籍,很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一些先富裕起来的和掌握权力的公民,利用双重国籍制度逃避对中国的法定义务,中国的国家权力机关将会逐渐地落入取得外国国籍的人手中,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将得不到保障。

对于一些学者担心“如果不实行双重国籍制度,一些高科技人才将会长期滞留国外,这对中国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极为不利”,乔新生认为,要求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服务是在狭隘的人才观指导下的一项留学政策。世界上鲜有国家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加之国内长期形成的官本位体制,不可能为海外归国人员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只有彻底改变我国的科学研究环境,真正打破官本位的体制,才能让更多的归国留学人员施展自己的才华。

也并非毫无风险。加拿大华人证实,凡是在2007年以后新入加拿大国籍的华人,到中国驻加领事馆申请赴华签证时,必须携带原有的中国护照,由签证官当面注销该护照。这就杜绝了一部分入了外籍却仍持有中国护照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移民顾问称,如果领事馆发现两本护照名字不一样的情况,则会要求提供更多数据证明改名过程,然后记录在案。该移民顾问认为,用“改名”保留双重国籍的人,实际上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改名后不但申请中国签证手续繁琐,说不定还会被拒签,而且一旦返国,因为有记录的关系,也一样会面对注销户籍的要求。他相信未来内地有可能延长此规定的追溯时间,逐步清理所有双重国籍人士。 在海外的华人论坛上,不断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在出境时,被查到有双重国籍,海关要求,必须回户籍所在地注销以后才能离开。 中国驻外使馆这一轮严厉清查双重国籍的措施,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出境入境管理法》2013年7月1日实施后,对双重国籍的清查日益趋严。该部法律作出明确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出境入境管理信息平台”。 过去,中国的出入境管理信息系统是由公安、外交等不同部门分别建立的,信息难以共享,这为双重国籍留下了操作空间。但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后,信息得以共享,有利于遏制双重国籍现象。此外,这部法律还规定,中国人和外国人在出入境时,边防警察将可采集、存储、比对他们的指纹信息。这也意味着,今后,一个人同时拥有中外护照的情况将会更加难以隐匿。 双重国籍利弊之辩 在政府对双重国籍管控趋紧时,呼吁承认双重国籍的声音从未停止。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认为,应该在外交上实行“对等”原则。“如果对方承认双重国籍,我们也应该承认。”葛剑雄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有不少政策让外籍人士受到国民待遇,但是做法都并不规范。如果能够通过双重国籍的途径解决问题,双方都将更加方便。加之目前中国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很大,对愿意为中国工作的外籍人才而言,也是对工作极大的便利。 但是,葛剑雄将官员排除在了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之外,“政府官员不可以有双重国籍,因为涉及到对国家和纳税人忠诚度的问题。”以台湾为例,“台湾目前继续承认双重国籍,但规定公务员一定等级以上的人必须是单一国籍。马英九曾被揭发有美国绿卡,后来查证,他曾经拿过,后来放弃了。”葛剑雄说。 民建中央提出这方面的议案时认为,不承认双重国籍在当时是必要的,但现在,应该处理好华侨与祖国的关系,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到祖国建设大业中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如果承认双重国籍,很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一些先富裕起来的和掌握权力的公民,利用双重国籍制度逃避对中国的法定义务,中国的国家权力机关将会逐渐地落入取得外国国籍的人手中,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将得不到保障。 对于一些学者担心“如果不实行双重国籍制度,一些高科技人才将会长期滞留国外,这对中国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极为不利”,乔新生认为,要求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服务是在狭隘的人才观指导下的一项留学政策。世界上鲜有国家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加之国内长期形成的官本位体制,不可能为海外归国人员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只有彻底改变我国的科学研究环境,真正打破官本位的体制,才能让更多的归国留学人员施展自己的才华。 在乔新生看来,如果实行双重国籍,中国公民为了争取平等竞争的地位,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变换自己的身份。这对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提高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都极为

在乔新生看来,如果实行双重国籍,中国公民为了争取平等竞争的地位,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变换自己的身份。这对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提高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都极为不利。 中国目前也在采用更灵活的策略来消除单一国籍制带来的不利影响。譬如,在海外人才引进上,中国在2004年就仿照美国,推出了中国“绿卡”(永久居留权)制度。在2013年3月,中国外交部称,将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并实施特殊政策,为海外华人办理来华签证、居留方面提供便利。包括为外籍高层次人才、投资者和知名人士(多为华人)颁发最长有效期5年、最长停留期180天的多次签证,同时将对《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进行修改,将进一步扩大中国“绿卡”颁发范围。

但是前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认为,这依然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他考察了多个国家的双重国籍的情况,根据中国的现状,提出“重点考察、鼓励研究、分类对待、顺其自然、间接解决、部分默认”的做法。

丘进较为推崇印尼给海外侨胞发放“海外印裔卡”的做法,但他并不认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式。“这仅仅是给相关部门的一个参考。”

也并非毫无风险。加拿大华人证实,凡是在2007年以后新入加拿大国籍的华人,到中国驻加领事馆申请赴华签证时,必须携带原有的中国护照,由签证官当面注销该护照。这就杜绝了一部分入了外籍却仍持有中国护照的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移民顾问称,如果领事馆发现两本护照名字不一样的情况,则会要求提供更多数据证明改名过程,然后记录在案。该移民顾问认为,用“改名”保留双重国籍的人,实际上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改名后不但申请中国签证手续繁琐,说不定还会被拒签,而且一旦返国,因为有记录的关系,也一样会面对注销户籍的要求。他相信未来内地有可能延长此规定的追溯时间,逐步清理所有双重国籍人士。 在海外的华人论坛上,不断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在出境时,被查到有双重国籍,海关要求,必须回户籍所在地注销以后才能离开。 中国驻外使馆这一轮严厉清查双重国籍的措施,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出境入境管理法》2013年7月1日实施后,对双重国籍的清查日益趋严。该部法律作出明确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出境入境管理信息平台”。 过去,中国的出入境管理信息系统是由公安、外交等不同部门分别建立的,信息难以共享,这为双重国籍留下了操作空间。但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建立统一的信息平台后,信息得以共享,有利于遏制双重国籍现象。此外,这部法律还规定,中国人和外国人在出入境时,边防警察将可采集、存储、比对他们的指纹信息。这也意味着,今后,一个人同时拥有中外护照的情况将会更加难以隐匿。 双重国籍利弊之辩 在政府对双重国籍管控趋紧时,呼吁承认双重国籍的声音从未停止。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葛剑雄认为,应该在外交上实行“对等”原则。“如果对方承认双重国籍,我们也应该承认。”葛剑雄告诉《凤凰周刊》,目前,中国有不少政策让外籍人士受到国民待遇,但是做法都并不规范。如果能够通过双重国籍的途径解决问题,双方都将更加方便。加之目前中国对国际化人才的需求很大,对愿意为中国工作的外籍人才而言,也是对工作极大的便利。 但是,葛剑雄将官员排除在了承认双重国籍的范围之外,“政府官员不可以有双重国籍,因为涉及到对国家和纳税人忠诚度的问题。”以台湾为例,“台湾目前继续承认双重国籍,但规定公务员一定等级以上的人必须是单一国籍。马英九曾被揭发有美国绿卡,后来查证,他曾经拿过,后来放弃了。”葛剑雄说。 民建中央提出这方面的议案时认为,不承认双重国籍在当时是必要的,但现在,应该处理好华侨与祖国的关系,让他们更好地融入到祖国建设大业中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如果承认双重国籍,很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一些先富裕起来的和掌握权力的公民,利用双重国籍制度逃避对中国的法定义务,中国的国家权力机关将会逐渐地落入取得外国国籍的人手中,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将得不到保障。 对于一些学者担心“如果不实行双重国籍制度,一些高科技人才将会长期滞留国外,这对中国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极为不利”,乔新生认为,要求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服务是在狭隘的人才观指导下的一项留学政策。世界上鲜有国家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工作。加之国内长期形成的官本位体制,不可能为海外归国人员提供良好的科研环境。只有彻底改变我国的科学研究环境,真正打破官本位的体制,才能让更多的归国留学人员施展自己的才华。 在乔新生看来,如果实行双重国籍,中国公民为了争取平等竞争的地位,不得不千方百计地变换自己的身份。这对于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以及提高中国政府的公信力都极为

丘进跟葛剑雄的观点类似,提倡对等、承认双重国籍的做法,“当对方和己方互相承认双重国籍时才承认,否则都不承认。”

对于特殊群体的外籍侨胞,丘进认为,如知识分子、工商界人士等,可以扩大发放长期居留证(绿卡)。而对于已经有了事实上双重国籍的海外侨胞,可以“默认”其享受国民待遇,或至少享有华侨同等待遇。

丘进告诉《凤凰周刊》:“有些官员非常忌讳双重国籍的研究,怕惹麻烦,同时对研究的学者扣帽子,上纲上线。”丘进说,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让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张蕾 香港凤凰周刊 导读:双重国籍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讳莫如深,政府也从来不鼓励学界研究讨论。正是双重国籍研究的缺失,致使政府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 双重国籍的纠结现实 2月10日,胡伟星案在广州中院开庭第一天,辩方在法庭上和公诉人激烈交锋。争议的焦点是,胡伟星究竟是中国公民还是美国公民。 今年56岁的胡伟星被控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放火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骗取贷款罪、非法持有弹药罪、绑架勒索罪等10项罪名。 胡伟星上世纪70年代偷渡进入香港,后来获得香港居民身份。1994年举家定居美国洛杉矶,入美国国籍。持有美国护照的胡伟星经常因商务往返于洛杉矶和中国。 开庭当天,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承认了胡伟星的美国公民身份,并且派官员列席旁听。 胡伟星的两位辩护人——律师王誓华和公民代理人李庄对胡伟星的身份提出了异议,表示胡伟星是美国公民,应适用涉外程序而不应适用普通程序审理。审判长回应称,根据公安部对此的批复认定,胡伟星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是中国公民。 按照公安部胡伟星身份的回复,根据规定,因为他最后一次进入中国时使用的是香港居民身份证,所以他为中国公民。如果他入境时使用美国护照,则会按照美国公民对待。 但是胡伟星的辩护人则认为,胡伟星使用香港身份证入境,并不能否定他的美国公民身份。 该案中关于国籍的争议引发公众对双重国籍问题的再次聚焦。双重国籍第一次被关注是1999年,当时12名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关于撤销‘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规定的建议案”。2005 年,民建中央也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建议修改《国籍法》,承认双重国籍。 随后不断有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就双重国籍问题提出修改意见,但至今未见相关法律有松动迹象。原国务院侨办官员丘进告诉《凤凰周刊》,至今,双重国籍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讳莫如深,政府也从来不鼓励学界研究讨论。因此中国承认双重国籍尚有时日。 但这并不能阻止双重国籍者的大量存在。李家辉在十年前移民加拿大,他仍然看好中国的市场和机会,长期以来并一直打算在中国做生意。他并没有放弃中国国籍,他向《凤凰周刊》坦言:“更多时候,我仍然是中国人。加籍身份只在需要的时候才用。” 与李家辉抱有同样想法的中国富豪不在少数,根据招商银行联合贝恩资本发布的《2011私人财富报告》报道,中国内地近60%的千万资产富人已完成移民或考虑移民,而27%的亿元以上资产的富人已完成投资移民,47%的人正在考虑投资移民。 这些“非富即贵”的精英阶层移民后大多也不会主动注销中国国籍。“中国经济充满活力,有很多商机,难道他们会放弃吗?”李家辉反问《凤凰周刊》记者。 监管趋严 一面是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一面却是移民者暗地获得双重国籍。民建中央委员会常委叶建农在2012年全国两会上直言,“双重国籍”越来越多地成为没人管的“潜规则”现象。叶称,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出国不用注销户口后,回国来一手一个护照,两边都沾光,“这是事实上的双重国籍,每年每月每天都在不断产生这样的现象”。 因此,叶建农建议“双重国籍”要么使之合法化,要么就要认真监管,按照《国籍法》严格“堵死”这种现象,“以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一个取得加拿大国籍同时未注销国内户口的北京男士,在网上描述如何获得续签中国签证又不必销户的经历,他承认,他在加拿大把中国名字换了,这样中国不可能凭借他在加拿大护照上的名字追查到他原来的中国户籍,就更谈不上销户了。 但是这样做

“不要害怕学者对国籍问题展开研究、探讨,甚至国家行政管理部门也可以就此设定研究课题,对实行双重国籍制度的典型国家进行考察和调研,为决策提供参考,这才有助于现实问题的解决。”丘进说。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

记者/ 张蕾

欢迎关注香港凤凰周刊微信: phoenixweekly

【新刊速读】大陆“双重国籍”仍未破题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香港凤凰周刊》Kindle版电子书已经于亚马逊上架。

《鳳凰週刊》致力於為全球華人提供獨立意  

 

  评论这张
 
阅读(2097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