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穆加贝:政治强人会让老婆接班吗?   

2014-12-11 14:2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曾严重发酵过)。 不难想象,格蕾丝的确野心勃勃,希望取穆朱鲁而代之,但穆加贝恐怕仅仅是利用她的野心,清除危险人物穆朱鲁,而并不打算真的让这个比自己小41岁的“填房”当接班人。 “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穆加贝政治经验十分丰富,执政34年始终不倒绝非运气使然,他如何不知道格蕾丝不论能力、资历或德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在党、政、军中也毫无根基,自己在世无需她做什么,自己一旦不在世或不能问政,她又何尝能做什么?在解除穆朱鲁职位后仅一天就任命穆朱鲁死敌、曾经的接班人热门人选“鳄鱼恩格维纳”,用意昭然若揭:这等于昭告国内外——别瞎猜了,我老了,但还没彻底糊涂。 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穆南加格瓦就是新的接班人人选:和穆朱鲁一并被解职的穆塔萨不仅是穆加贝的死党兼老友,也是穆南加格瓦的政治盟友,被称为“政治双头鹰”,他们的一进一退,表明穆加贝对“鳄鱼”同样留了一手。对这一点,穆南加格瓦本人也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他才在接受职务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谦恭和低调。 除此之外,政治色彩超脱的外交官穆佛科被任命为新设立的“第二副总统”,也隐含牵制之意。客观来说,穆南加格瓦也已年仅古稀,倘穆加贝再连任一个任期,作为接班人,他也未免老了一些。 那么,穆加贝的接班人到底是谁? 恐怕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一如他所言,只要他活着,他就永远是津巴布韦的总统,事实证明不论内部、外部,的确难有任何人能在他生前撼动其地位,他不需要什么“替身”或接班人;一旦他死去或无法亲征,津巴布韦势必进入“后威权时代”,他指定或不指定谁接班,又能有多少意义? 作为一个90岁的政治老人,此时此刻他或许正默念着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五的那句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 陈在田 编辑 嘉沐
12月9日,津巴布韦总统、90高龄的罗伯特·穆加贝宣布解除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副主席兼第二书记、津巴布韦副总统穆朱鲁等8名阁员职务,导致外界纷纷猜测——他的妻子格蕾丝·穆加贝可能成为接替穆朱鲁的副总统,以及穆加贝百年之后的接班人。
但一天后,剧情出现变化:穆加贝一口气任命了两位副总统,自己的妻子却不在内。
穆加贝:政治强人会让老婆接班吗?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一次诡异的内阁清洗

0号修正案,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只能连任一届,但“不具备追溯力”。这意味着他将成为唯一的例外,可以无限期连任下去。此次党代会,他再度当选党主席,并明确表示“只要我活着就一直会是津巴布韦总统”,挑明了将在2015年参加总统大选的意图。这更让许多分析家相信,穆朱鲁的清洗意味着两件事——穆加贝继续巩固权威,格蕾丝将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人选。 然而,“鳄鱼”穆南加格瓦的浮出水面,表明这些猜测把90高龄的穆加贝想象得过于“小儿科”了。 “垃圾格蕾丝”还是没戏 熟悉津巴布韦政坛的人都明白,穆南加格瓦是不折不扣的“重量级人物”,不会、至少不会甘于成为诸如格蕾丝等“政治菜鸟”的“垫场人物”。 和穆朱鲁一样,穆南加格瓦也是辍学参加游击战的“年轻老战士”,现年68岁。由于参加革命时已不算年轻,因此在游击战期间担负了更重要的工作,包括外联、组织游击队员赴海外受训等。津巴布韦独立后他出任首任国家安全部长,此后直到“长刀之夜”都是党和政府内最核心圈的人物。 然而在“长刀之夜”中,他败给穆朱鲁夫妇,虽未被彻底清洗,却转任当时看上去是闲差的农村住房和社会建设部长,2007年更卷入所谓“6·15政变阴谋”。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都认为这次他在劫难逃。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穆南加格瓦轻巧地摆脱了嫌疑,按照当时一些评论家的说法,他“不过轻描淡写地斥责政变组织者是‘笨蛋’就过关了”。随后的事态证明,穆加贝需要他做一件更重要的事——土地改革。 由于津巴布韦和英国之间达成的《兰开斯特宫协定》10年期满,作为“不土改”回报的财政补贴也被英方单方面中止,这也让穆加贝在本世纪初陷入经济和政治困境——无法一方面维持白人农场的经济模式,一方面解决黑人温饱、尤其是老游击队退伍兵的生计问题,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国际形象,转而推行争议极大的“土改”。这样一来,原本是“闲职”的住房部长,一夜之间成了关键且棘手的职位。 被称作“鳄鱼”的他牢牢抓住了这次难得的“咸鱼翻生”机会,雷厉风行、甚至可以说残酷无情地推行“土改”和基建。他并不太在乎“国际形象”,作为“前特务头子”和公认的强硬派,他的大名几乎忝列于任何一份针对津巴布韦政要的制裁名单上。2013年,他被任命为司法及法律事务部长——这是他担任过11年之久的旧职,时隔13年后的轮回表明,他又回到了津巴布韦的政治核心圈。 尽管和穆朱鲁是政敌,但此次清洗期间他始终保持低调,以至于大多数政治分析家只看到格蕾丝,却忽略了这位政坛老手。 事实上,认为格蕾丝将成为穆加贝接班人的想法过于简单化了:格蕾丝并非革命元老,嫁给穆加贝的履历也被认为“不光彩”(是“小三”转正),尽管贪腐等问题在津巴布韦上层普遍存在,但格蕾丝的名声无疑更加糟糕——她不仅在2003年国内大饥荒期间赴巴黎疯狂“买买买”,为自己赢得“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的“美名”,更在2009年1月15日香港尖东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对英国《泰晤士报》“狗仔队”记者琼斯大打出手,引发外交尴尬。 这位被称为“垃圾格蕾丝”(Dis Grace)的津巴布韦第一夫人在国内树敌甚多,且和穆加贝也难言和睦(两人都有许多桃色新闻
穆朱鲁现年59岁,是前津巴布韦军队强人、总参谋长所罗门·穆朱鲁的遗孀,曾经是非洲著名的妇女运动领袖和ZANU-PF最年轻的领导层成员。早年参加津巴布韦独立运动和游击战,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年仅25岁的她被任命为体育、青年及娱乐部长,由于她当初是辍学参加革命,独立后以部长之尊在业余时间背上书包回中学补课,并最终完成中学学业,一时被引为美谈。
2003年,ZANU-PF副主席、津巴布韦副总统,革命元老穆增达病逝,穆朱鲁夫妇和绰号“鳄鱼”的另一位“年轻老革命”——时任ZANU-PF秘书长和津巴布韦议会议长的穆南加格瓦为争夺这一可能意味着穆加贝接班人地位的空缺进行了残酷而诡异的斗争。
在这场被称为“长刀之夜”(the night of the long knives)的斗争中,穆朱鲁夫妇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穆朱鲁本人从不起眼的农村资源及水利发展部长一跃而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副总统,并安然度过此后多次政治风波,一直连任到今年12月初。
,且曾严重发酵过)。 不难想象,格蕾丝的确野心勃勃,希望取穆朱鲁而代之,但穆加贝恐怕仅仅是利用她的野心,清除危险人物穆朱鲁,而并不打算真的让这个比自己小41岁的“填房”当接班人。 “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穆加贝政治经验十分丰富,执政34年始终不倒绝非运气使然,他如何不知道格蕾丝不论能力、资历或德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在党、政、军中也毫无根基,自己在世无需她做什么,自己一旦不在世或不能问政,她又何尝能做什么?在解除穆朱鲁职位后仅一天就任命穆朱鲁死敌、曾经的接班人热门人选“鳄鱼恩格维纳”,用意昭然若揭:这等于昭告国内外——别瞎猜了,我老了,但还没彻底糊涂。 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穆南加格瓦就是新的接班人人选:和穆朱鲁一并被解职的穆塔萨不仅是穆加贝的死党兼老友,也是穆南加格瓦的政治盟友,被称为“政治双头鹰”,他们的一进一退,表明穆加贝对“鳄鱼”同样留了一手。对这一点,穆南加格瓦本人也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他才在接受职务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谦恭和低调。 除此之外,政治色彩超脱的外交官穆佛科被任命为新设立的“第二副总统”,也隐含牵制之意。客观来说,穆南加格瓦也已年仅古稀,倘穆加贝再连任一个任期,作为接班人,他也未免老了一些。 那么,穆加贝的接班人到底是谁? 恐怕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一如他所言,只要他活着,他就永远是津巴布韦的总统,事实证明不论内部、外部,的确难有任何人能在他生前撼动其地位,他不需要什么“替身”或接班人;一旦他死去或无法亲征,津巴布韦势必进入“后威权时代”,他指定或不指定谁接班,又能有多少意义? 作为一个90岁的政治老人,此时此刻他或许正默念着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五的那句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 陈在田 编辑 嘉沐
2011年8月15日晚,所罗门·穆朱鲁在一场离奇火灾中死于自家(阿拉曼农场)的房址,死因扑朔迷离。此前曾有传言称他“功高震主”、被穆加贝清洗,事发后穆朱鲁曾表示“不相信官方死亡调查结果”,扬言要举行独立调查,但最后不了了之。此后穆朱鲁继续担任津巴布韦党、政要职,且在党和政府内部拥有广泛的人脉和影响力。
然而,自今年年初起,津巴布韦出现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讦,指责她“滥权”、“贪腐”、“有野心”,甚至“妄图谋害穆加贝”。尽管穆朱鲁本人一再矢口否认,甚至在公开场合加以严厉驳斥,但最终仍在12月6日的ZANU-PF党代会上“翻身落马”,虽未被解除党内职务,但有关“窃贼”、“谋杀者”的指控却相当于被坐实。三天后便发生了被称为“第二次长刀之夜”的内阁大清洗。
这次内阁清洗似乎有些诡异。被清洗的8名阁员中既有穆朱鲁派的关键人物、能源部长马福海尔,也有向来被视作穆加贝铁杆亲信的国家安全部长穆塔萨,因此引发了人们对穆加贝“安排身后事”的猜测,和对格蕾丝·穆加贝所起作用的联想。
0号修正案,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只能连任一届,但“不具备追溯力”。这意味着他将成为唯一的例外,可以无限期连任下去。此次党代会,他再度当选党主席,并明确表示“只要我活着就一直会是津巴布韦总统”,挑明了将在2015年参加总统大选的意图。这更让许多分析家相信,穆朱鲁的清洗意味着两件事——穆加贝继续巩固权威,格蕾丝将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人选。 然而,“鳄鱼”穆南加格瓦的浮出水面,表明这些猜测把90高龄的穆加贝想象得过于“小儿科”了。 “垃圾格蕾丝”还是没戏 熟悉津巴布韦政坛的人都明白,穆南加格瓦是不折不扣的“重量级人物”,不会、至少不会甘于成为诸如格蕾丝等“政治菜鸟”的“垫场人物”。 和穆朱鲁一样,穆南加格瓦也是辍学参加游击战的“年轻老战士”,现年68岁。由于参加革命时已不算年轻,因此在游击战期间担负了更重要的工作,包括外联、组织游击队员赴海外受训等。津巴布韦独立后他出任首任国家安全部长,此后直到“长刀之夜”都是党和政府内最核心圈的人物。 然而在“长刀之夜”中,他败给穆朱鲁夫妇,虽未被彻底清洗,却转任当时看上去是闲差的农村住房和社会建设部长,2007年更卷入所谓“6·15政变阴谋”。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都认为这次他在劫难逃。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穆南加格瓦轻巧地摆脱了嫌疑,按照当时一些评论家的说法,他“不过轻描淡写地斥责政变组织者是‘笨蛋’就过关了”。随后的事态证明,穆加贝需要他做一件更重要的事——土地改革。 由于津巴布韦和英国之间达成的《兰开斯特宫协定》10年期满,作为“不土改”回报的财政补贴也被英方单方面中止,这也让穆加贝在本世纪初陷入经济和政治困境——无法一方面维持白人农场的经济模式,一方面解决黑人温饱、尤其是老游击队退伍兵的生计问题,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国际形象,转而推行争议极大的“土改”。这样一来,原本是“闲职”的住房部长,一夜之间成了关键且棘手的职位。 被称作“鳄鱼”的他牢牢抓住了这次难得的“咸鱼翻生”机会,雷厉风行、甚至可以说残酷无情地推行“土改”和基建。他并不太在乎“国际形象”,作为“前特务头子”和公认的强硬派,他的大名几乎忝列于任何一份针对津巴布韦政要的制裁名单上。2013年,他被任命为司法及法律事务部长——这是他担任过11年之久的旧职,时隔13年后的轮回表明,他又回到了津巴布韦的政治核心圈。 尽管和穆朱鲁是政敌,但此次清洗期间他始终保持低调,以至于大多数政治分析家只看到格蕾丝,却忽略了这位政坛老手。 事实上,认为格蕾丝将成为穆加贝接班人的想法过于简单化了:格蕾丝并非革命元老,嫁给穆加贝的履历也被认为“不光彩”(是“小三”转正),尽管贪腐等问题在津巴布韦上层普遍存在,但格蕾丝的名声无疑更加糟糕——她不仅在2003年国内大饥荒期间赴巴黎疯狂“买买买”,为自己赢得“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的“美名”,更在2009年1月15日香港尖东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对英国《泰晤士报》“狗仔队”记者琼斯大打出手,引发外交尴尬。 这位被称为“垃圾格蕾丝”(Dis Grace)的津巴布韦第一夫人在国内树敌甚多,且和穆加贝也难言和睦(两人都有许多桃色新闻
12月6日的党代会上,穆加贝公开赞扬了格蕾丝对穆朱鲁的“揭发控诉”,侧面证实了外界的猜想,即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击是由格蕾丝一手策划发起的。同日,此前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的格蕾丝当选为ZANU-PF中央政治局委员、妇女委员会主席。
分析认为,格蕾丝长期以来就存有政治野心,但49岁的她要想成为津巴布韦政治女强人,就必须扳倒只比她大10岁且同为女性的穆朱鲁,因此她才不遗余力地领头“围剿”。
穆加贝则从未掩饰过自己想成为终身总统的野心。2013年5月22日,他主持通过宪法第20号修正案,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只能连任一届,但“不具备追溯力”。这意味着他将成为唯一的例外,可以无限期连任下去。此次党代会,他再度当选党主席,并明确表示“只要我活着就一直会是津巴布韦总统”,挑明了将在2015年参加总统大选的意图。这更让许多分析家相信,穆朱鲁的清洗意味着两件事——穆加贝继续巩固权威,格蕾丝将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人选。
然而,“鳄鱼”穆南加格瓦的浮出水面,表明这些猜测把90高龄的穆加贝想象得过于“小儿科”了。

“垃圾格蕾丝”还是没戏
12月9日,津巴布韦总统、90高龄的罗伯特·穆加贝宣布解除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副主席兼第二书记、津巴布韦副总统穆朱鲁等8名阁员职务,导致外界纷纷猜测——他的妻子格蕾丝·穆加贝可能成为接替穆朱鲁的副总统,以及穆加贝百年之后的接班人。 但一天后,剧情出现变化:穆加贝一口气任命了两位副总统,自己的妻子却不在内。 一次诡异的内阁清洗 穆朱鲁现年59岁,是前津巴布韦军队强人、总参谋长所罗门·穆朱鲁的遗孀,曾经是非洲著名的妇女运动领袖和ZANU-PF最年轻的领导层成员。早年参加津巴布韦独立运动和游击战,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年仅25岁的她被任命为体育、青年及娱乐部长,由于她当初是辍学参加革命,独立后以部长之尊在业余时间背上书包回中学补课,并最终完成中学学业,一时被引为美谈。 2003年,ZANU-PF副主席、津巴布韦副总统,革命元老穆增达病逝,穆朱鲁夫妇和绰号“鳄鱼”的另一位“年轻老革命”——时任ZANU-PF秘书长和津巴布韦议会议长的穆南加格瓦为争夺这一可能意味着穆加贝接班人地位的空缺进行了残酷而诡异的斗争。 在这场被称为“长刀之夜”(the night of the long knives)的斗争中,穆朱鲁夫妇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穆朱鲁本人从不起眼的农村资源及水利发展部长一跃而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副总统,并安然度过此后多次政治风波,一直连任到今年12月初。 2011年8月15日晚,所罗门·穆朱鲁在一场离奇火灾中死于自家(阿拉曼农场)的房址,死因扑朔迷离。此前曾有传言称他“功高震主”、被穆加贝清洗,事发后穆朱鲁曾表示“不相信官方死亡调查结果”,扬言要举行独立调查,但最后不了了之。此后穆朱鲁继续担任津巴布韦党、政要职,且在党和政府内部拥有广泛的人脉和影响力。 然而,自今年年初起,津巴布韦出现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讦,指责她“滥权”、“贪腐”、“有野心”,甚至“妄图谋害穆加贝”。尽管穆朱鲁本人一再矢口否认,甚至在公开场合加以严厉驳斥,但最终仍在12月6日的ZANU-PF党代会上“翻身落马”,虽未被解除党内职务,但有关“窃贼”、“谋杀者”的指控却相当于被坐实。三天后便发生了被称为“第二次长刀之夜”的内阁大清洗。 这次内阁清洗似乎有些诡异。被清洗的8名阁员中既有穆朱鲁派的关键人物、能源部长马福海尔,也有向来被视作穆加贝铁杆亲信的国家安全部长穆塔萨,因此引发了人们对穆加贝“安排身后事”的猜测,和对格蕾丝·穆加贝所起作用的联想。 12月6日的党代会上,穆加贝公开赞扬了格蕾丝对穆朱鲁的“揭发控诉”,侧面证实了外界的猜想,即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击是由格蕾丝一手策划发起的。同日,此前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的格蕾丝当选为ZANU-PF中央政治局委员、妇女委员会主席。 分析认为,格蕾丝长期以来就存有政治野心,但49岁的她要想成为津巴布韦政治女强人,就必须扳倒只比她大10岁且同为女性的穆朱鲁,因此她才不遗余力地领头“围剿”。 穆加贝则从未掩饰过自己想成为终身总统的野心。2013年5月22日,他主持通过宪法第2
熟悉津巴布韦政坛的人都明白,穆南加格瓦是不折不扣的“重量级人物”,不会、至少不会甘于成为诸如格蕾丝等“政治菜鸟”的“垫场人物”。
和穆朱鲁一样,穆南加格瓦也是辍学参加游击战的“年轻老战士”,现年68岁。由于参加革命时已不算年轻,因此在游击战期间担负了更重要的工作,包括外联、组织游击队员赴海外受训等。津巴布韦独立后他出任首任国家安全部长,此后直到“长刀之夜”都是党和政府内最核心圈的人物。
然而在“长刀之夜”中,他败给穆朱鲁夫妇,虽未被彻底清洗,却转任当时看上去是闲差的农村住房和社会建设部长,2007年更卷入所谓“6·15政变阴谋”。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都认为这次他在劫难逃。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穆南加格瓦轻巧地摆脱了嫌疑,按照当时一些评论家的说法,他“不过轻描淡写地斥责政变组织者是‘笨蛋’就过关了”。随后的事态证明,穆加贝需要他做一件更重要的事——土地改革。
由于津巴布韦和英国之间达成的《兰开斯特宫协定》10年期满,作为“不土改”回报的财政补贴也被英方单方面中止,这也让穆加贝在本世纪初陷入经济和政治困境——无法一方面维持白人农场的经济模式,一方面解决黑人温饱、尤其是老游击队退伍兵的生计问题,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国际形象,转而推行争议极大的“土改”。这样一来,原本是“闲职”的住房部长,一夜之间成了关键且棘手的职位。
12月9日,津巴布韦总统、90高龄的罗伯特·穆加贝宣布解除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副主席兼第二书记、津巴布韦副总统穆朱鲁等8名阁员职务,导致外界纷纷猜测——他的妻子格蕾丝·穆加贝可能成为接替穆朱鲁的副总统,以及穆加贝百年之后的接班人。 但一天后,剧情出现变化:穆加贝一口气任命了两位副总统,自己的妻子却不在内。 一次诡异的内阁清洗 穆朱鲁现年59岁,是前津巴布韦军队强人、总参谋长所罗门·穆朱鲁的遗孀,曾经是非洲著名的妇女运动领袖和ZANU-PF最年轻的领导层成员。早年参加津巴布韦独立运动和游击战,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年仅25岁的她被任命为体育、青年及娱乐部长,由于她当初是辍学参加革命,独立后以部长之尊在业余时间背上书包回中学补课,并最终完成中学学业,一时被引为美谈。 2003年,ZANU-PF副主席、津巴布韦副总统,革命元老穆增达病逝,穆朱鲁夫妇和绰号“鳄鱼”的另一位“年轻老革命”——时任ZANU-PF秘书长和津巴布韦议会议长的穆南加格瓦为争夺这一可能意味着穆加贝接班人地位的空缺进行了残酷而诡异的斗争。 在这场被称为“长刀之夜”(the night of the long knives)的斗争中,穆朱鲁夫妇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穆朱鲁本人从不起眼的农村资源及水利发展部长一跃而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副总统,并安然度过此后多次政治风波,一直连任到今年12月初。 2011年8月15日晚,所罗门·穆朱鲁在一场离奇火灾中死于自家(阿拉曼农场)的房址,死因扑朔迷离。此前曾有传言称他“功高震主”、被穆加贝清洗,事发后穆朱鲁曾表示“不相信官方死亡调查结果”,扬言要举行独立调查,但最后不了了之。此后穆朱鲁继续担任津巴布韦党、政要职,且在党和政府内部拥有广泛的人脉和影响力。 然而,自今年年初起,津巴布韦出现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讦,指责她“滥权”、“贪腐”、“有野心”,甚至“妄图谋害穆加贝”。尽管穆朱鲁本人一再矢口否认,甚至在公开场合加以严厉驳斥,但最终仍在12月6日的ZANU-PF党代会上“翻身落马”,虽未被解除党内职务,但有关“窃贼”、“谋杀者”的指控却相当于被坐实。三天后便发生了被称为“第二次长刀之夜”的内阁大清洗。 这次内阁清洗似乎有些诡异。被清洗的8名阁员中既有穆朱鲁派的关键人物、能源部长马福海尔,也有向来被视作穆加贝铁杆亲信的国家安全部长穆塔萨,因此引发了人们对穆加贝“安排身后事”的猜测,和对格蕾丝·穆加贝所起作用的联想。 12月6日的党代会上,穆加贝公开赞扬了格蕾丝对穆朱鲁的“揭发控诉”,侧面证实了外界的猜想,即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击是由格蕾丝一手策划发起的。同日,此前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的格蕾丝当选为ZANU-PF中央政治局委员、妇女委员会主席。 分析认为,格蕾丝长期以来就存有政治野心,但49岁的她要想成为津巴布韦政治女强人,就必须扳倒只比她大10岁且同为女性的穆朱鲁,因此她才不遗余力地领头“围剿”。 穆加贝则从未掩饰过自己想成为终身总统的野心。2013年5月22日,他主持通过宪法第2
被称作“鳄鱼”的他牢牢抓住了这次难得的“咸鱼翻生”机会,雷厉风行、甚至可以说残酷无情地推行“土改”和基建。他并不太在乎“国际形象”,作为“前特务头子”和公认的强硬派,他的大名几乎忝列于任何一份针对津巴布韦政要的制裁名单上。2013年,他被任命为司法及法律事务部长——这是他担任过11年之久的旧职,时隔13年后的轮回表明,他又回到了津巴布韦的政治核心圈。
尽管和穆朱鲁是政敌,但此次清洗期间他始终保持低调,以至于大多数政治分析家只看到格蕾丝,却忽略了这位政坛老手。
事实上,认为格蕾丝将成为穆加贝接班人的想法过于简单化了:格蕾丝并非革命元老,嫁给穆加贝的履历也被认为“不光彩”(是“小三”转正),尽管贪腐等问题在津巴布韦上层普遍存在,但格蕾丝的名声无疑更加糟糕——她不仅在2003年国内大饥荒期间赴巴黎疯狂“买买买”,为自己赢得“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的“美名”,更在2009年1月15日香港尖东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对英国《泰晤士报》“狗仔队”记者琼斯大打出手,引发外交尴尬。
12月9日,津巴布韦总统、90高龄的罗伯特·穆加贝宣布解除津巴布韦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副主席兼第二书记、津巴布韦副总统穆朱鲁等8名阁员职务,导致外界纷纷猜测——他的妻子格蕾丝·穆加贝可能成为接替穆朱鲁的副总统,以及穆加贝百年之后的接班人。 但一天后,剧情出现变化:穆加贝一口气任命了两位副总统,自己的妻子却不在内。 一次诡异的内阁清洗 穆朱鲁现年59岁,是前津巴布韦军队强人、总参谋长所罗门·穆朱鲁的遗孀,曾经是非洲著名的妇女运动领袖和ZANU-PF最年轻的领导层成员。早年参加津巴布韦独立运动和游击战,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年仅25岁的她被任命为体育、青年及娱乐部长,由于她当初是辍学参加革命,独立后以部长之尊在业余时间背上书包回中学补课,并最终完成中学学业,一时被引为美谈。 2003年,ZANU-PF副主席、津巴布韦副总统,革命元老穆增达病逝,穆朱鲁夫妇和绰号“鳄鱼”的另一位“年轻老革命”——时任ZANU-PF秘书长和津巴布韦议会议长的穆南加格瓦为争夺这一可能意味着穆加贝接班人地位的空缺进行了残酷而诡异的斗争。 在这场被称为“长刀之夜”(the night of the long knives)的斗争中,穆朱鲁夫妇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穆朱鲁本人从不起眼的农村资源及水利发展部长一跃而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一副总统,并安然度过此后多次政治风波,一直连任到今年12月初。 2011年8月15日晚,所罗门·穆朱鲁在一场离奇火灾中死于自家(阿拉曼农场)的房址,死因扑朔迷离。此前曾有传言称他“功高震主”、被穆加贝清洗,事发后穆朱鲁曾表示“不相信官方死亡调查结果”,扬言要举行独立调查,但最后不了了之。此后穆朱鲁继续担任津巴布韦党、政要职,且在党和政府内部拥有广泛的人脉和影响力。 然而,自今年年初起,津巴布韦出现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讦,指责她“滥权”、“贪腐”、“有野心”,甚至“妄图谋害穆加贝”。尽管穆朱鲁本人一再矢口否认,甚至在公开场合加以严厉驳斥,但最终仍在12月6日的ZANU-PF党代会上“翻身落马”,虽未被解除党内职务,但有关“窃贼”、“谋杀者”的指控却相当于被坐实。三天后便发生了被称为“第二次长刀之夜”的内阁大清洗。 这次内阁清洗似乎有些诡异。被清洗的8名阁员中既有穆朱鲁派的关键人物、能源部长马福海尔,也有向来被视作穆加贝铁杆亲信的国家安全部长穆塔萨,因此引发了人们对穆加贝“安排身后事”的猜测,和对格蕾丝·穆加贝所起作用的联想。 12月6日的党代会上,穆加贝公开赞扬了格蕾丝对穆朱鲁的“揭发控诉”,侧面证实了外界的猜想,即针对穆朱鲁的政治攻击是由格蕾丝一手策划发起的。同日,此前在党内没有任何职务的格蕾丝当选为ZANU-PF中央政治局委员、妇女委员会主席。 分析认为,格蕾丝长期以来就存有政治野心,但49岁的她要想成为津巴布韦政治女强人,就必须扳倒只比她大10岁且同为女性的穆朱鲁,因此她才不遗余力地领头“围剿”。 穆加贝则从未掩饰过自己想成为终身总统的野心。2013年5月22日,他主持通过宪法第2
这位被称为“垃圾格蕾丝”(Dis Grace)的津巴布韦第一夫人在国内树敌甚多,且和穆加贝也难言和睦(两人都有许多桃色新闻,且曾严重发酵过)。
不难想象,格蕾丝的确野心勃勃,希望取穆朱鲁而代之,但穆加贝恐怕仅仅是利用她的野心,清除危险人物穆朱鲁,而并不打算真的让这个比自己小41岁的“填房”当接班人。

,且曾严重发酵过)。 不难想象,格蕾丝的确野心勃勃,希望取穆朱鲁而代之,但穆加贝恐怕仅仅是利用她的野心,清除危险人物穆朱鲁,而并不打算真的让这个比自己小41岁的“填房”当接班人。 “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穆加贝政治经验十分丰富,执政34年始终不倒绝非运气使然,他如何不知道格蕾丝不论能力、资历或德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在党、政、军中也毫无根基,自己在世无需她做什么,自己一旦不在世或不能问政,她又何尝能做什么?在解除穆朱鲁职位后仅一天就任命穆朱鲁死敌、曾经的接班人热门人选“鳄鱼恩格维纳”,用意昭然若揭:这等于昭告国内外——别瞎猜了,我老了,但还没彻底糊涂。 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穆南加格瓦就是新的接班人人选:和穆朱鲁一并被解职的穆塔萨不仅是穆加贝的死党兼老友,也是穆南加格瓦的政治盟友,被称为“政治双头鹰”,他们的一进一退,表明穆加贝对“鳄鱼”同样留了一手。对这一点,穆南加格瓦本人也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他才在接受职务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谦恭和低调。 除此之外,政治色彩超脱的外交官穆佛科被任命为新设立的“第二副总统”,也隐含牵制之意。客观来说,穆南加格瓦也已年仅古稀,倘穆加贝再连任一个任期,作为接班人,他也未免老了一些。 那么,穆加贝的接班人到底是谁? 恐怕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一如他所言,只要他活着,他就永远是津巴布韦的总统,事实证明不论内部、外部,的确难有任何人能在他生前撼动其地位,他不需要什么“替身”或接班人;一旦他死去或无法亲征,津巴布韦势必进入“后威权时代”,他指定或不指定谁接班,又能有多少意义? 作为一个90岁的政治老人,此时此刻他或许正默念着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五的那句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 陈在田 编辑 嘉沐 “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0号修正案,规定总统任期五年,只能连任一届,但“不具备追溯力”。这意味着他将成为唯一的例外,可以无限期连任下去。此次党代会,他再度当选党主席,并明确表示“只要我活着就一直会是津巴布韦总统”,挑明了将在2015年参加总统大选的意图。这更让许多分析家相信,穆朱鲁的清洗意味着两件事——穆加贝继续巩固权威,格蕾丝将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人选。 然而,“鳄鱼”穆南加格瓦的浮出水面,表明这些猜测把90高龄的穆加贝想象得过于“小儿科”了。 “垃圾格蕾丝”还是没戏 熟悉津巴布韦政坛的人都明白,穆南加格瓦是不折不扣的“重量级人物”,不会、至少不会甘于成为诸如格蕾丝等“政治菜鸟”的“垫场人物”。 和穆朱鲁一样,穆南加格瓦也是辍学参加游击战的“年轻老战士”,现年68岁。由于参加革命时已不算年轻,因此在游击战期间担负了更重要的工作,包括外联、组织游击队员赴海外受训等。津巴布韦独立后他出任首任国家安全部长,此后直到“长刀之夜”都是党和政府内最核心圈的人物。 然而在“长刀之夜”中,他败给穆朱鲁夫妇,虽未被彻底清洗,却转任当时看上去是闲差的农村住房和社会建设部长,2007年更卷入所谓“6·15政变阴谋”。消息传出后,许多人都认为这次他在劫难逃。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穆南加格瓦轻巧地摆脱了嫌疑,按照当时一些评论家的说法,他“不过轻描淡写地斥责政变组织者是‘笨蛋’就过关了”。随后的事态证明,穆加贝需要他做一件更重要的事——土地改革。 由于津巴布韦和英国之间达成的《兰开斯特宫协定》10年期满,作为“不土改”回报的财政补贴也被英方单方面中止,这也让穆加贝在本世纪初陷入经济和政治困境——无法一方面维持白人农场的经济模式,一方面解决黑人温饱、尤其是老游击队退伍兵的生计问题,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国际形象,转而推行争议极大的“土改”。这样一来,原本是“闲职”的住房部长,一夜之间成了关键且棘手的职位。 被称作“鳄鱼”的他牢牢抓住了这次难得的“咸鱼翻生”机会,雷厉风行、甚至可以说残酷无情地推行“土改”和基建。他并不太在乎“国际形象”,作为“前特务头子”和公认的强硬派,他的大名几乎忝列于任何一份针对津巴布韦政要的制裁名单上。2013年,他被任命为司法及法律事务部长——这是他担任过11年之久的旧职,时隔13年后的轮回表明,他又回到了津巴布韦的政治核心圈。 尽管和穆朱鲁是政敌,但此次清洗期间他始终保持低调,以至于大多数政治分析家只看到格蕾丝,却忽略了这位政坛老手。 事实上,认为格蕾丝将成为穆加贝接班人的想法过于简单化了:格蕾丝并非革命元老,嫁给穆加贝的履历也被认为“不光彩”(是“小三”转正),尽管贪腐等问题在津巴布韦上层普遍存在,但格蕾丝的名声无疑更加糟糕——她不仅在2003年国内大饥荒期间赴巴黎疯狂“买买买”,为自己赢得“津巴布韦第一购物狂”的“美名”,更在2009年1月15日香港尖东香格里拉酒店门口对英国《泰晤士报》“狗仔队”记者琼斯大打出手,引发外交尴尬。 这位被称为“垃圾格蕾丝”(Dis Grace)的津巴布韦第一夫人在国内树敌甚多,且和穆加贝也难言和睦(两人都有许多桃色新闻
穆加贝政治经验十分丰富,执政34年始终不倒绝非运气使然,他如何不知道格蕾丝不论能力、资历或德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在党、政、军中也毫无根基,自己在世无需她做什么,自己一旦不在世或不能问政,她又何尝能做什么?在解除穆朱鲁职位后仅一天就任命穆朱鲁死敌、曾经的接班人热门人选“鳄鱼恩格维纳”,用意昭然若揭:这等于昭告国内外——别瞎猜了,我老了,但还没彻底糊涂。
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穆南加格瓦就是新的接班人人选:和穆朱鲁一并被解职的穆塔萨不仅是穆加贝的死党兼老友,也是穆南加格瓦的政治盟友,被称为“政治双头鹰”,他们的一进一退,表明穆加贝对“鳄鱼”同样留了一手。对这一点,穆南加格瓦本人也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他才在接受职务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谦恭和低调。
除此之外,政治色彩超脱的外交官穆佛科被任命为新设立的“第二副总统”,也隐含牵制之意。客观来说,穆南加格瓦也已年仅古稀,倘穆加贝再连任一个任期,作为接班人,他也未免老了一些。
,且曾严重发酵过)。 不难想象,格蕾丝的确野心勃勃,希望取穆朱鲁而代之,但穆加贝恐怕仅仅是利用她的野心,清除危险人物穆朱鲁,而并不打算真的让这个比自己小41岁的“填房”当接班人。 “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穆加贝政治经验十分丰富,执政34年始终不倒绝非运气使然,他如何不知道格蕾丝不论能力、资历或德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在党、政、军中也毫无根基,自己在世无需她做什么,自己一旦不在世或不能问政,她又何尝能做什么?在解除穆朱鲁职位后仅一天就任命穆朱鲁死敌、曾经的接班人热门人选“鳄鱼恩格维纳”,用意昭然若揭:这等于昭告国内外——别瞎猜了,我老了,但还没彻底糊涂。 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穆南加格瓦就是新的接班人人选:和穆朱鲁一并被解职的穆塔萨不仅是穆加贝的死党兼老友,也是穆南加格瓦的政治盟友,被称为“政治双头鹰”,他们的一进一退,表明穆加贝对“鳄鱼”同样留了一手。对这一点,穆南加格瓦本人也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他才在接受职务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谦恭和低调。 除此之外,政治色彩超脱的外交官穆佛科被任命为新设立的“第二副总统”,也隐含牵制之意。客观来说,穆南加格瓦也已年仅古稀,倘穆加贝再连任一个任期,作为接班人,他也未免老了一些。 那么,穆加贝的接班人到底是谁? 恐怕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一如他所言,只要他活着,他就永远是津巴布韦的总统,事实证明不论内部、外部,的确难有任何人能在他生前撼动其地位,他不需要什么“替身”或接班人;一旦他死去或无法亲征,津巴布韦势必进入“后威权时代”,他指定或不指定谁接班,又能有多少意义? 作为一个90岁的政治老人,此时此刻他或许正默念着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五的那句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 陈在田 编辑 嘉沐
那么,穆加贝的接班人到底是谁?
恐怕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一如他所言,只要他活着,他就永远是津巴布韦的总统,事实证明不论内部、外部,的确难有任何人能在他生前撼动其地位,他不需要什么“替身”或接班人;一旦他死去或无法亲征,津巴布韦势必进入“后威权时代”,他指定或不指定谁接班,又能有多少意义?
作为一个90岁的政治老人,此时此刻他或许正默念着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五的那句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且曾严重发酵过)。 不难想象,格蕾丝的确野心勃勃,希望取穆朱鲁而代之,但穆加贝恐怕仅仅是利用她的野心,清除危险人物穆朱鲁,而并不打算真的让这个比自己小41岁的“填房”当接班人。 “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穆加贝政治经验十分丰富,执政34年始终不倒绝非运气使然,他如何不知道格蕾丝不论能力、资历或德望都不足以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在党、政、军中也毫无根基,自己在世无需她做什么,自己一旦不在世或不能问政,她又何尝能做什么?在解除穆朱鲁职位后仅一天就任命穆朱鲁死敌、曾经的接班人热门人选“鳄鱼恩格维纳”,用意昭然若揭:这等于昭告国内外——别瞎猜了,我老了,但还没彻底糊涂。 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穆南加格瓦就是新的接班人人选:和穆朱鲁一并被解职的穆塔萨不仅是穆加贝的死党兼老友,也是穆南加格瓦的政治盟友,被称为“政治双头鹰”,他们的一进一退,表明穆加贝对“鳄鱼”同样留了一手。对这一点,穆南加格瓦本人也心知肚明,正因如此,他才在接受职务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谦恭和低调。 除此之外,政治色彩超脱的外交官穆佛科被任命为新设立的“第二副总统”,也隐含牵制之意。客观来说,穆南加格瓦也已年仅古稀,倘穆加贝再连任一个任期,作为接班人,他也未免老了一些。 那么,穆加贝的接班人到底是谁? 恐怕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这个问题——一如他所言,只要他活着,他就永远是津巴布韦的总统,事实证明不论内部、外部,的确难有任何人能在他生前撼动其地位,他不需要什么“替身”或接班人;一旦他死去或无法亲征,津巴布韦势必进入“后威权时代”,他指定或不指定谁接班,又能有多少意义? 作为一个90岁的政治老人,此时此刻他或许正默念着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五的那句名言:“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 陈在田 编辑 嘉沐

《凤凰周刊》特约撰稿员 陈在田       编辑 嘉沐
穆加贝:政治强人会让老婆接班吗?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1277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