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落马幕后  

2013-07-15 13:10:00|  分类: 倪发科,落马,举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落马幕后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记者/ 杨桐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6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1999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六安来了扒市长”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3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一批官员倒下去”。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老干部的举报信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2003
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楚歌四面

腐英雄。洪文虎离休后一直在六安居住,平时深居简出,偶尔会以六安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的身份公开露面,本刊记者曾试图通过网络与他联系,但一直未获回应。 楚歌四面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11亿元。 2009年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年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月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1月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该人士还介绍,2012年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倪发科案发后,除了监察部短短几十字的通报,安徽官方未作任何具体涉案情节的披露,大多观察者均认为,这场官场地震的导火索由大昌矿业引燃。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安徽大昌矿业集团是第一家进入归属六安管辖的霍邱县的铁矿开采企业,有知情人士称,该集团老板与倪发科私交深厚,在酒桌上直接拍着倪的肩膀喊“老弟”。正是通过倪发科,大昌矿业获得了拥有2.3亿吨储量的霍邱吴集铁矿南段的开采权,而霍邱县财政收入则因为矿产开发,从之前不到2亿元上涨到现在的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11亿元。


2009
7月,霍邱县决定通过人大投票的方式奖励给大昌矿业6亿元,当年该县的财政收入只有6亿元,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哗然,人大只得再次通过投票取消了这次奖励,外界普遍认为,奖励大昌矿业的决定就出自倪发科的亲自谋划。


有大陆媒体援引霍邱官场人士的说法,倪发科在大昌矿业持有暗股,且是其大股东,但倪发科到底以何种形式和名目持股,持股数量多少,如何分红,则目前尚无详细资料。一位六安知情人称,倪发科这次轰然坠马,除了有老干部长期举报的因素,更大的动力来自首钢。首钢总公司在20103月与大昌矿业合作成立总投资100亿元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但双方合作并不顺利,首钢方面的人事和财政方面几无发言权,由此责权纠纷一直不断。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


倪发科被调查后,曾担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多年的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于今年3月被中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还包括霍邱县政府办副主任、安监局党组书记张永,张永在监察部公布调查倪发科消息5天后,69日早上坠楼身亡,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但民间却流传不同说法。
实际上,卷入倪发科案的不止上述房产开发商和大昌矿业。一知情人声称,今年 记者 杨桐 6月4日,监察部官方网站公布一则短短几十字的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皖西小城六安,随着这个前市委书记的落马而陷入一片骚动。 倪发科从安徽省六安市升任安徽省副省长5年后,最终没能实现软着陆,来自六安的轮番举报令其轰然落马。 倪发科被查起因颇多,在任职六安市委书记期间,他不仅深度介入该省企业大昌矿业经营活动并持有暗股,在其主导的多个土地转让项目中存在经济问题。倪发科在六安任期内的大拆大建,亦令其与老干部群体结怨颇深。自其2008年升任副省长后一直面临不断的举报,每年都有倪被调查风声传出,今年终于传言成真。 六安官场亦因倪的落马引发地震,从年初延宕至今,且有继续发酵之势。倪发科1999年10月调任六安履职,2002年就职市委书记直到2008年2月。倪发科的功过是非在六安政商界争议极大。其支持者颇多,认为倪在任期间,六安经济从全省垫底升至中游,倪发科功不可没;他的反对者亦众,举出倪发科“经营城市”期间,掌控最佳地段的多是他从芜湖带来的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而倪发科亦有近亲在六安经营房地产。 但不论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对倪发科落马均不意外,称其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主政六安期间,倪发科精明干练之余,处事亦不乏专断跋扈,他的从政轨迹和落马之路,是观察大陆官场利益规则的难得范本。 “六安来了扒市长” 倪发科被“双规”的消息于今年年初已在六安官场不胫而走。从1月28日召开的安徽省第十二届人大会议上可见端倪:1954年出生的倪发科此时尚未到退休年龄,即便不再连任副省长,按照常规,也可担任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开始选举前,安徽省人大已接到中纪委通知,将倪发科的名字从人大主席团名单中删除,之后也未有其新职务安排的消息。 3月27日上午,倪发科在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视察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这次公开露面后,外界推测倪发科已平稳着陆,但时至5月,随着六安市副市长权俊良从市政府办公室被纪委带走,六安市许多官员已断定倪发科仕途就此走向终点。 当时被纪委带走未归的还有六安一名黄姓地产商,黄为六安盐业房地产公司的实际老板(法人代表为其亲属陈武),在梅山路的繁华地段开发有数处高层楼盘,直到6月初官方公布倪发科案发消息后才被允许回家。 另有消息人士称,早在去年年底,六安市供电公司某前任领导亦传出被纪委约谈。因该领导任职六安供电公司期间,该公司盖了两栋家属楼,开发商是倪发科的亲属。该人士称,倪的亲属起初并未出资,供电公司先期以每平方米800元的造价提前支付了工程款,令其得以“空手套白狼”获利。 地处安徽、河南、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的六安曾以农业为核心,倪发科的到来改变了这一状况。1999年,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的任上调任六安任行署副专员,当时的六安尚未设市,行政上由安徽省委派驻的六安地委管理所辖六县。安徽省将倪发科调至六安,已有撤地建市打算,倪发科在芜湖当常务副市长期间政绩突出,调其来六安就是为了发展经济。 次年,倪发科成为新成立的六安市首任市长,提出了城市化、工业化和信息化的执政理念,并规划城市向东南扩大框架。一位曾在六安市政府任职的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履新之初,倪发科放出了一年完成招商引资15亿元的豪言,而之前六安每年招商金额尚不足2亿元,后来倪发科果真超额完成了招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 六安第一批房地产开发企业均为倪发科从上一任职地芜湖引入,一场六安此前历史尚从未有过的拆迁风暴由此展开。六安民众起初对这种运动式拆迁非常抵触,认为拆迁补偿过低。在老城区改造中,还将明清时代遗留下的九拐十八巷等文化旧址拆除殆尽,六安街头曾经一度出现“如今没有共产党,六安来了扒市长”的条幅。 给倪发科招致非议的还包括国企改制。倪主政期间,强势推进淠河化工厂、朝阳制药厂、长江手扶拖拉机厂等六安大型国企均被悉数改制,造成大量工人下岗,上访者甚众,反对者认为其为了替政府甩包袱贱卖了国有资产。其支持者则认为,倪发科改变了六安的城市面貌,让六安从遍地低矮破旧的砖瓦房变成了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建成数个开放式公园。 城建在改变城市的同时,亦带来大量利益。1999年倪发科到六安时,六安生产总值尚是100多亿元,2008年他离开时则达到了534亿元,其中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幅,排名从倒数第一升至全省第七,即便倪发科已经落马,但当地网友聚集的《六安人论坛》对其评价仍褒贬不一。 但无需争议的是,这轮城建浪潮照例为大开腐败便利,2007年前后,六安先后有一名主管土地的副市长、一名规划局局长和两名土地局副局长因贪腐被判刑,当地人为此形容,“一个城市建起来,129日安徽省纪委对外通报的马鞍山钢铁集团党委副书记赵建明被立案调查也可能与倪发科有关,2006年,在倪发科的主导下,六安市政府和马钢集团签署《六安市政府与马钢公司洽谈霍邱铁矿开发》协议,通过政府为其量身制定的条件,将霍邱县张庄铁矿开发权运作配置给马钢。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


一批官员倒下去”。 老干部的举报信 倪发科真正在六安大展身手,是在其2002年担任市委书记之后。 曾在地委时期任一把手多年,并成为六安市首任市委书记的洪文虎这年刚好到了退休年龄,倪发科顺理成章成为市委书记。六安官场传闻,当时洪文虎本打算再干一届人大主任,省委找倪发科谈话时,倪坚决反对,称洪文虎处处对其掣肘,人大主任必须由自己兼任。 在六安官场,洪、倪矛盾几乎公开化。洪文虎是农业问题专家,多年来一直倡导六安主打农业,行政风格以稳健著称。倪发科来六安之初,洪文虎多次带他逐个同各部门负责人座谈,表示会倾尽全力支持。但后来二人行事风格完全迥异,一个重视农业,求稳低调,一个要经营城市,个性张扬,不久之后即貌合神离。 倪发科在六安官场被认为独断专行,当地一位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003年倪发科引入华电六安电厂后,建设了两台13.5万千瓦和13.6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后来国家出台规定,要取缔60万千瓦以下的小机组项目,倪发科一边向上汇报说已经取缔了,但另一边却告诉厂方要抓紧施工,造成既成事实再说。环保部的调查组前来验收时,倪发科作检讨称这是他自己的意见,与其他班子成员无关,“六安太穷了,这一拆就是上十亿元打了水漂”,这席话令调查组哭笑不得,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前后,国务院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意在压低虚高的房价,而倪发科却在传达政策的会上放言,六安的房价现在才每平方米1000多元,合理的房价应该3000多元,“不能别人生病,我们吃药”。随着倪发科的城市大开发,六安房价一路上扬,最终达到了他预期的房价,好的地段则要六七千元。 2003年,安徽实行名为“阳光工资”的工资改革,但六安的工资只发到70%,与其他经济相当的城市存在不小差距,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1800元,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这让现职干部们对倪发科相当不满。 一位曾与倪发科长期接触的人士称,倪发科在六安期间,在人事方面并未卖官鬻爵,他的秘书余杰曾是金寨县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调到六安任办公室副主任之后级别一直没变,直到随倪发科一起到省政府后才从副处升至正处。六安市委机关报《皖西日报》一名女记者曾多次采访倪发科,倪发科对其文笔格外赏识,这位女记者后来给倪发科写信,希望能帮其解决编制问题,倪发科在信上批示“按有关规定处理”转给报社,该报领导为此大发雷霆,女记者从此不再受重用,最后只得离开。 但这位人士亦认为,倪发科家族在六安各大地产项目中渔利,其多位亲属甚至直接在六安开发地产项目。供电公司家属院明都阳光水岸小区和皖西大厦后面的恒泰小区,均为倪氏家族开发。此外,倪发科从芜湖引入六安的一批开发商几乎承揽了所有大型公共场所和重点地段的开发建设。根据六安市土地市场网公布的信息,2002年,芜湖金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六安分公司曾拿到了老地委大院后门2.6万平方米的土地,该公司老总已因卷入倪发科案而被纪委调查。 因地产和城建而起的利益输送,已经是大陆因贪腐落马官员的固定线路。除了芜湖金鼎之外,在老地委大院的开发中拿地最多的是安徽徽商集团,该集团下属的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2003年6月通过倪发科买到了老地委大院及周边的家属区近300亩土地,家属区大院内住的多是一些离退休的厅级老干部,倪发科曾向老干部承诺,拆迁就是为了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但徽商集团只将临街位置盖楼出售,用拆除的老地委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兴建其徽商国贸小区,被列入二期工程的家属区改造却迟迟不见动工。被高楼挡在后面的家属区内的老干部们处境尴尬,被售出给徽商集团的房屋大部分是老干部们个人名下私产,且地价余款尚未支付,等待的拆迁亦10年未动。 买地的徽商集团却迟迟不肯拆迁,老干部们的房子多已老旧,普遍存在线路老化问题,加上之前开发商一期工程施工时破坏了大院下水管道,每到下雨家中便被雨水倒灌。 徽商集团内部之后变故连连,其前任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受贿等数罪并罚,于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也获刑9年,再也无力顾老地委家属院的拆迁开发。 许多老干部为此多次到北京上访,并动用各自的人脉关系斡旋,也有人给安徽省和中央领导写信,希望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倪发科2008年升任安徽省副省长后,老干部群体的举报已基本呈现半公开状态,每年都有倪发科被调查的消息传到六安,而倪发科总是在传言开始引起议论时到六安视察工作,一方面为澄清传闻,另一方面,则是稳定当地官场同盟者的军心。 此次倪案事发后,多家媒体报道倪发科事件的消息来源均出自匿名老干部之口,一些六安网民则到前市委书记洪文虎的博客中留言,称其为反该人士还介绍,201212月,时任金寨县某县委主要领导被突然免职,也与倪发科案有关。倪发科插手了该县的矿产开发,并从中牟利,这一说法目前尚无从证实。但倪发科升任副省长后,仍分管国土资源等领域,的确强势插手霍邱和金寨等矿产大县的矿权利益分配,并由此四处树敌。一位熟悉安徽省官场的人士称,政商两届的多股力量一直对倪的作为不满已久,倪落马后,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清算。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落马幕后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748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