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2013-04-20 13:2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凤凰周刊》: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

《凤凰周刊》: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凤凰周刊》: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哈利·本兹: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凤凰周刊》: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凤凰周刊》: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凤凰周刊》: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 专访美国地震专家沃尔特·穆尼、哈利·本兹 《凤凰周刊》2010年13期 《凤凰周刊》 李雪 美国作为同样面临地震多发国情的国家,如何应对这种不可抗灾难?本刊记者日前就相关问题采访了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资深地震学家沃尔特·穆尼博士(Walter D. Mooney)和美国国家地震信息中心(NEIC)首席科学家哈利·本兹(Harley Benz)。 在他们的回答中,有一句话被多次重复: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有良好抗震性的房子。 美国经验,似乎只有这么简单。 《凤凰周刊》:最近,各地发生了不少大地震,如中国、海地、智利、墨西哥等。请问这一现象会否给地震研究界带来新的思考?比如,会否影响你的工作? 沃尔特·穆尼:是的,这些地震将带来许多新的想法。例如,我们想知道为什么(海地,墨西哥,中国青海)三地的地震虽然震级都在7.0左右,但是产生了很不同的结果。地震造成的死亡仅仅是因为建筑质量不过关吗?或者还有其他原因?比如强烈的地面震动的持续时间或者强度?为什么智利8.8级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中国和海地地震的人数要少?这些问题将影响我们的研究。 哈利·本兹:每一次地震,我们都会了解一些关于该地区的地震活动强度和社会问题。智利对于兴建抗震建筑物的投资,在这次地震中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可以看到,在海地和中国的地震中,由于建筑的原因引发了一些悲剧性后果。 《凤凰周刊》:您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地震现状和地震学,以及东北亚的地震活动? 沃尔特·穆尼:中国和东北亚的地震活动有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幸运的是,中国地震局(CEA)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组织,并已做了很多工作以减少中国的地震灾害。 哈利·本兹: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东北亚与NEIC之间的数据交流(实时波形和地震参数)实在太少了,我们无法评估他们做了什么或者发表了什么成果。 《凤凰周刊》:有人说中国的地震预警系统的建设更重要。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

哈利·本兹: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不算多,我不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地震活动的特殊时期。在1999年台湾也有大地震,但此后很少在台湾发生致命的地震。 哈利·本兹:我对于中国的地震活动强度和地质构造没有充分了解,无法对此作出判断。但我怀疑这与过去相比有什么不同。与过去的关键性不同可能只是,这些地震发生在靠近人口中心地带的地区。在汶川和青海发生地震,本身并不让人意外。 《凤凰周刊》:有专家认为,防震减灾工作的重点是建筑的抗震性,抗震性过关,问题就基本解决了。您认同这个判断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本人同意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重点放在抗震房屋上。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创新的理念,来为每一个中国人提供安全可靠的住房。 哈利·本兹:如果你住在地震多发地区,你能做的最有用的事就是建造能有效抗震的房子。 《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凤凰周刊》:玉树地震后,中国许多地区出现民间地震预测,在民间引起了一定恐慌,地震局纷纷出来辟谣。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沃尔特·穆尼:构建既有地震预报系统和地震预警系统都是十分必需的。到目前为止,中国在地震预报系统方面比地震预警系统做了更多工作。地震预警系统方面,中国可以从其他国家如日本、美国以及墨西哥学到很多。 哈利·本兹:在 我看来,被中国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建更好的建筑。地震不会杀人,但是房屋会。预警系统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但我不认为它比合理的建筑施工和长期地震灾害可 能性评估体系更重要。预警并非对于中国所有地区都可行,它会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哪些人能得到这些预警信息而哪些人又得不到呢?此外,预警存在许多技术性的 问题。 《凤凰周刊》:同样是地震频发的国家,您认为中国可以从其他一些同样处境的国家那里汲取什么教训和经验? 沃尔特·穆尼:美国和日本对于提高本国的建筑和桥梁质量一直都非常重视。中国最近发生的汶川和玉树地震似乎表明,一些建筑物的抗震性较差。 哈利·本兹:建筑的抗震性。 《凤凰周刊》:业余爱好者都进行过地震研究,也做出过一些正确预测,您如何看待这些研究结果? 沃尔特·穆尼:许多人有兴趣来预测地震,有时他们是正确的,但很多次,同样是那些人却是错的。通常在事后,他们只会提及他们正确的预测。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够预测地震,请让他们立刻宣布他们的预言,几个月后我们就能知道这一预测是否正确。不幸的是,多数地震预报通常都失败了。 《凤凰周刊》:美国地质调查局的一篇文章指出,虽然2010年世界范围内地震频发,但是科学家说,并没有迹象表明2010年显示出异常的高地震活跃性。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依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2010年的前4个月有6个7级地震。平均水平大约有四五个。因此,地震的数目并不算罕见。只是地震位置接近人口中心,有很多人死伤。 哈利·本兹:那篇文章的写作我也参与了,所以我同意。 《凤凰周刊》:您知道,中国两年之内经历过汶川和玉树两次大地震,中国一些专家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地震高发期,您同意这个观点吗?您的根据是什么? 沃尔特·穆尼:汶川大地震和玉树相隔几乎两年。地震的数量并哈利·本兹:在美国,我们不预测地震,但是我们对预期的灾害有长期的风险评估和概率模型。居住在地震多发区的人们能明白这种危险,当地的建筑物具有良好的抗震性,如果发生地震,人们已经提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