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精简机构的治本之道  

2013-04-19 16:3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规模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仅行政部门的官员规模,就从1978年的467万人增长到了2009年的1553万人,增长接近2.5倍,而同期中国人口从9.6亿人增长到13.4亿人,仅增加了39.6%。这种悖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员精简并不彻底,大多数并未脱离财政供应。所以,即使达到人员精简的指标,实质上却是减人不减俸,甚至反而俸禄增加。 同样,在新的机构改革中,不可能寄希望于既得利益群体放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抵抗,而去自觉、完美地执行改革方案。转化政府职能、精简机构与人员,必然面对利益受损者的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在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意识形态的弱化,完全依靠自上而下的传递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利益结构已不复存在,权力结构的复杂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在现今情况之下,仅靠政府对自身的改革显然很难在实质上达成改革目标。说到底,精简机构与人员的改革是政府调整和公民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不管是按照权利弹性的逻辑,还是按照政治权威的来源,想要削弱财政供养的科层阶层的权力,可以,也应该是,通过公民、企业的权利在法治的保护下逐步成长,从而去打破、去重新设定、调整经济活动中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关系。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精简机构的治本之道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201310期 《凤凰周刊》 刘远举

   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年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 [内容摘要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年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庞大的政府职能必然滋生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财政供养人员的减少,最主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年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元代散曲名家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中,最著名的一句莫过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几千年来,这个历史的怪圈一直在中国不断重演。百姓之苦的核心就是徭役与税负,徭役、税负的另一面,则是庞大的官吏数量。

也许正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新当选总理的李克强在初次记者见面会上就约法三章,表示:“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

对于这个问题,人们常常以为,政府用于民生的开支越多,那么花在供养公务人员及其“三公”消费上的开支就会越少,这一判断不仅混淆了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的差别,也没弄清楚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庞大的政府职能必然滋生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政府的行政成本、行政效率在短时间内几乎是固定不变的,政府职能越大,各种职能开支增多,不但不会倒逼出财政供养人员工资减少、三公消费减少,反而滋生更多的财政供养人员,以及他们必然的三公消费。所以,财政供养人员的减少,最主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而且,随着中国经济、技术的发展,中国的发展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而识别这些因素最好的办法就是市场中的试错机制。所以,当政府的职能越多,占据的资源越多的时候,由于政府在识别发展路径方面的局限性,对经济发展的危害性就越大——这一事实早已在中国不断出现的开发区过剩和产能过剩中一再验证。

《凤凰周刊》2013年10期 《凤凰周刊》 刘远举 [内容摘要]:庞大的政府职能必然滋生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财政供养人员的减少,最主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元代散曲名家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中,最著名的一句莫过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几千年来,这个历史的怪圈一直在中国不断重演。百姓之苦的核心就是徭役与税负,徭役、税负的另一面,则是庞大的官吏数量。 也许正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新当选总理的李克强在初次记者见面会上就约法三章,表示:“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 对于这个问题,人们常常以为,政府用于民生的开支越多,那么花在供养公务人员及其“三公”消费上的开支就会越少,这一判断不仅混淆了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的差别,也没弄清楚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庞大的政府职能必然滋生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政府的行政成本、行政效率在短时间内几乎是固定不变的,政府职能越大,各种职能开支增多,不但不会倒逼出财政供养人员工资减少、三公消费减少,反而滋生更多的财政供养人员,以及他们必然的三公消费。所以,财政供养人员的减少,最主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而且,随着中国经济、技术的发展,中国的发展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而识别这些因素最好的办法就是市场中的试错机制。所以,当政府的职能越多,占据的资源越多的时候,由于政府在识别发展路径方面的局限性,对经济发展的危害性就越大——这一事实早已在中国不断出现的开发区过剩和产能过剩中一再验证。 从政府组织的预算冲动原理上看,创造更多职能其目的就在于争取预算——政府职能的“花繁叶茂”本缘于预算的“根深蒂固”。虽然在中国,政府职能和财政预算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出现“预算未批,政府关门”的极端情况,但当真正管住了钱袋子,就不难逼出政府职能的转变。 只有当政府职能转化到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方面,由“全能政府”转变为“有限政府”,从“管制政府”转变为“服务政府”时,政府的权力才会随之缩减。职责、权力缩减了,人员才会缩减。于此同时,更少政府干预的市场环境,才更加有利于企业、社会在不确定的技术因素先寻找到最适合的道路——最近无锡尚德宣布破产

从政府组织的预算冲动原理上看,创造更多职能其目的就在于争取预算——政府职能的“花繁叶茂”本缘于预算的“根深蒂固”。虽然在中国,政府职能和财政预算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出现“预算未批,政府关门”的极端情况,但当真正管住了钱袋子,就不难逼出政府职能的转变。

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年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 只有当政府职能转化到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方面,由“全能政府”转变为“有限政府”,从“管制政府”转变为“服务政府”时,政府的权力才会随之缩减。职责、权力缩减了,人员才会缩减。于此同时,更少政府干预的市场环境,才更加有利于企业、社会在不确定的技术因素先寻找到最适合的道路——最近无锡尚德宣布破产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规模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仅行政部门的官员规模,就从1978年的467万人增长到了2009年的1553万人,增长接近2.5倍,而同期中国人口从9.6亿人增长到13.4亿人,仅增加了39.6%。这种悖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员精简并不彻底,大多数并未脱离财政供应。所以,即使达到人员精简的指标,实质上却是减人不减俸,甚至反而俸禄增加。 同样,在新的机构改革中,不可能寄希望于既得利益群体放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抵抗,而去自觉、完美地执行改革方案。转化政府职能、精简机构与人员,必然面对利益受损者的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在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意识形态的弱化,完全依靠自上而下的传递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利益结构已不复存在,权力结构的复杂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在现今情况之下,仅靠政府对自身的改革显然很难在实质上达成改革目标。说到底,精简机构与人员的改革是政府调整和公民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不管是按照权利弹性的逻辑,还是按照政治权威的来源,想要削弱财政供养的科层阶层的权力,可以,也应该是,通过公民、企业的权利在法治的保护下逐步成长,从而去打破、去重新设定、调整经济活动中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关系。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年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凤凰周刊》2013年10期 《凤凰周刊》 刘远举 [内容摘要]:庞大的政府职能必然滋生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财政供养人员的减少,最主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元代散曲名家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中,最著名的一句莫过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几千年来,这个历史的怪圈一直在中国不断重演。百姓之苦的核心就是徭役与税负,徭役、税负的另一面,则是庞大的官吏数量。 也许正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在今天的中国依然存在,新当选总理的李克强在初次记者见面会上就约法三章,表示:“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 对于这个问题,人们常常以为,政府用于民生的开支越多,那么花在供养公务人员及其“三公”消费上的开支就会越少,这一判断不仅混淆了相关关系和因果关系的差别,也没弄清楚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的真正原因。 实际上,庞大的政府职能必然滋生庞大的财政供养人员。政府的行政成本、行政效率在短时间内几乎是固定不变的,政府职能越大,各种职能开支增多,不但不会倒逼出财政供养人员工资减少、三公消费减少,反而滋生更多的财政供养人员,以及他们必然的三公消费。所以,财政供养人员的减少,最主要、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转变政府职能。 而且,随着中国经济、技术的发展,中国的发展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因素,而识别这些因素最好的办法就是市场中的试错机制。所以,当政府的职能越多,占据的资源越多的时候,由于政府在识别发展路径方面的局限性,对经济发展的危害性就越大——这一事实早已在中国不断出现的开发区过剩和产能过剩中一再验证。 从政府组织的预算冲动原理上看,创造更多职能其目的就在于争取预算——政府职能的“花繁叶茂”本缘于预算的“根深蒂固”。虽然在中国,政府职能和财政预算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出现“预算未批,政府关门”的极端情况,但当真正管住了钱袋子,就不难逼出政府职能的转变。 只有当政府职能转化到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方面,由“全能政府”转变为“有限政府”,从“管制政府”转变为“服务政府”时,政府的权力才会随之缩减。职责、权力缩减了,人员才会缩减。于此同时,更少政府干预的市场环境,才更加有利于企业、社会在不确定的技术因素先寻找到最适合的道路——最近无锡尚德宣布破产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的新闻,可谓一个千金买来的教训。 相关研究也已明确了中国财政供养规模与中国财政收支规模的密切正相关关系。政府的预算、预算外收入,乃至固定资产投资的增加都必然带来公务人员的增加。中国财政供养人员正是随宏观税负的不断增加而增加的,从1993年12%的宏观税负,到现在的34%。从这个角度看,改变“越减越多”的悖论怪圈,从技术上讲,就是税收、预算的法定,就是政府信息的公开与透明。 据相关专家分析,接下来的机构改革很可能是从事业单位入手。事业单位新增人员不再是财政供养人口,养老业也将采取类似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体系。而转为企业的事业单位,则将完全和财政脱钩,成为市场上的企业。这种设想也是李克强敢于承诺任内不再增加财政供养人口的底气所在。 不过,除了李克强提到的财政供养人员,党政群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中还存在大约2000万的非编制管理人员,比如居委会和村委会人员,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属事业单位,但却由财政发工资。城管人员则是更典型、更常见的例子,从行政层级上看,他们是庞大的行政权力中最卑微、最底层的一块碎石,也基本不在财政供养人员的名单上,但他实际上却仍然是由老百姓供养。不管是 居委会的收费,还是城管的罚款都是源于政府赋予其的收费权、执法权,最终,还是由老百姓来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这类机构对百姓的伤害也常常是最直接的,在热点新闻中,这类人有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临时工。 所以,我们有理由疑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这种性质的机构会不会成为新的逃避之所?抑或由事业单位转变过来的企业是否会沿袭之前的行政权力、行政资源在市场中形成垄断,坐地收钱?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 现有环境下,在市场经济的外部环境中,转化政府职能,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放弃巨大的利益,必然遭遇巨大的抵抗,最后,改革成本和收益都按“权利弹性”而行。所谓权利弹性,即与经济学中供方和需方不同的价格弹性决定了税负的分摊比例类似。在改革中,不管最初的政策设计有多么好,在具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执行过程中,最终是按照“权利弹性”来分担:弱势群体更多承担成本,更少收获利益,而强势群体更少承担成本,更多收获利益。

权利弹性的现象,正是政府机构改革精简悖论的机理之所在。中国规模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仅行政部门的官员规模,就从1978年的467万人增长到了2009年的1553万人,增长接近2.5倍,而同期中国人口从9.6亿人增长到13.4亿人,仅增加了39.6%。这种悖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员精简并不彻底,大多数并未脱离财政供应。所以,即使达到人员精简的指标,实质上却是减人不减俸,甚至反而俸禄增加。 同样,在新的机构改革中,不可能寄希望于既得利益群体放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抵抗,而去自觉、完美地执行改革方案。转化政府职能、精简机构与人员,必然面对利益受损者的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在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意识形态的弱化,完全依靠自上而下的传递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利益结构已不复存在,权力结构的复杂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在现今情况之下,仅靠政府对自身的改革显然很难在实质上达成改革目标。说到底,精简机构与人员的改革是政府调整和公民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不管是按照权利弹性的逻辑,还是按照政治权威的来源,想要削弱财政供养的科层阶层的权力,可以,也应该是,通过公民、企业的权利在法治的保护下逐步成长,从而去打破、去重新设定、调整经济活动中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关系。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30年间前后有七轮机构改革,财政供养规模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仅行政部门的官员规模,就从1978年的467万人增长到了2009年的1553万人,增长接近2.5倍,而同期中国人口从规模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急剧增加。仅行政部门的官员规模,就从1978年的467万人增长到了2009年的1553万人,增长接近2.5倍,而同期中国人口从9.6亿人增长到13.4亿人,仅增加了39.6%。这种悖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员精简并不彻底,大多数并未脱离财政供应。所以,即使达到人员精简的指标,实质上却是减人不减俸,甚至反而俸禄增加。 同样,在新的机构改革中,不可能寄希望于既得利益群体放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抵抗,而去自觉、完美地执行改革方案。转化政府职能、精简机构与人员,必然面对利益受损者的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在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意识形态的弱化,完全依靠自上而下的传递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利益结构已不复存在,权力结构的复杂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在现今情况之下,仅靠政府对自身的改革显然很难在实质上达成改革目标。说到底,精简机构与人员的改革是政府调整和公民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不管是按照权利弹性的逻辑,还是按照政治权威的来源,想要削弱财政供养的科层阶层的权力,可以,也应该是,通过公民、企业的权利在法治的保护下逐步成长,从而去打破、去重新设定、调整经济活动中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关系。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9.6亿人增长到13.4亿人,仅增加了39.6%。这种悖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员精简并不彻底,大多数并未脱离财政供应。所以,即使达到人员精简的指标,实质上却是减人不减俸,甚至反而俸禄增加。

同样,在新的机构改革中,不可能寄希望于既得利益群体放弃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抵抗,而去自觉、完美地执行改革方案。转化政府职能、精简机构与人员,必然面对利益受损者的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在今天的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意识形态的弱化,完全依靠自上而下的传递经济和政治利益的利益结构已不复存在,权力结构的复杂化已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在现今情况之下,仅靠政府对自身的改革显然很难在实质上达成改革目标。说到底,精简机构与人员的改革是政府调整和公民关系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不管是按照权利弹性的逻辑,还是按照政治权威的来源,想要削弱财政供养的科层阶层的权力,可以,也应该是,通过公民、企业的权利在法治的保护下逐步成长,从而去打破、去重新设定、调整经济活动中政府与公民、社会的关系。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160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