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谁在保卫钓鱼岛  

2013-04-12 14:4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新兴的边缘力量:社会中下层的年轻人。他们20岁到40岁,没有享受到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恩惠,对国家和自己的将来恐慌不安。他们理念上排外,认为外国尤其韩国、中国、美国剥夺日本人的就业,威胁日本人的生活,他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日本的失业问题,经济低迷,社会保障水平降低,都是外国人引起的。 日本媒体对上述民间力量,态度有很大差别: 对第一类人群,即职业右翼分子,日本主流媒体普遍采取回避报道态度,媒体不希望被他们利用,甚至被黑社会利用,而他们则非常愿意接受主流媒体的采访,认为这是很好的宣传机会。 对以青年会议所为政治背景的企业家、地方议员,媒体也不太关注。其一,他们不是国会议员,不直接影响国家政策、外交政策;其二,他们也会利用媒体来宣传自己,尤其是为了自己的选举。 对第三类人群,主流媒体关注较多,除了他们是新出现的力量外,主要是因为他们狭隘的民族主义,被认为是日本社会病的不良结果,而媒体对他们的报道,不在于他们的政治主张,而在于借此批评就业政策和社会保障

谁在保卫钓鱼岛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政策。 日本社会对这些“爱国人士”的看法与主流媒体的看法相似:对专业右翼分子保持距离,对青年会议所亦然;但对新出现的底层“愤青”,与媒体持同样的关切态度,理由与媒体相同,即政府民生政策不力的副产品。 与日本不同,在中国大陆,两岸三地民间保钓人士总能赢得社会普遍尊重和敬意,但是,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无论是那些成为新闻主角者,还是那些淹没在人群中的默默无闻者,他们是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职业、社会地位、生活方式,却鲜有媒体详细披露。 事实上,除了几个转瞬即忘的名字,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在保卫钓鱼岛。

《凤凰周刊》201226

《凤凰周刊》2012年26期 2012年8月,中日民间人士轮番上演的登岛“攻防战”,使小小的钓鱼岛紧紧牵动世人目光:15日,香港和大陆保钓人士7人登上钓鱼岛,日方以“断定非法入境”为由逮捕,17日决定释放;20日,10名日本人登上钓鱼岛,被日方逮捕并以违犯《轻犯罪法》的名义起诉。 除台湾民间保钓力量外,中日两国民间力量的基本构成面,在这轮攻防战中均有所体现。 日本民间保卫“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力量,大致可分为三类人员: 1. 核心专业右翼分子,他们从事右翼活动的时间很长。其资金由支持右翼国粹思想的企业家提供。有的右翼分子与黑社会(日本叫“暴力团”,例如山口组)关系密切,甚至就是暴力团成员。 2. 日本青年会议所。主要成员是年轻小老板,他们政治思想保守,主张大和民族至上,支持自民党。这些年轻老板有资金,偶尔提供给右翼团体和媒体,有时自己组织游行等政治活动。日本青年会议所出过不少地方议会议员。这次登岛的十个日本人当中有五个地方议会议员。 20128月,中日民间人士轮番上演的登岛“攻防战”,使小小的钓鱼岛紧紧牵动世人目光:3. 新兴的边缘力量:社会中下层的年轻人。他们20岁到40岁,没有享受到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恩惠,对国家和自己的将来恐慌不安。他们理念上排外,认为外国尤其韩国、中国、美国剥夺日本人的就业,威胁日本人的生活,他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日本的失业问题,经济低迷,社会保障水平降低,都是外国人引起的。 日本媒体对上述民间力量,态度有很大差别: 对第一类人群,即职业右翼分子,日本主流媒体普遍采取回避报道态度,媒体不希望被他们利用,甚至被黑社会利用,而他们则非常愿意接受主流媒体的采访,认为这是很好的宣传机会。 对以青年会议所为政治背景的企业家、地方议员,媒体也不太关注。其一,他们不是国会议员,不直接影响国家政策、外交政策;其二,他们也会利用媒体来宣传自己,尤其是为了自己的选举。 对第三类人群,主流媒体关注较多,除了他们是新出现的力量外,主要是因为他们狭隘的民族主义,被认为是日本社会病的不良结果,而媒体对他们的报道,不在于他们的政治主张,而在于借此批评就业政策和社会保障15日,香港和大陆保钓人士7人登上钓鱼岛,日方以“断定非法入境”为由逮捕,17日决定释放;3. 新兴的边缘力量:社会中下层的年轻人。他们20岁到40岁,没有享受到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恩惠,对国家和自己的将来恐慌不安。他们理念上排外,认为外国尤其韩国、中国、美国剥夺日本人的就业,威胁日本人的生活,他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日本的失业问题,经济低迷,社会保障水平降低,都是外国人引起的。 日本媒体对上述民间力量,态度有很大差别: 对第一类人群,即职业右翼分子,日本主流媒体普遍采取回避报道态度,媒体不希望被他们利用,甚至被黑社会利用,而他们则非常愿意接受主流媒体的采访,认为这是很好的宣传机会。 对以青年会议所为政治背景的企业家、地方议员,媒体也不太关注。其一,他们不是国会议员,不直接影响国家政策、外交政策;其二,他们也会利用媒体来宣传自己,尤其是为了自己的选举。 对第三类人群,主流媒体关注较多,除了他们是新出现的力量外,主要是因为他们狭隘的民族主义,被认为是日本社会病的不良结果,而媒体对他们的报道,不在于他们的政治主张,而在于借此批评就业政策和社会保障20日,10名日本人登上钓鱼岛,被日方逮捕并以违犯《轻犯罪法》的名义起诉。

除台湾民间保钓力量外,中日两国民间力量的基本构成面,在这轮攻防战中均有所体现。

日本民间保卫“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力量,大致可分为三类人员:

1. 核心专业右翼分子,他们从事右翼活动的时间很长。其资金由支持右翼国粹思想的企业家提供。有的右翼分子与黑社会(日本叫“暴力团”,例如山口组)关系密切,甚至就是暴力团成员。

2. 日本青年会议所。主要成员是年轻小老板,他们政治思想保守,主张大和民族至上,支持自民党。这些年轻老板有资金,偶尔提供给右翼团体和媒体,有时自己组织游行等政治活动。日本青年会议所出过不少地方议会议员。这次登岛的十个日本人当中有五个地方议会议员。

3. 新兴的边缘力量:社会中下层的年轻人。他们政策。 日本社会对这些“爱国人士”的看法与主流媒体的看法相似:对专业右翼分子保持距离,对青年会议所亦然;但对新出现的底层“愤青”,与媒体持同样的关切态度,理由与媒体相同,即政府民生政策不力的副产品。 与日本不同,在中国大陆,两岸三地民间保钓人士总能赢得社会普遍尊重和敬意,但是,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无论是那些成为新闻主角者,还是那些淹没在人群中的默默无闻者,他们是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职业、社会地位、生活方式,却鲜有媒体详细披露。 事实上,除了几个转瞬即忘的名字,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在保卫钓鱼岛。20岁到40岁,没有享受到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恩惠,对国家和自己的将来恐慌不安。他们理念上排外,认为外国尤其韩国、中国、美国剥夺日本人的就业,威胁日本人的生活,他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日本的失业问题,经济低迷,社会保障水平降低,都是外国人引起的。

日本媒体对上述民间力量,态度有很大差别:

对第一类人群,即职业右翼分子,日本主流媒体普遍采取回避报道态度,媒体不希望被他们利用,甚至被黑社会利用,而他们则非常愿意接受主流媒体的采访,认为这是很好的宣传机会。

《凤凰周刊》2012年26期 2012年8月,中日民间人士轮番上演的登岛“攻防战”,使小小的钓鱼岛紧紧牵动世人目光:15日,香港和大陆保钓人士7人登上钓鱼岛,日方以“断定非法入境”为由逮捕,17日决定释放;20日,10名日本人登上钓鱼岛,被日方逮捕并以违犯《轻犯罪法》的名义起诉。 除台湾民间保钓力量外,中日两国民间力量的基本构成面,在这轮攻防战中均有所体现。 日本民间保卫“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力量,大致可分为三类人员: 1. 核心专业右翼分子,他们从事右翼活动的时间很长。其资金由支持右翼国粹思想的企业家提供。有的右翼分子与黑社会(日本叫“暴力团”,例如山口组)关系密切,甚至就是暴力团成员。 2. 日本青年会议所。主要成员是年轻小老板,他们政治思想保守,主张大和民族至上,支持自民党。这些年轻老板有资金,偶尔提供给右翼团体和媒体,有时自己组织游行等政治活动。日本青年会议所出过不少地方议会议员。这次登岛的十个日本人当中有五个地方议会议员。

对以青年会议所为政治背景的企业家、地方议员,媒体也不太关注。其一,他们不是国会议员,不直接影响国家政策、外交政策;其二,他们也会利用媒体来宣传自己,尤其是为了自己的选举。

政策。 日本社会对这些“爱国人士”的看法与主流媒体的看法相似:对专业右翼分子保持距离,对青年会议所亦然;但对新出现的底层“愤青”,与媒体持同样的关切态度,理由与媒体相同,即政府民生政策不力的副产品。 与日本不同,在中国大陆,两岸三地民间保钓人士总能赢得社会普遍尊重和敬意,但是,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无论是那些成为新闻主角者,还是那些淹没在人群中的默默无闻者,他们是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职业、社会地位、生活方式,却鲜有媒体详细披露。 事实上,除了几个转瞬即忘的名字,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在保卫钓鱼岛。对第三类人群,主流媒体关注较多,除了他们是新出现的力量外,主要是因为他们狭隘的民族主义,被认为是日本社会病的不良结果,而媒体对他们的报道,不在于他们的政治主张,而在于借此批评就业政策和社会保障政策。

 

日本社会对这些“爱国人士”的看法与主流媒体的看法相似:对专业右翼分子保持距离,对青年会议所亦然;但对新出现的底层“愤青”,与媒体持同样的关切态度,理由与媒体相同,即政府民生政策不力的副产品。

《凤凰周刊》2012年26期 2012年8月,中日民间人士轮番上演的登岛“攻防战”,使小小的钓鱼岛紧紧牵动世人目光:15日,香港和大陆保钓人士7人登上钓鱼岛,日方以“断定非法入境”为由逮捕,17日决定释放;20日,10名日本人登上钓鱼岛,被日方逮捕并以违犯《轻犯罪法》的名义起诉。 除台湾民间保钓力量外,中日两国民间力量的基本构成面,在这轮攻防战中均有所体现。 日本民间保卫“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力量,大致可分为三类人员: 1. 核心专业右翼分子,他们从事右翼活动的时间很长。其资金由支持右翼国粹思想的企业家提供。有的右翼分子与黑社会(日本叫“暴力团”,例如山口组)关系密切,甚至就是暴力团成员。 2. 日本青年会议所。主要成员是年轻小老板,他们政治思想保守,主张大和民族至上,支持自民党。这些年轻老板有资金,偶尔提供给右翼团体和媒体,有时自己组织游行等政治活动。日本青年会议所出过不少地方议会议员。这次登岛的十个日本人当中有五个地方议会议员。 与日本不同,在中国大陆,两岸三地民间保钓人士总能赢得社会普遍尊重和敬意,但是,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无论是那些成为新闻主角者,还是那些淹没在人群中的默默无闻者,他们是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职业、社会地位、生活方式,却鲜有媒体详细披露。

事实上,除了几个转瞬即忘的名字,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在保卫钓鱼岛。

  评论这张
 
阅读(314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