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中国互联网上的缅北舆论战  

2013-02-22 19:5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中国互联网上的缅北舆论战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2013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1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源于“果敢8·8事件”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2009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8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8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2009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201110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11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不仅个人微博,带有“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新闻局”字样的官方微博也经不住怀疑。“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在成立4个多月时吸引了1.6万名粉丝的关注。虽然该头像也使用果敢同盟军军旗,但却一直遭受非议。正如多名网友所反映的,此微博在建立之初发表的是都是关于克钦的消息,并非果敢。直到今年1月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1月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月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月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年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18日,才出现了“果敢儿女英勇抗击缅甸入侵”的消息,不少网友指出若在其微博留言提出质疑,便会被“拉黑”,因而推断使用该微博的是某个关心缅甸政事的网友个人。而从搜索结果来看,该微博确有经过新浪认证加V的痕迹,但现在已经去掉认证。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15日,该微博称自己是“全世界第一个对这一事件(缅甸第4次将炮弹射入中国境内)作了报道”,也使外界难判断此微博到底是官方新闻发言机构还是媒体。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

对此,边民斥责称,“缅甸果敢政府新闻局”不仅冒充缅甸果敢特区政府,还不断挑唆中国与果敢特区和克钦特区的关系。“这些假缅甸特区人所发布的大量信息——尤其是那些宣扬民族仇恨、混淆民族关系与国家关系,鼓吹政治与暴力的言论——不仅对特区有害、对缅甸有害,亦对中国有害。”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现阶段,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中文官网、论坛、手机客户端、博客、微博皆被使用。

但其传播内容和话语体系却与互联网的时髦程度不相匹配。120日,“果敢促进会”发布了一条会议通知:3 《凤凰周刊》2013年5期 《凤凰周刊》 王衍 尹鸿伟 【内容摘要】果敢新旧政府两方传统势力借机在中国互联网上进行的“舆论战”,已成为一大斗争方式;而以果敢和佤邦为主的两方少数民族传播势力也将战线全面铺开。 “你们这是利用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公开为境外组织筹集军用物资啊,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不久前,网友“腊肉一号”在浏览新浪微博时发现,一个以缅甸果敢同盟军军旗为头像的“果敢促进会”已发百余条微博宣传介绍缅甸果敢同盟军,并为其呼喊捐募物资。该网友在公开提问上述疑问的同时也联系了“云南警方V”官方微博,但“果敢促进会”也毫不示弱,回应此举为民族义气之举。此后5天双方口水战连连。 而另一名“精英博主”“小苏”的博文已成为部分人士分析中缅政局关系的重要参考坐标,连博文的时间和频率也成为信息解读依据。2013年1月18日,其博客突然暂停3天,1月21日又开始发布最新博文《缅政府宣布停战,缅军继续猛攻克钦军》,浏览量超过6000次。由于停博的时间与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赴缅甸的时间吻合,有网友将“小苏”此举解读为“配合中国高层访缅促和一事”,“是克钦独立军的意思”。 随着近期缅北战事升级,一群身份迥异的传播者在中国互联网上再现活跃。有分析人士解释,在缅北地区的果敢、佤邦等地区,由于汉族迁徙、缅共革命等历史原因,当地仍主要使用中文,而并非缅甸官方语言缅文或英文;再加上毗邻中国云南,其政治经济等方面受中国影响巨大,在传统媒体传播渠道无望的情况下,借助语言优势,网络往往成为向中国传播消息的媒介首选。 然而,网络平台在提供海量信息的同时,也使得诸多信息鱼龙混杂、真假难分。 源于“果敢8·8事件”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政府派出30名警察,以“查禁毒品、收缴武器”欲对掸邦第一特区果敢的枪械修理厂进行搜查,因后者不同意而形成缅甸政府军与果敢同盟军的武力对峙,数万名中国人和缅方边民涌入中国镇康县城南伞镇躲避。几轮政治角力无果后,双方终于从8月27日下午起大打出手,缅方3发炮弹射入中国境内,造成中方边民1死2伤。这次事件的结果导致联手40年的原果敢特区领导人彭家声和白所成决裂,20年的自治区沦陷,缅甸政府军完全接管果敢。同年8月30日之后,入境中国的缅甸边民开始陆续返回。 事件爆发后,除了传统媒体对这起事件密集报道外,更有各种隐姓埋名的民间人士借助网络的力量进行宣传,除了叙述事态进展,也明确表达自己的立场与诉求。 “果敢论坛”、缅甸中文网及其相关QQ群的活跃度和影响力达到巅峰,反对与支持彭家声的舆论反响中国网络,成为缅北政治势力的第一波舆论战。据中缅边境的云南籍知名网民“边民”观察,其间以果敢和佤邦的相关信息向中国政府和公众诉求深度介入的呼声高涨。 “他们的立场或代表当地政府宣扬民族主义和精神、地方自治权利和独立诉求,或以中国人身份同情具有华人血缘渊源的当地华人以及中缅跨境民族。当然,其中也不乏宣扬民族仇恨甚至国际阴谋论的,但这不是主流。”边民说。 缅北战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同时,网络传播者们遵循着传播效果最大化的规律,转战多个平台。“果敢在线”这样的官方网站因缺乏互动,人气低迷,于是博客又“异军突起”。 2009年12月,ID为“IRRAWADDY-红军哥哥”的博主,开始搜集中外媒体对缅甸各民族的中英文报道进行转载,接连3年,其博文已经从200余条每月上涨到500余条。如今此账号已经成为新浪博客的“先锋博主”,访问量突破600万次,俨然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自媒体信息库。其间还有不少粉丝主动将英文报道进行翻译,粘贴在评论栏中以供更多中国网友阅读。该博主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自己是在云南生活的生意人,只是关心缅甸战事的中国发烧友而已。 而另一名以“佤邦小苏”为名的博主则在圈内更加著名。其缅甸身份和在战争前线的第一手博文资料,引来诸多网友关注,如今其博客访问量已过800万。 转战微博 这样的知名度,得益于“小苏”的缅甸籍身份和传奇经历。2011年其因在一篇《克钦独立军苦战,政府军奸细邀功》的博文被佤邦新闻局免除其办公室秘书职务。据消息人士透露,在上述博文中,其因指责佤邦在克钦战争中不出头,而招致“不受欢迎”的下场。与“IRRAWADDY-红军哥哥”不同,“小苏”在转发各种最新消息的同时,也时常加入对政局的分析评论,因而经常招致争议。 2011年微博在中国互联网风生水起,成为标志性9日至10日,在南京祭拜明皇陵。该微博解释道,果敢族曾是汉族的分支,应当祭拜汉人祖先。在边民看来,“2011社交媒体;也恰好在同一年,中缅边境动荡不断。该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以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为由,认定缅北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并大举进攻。四个月后,“湄公河惨案”牵连出缅甸佤邦,中缅泰三国面临纠结。 此时,“佤邦新闻局”以新浪认证的官方机构身份亮相微博,首条“关于2011年10月5日中国两艘货轮在泰国水域船员被谋杀一案”的声明转发超过1.7万条,评论超过7000条。由于对该事件与佤邦关系的澄清态度诚恳,该微博得到诸多网友好评。如今该微博已经拥有超过5.5万粉丝,虽然每日只发布1-2条微博,但每条皆有“回声”。 2011年至2012年,发布缅甸自治区果敢和第二特区佤邦的微博逐渐增多,其中有的是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官方机构,有的是由博客转移而来的消息人士,有的则是中国网民和民间组织。 纵观缅甸这些特区网站、博客及微博,可谓花了相当大的力气进行公关宣传,并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关注之后,似乎并未带来有利的实际效果。缅甸方面的一位权威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直言:“这些(讨论)只是热闹一下而已,在现实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尤其缅甸政府和普通民众并不使用中文,这些东西对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但边民也注意到,中国民间确有部分网民关注并支持或反对各种主张,但并未形成某种统一的主流意见。但是缅甸国内的冲突的确已经波及到中国,无论领土安全还是民族感情都受到影响。 不止传播红利 目前,微博产生的民间效应是任何其他网络媒介无法比拟的,不少人也看到了传播红利之外的更多东西。 名为“果敢促进会”的微博声称自己为“支持果敢同盟军的民间组织”,从2012年11月23日开设以来已经拥有了3000多名粉丝,百余条微博内容多为介绍果敢同盟军现状、果敢地区与中国的历史渊源以及果敢与缅甸军政府的交战情况等内容。与此同时,该微博还承担着为果敢同盟军的官方网站做宣传推广和筹集物资的任务。 据了解,该会目前由30名分布在大陆各地的中国网民组成,平均年龄40岁。该会会员“汉唐”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语气中夹杂着沉重而迫切的意味。“当前果敢同盟军在深山老林坚持抗争,缺乏物质和资金,但是武器在中国明摆着无法提供。”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来自中国民间募捐的多为给难民儿童的学习用品或书籍。为得到更多的物资援助,有该微博粉丝还公开联系了“亚洲首善”陈光标的微博,寻求捐助。 “但是现在中国人了解果敢的还是少数”,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今年1月13日,该会又开设头像相同的另一微博“正义果敢”,由2名会员负责每天的信息发布。 “我们非常希望和中国政府建立联系,但如今看来只能通过网络进行沟通。”“果敢促进会”在微博中多次提到对中国和汉文化的认同,并将2008年果敢民众为汶川地震的捐款照片再次上传。 有观察人士认为,中国政府似乎对这些“缅甸特区账号”不太介意,只要不是直接针对中国国内事务,似乎都能够自由言说。但在记者的采访中发现,情况并不尽然。 在记者询问该微博为何不申请新浪加V(即认证)、不直接用“果敢同盟军”字样的微博时,“汉唐”表示因为该会“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并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但此前该微博在与其他网友的聊天记录中,却有着另一个版本的解释:“同盟军2009年公布过账号,不久被封了。当然,也要体谅中国政府的难处,同盟军当下是被缅政府通缉的。”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网友向该微博反映有他人正借助果敢同盟军的名义进行财物行骗。 信息陷阱 中国互联网为缅甸各方提供发声平台的同时,也为远在境外的各种信息陷阱种下了埋伏,信息真伪难辨始终困扰着不少关心缅甸政局的网友。 此前“湄公河惨案”发生前后,“幸福的佤邦女孩Nawani”的微博和博客影响力巨大,不少中国内地媒体曾经采访此人,但经网友调查发现,此人并非缅甸佤邦人,而是中国人(或中国团队)。 近一个月来,随着缅甸战事步步升级,又有两个“重量级”微博出现在公众视野。1月15日,名为“果敢特首-白所成”的微博发布第一条自我介绍,称自己“曾为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现为缅甸掸邦自治区政府主席”,此人解释其开设此账号的原因是因为个别人冒充其政府人员、散播信息博取同情与关注而以正视听,并声明“我区政府暂时未开设任何官方微博”。有意思的是,次日,“果敢彭家声”也前来“拜会”,网友戏谑“欢喜冤家”的同时,也对这一连串假名号倍感无奈。 不仅个人微博,带有“3月新成立的‘果敢自治区’作为新政权不但被缅甸政府承认,也被中国政府承认。而有些人想让中国去帮着旧政权反攻倒算、搞复辟,引发国际战争行不通。”

此外,该微博话语体系仍沿用“文革”思维和表达方式也让网友难以正常对话。面对网友对捐募物资的回应,该微博对“最需要的捐助的物资清单”并没有具体的回答。而记者询问该微博的主要工作时,会员“汉唐”的回答也较为空洞,“凝聚汉人民意,汇集汉人力量,让果敢重新恢复汉人自治,建立一个推贤选能、公平正义的华夏社会。”在记者将答案具体化之后,其同意“介绍果敢历史和现状以及为果敢同盟军宣传筹集物资”一说。

边民则认为,“张口就是中国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套调调,中国都不待见,他们怎么跟世界对话?不说与世界主流价值观接轨,就连与中国意识形态和缅甸主流价值观都对接不通,缅北各派能不成为孤岛吗?该换换思维和话语体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0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