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河南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2013-02-22 19: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淡定书记”落马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最淡定书记”落马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记者/ 杨桐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书记”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

记者/ 杨桐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河南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最淡定书记”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河南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最淡定书记”落马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记者/ 杨桐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书记”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最淡定书记”落马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记者/ 杨桐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书记”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倒霉的女县长
“最淡定书记”落马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记者/ 杨桐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书记”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节都要去“上供”,这位局长第一次送了3000元,后来每次加码到4900元。“我以前吃过亏的,送的钱满5000元就够得上行贿。别人都送,只有自己不送,这个局长还想不想干了?” 初到淮阳的任连军,给人的印象是魄力十足、敢想敢干。他结合淮阳的旅游资源优势,每年都举办中华姓氏文化节和荷花节。该县旅游综合收入每年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今年“十一”期间,仅太昊陵门票收入就有300万元,官方称全年可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多亿元。 任连军任内,淮阳开展了一系列诸如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等一系列市政建设项目,淮阳的房价从6年前的每平方米1000多元上涨到3000多元,成为周口各县房价最高的地方。当地一位网友曾经做过一项统计,淮阳房价2011年上半年比2010年初上涨了90%。 不过,当地人均收入并未有明显提高,公务员只有一两千元月薪,有些干部、教师的工资津贴还不能按国家规定足额发放,因此民间对任连军褒贬不一。 另一正科级干部透露,任连军时期干部提拔并不算太多,只有几个在县直机关的司机被提拔为科级干部,所以他在这方面的受贿数额应该不算大,官员们逢年过节送的也都属于“小意思”,基本上是官场潜规则,不致引起众怒。 网上开始广为流传的一则帖子称,任连军将国营纺纱厂低价售卖给了自己的郸城老乡,仅改良剂厂土地由工业用地改为商业用地一项,就导致2000余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某楼盘用地之前的赔偿款是5000万元,但以不足3000万元的价格被开发商买走;县城东关煤店等几处国有资产,也都低价转让搞房地产开发。 帖子内容的真实性待考,但当地官场较为一致的看法是,任连军来淮阳后,其郸城老家的一些亲戚开始进入淮阳承包市政工程,新建的桥梁和道路项目基本被郸城人垄断。相比受贿的小钱,工程回扣更是纪委调查的重点。 记者接触的当地某建筑商及相关产业多个人士都有较一致的说法:圈子里几乎人人知道,任连军对回扣几乎来者不拒,大到工程回扣、小到广告牌提成都照单全收。 而发生在去年3月的一件事,令任连军一度拥有全国范围的“知名度”。2011年3月20日,淮阳正在举行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活动,一妇女忽然越过警戒线跪到任连军面前大声诉说“冤情”,旋即被保安人员拖离现场。有报道称,“整个过程,任书记竟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一直正襟危坐观看演出。” 这一事件因媒体报道而引发热议,任连军被网友戏称为“最淡定书记”。甚至人民网也转载了评论《“最淡定书记”连知县老爷都不如》。尽管两天后他在县信访局接待了向其下跪陈情的女子张艳辉,当地官方宣称任连军在“下跪”现场就约好与张艳辉见面,但此说被张本人否认。 除了这次被公开报道的事件,淮阳坊间还流传着诸多关于任连军私人生活的轶事,被谈论最多的版本是“五个梨”,即任和五个名字中带“丽”字的女子有染,并将她们破格提拔。淮阳某局长对这个传闻没有正面回应,只表示:“任连军的内幕,我知道太多了,但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 再三追问下,该局长只透露了一个内幕:任连军每月个人固定花费50万元,这笔钱是从财政局领的公款,这也是两任财政局长被查、财政局账目被封的原因。但这笔钱到底以何种名义划出、如何划出及划至何处、最终用于哪些用途、属滥用公款还是贪污……详情目前无法确认。 倒霉的女县长 2009年6月,在南阳内乡任县委副书记的胡景旭调到了淮阳,正式担任淮阳县县长。此时任连军以县委书记兼任县长已逾半年,淮阳的人事和财政大权归任连军一人掌握。 胡景旭出生在南阳镇平县,长期在内乡从政,而淮阳官场大部分是本地人,像任连军这样的外派官员也是周口籍的。胡景旭又是女性,短时间内很难融入新环境,尽管也有和其亲近的官员,相比任连军,胡景旭的力量在淮阳要薄弱得多。 在强势的任连军面前,胡景旭显然没有大的作为空间,外传二人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任连军成立的“贿选领导小组”中,都是他的铁杆,胡景旭虽然反对财政局拨款贿选,但最终还是被绕了过去。 今年任连军到周口任政协副主席后,胡景旭就以县长身份开始主持淮阳的全面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县委书记,“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意外”出在6月18日。当时任连军离开淮阳不到一周,淮阳工业园区举行一个开工典礼,周口市也有领导前来参加,胡景旭是主持者,会议开到了上午9点,鲁台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最淡定书记”落马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记者/ 杨桐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书记”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镇方向传来了爆炸声。鲁台镇是淮阳的鞭炮生产大镇,爆炸发生在该镇东屯村的花炮厂。最初,淮阳官方通报这起爆炸事故死亡7人,伤14人。8月初,有人向省政府举报,淮阳县政府瞒报了这起事故中的伤亡人数,河南省后来核实的数字是死28人、伤20人。 8月初,也正是财政局长王洵等人被纪委叫走调查的时间。这个巧合让淮阳坊间流传一种说法:县长一方举报了任连军出逃,导致其亲近者全部落马;而书记一方的人在出事后,举报了两个月前的鞭炮厂瞒报事故——两起事件的先后案发,属于官场内斗的结果。 淮阳官方的淮阳网曾报道,8月6日上午,胡景旭还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主持召开县四个班子会议。但8月15日,周口市委紧急宣布,对淮阳县县长胡景旭、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予以停职,对淮阳县安监局局长范民华等领导予以免职,另有18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目前尚无法确认,在鲁台镇花炮厂爆炸事故中,淮阳县政府是否也成立了一个“瞒报领导小组”。但这起事故的问责,加上之前任连军贿选事件,令淮阳官场几乎瘫痪。 8月18日上午,周口市派出工作组进驻淮阳,工作组副组长分别接管县委和县政府的工作。这一天,周口市纪委书记杨正超也到淮阳县大连、葛店、黄集等乡镇走访基层,调研“干部作风转变暨环境创优工作”的开展情况。杨正超的到来一度令淮阳官场一片慌乱,以为这个铁腕的纪委书记要拿淮阳官场开刀了。 至10月下旬,工作组已在淮阳待了两个月,淮阳干部被要求每周都开一次关于党风廉政的会议,并写出心得体会。眼下的淮阳,和任连军关系密切的在建工程已全部叫停,包括任连军主导的一个新公园和一个湖心岛项目。而任连军之前曾准备建高层办公楼,把县委和政府的一些机关都分散到了各处。随着任连军的落马,新办公楼如何建设可能需要重新规划了。 外界传言,胡景旭在事发后情绪低落,几乎是见人就哭。10月22日记者拨通胡景旭的电话时,她没说几句话就略带哽噎,不愿意再提淮阳,更不愿意提任连军。 被任连军交代出的官员则人人自危。目前传出的消息是,因为涉及人数太多,周口市向上请示不要全部处理,否则淮阳将无人可用。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9月29日,离中秋还差两天的日子,财政局长王洵被解除了“双规”。再次回到淮阳,王洵体重减轻了8斤,他对前来劝慰的同事说:“没事儿了,省纪委的领导说,该咋上班咋上班。”但回来的10多天里,他一次也没去过财政局的办公室。而另一位刚回来的领导则关掉手机,平日紧闭大门,任凭熟人、同事如何敲门都不应声。

“最淡定书记”落马 淮阳官场换届“地震” 记者/ 杨桐 “我年轻时的理想是做记者,结果却走向了仕途。”胡景旭对本刊记者说。作为一个被停职的女县长,她如今正在老家静养,心情差到了极点。 8月15日,因一起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时任淮阳县长的胡景旭和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分管副县长张海洋被问责停职,另有安监局局长等三名官员被免职。若非这起事故,胡景旭会毫无悬念地成为淮阳县委书记。 此前,还没把周口政协副主席位置暖热的淮阳前县委书记任连军刚刚“出事”。多方信息来源显示,任连军为顺利晋升副厅级,从县财政局拨出至少200万元专款,派出包括两名副县长在内的6人“贿选领导小组”,向周口八县一市两区的200余名副处级以上干部行贿。最终,此事因前周口市政协副主席杨海震(亦是接受贿赂者之一)的落马而东窗事发。 任连军贿选和花炮厂爆炸瞒报事件,在间隔不足半月内相继案发。淮阳12个常委中,至少6人被停职或双规。周口市委只好派出工作组进驻该县,两名副组长分别接管淮阳的党政工作。 “贿选领导小组” 9月下旬的一天,在周口市一场公开的党课上,周口市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杨正超通报任连军案:任连军是以贿选方式选上的政协副主席。此后,记者从当地多位干部处得知的相关情况,相互佐证了该案的主要案情和事发经过。 2012年5月初,周口市政协进行换届选举。当时还保留着淮阳县委书记职务的任连军,在一个多月后才以“周口市政协副主席”的身份频繁视察各地。但就在这个当口,周口的一起贪腐案件将他牵涉其中:周口市前任政协副主席、曾任川汇区区委书记的杨海震落马。杨海震,1953年生人,此次换届本要卸任退休,却被意外“双规”。外传,杨海震交代出300多位逢年过节向其行贿的干部名单,任连军就是其中之一。 8月3日,淮阳财政局长王洵被周口市纪委带走调查。在周口待了20天后,又被省纪委带到郑州。在此前后,淮阳县常务副县长雷廷军、副县长顾伟、组织部长马玉东、人武部长朱伟、政府办主任毛吉鸿和一位县委办副主任被带走问话。 官场人士分析说,任连军之所以会以县委书记的实职去竞选政协副主席的虚职,除了行政级别能从正处升为副厅,还有一个考虑是县委书记被盯得紧,他自己又不那么干净,“属高危职业”,而政协副主席一般是不会出事的——事后看来,这种经验并不好使。 任连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7月24日召开的周口市政协主席会上,之后再无音讯。直到9月19日周口纪委书记杨正超披露任连军案。据一名旁听报告者说,任连军因杨海震案曾被纪委叫走谈话,但当天就回来了。几天后他又离开淮阳,带着司机向北而去,被省纪委发觉(一说是省纪委接到举报)并上报了中纪委,之后通过公安系统在东北某地将其抓获并带回周口。但之后当地官方封锁了这一消息,并下令删去网上有关任连军、杨海震的简历和一些关键信息。 此时,周口官场开始流传任连军案的各种版本。一种说法是,任连军的“贿选领导小组”向每位副处级以上干部送了一枚金币,在其案发后,这些金币都被要求退了回去;另一个版本是,任连军先后从财政局划走了500万元打入一个私人账户。这些版本无从确认。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贿选,任连军总共从财政局划走了200多万元,平均每个副处以上干部的贿选成本折合1万元左右。该人士称,财政局归县长主管,从财政划钱需要县长签字,但时任县长胡景旭不签,任连军就绕过了县长,直接将款项分批划入县委办账号,而后用于贿选。 随着任连军的归案,这个“贿选领导小组”随之浮出水面。 “最淡定书记” 被纪委叫走的,不单是财政局现任局长王洵,还有前任局长康邵先。周口市纪委查封了该局2006年以来的账目——这正是任连军刚到任淮阳的时间点。 淮阳官场除了在1996年初时任县委书记李华亭因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粮库问题被停职外,这些年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事。任连军落马,将淮阳官场搅了个鸡犬不宁。据称他交代了280个向其行贿的副科级干部,淮阳官场中人几无幸免。 任连军出生于周口下辖的郸城县某村,1990年代末曾在郸城担任过乡长,后任沈丘县委副书记,2006年5月调任淮阳,先以代县长的身份主持工作,后正式任县长,2008年11月就任县委书记兼任县长。 淮阳某局局长透露,从2006年任连军来到淮阳开始,各局委副科以上干部逢年过(凤凰周刊2013年第4期,2月5日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4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