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极客”主宰世界?  

2013-02-22 16:5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

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 “极客”主宰世界?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2013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部门,并且任命了一位“首席科学家”。据奥巴马团队的竞选经理吉姆·梅斯纳介绍,他们的目标是“量化一切”,由数据告知应当关注哪些选民并且如何吸引对方。美国著名科普杂志《新科学家》甚至建议,以后的美国总统竞选应该多雇“极客”,少睬时政评论人。 大选前数周,希尔推出了关于预测的书作《信号与噪音》。他在书的序言里坦言,在成功预测2008年选举结果后,出版社希望他能写出一本“书呆子们出头日”的书。2012年美国大选后的第一天,希尔的这本处女作果然“出头”了。一夜之间该书销量蹿升至畅销榜第二位。 数据“极客”希尔受捧的背后,是整个美国社会对“极客”精神的日益认可。2012年,全球最大人力公司Adecco SA旗下的科技人力企业Modis公司的调查显示:“极客”在美国大受欢迎,比以往更受人尊重。Modis公司每年一度的调查显示,2012年有51%的美国人认为“‘极客’是成功的专业人士”,高于2011年的31%;有54%的人认为“‘极客’非常聪明”,同样高于2011年的45%。路透社对此报道称,“‘极客’们要主宰这个世界了!” “极客”的发源与演变,也折射出IT业的发展过程。在最初的黑客词典Jargon File中,“极客”的定义是技术高超、超越极限、热衷解决问题的电脑高手,而在开发源代码运动倡导者埃里克·雷蒙德著名的《如何成为一名“极客”》一文中,过去的30年里,“极客”精神逐渐泛化成在汽车、电子、设计等诸多领域一种对待事情的态度。 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人正是这个时代最富盛名的“极客”。在个人电脑时代之初,计算机“极客”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电脑疯子,他们的形象是离经叛道的“计算机嬉皮士”。这些“极客”当时给人的印象是:专注于技术研发,不爱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然而,计算机“极客”此后带着技术和产品逐渐从后台走上前台,并逐渐为主流商业和社会所接受。 “极客”在中国仍属边缘人 崇尚创新、自由和开放的“极客”精神,已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意识形态。如今,“极客”化教育已经在美国兴起。在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县,拉里·罗森斯托克主力创办了由8所学校组成的“高技术学校(High Tech High)”。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中小学教育领域试图改革后,诞生出这么一类特许学校。这类新型的公立学校会有严格的入学考试,以挑选具有相关专长的学生。 在高技术学校,罗森斯托克专门编制相关课程来督促学生创新,令其尽情发展自己的“极客”面。在教室里的墙上、桌子上和天花板上,从当地野生动物的观察指南到人力潜水艇, 布满各种各样的教学项目。在圣地亚哥当地的机场,还悬挂有高技术学校一个基于数学原理制作的美术项目。 “‘极客’们行事靠谱,他们会沉醉于所喜爱的事物。”罗森斯托克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称。高技术学校的教育“极客”化关键在于,打通学生连接成年人世界的通道。比如给教师设专门的厕所和休息室,允许家长在教学厅里穿梭等。“学校的一大经验是,孩子们需要和各自的榜样多交流”,前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教育投资负责人、曾担任该校校监的汤姆·亚克评价道,“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部门,并且任命了一位“首席科学家”。据奥巴马团队的竞选经理吉姆·梅斯纳介绍,他们的目标是“量化一切”,由数据告知应当关注哪些选民并且如何吸引对方。美国著名科普杂志《新科学家》甚至建议,以后的美国总统竞选应该多雇“极客”,少睬时政评论人。

图:号称“神奇小子”的内特·希尔准确预测了2012年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凤凰周刊》2013年4期 《凤凰周刊》 曾鼎 【内容摘要】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 热衷于数据的“极客”内特·希尔(Nate Silver)彻底红了。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一役,最大的赢家除了奥巴马,便是号称“神奇小子”的希尔。这一切源于,希尔在大选预测中玩了一通数字游戏。他准确预测了美国大选全部50个州的选举结果,凭着他的数学模型打败了一众人等——从时政记者、政党媒体顾问,到政治评论员们。 “你们知道谁是今晚的赢家吗?”MSNBC的新闻主播在选举开票夜如是说,“是内特·希尔。”媒体则一致认为,美国大选预测的成功不仅是希尔个人的胜利,也使所有书呆子们扬眉吐气。英国《卫报》评论称,“如果说希尔不是数据方面的超人,那么他无疑是个超级‘极客’。” 大选预测,”极客“的惊艳 希尔为何被冠以“极客”之名?在20世纪初的美国俚语中,“极客”(Geek)一词本应泛指某种“怪胎”。到1950年代,韦氏字典把这个字解释为疯狂的杂耍表演者。后来,“极客”开始特指沉溺于某样事物以至在主流人群中被边缘化的人。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后,早期的IT界人士纷纷以“极客”自居,标榜自己的技术高杆。此后,“极客”一词含义有所匡正,而“极客”精神开始成为开创性的热忱与技能的象征。总之,“极客”们有点鬼才,沉溺于技术,具备开拓精神。在常人眼里,“极客”们也多少有点怪异。 数据“极客”希尔成名,始于对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预测。经济学出身的希尔,精于数学和统计。此前,希尔干过经济咨询师的工作,设计过预测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中球员表现的系统,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扑克赌徒。2007年后,希尔对美国选举中的各种民意调查统计和结果预测产生兴趣,并建立了一套系统用统计学方法预测选举结果。在他的个人网站Fivethirtyeight.com(因美国538张选举人票数得名)上,希尔正式打响“精确预测选举”的头枪。2008年大选,他的数学模型准确预测中49个州的投票结果。2009年,《时代》周刊将希尔列为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希尔的大选预测分析系统,基于对已有的民调结果进行综合,使用18世纪英国数学家贝叶斯的理论进行分析。他建模分析的关键在于,对于每项民意调查,根据其偏向性和历史准确度,分别赋予权重。然后,希尔会加入他认为可能影响结果的其他条件。接下来,就交给系统自动计算结果。希尔认为,首先必须承认对未来的预测不可能完全准确,必然带有一定程度的倾向性和错误,然后再用事实证据来测试预测的可靠性,不断调整后才能接近事实。 这种根据中立的数据模型计算,带有死理性派痕迹的独特方法,使得希尔享有“极客”一称。 有趣的是,奥巴马的竞选团队也偏爱数据挖掘工作。大选期间,他们打造了一个5倍于2008年规模的分析大选前数周,希尔推出了关于预测的书作《信号与噪音》。他在书的序言里坦言,在成功预测2008年选举结果后,出版社希望他能写出一本“书呆子们出头日”的书。2012年美国大选后的第一天,希尔的这本处女作果然“出头”了。一夜之间该书销量蹿升至畅销榜第二位。

部门,并且任命了一位“首席科学家”。据奥巴马团队的竞选经理吉姆·梅斯纳介绍,他们的目标是“量化一切”,由数据告知应当关注哪些选民并且如何吸引对方。美国著名科普杂志《新科学家》甚至建议,以后的美国总统竞选应该多雇“极客”,少睬时政评论人。 大选前数周,希尔推出了关于预测的书作《信号与噪音》。他在书的序言里坦言,在成功预测2008年选举结果后,出版社希望他能写出一本“书呆子们出头日”的书。2012年美国大选后的第一天,希尔的这本处女作果然“出头”了。一夜之间该书销量蹿升至畅销榜第二位。 数据“极客”希尔受捧的背后,是整个美国社会对“极客”精神的日益认可。2012年,全球最大人力公司Adecco SA旗下的科技人力企业Modis公司的调查显示:“极客”在美国大受欢迎,比以往更受人尊重。Modis公司每年一度的调查显示,2012年有51%的美国人认为“‘极客’是成功的专业人士”,高于2011年的31%;有54%的人认为“‘极客’非常聪明”,同样高于2011年的45%。路透社对此报道称,“‘极客’们要主宰这个世界了!” “极客”的发源与演变,也折射出IT业的发展过程。在最初的黑客词典Jargon File中,“极客”的定义是技术高超、超越极限、热衷解决问题的电脑高手,而在开发源代码运动倡导者埃里克·雷蒙德著名的《如何成为一名“极客”》一文中,过去的30年里,“极客”精神逐渐泛化成在汽车、电子、设计等诸多领域一种对待事情的态度。 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人正是这个时代最富盛名的“极客”。在个人电脑时代之初,计算机“极客”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电脑疯子,他们的形象是离经叛道的“计算机嬉皮士”。这些“极客”当时给人的印象是:专注于技术研发,不爱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然而,计算机“极客”此后带着技术和产品逐渐从后台走上前台,并逐渐为主流商业和社会所接受。 “极客”在中国仍属边缘人 崇尚创新、自由和开放的“极客”精神,已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意识形态。如今,“极客”化教育已经在美国兴起。在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县,拉里·罗森斯托克主力创办了由8所学校组成的“高技术学校(High Tech High)”。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中小学教育领域试图改革后,诞生出这么一类特许学校。这类新型的公立学校会有严格的入学考试,以挑选具有相关专长的学生。 在高技术学校,罗森斯托克专门编制相关课程来督促学生创新,令其尽情发展自己的“极客”面。在教室里的墙上、桌子上和天花板上,从当地野生动物的观察指南到人力潜水艇, 布满各种各样的教学项目。在圣地亚哥当地的机场,还悬挂有高技术学校一个基于数学原理制作的美术项目。 “‘极客’们行事靠谱,他们会沉醉于所喜爱的事物。”罗森斯托克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称。高技术学校的教育“极客”化关键在于,打通学生连接成年人世界的通道。比如给教师设专门的厕所和休息室,允许家长在教学厅里穿梭等。“学校的一大经验是,孩子们需要和各自的榜样多交流”,前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教育投资负责人、曾担任该校校监的汤姆·亚克评价道,“

数据“极客”希尔受捧的背后,是整个美国社会对“极客”精神的日益认可。2012年,全球最大人力公司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Adecco SA旗下的科技人力企业Modis公司的调查显示:“极客”在美国大受欢迎,比以往更受人尊重。Modis公司每年一度的调查显示,2012年有51%的美国人认为“‘极客’是成功的专业人士”,高于2011年的31%;有54%的人认为“‘极客’非常聪明”,同样高于2011年的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45%。路透社对此报道称,“‘极客’们要主宰这个世界了!”

“极客”的发源与演变,也折射出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IT业的发展过程。在最初的黑客词典Jargon File中,“极客”的定义是技术高超、超越极限、热衷解决问题的电脑高手,而在开发源代码运动倡导者埃里克·雷蒙德著名的《如何成为一名“极客”》一文中,过去的30年里,“极客”精神逐渐泛化成在汽车、电子、设计等诸多领域一种对待事情的态度。

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人正是这个时代最富盛名的“极客”。在个人电脑时代之初,计算机“极客”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电脑疯子,他们的形象是离经叛道的“计算机嬉皮士”。这些“极客”当时给人的印象是:专注于技术研发,不爱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然而,计算机“极客”此后带着技术和产品逐渐从后台走上前台,并逐渐为主流商业和社会所接受。

“极客”在中国仍属边缘人

崇尚创新、自由和开放的“极客”精神,已成为这个时代新的意识形态。如今,“极客”化教育已经在美国兴起。在美国加州的圣地亚哥县,拉里·罗森斯托克主力创办了由8所学校组成的“高技术学校(High Tech High)”。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中小学教育领域试图改革后,诞生出这么一类特许学校。这类新型的公立学校会有严格的入学考试,以挑选具有相关专长的学生。

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在高技术学校,罗森斯托克专门编制相关课程来督促学生创新,令其尽情发展自己的“极客”面。在教室里的墙上、桌子上和天花板上,从当地野生动物的观察指南到人力潜水艇, 布满各种各样的教学项目。在圣地亚哥当地的机场,还悬挂有高技术学校一个基于数学原理制作的美术项目。

“‘极客’们行事靠谱,他们会沉醉于所喜爱的事物。”罗森斯托克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称。高技术学校的教育“极客”化关键在于,打通学生连接成年人世界的通道。比如给教师设专门的厕所和休息室,允许家长在教学厅里穿梭等。“学校的一大经验是,孩子们需要和各自的榜样多交流”,前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教育投资负责人、曾担任该校校监的汤姆·亚克评价道,“一所大型高中往往会形成年轻人特有的文化,必须主动打破这种封闭。”

在他看来,“极客”化教育的成果令人满意。好的学校就是驱动孩子发挥创造力、使学习行为变酷的学校。高技术学校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达到100%。而且,由于这些高中生在高等数学和科学课程上见长,所以当中许多人往往会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或是斯坦福大学。

“‘极客’精神的核心是好奇心。”网络支付系统Paypal创始人、硅谷创业家马克斯·莱文奇恩认为,“一日‘极客’,终生‘极客’。”随兴而起,追求技术、灵感、自由,这也是互联网行业“极客”们的共性。莱文奇恩在评论环境时曾表示,“‘极客’文化并非美国独有,我相信中国也会有很多‘极客’。美国的很多公司都是由‘极客’创立,或许只是因为美国“极客”起步很早。美国的‘极客’觉得自己很聪明,对很多事物好奇,他们会无所顾忌地尝试,因此人们更容易看到一些美国‘极客’成功的案例。”

引领技术潮流并推动变革,“极客”精神对美国社会的发展影响深远。如果说,这种创造力在美国随时可能转化为商业价值,相比之下,中国的“极客”离商业仍有距离。“中国的‘极客’们还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仅仅痴迷某一样东西,拿不出可商业化的原创作品,形不成独立的价值观和文化,难以有主流影响力。”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发起人方兴东如此评价。在他看来,中国本土的“极客”文化,似乎还停留于小打小闹、兴趣小组的低阶段。

曾几何时,“极客”只是一个小众群体的名片,但在这个被科学技术所重新塑造的时代,它已经完全称得上是一种意识形态。方兴东认为,如果中国“极客”群体维持目前的现状,指望中国出自己的盖茨、扎克伯格,短期内不太现实。虽然随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国的“极客”人数已有爆炸性的增长,但“极客”在中国文化方面依旧没有太大影响,属于“社会边缘人”。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