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朝鲜劳工探秘!2万劳工入境内情  

2013-02-17 19: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月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对中国来说,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朝鲜劳工探秘!2万劳工入境内情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

《凤凰周刊》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月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对中国来说,2012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5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月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对中国来说,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月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对中国来说,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月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对中国来说,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局有关官员透露,图们朝鲜工业园区与朝方制订的劳工用工协议中,中方承诺每月用于朝鲜工人的工资大约在150200美金左右。这部分工资也不是全部由劳工受领,朝鲜劳务用工都是由政府机构集体外派,机构负责人与中方谈判工资,谈妥之后,工资中的60%归组织,40%由中方用工企业发给朝鲜工人。 这样的薪资水平在中国虽然低廉,但已高于之前朝鲜开城经济特区里的韩国资方。在开城工厂,韩国老板每月只需向每个朝鲜工人支付85美元,其中30美元由朝鲜官方收取作为赋税,30美元资方作为交通、工装、午餐等费用,并不直接发给工人,余下25美元才会发到个人手中。 在具体的用工方式上,朝方机构负责人也提出了他们的要求,派驻中国企业的朝鲜劳工,必须在同一车间务工,比如100个朝鲜工人,企业主想放在5个车间,一个车间20人,朝方不会同意。“他们只肯50人一拨分两个车间工作,而不能与中国工人一起共事,朝方劳工的车间主任或有限的技术人员可以是中方的人。”前述官员称,朝鲜担心中国工人与朝鲜人交流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会对朝方劳工洗脑。 “他们派来的100名工人中,大约有10、20人是国内保卫部的人员,这些保卫人员分别担任班长、组长职务,相当于军队的政委角色,负责对劳工人员日常生活起居和思想活动的监督管理。”因此朝鲜劳工的住宿和聚餐都需建立专门场所,除必要工作外,不与中国人交流接触。 朝鲜这种固有的半军事化劳工管理模式,延续自朝鲜劳工赴西伯利亚伐木还债时期。在吉林长春、延边等地朝资商社饭店,也采取类似管理,朝鲜服务员等工作人员需要每天记日记、做汇报,包括今天接触了哪些中国人、说了哪些话、有无出格的言行。 此外,朝鲜劳工用工区域只能限制在吉林延边地区,合同上严格注明,中方不能转手易主,将他们输送至沿海等地务工。 因为涉及中朝大范围劳务合作,中国国安部门届时也将投入人力介入管理。至于具体的用工细节,比如工作时间、劳动报酬、福利等,都是由企业与朝方机构具体洽谈。 朝鲜劳工冲击内地人口就业? 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月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对中国来说,不可否认,吉林政府推出的大规模引入朝鲜劳工计划有其特殊的省情考虑。在吉林延边等地,近年来劳动人口急剧下降,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学生们因为怕将来在本地不好就业,都尽量南下上大学,再也不回去。

    “现在想发展的话,就得面向朝鲜招工。”中央党校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说。此前,吉林省的朝鲜劳工引进计划都是由中国政府与朝方秘密洽谈进行,之后,韩国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披露了这一消息。韩国相关报道称,以金正恩为首的朝鲜权力阶层乐见其成,朝方普遍认为,这是赚取外汇的大好机会,积极与中方配合。报道预估这项政策将可为金正恩赚进每年约6000万美元的外汇资金。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    而包括吉林省人力资源和保障厅在内的众多具体职能部门甚至在媒体披露后还蒙在鼓里。530日,负责国际劳工管理的该厅国际合作处相关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2万名的朝鲜劳工入吉计划未见文件下发,他对媒体的报道还半信半疑,“现在大学生就业有多难,咱们国家劳动力富余厉害,人家再廉价也不能进来。”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    同时也有吉林延吉、珲春等当地人士担忧大量朝鲜劳工的输入,可能对本地人就业带来冲击。丹东一位专司朝鲜劳工的劳务中介称,朝鲜医疗免费、高等教育普及,因此所有朝鲜到中国的务工人员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们不像我们的员工,吊儿郎当、无自律、说干就干、说走就走,他们只要认可其企业的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便工作认真出色,做事规矩,不会给你惹事生非。而且工作之外,吹拉弹唱,什么都会。”

助力罗先的远谋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    对中国来说,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万朝鲜劳工入吉,不仅是国际劳务合作的需要,而是有着更深层经济战略考量。在图们江流域,除了图们的朝鲜工业园区外,去年中央已批复位于珲春的图们江区域国际合作示范区,在图们江下游的朝鲜北部城市罗先特区,到处留下了中国官商考察的印迹。 罗先市包括罗津、先锋、雄尚、豆满江4个城镇,与中国吉林省珲春市毗邻。在中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每天可随旅游团前往。朝鲜1991年12月宣布设立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年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2010年,中朝两国最高领导人达成共识:共同开发、共同管理罗先经贸区。

2011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6月,罗先经贸区项目启动仪式举行。此后,中国吉林省与朝鲜罗先市签署了《关于中朝罗先经贸区(20112020年)规划框架的协议》。吉林省长王儒林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2年吉林省将积极开展对朝在交通设施、资源开发、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加快推进罗先经贸区的建设。

    “中方对罗先的开发,非常关注,投入了很多精力。”金强一说。

    图们市经济合作局一位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吉林省的想法就是利用朝鲜廉价的劳力资源优势,引进沿海内地的电子轻工建材企业,在图们朝鲜工业园等地生产加工产品,供应朝鲜市场。然后鼓励工业园区内企业到罗先投资兴业,朝鲜劳务人员归国后,可以优先到罗先任职管理,这样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促进吉林和罗先工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前景,也是招商引资过程中必打的一张牌。

《凤凰周刊》2012年17期 《凤凰周刊》 钟坚 “吉林省政府和朝鲜谈判完毕,2万劳工额度已定。”5月30日上午,吉林省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面积大约为8000平方米的朝鲜员工集体宿舍已经建成,年内估计会有一批朝鲜劳工陆续进驻。 图们市朝鲜工业园区去年11月由吉林省政府批准成立,是大陆唯一的中朝劳务合作窗口经济开发区。未来数年内,2万名从边检入境的朝鲜劳工,将分批次在朝方官员带领下赴中朝边境的珲春、图们、敦化、延吉等县市交流务工。 这是中朝双方首次大规模的官方劳务合作。 来自朝鲜的廉价劳动力,以及出于意识形态考虑,由朝鲜官方派驻领队的务工管理模式,可能为中国企业主的经营减少繁重的管理环节,成为吉林省招商官员在招商引资中用以吸引资方的条件。 延边州等地的大规模朝鲜劳工输入计划,源自吉林省边贸城市官员的经济发展冲动和朝鲜在有限度开放搞活的共鸣。只是大陆朝鲜问题专家称,目前无论是毗邻朝鲜核试验场的图们朝鲜工业园区,还是珲春图们江国际示范区,目前还是发展迟缓,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落后,基于朝鲜政治局势等变量,民企投资仍充满变数。 首次大规模朝鲜劳工入境 延边州是大陆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区,217万人口中有近四成是朝鲜族居民。因为姻缘血亲以及边境接壤的关系,延边州属下各县市聚集了为数众多的朝鲜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万至1.5万多名脱北者和非法就业的朝鲜人居住在延边。 朝鲜人来中国打工者分几种:偷渡,投靠亲戚和国家正式派遣。除了非法越境的脱北者和朝方派驻的使馆工作人员外,从上世纪1990年代开始,一些朝鲜人经由合法渠道到中国开饭店、办商社,而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也会前来投靠他们,集中居住在吉林长春、延边、辽宁丹东等中朝边境省份。 “大规模的朝鲜劳工输入,从没有听说过,”延边大学东北亚国际政治研究所金强一所长印象中,在朝鲜国内,大规模劳工输出并非罕见,1950年代朝鲜战争以后,朝鲜政府欠下苏联大量外债,其后派出劳工到西伯利亚伐木,以劳务形式还债,直至今天还在持续。但中朝之间的大规模劳工交流非常罕见。 事实上,北京、丹东等地也有一些民间劳工中介组织,因为朝鲜方面廉价的劳动力资源,与朝方接洽引进朝鲜劳工,不过行事低调,止于地下悄悄进行,有的小有斩获,有的功败垂成。 “两年前,曾经想操作一次,但中方公司或餐厅考虑后,还是觉得风险大,就放弃了。”在朝鲜中国网注册的一名资深劳务中介称,“朝鲜对输入中国劳工控制相对严格,没有特殊管道,不太可能从朝鲜带走一名工人。”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操作成功几起中朝劳务中介合作,朝鲜有关部门复杂的管制审查程序令他记忆深刻,不过也表示不便明说个中流程。 据该名劳务中介称,朝方来中国务工的都必须是高级工以上技术人员身份,具有大学学历。朝鲜经济落后,公务员工资每月不过20元。但凡派出的朝鲜劳工,在国内都属于有家庭背景或关系相当过硬的人。 此次大规模劳工输出派驻中国,则前所未见。“吉林省政府、延边州政府协同中国的商务部、外交部跟朝鲜谈,朝鲜哪个省都做不了主,”前述吉林省政府官员说,朝鲜劳工输出的要求跟其他国家不一样,在朝鲜官方宣传中,中国是修正主义国家,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最后只能由平壤说了算。” 朝式劳工管理模式 图们朝鲜工业园区成立不过一年,在前期悄悄进行的“一对一”招商宣传中,低廉的朝鲜劳工工资和朝鲜独特的劳工管理模式,都是吉林官员逢客必打的牌。 吉林省政府经济技术合作    不过,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提醒说,中方须头脑清醒,不能让外方牵着鼻子走,中朝合作应以黄金坪岛开发为鉴。黄金坪岛由中方初步开发后,朝方屡因租金等违约,一度使中方进退维谷。图们江流域的多个中国工业园虽然区位优势明显,政策吸引力大,但日、韩等国都持观望姿态,因为这些区域与朝鲜的核武器试验地非常近。

“朝鲜发射导弹、卫星,搞核试,形势那么紧张,谁安心投资做企业呢?”张琏瑰认为,只要朝鲜地缘政治问题未解决,中朝经济共同开发能走多远,都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情。

(实习生陶涛对此文亦有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76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