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2013年第34期 总第491期】《凤凰周刊》新刊推荐  

2013-12-06 13:2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第34期 总第491期】《凤凰周刊》新刊推荐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封面故事

 

中纪委2013反腐实录

王岐山脸谱

王岐山一年反腐思路

三中全会纪委改革思路解析文

 

201211月,“救火队长”王岐山就任中纪委书记。一年后,中纪委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交出了有分量的成绩单。这一年中纪委的工作节奏被总结为:“一年一年抓,一个节一个节抓,一件事一件事抓”,这些特点都离不开王岐山由小到大,由浅入深,不急于求成的领导风格。

工作之余,王岐山这一年中还闪烁着让人津津乐道的小插曲。王岐山曾向纪检干部们提到了美国政治剧《纸牌屋》。王岐山在提及这部美剧时,非常重视剧中“党鞭”这一政治角色。“党鞭”(Whip)一词源于英国,指议会内的代表其政党的领袖人物,负责督导同党议员,并维持议会党团纪律,多为党内权威人士。

在中央“整四风”的规定下,王岐山更是律己于先。前些年有个国企老总曾送过王岐山一张高尔夫球场荣誉卡,王从未用过。王想起此事后,让秘书翻箱倒柜找出来退回去。该国企的老总接到电话后十分为难:“企业股权都已卖光,没法退卡。”但是王岐山坚持,无论如何,必须处理掉。

王曾在广州、海南、北京等地任职,交游士林,商界学界亦多故人。往日王岐山偶尔偷得闲暇也与老友相聚。但今年几乎所有饭局,王岐山都一应不赴。甚至中秋节朋友们送来的月饼都坚决不收,他的夫人姚明珊也将朋友夫人相赠的月饼退回去了。时日一长,如何避免老友生疏,或是被认为官大了不好相处就成了难题。王岐山夫妇想出两全之策:宁愿邀请朋友们到家里做客,开伙煮饭,而且王岐山夫妇几乎都不喝酒。这样一来既遵守了中央的规定,挡住了一些应酬,又能和朋友们正常交往……

从下乡务农,到上书中南海,从农村改革,到反腐行动,从广东挽救金融,到北京抗击非典。他奔波转换,一次又一次地做了时代的弄潮儿。从政三十年,由于工作的需要,王岐山不断更换脸谱,人格魅力以及工作经验不断增长。本期封面将详细展现这些脸谱,刻画王岐山的立体像。

 

 

张掖禁止转基因作物种植风波

记者/曾鼎

61名院士联名上书推广转基因水稻的事件曝光后,张掖市政府选择主动冲上了转基因的风口浪尖。一个地方政府在中国复杂的转基因舆论场上公开表态极为罕见。且张掖政府还选择了“反转”,选择了站在院士的对立面。某种程度上,这一表态还与转基因主管部门农业部乃至中央政府的意思相违背。

禁止转基因作物的做法在国际上已有先例。在美国,尽管转基因玉米、转基因大豆、转基因棉花的种植覆盖全美,但仍有多个县级地区宣告禁掉转基因作物。只不过,张掖的禁令乃是市政府拍板,而美国人是通过全民投票来决定是否禁绝。但两方共通之处在于:禁绝转基因作物旨在保护本地的有机农业品牌。

 

台湾军队重建“反情报队”

记者/陈祥

 

曾取消长达12年之久,过去作为“总政治作战部”下辖的反情报总队,它是台湾情治系统中编制最小的单位。如今重建“反情报队”意图为何?

 

过去,反情报总队的公开职能是负责军纪,实际上专门办大案,为“总政作战部”搜集各地政治情报,故拥有很大特权,被称为“政战制度的铁卫部队”。办案时,它与“国家安全局”、军事情报局有协调关系。平时,它在各部队的军营附近都布置了机构,不仅搜集部队的考核资料、演习地区状况等情况,还有权在任何军用通讯网络上进行监听,随时检查军队情况。

 

不过,《中国时报》前资深记者亓乐义表示“现在的反情报工作队性质跟当年不一样,现在的环境是防御性的,只需要防止情报外泄。”

 

中美打造新型军事关系

解放军首次登陆美国本土演习

记者/陈祥

1112日到14日,按照中美两军年度交往计划,双方在夏威夷举行首次人道主义救援减灾联合实兵演习。解放军的观摩团团长,是成都军区副政委赵开增中将。演习的规模非常小,但外界都认为外交意义重大。

 

对于此次联合演习,日本《外交官》杂志认为,中美两国的互信程度依旧很低,而人道主义联合军演则可以自下而上地推动中美两军的理解,进而促进两国的互信。

在大陆官方看来,目前中美军事交流存在三大障碍:美国对台军售、美军机军舰抵近中国东海、南海侦察、国会限制两军未来发展。在如此限制下,双方都把对方视为假想敌。走到联合军演这一步,可谓是温和派跟大陆官方达成一致所采取的接触战略。

大陆社会救助立法再陷僵局

记者/孙杨

2013年即将收尾,位列大陆人大年度立法计划中的《社会救助法》仍未露面。作为一部旨在保障公民基本生存权,为现代社会中低收入人群和不幸者提供最低安全预期的基础性法律,其立法进程一直充满波折。

与众多市场经济国家早已完成社会救助的立法与制度建设相比,大陆针对社会救助制度的立法不仅起步较晚,而且屡屡陷入僵局。今年925日,中共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报道称,目前,《社会救助法》已被提上日程,有望12月提交人大进行初审。该消息再度引发各界关注,此番立法进程的提速能否打破各方长期角力形成的僵局,亦备受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23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