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三地书】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2013-01-09 14:07:00|  分类: Books三地书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凤凰周刊》2012年24期 文 周言 去年在波士顿小住时,曾在书店看到傅高义教授的这本《邓小平时代》(英文名为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型)摆在显眼的位置。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30多年的今天重新成为热点,傅高义功不可没。正如傅高义并没有把邓小平视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觉得他更应该被称为中国的“总经理”。他同时认为:邓小平被世界低估了。 在傅高义之前,乌利·弗兰茨曾在中国出版过《邓小平传》,与之相类似的还有巴拉奇·代内什的《邓小平》,但是这两本著作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对于邓小平在1992年之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业绩没有展开,而且限于当时的条件,作者都没有充分采访过邓小平周围的人,这样的缺点,在傅高义的书中得以避免。 据媒体报道,傅高义曾经与邓小平的女儿多次畅谈,更采访了江泽民、钱其琛、任仲夷等邓小平的老同事和下属,以及若干国家领导人的后人。除了翻阅相关资料,他还一一走访了邓小平曾经呆过的地方,然后耗费十年写成此书。当然,正如英文版书名所昭示的那样,傅高义对邓小平的早年生涯着墨不多,更集中地讨论邓小平六七十年代乃至其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事业。 由于傅高义采访了很多相关人士,所以书中许多细节都显得真实可靠。比如傅高义指出,邓小平和华国锋不同,很少召集政治局常委开会,别人问他何以如此时他总说:两个聋子(邓小平和陈云)能谈什么?邓小平与陈云不同之处在于,陈云总是要求自己的机要秘书每天为他选出最重要的材料阅读,而邓

《凤凰周刊》2012年24期 

文 周言

。正如一位海外学者指出的那样,此书更有一项严重的失误,在讨论十三大的时候,完全没有讨论到当时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对于1980年代一些敏感事件,作者甚至显得有所回避,对近年来这些敏感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八九风波”之后的中国如何继续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傅高义似乎处理得也过于简单,只以简单的“站稳脚跟”“邓小平时代的终曲”作为完结,对于当时国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博弈,也完全没有展开论述。 译者冯克利教授在翻译后记中也指出了该书让人遗憾之处:“傅高义在全书的最后一章,简单罗列出了邓小平留给中国政府的种种问题,这是全书写得最草率的部分。傅高义似乎没有认识到,邓小平取得的经济成就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会继续发生何种影响,与他的成功相伴随的各种问题将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比邓小平取得的成就更重要。”对于变革的时代缺少反思和追问,恰恰是此书最大的缺陷。
【三地书】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正如一位海外学者指出的那样,此书更有一项严重的失误,在讨论十三大的时候,完全没有讨论到当时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对于1980年代一些敏感事件,作者甚至显得有所回避,对近年来这些敏感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八九风波”之后的中国如何继续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傅高义似乎处理得也过于简单,只以简单的“站稳脚跟”“邓小平时代的终曲”作为完结,对于当时国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博弈,也完全没有展开论述。 译者冯克利教授在翻译后记中也指出了该书让人遗憾之处:“傅高义在全书的最后一章,简单罗列出了邓小平留给中国政府的种种问题,这是全书写得最草率的部分。傅高义似乎没有认识到,邓小平取得的经济成就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会继续发生何种影响,与他的成功相伴随的各种问题将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比邓小平取得的成就更重要。”对于变革的时代缺少反思和追问,恰恰是此书最大的缺陷。

。正如一位海外学者指出的那样,此书更有一项严重的失误,在讨论十三大的时候,完全没有讨论到当时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对于1980年代一些敏感事件,作者甚至显得有所回避,对近年来这些敏感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八九风波”之后的中国如何继续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傅高义似乎处理得也过于简单,只以简单的“站稳脚跟”“邓小平时代的终曲”作为完结,对于当时国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博弈,也完全没有展开论述。 译者冯克利教授在翻译后记中也指出了该书让人遗憾之处:“傅高义在全书的最后一章,简单罗列出了邓小平留给中国政府的种种问题,这是全书写得最草率的部分。傅高义似乎没有认识到,邓小平取得的经济成就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会继续发生何种影响,与他的成功相伴随的各种问题将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比邓小平取得的成就更重要。”对于变革的时代缺少反思和追问,恰恰是此书最大的缺陷。
去年在波士顿小住时,曾在书店看到傅高义教授的这本《邓小平时代》(英文名为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型)摆在显眼的位置。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30多年的今天重新成为热点,傅高义功不可没。正如傅高义并没有把邓小平视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觉得他更应该被称为中国的“总经理”。他同时认为:邓小平被世界低估了。

小平则要浏览全部材料,以便自己选择哪些需要仔细阅读。两人不同的工作作风,跃然纸上。 然而也正因如此,傅高义此书带上了更多的官方色彩。当时傅高义写完此书,先拿给国内的党史专家提意见,比如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华东师大等科研机构的专家,然后傅高义做了大篇幅的改动,定稿后再重新交给冯克利翻译。这其中要删去多少内容,可想而知。 而此书和傅高义以往的著作一样,没有直面邓小平时代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对于邓小平早年到60年代末的描述,几乎可以算是一笔带过,仅仅以“革命者”、“建设者”、“改革者”草草加以概括,尤其是对于邓小平在五六十年代有着诸多看点的历史,完全没有展开分析,而这一段历史,恰恰是邓小平真正意义上开始具备“变革”意味的历史。 而对于邓小平时代转折点的1978年,傅高义也完全忽视了近年来学界对于华国锋的重新评价,没有对华国锋在“文革”结束之后的种种努力给予肯定。比如韩刚便曾经指出,按照许多官方的叙事,华国锋当时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但是相关材料和著作大多数讲的是汪东兴,涉及到华国锋的往往语焉不详;许多材料显示汪东兴的确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华国锋与汪东兴不同,充其量是不积极,现有的材料很难看出华国锋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傅高义此书对于“转折时代”中的华国锋加以忽略,显示了其对于国内最新学术动态的忽视。 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傅高义在第八章讨论了邓小平时代面临的思想文化问题,这也是全书写得最好的地方。而傅高义对于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改革举措,依旧延续了其早年在《先行一步:改革开放中的广东》一书的基本论点,并无多少新意
在傅高义之前,乌利·弗兰茨曾在中国出版过《邓小平传》,与之相类似的还有巴拉奇·代内什的《邓小平》,但是这两本著作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对于邓小平在1992年之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业绩没有展开,而且限于当时的条件,作者都没有充分采访过邓小平周围的人,这样的缺点,在傅高义的书中得以避免。

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凤凰周刊》2012年24期 文 周言 去年在波士顿小住时,曾在书店看到傅高义教授的这本《邓小平时代》(英文名为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型)摆在显眼的位置。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30多年的今天重新成为热点,傅高义功不可没。正如傅高义并没有把邓小平视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觉得他更应该被称为中国的“总经理”。他同时认为:邓小平被世界低估了。 在傅高义之前,乌利·弗兰茨曾在中国出版过《邓小平传》,与之相类似的还有巴拉奇·代内什的《邓小平》,但是这两本著作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对于邓小平在1992年之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业绩没有展开,而且限于当时的条件,作者都没有充分采访过邓小平周围的人,这样的缺点,在傅高义的书中得以避免。 据媒体报道,傅高义曾经与邓小平的女儿多次畅谈,更采访了江泽民、钱其琛、任仲夷等邓小平的老同事和下属,以及若干国家领导人的后人。除了翻阅相关资料,他还一一走访了邓小平曾经呆过的地方,然后耗费十年写成此书。当然,正如英文版书名所昭示的那样,傅高义对邓小平的早年生涯着墨不多,更集中地讨论邓小平六七十年代乃至其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事业。 由于傅高义采访了很多相关人士,所以书中许多细节都显得真实可靠。比如傅高义指出,邓小平和华国锋不同,很少召集政治局常委开会,别人问他何以如此时他总说:两个聋子(邓小平和陈云)能谈什么?邓小平与陈云不同之处在于,陈云总是要求自己的机要秘书每天为他选出最重要的材料阅读,而邓
据媒体报道,傅高义曾经与邓小平的女儿多次畅谈,更采访了江泽民、钱其琛、任仲夷等邓小平的老同事和下属,以及若干国家领导人的后人。除了翻阅相关资料,他还一一走访了邓小平曾经呆过的地方,然后耗费十年写成此书。当然,正如英文版书名所昭示的那样,傅高义对邓小平的早年生涯着墨不多,更集中地讨论邓小平六七十年代乃至其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事业。

。正如一位海外学者指出的那样,此书更有一项严重的失误,在讨论十三大的时候,完全没有讨论到当时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对于1980年代一些敏感事件,作者甚至显得有所回避,对近年来这些敏感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八九风波”之后的中国如何继续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傅高义似乎处理得也过于简单,只以简单的“站稳脚跟”“邓小平时代的终曲”作为完结,对于当时国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博弈,也完全没有展开论述。 译者冯克利教授在翻译后记中也指出了该书让人遗憾之处:“傅高义在全书的最后一章,简单罗列出了邓小平留给中国政府的种种问题,这是全书写得最草率的部分。傅高义似乎没有认识到,邓小平取得的经济成就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会继续发生何种影响,与他的成功相伴随的各种问题将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比邓小平取得的成就更重要。”对于变革的时代缺少反思和追问,恰恰是此书最大的缺陷。
由于傅高义采访了很多相关人士,所以书中许多细节都显得真实可靠。比如傅高义指出,邓小平和华国锋不同,很少召集政治局常委开会,别人问他何以如此时他总说:两个聋子(邓小平和陈云)能谈什么?邓小平与陈云不同之处在于,陈云总是要求自己的机要秘书每天为他选出最重要的材料阅读,而邓小平则要浏览全部材料,以便自己选择哪些需要仔细阅读。两人不同的工作作风,跃然纸上。

然而也正因如此,傅高义此书带上了更多的官方色彩。当时傅高义写完此书,先拿给国内的党史专家提意见,比如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华东师大等科研机构的专家,然后傅高义做了大篇幅的改动,定稿后再重新交给冯克利翻译。这其中要删去多少内容,可想而知。

。正如一位海外学者指出的那样,此书更有一项严重的失误,在讨论十三大的时候,完全没有讨论到当时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对于1980年代一些敏感事件,作者甚至显得有所回避,对近年来这些敏感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八九风波”之后的中国如何继续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傅高义似乎处理得也过于简单,只以简单的“站稳脚跟”“邓小平时代的终曲”作为完结,对于当时国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博弈,也完全没有展开论述。 译者冯克利教授在翻译后记中也指出了该书让人遗憾之处:“傅高义在全书的最后一章,简单罗列出了邓小平留给中国政府的种种问题,这是全书写得最草率的部分。傅高义似乎没有认识到,邓小平取得的经济成就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会继续发生何种影响,与他的成功相伴随的各种问题将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比邓小平取得的成就更重要。”对于变革的时代缺少反思和追问,恰恰是此书最大的缺陷。
而此书和傅高义以往的著作一样,没有直面邓小平时代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对于邓小平早年到60年代末的描述,几乎可以算是一笔带过,仅仅以“革命者”、“建设者”、“改革者”草草加以概括,尤其是对于邓小平在五六十年代有着诸多看点的历史,完全没有展开分析,而这一段历史,恰恰是邓小平真正意义上开始具备“变革”意味的历史。

而对于邓小平时代转折点的1978年,傅高义也完全忽视了近年来学界对于华国锋的重新评价,没有对华国锋在“文革”结束之后的种种努力给予肯定。比如韩刚便曾经指出,按照许多官方的叙事,华国锋当时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但是相关材料和著作大多数讲的是汪东兴,涉及到华国锋的往往语焉不详;许多材料显示汪东兴的确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华国锋与汪东兴不同,充其量是不积极,现有的材料很难看出华国锋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傅高义此书对于“转折时代”中的华国锋加以忽略,显示了其对于国内最新学术动态的忽视。

小平则要浏览全部材料,以便自己选择哪些需要仔细阅读。两人不同的工作作风,跃然纸上。 然而也正因如此,傅高义此书带上了更多的官方色彩。当时傅高义写完此书,先拿给国内的党史专家提意见,比如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华东师大等科研机构的专家,然后傅高义做了大篇幅的改动,定稿后再重新交给冯克利翻译。这其中要删去多少内容,可想而知。 而此书和傅高义以往的著作一样,没有直面邓小平时代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对于邓小平早年到60年代末的描述,几乎可以算是一笔带过,仅仅以“革命者”、“建设者”、“改革者”草草加以概括,尤其是对于邓小平在五六十年代有着诸多看点的历史,完全没有展开分析,而这一段历史,恰恰是邓小平真正意义上开始具备“变革”意味的历史。 而对于邓小平时代转折点的1978年,傅高义也完全忽视了近年来学界对于华国锋的重新评价,没有对华国锋在“文革”结束之后的种种努力给予肯定。比如韩刚便曾经指出,按照许多官方的叙事,华国锋当时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但是相关材料和著作大多数讲的是汪东兴,涉及到华国锋的往往语焉不详;许多材料显示汪东兴的确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华国锋与汪东兴不同,充其量是不积极,现有的材料很难看出华国锋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傅高义此书对于“转折时代”中的华国锋加以忽略,显示了其对于国内最新学术动态的忽视。 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傅高义在第八章讨论了邓小平时代面临的思想文化问题,这也是全书写得最好的地方。而傅高义对于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改革举措,依旧延续了其早年在《先行一步:改革开放中的广东》一书的基本论点,并无多少新意
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傅高义在第八章讨论了邓小平时代面临的思想文化问题,这也是全书写得最好的地方。而傅高义对于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改革举措,依旧延续了其早年在《先行一步:改革开放中的广东》一书的基本论点,并无多少新意。正如一位海外学者指出的那样,此书更有一项严重的失误,在讨论十三大的时候,完全没有讨论到当时提出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对于1980年代一些敏感事件,作者甚至显得有所回避,对近年来这些敏感事件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没有过多的关注。对于“八九风波”之后的中国如何继续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傅高义似乎处理得也过于简单,只以简单的“站稳脚跟”“邓小平时代的终曲”作为完结,对于当时国内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博弈,也完全没有展开论述。

小平则要浏览全部材料,以便自己选择哪些需要仔细阅读。两人不同的工作作风,跃然纸上。 然而也正因如此,傅高义此书带上了更多的官方色彩。当时傅高义写完此书,先拿给国内的党史专家提意见,比如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华东师大等科研机构的专家,然后傅高义做了大篇幅的改动,定稿后再重新交给冯克利翻译。这其中要删去多少内容,可想而知。 而此书和傅高义以往的著作一样,没有直面邓小平时代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对于邓小平早年到60年代末的描述,几乎可以算是一笔带过,仅仅以“革命者”、“建设者”、“改革者”草草加以概括,尤其是对于邓小平在五六十年代有着诸多看点的历史,完全没有展开分析,而这一段历史,恰恰是邓小平真正意义上开始具备“变革”意味的历史。 而对于邓小平时代转折点的1978年,傅高义也完全忽视了近年来学界对于华国锋的重新评价,没有对华国锋在“文革”结束之后的种种努力给予肯定。比如韩刚便曾经指出,按照许多官方的叙事,华国锋当时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但是相关材料和著作大多数讲的是汪东兴,涉及到华国锋的往往语焉不详;许多材料显示汪东兴的确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华国锋与汪东兴不同,充其量是不积极,现有的材料很难看出华国锋压制了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而傅高义此书对于“转折时代”中的华国锋加以忽略,显示了其对于国内最新学术动态的忽视。 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傅高义在第八章讨论了邓小平时代面临的思想文化问题,这也是全书写得最好的地方。而傅高义对于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改革举措,依旧延续了其早年在《先行一步:改革开放中的广东》一书的基本论点,并无多少新意
译者冯克利教授在翻译后记中也指出了该书让人遗憾之处:“傅高义在全书的最后一章,简单罗列出了邓小平留给中国政府的种种问题,这是全书写得最草率的部分。傅高义似乎没有认识到,邓小平取得的经济成就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将会继续发生何种影响,与他的成功相伴随的各种问题将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也许比邓小平取得的成就更重要。”对于变革的时代缺少反思和追问,恰恰是此书最大的缺陷。

【三地书】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无法直面问题的《邓小平时代》 《凤凰周刊》2012年24期 文 周言 去年在波士顿小住时,曾在书店看到傅高义教授的这本《邓小平时代》(英文名为Deng Xiaoping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邓小平与中国的转型)摆在显眼的位置。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30多年的今天重新成为热点,傅高义功不可没。正如傅高义并没有把邓小平视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觉得他更应该被称为中国的“总经理”。他同时认为:邓小平被世界低估了。 在傅高义之前,乌利·弗兰茨曾在中国出版过《邓小平传》,与之相类似的还有巴拉奇·代内什的《邓小平》,但是这两本著作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对于邓小平在1992年之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业绩没有展开,而且限于当时的条件,作者都没有充分采访过邓小平周围的人,这样的缺点,在傅高义的书中得以避免。 据媒体报道,傅高义曾经与邓小平的女儿多次畅谈,更采访了江泽民、钱其琛、任仲夷等邓小平的老同事和下属,以及若干国家领导人的后人。除了翻阅相关资料,他还一一走访了邓小平曾经呆过的地方,然后耗费十年写成此书。当然,正如英文版书名所昭示的那样,傅高义对邓小平的早年生涯着墨不多,更集中地讨论邓小平六七十年代乃至其后推动改革开放的事业。 由于傅高义采访了很多相关人士,所以书中许多细节都显得真实可靠。比如傅高义指出,邓小平和华国锋不同,很少召集政治局常委开会,别人问他何以如此时他总说:两个聋子(邓小平和陈云)能谈什么?邓小平与陈云不同之处在于,陈云总是要求自己的机要秘书每天为他选出最重要的材料阅读,而邓

  评论这张
 
阅读(7930)| 评论(1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