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周刊重读:美国为什么允许私人持有枪?】   

2013-01-18 14: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3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美国枪权之争 作者:叶寒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2年25期,总446期 导读: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6月23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紧急向全国会员发出捐款号召信:“第二修正案赋予我们的权利危在旦夕。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自由也将岌岌可危。” 就在三天前,一个枪手走进丹佛市的一家电影院,射杀12人,伤58人。NRA预测,这次悲剧后,各种主张禁枪的言论将主导美国的舆论,一个个禁枪法律的草案将被呈到联邦和各州立法者面前——和每一次发生枪击案之后一样。NRA不愿浪费一点点时间,直接将以上的警告语句送到了全国会员的家门口——包括丹佛市的会员。 “他们就不能等一个星期么?至少在这里。”丹佛市的一个主张限制枪支权利的活动分子痛斥NRA,“这让人们的灵魂受到了伤害。” NRA:从民间组织到政治力量 NRA不是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灵魂。 1995年,退役士兵提摩西·麦克维因为不满美国联邦政府对枪支自由的限制,便向其宣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市的联邦大楼,造成168人死亡、800多人受伤。这次事件成为“9·11”事件前美国国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起恐怖袭击。袭击发生后,NRA官员在一次发言中称联邦探员们是“穿着长统靴的恶棍”,全然不顾大量的联邦探员在袭击中丧命的事实。 近几十年以来,NRA因为在枪支自由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为人们所知,并逐渐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保守主义力量之一。然而,这个组织在创建时的初衷和政治并没什么关系,历史上,NRA还曾支持过一系列限制枪支自由的法案。 1871年,《纽约时报》记者威廉·切奇本着“科学推动射击运动”的目的与律师朋友乔治·温盖特共同创建NRA。切奇曾参加过南北战争,对北方部队糟糕的枪法颇感震惊,因此希望通过提升士兵的枪法来提升美国军队的战力。NRA创建之后组织了一系列的射击比赛。颇有讽刺的是,这个如今发动一切宣传机器将政府描绘成恶魔的组织,当时则是靠着政府的慷慨资助发展壮大的。1872年,纽约州政府资助2.5万美元——相当于2010年的50万美元——为NRA在长岛购买土地以建立射击场。20世纪初,美国军队不但免费为NRA提供多余的枪支弹药,还向他们免费提供人力训练会员枪法。 那时候的NRA远远算不上枪权主义的急先锋。1920-1930年代,NRA积极推动《统一枪支法案》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任何“无正当理由”在公共场合持有隐蔽性枪支的行为,并为购买手枪设置了一个等待期,要求卖手枪的商家注册。40多年后,他们将这一切斥为“社会主义者对自由的威胁”。此外,NRA还支持过《1934国家枪支法案》和《1938联邦枪支法案》,而这两个法案后来被称为现代控枪运动的里程碑。 早期NRA的活动明细刻在总部大楼入口处:枪支安全运动、射击训练及休闲射击。1960年,其会员结构开始改变。此时由于刑事案件大量增多,越来越多的会员选择购买枪支来保证自己的安全。然而NRA的高层并没有注意到这个趋势,仍坚定地认为NRA应该坚持投身于打猎和射击运动。1976年,时任NRA执行副主席麦克斯威尔·里驰决定出售NRA在华盛顿特区的大楼,将总部搬到科罗拉多州。这样一来,NRA将彻底退出政治游说,其业务核心会更集中在户外射击上。 里驰的决定在NRA内 部激起了以哈隆·卡特为首的大量成员的反对。卡特认为,武器对于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自我防卫,而不是绅士们雅致的消遣。这个少年时期为了保护母亲把一粒子弹 送入一位墨西哥少年胸膛的硬汉,绝不允许枪支仅仅是传统上维系父子情深的馈赠。此后,反对派声音越来越大,里驰于是决定将反对者清除出NRA的队伍。这个决定造成的唯一结局,就是促使他自己在1977年NRA的年会上被对手们赶下台去。自此,NRA对控枪法律的反对态度越发鲜明,并成为美国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财富》杂志于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NRA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 宪法第二修正案背后的纷争 卡特接任里驰之后,迫不及待地将刻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们要得到当地官员的许可。 除此之外,早期的美国还有许多限制枪权的法律。比如,在一些地方,法律规定火药必须储藏在大楼的顶楼,南方的一些州还要求奴隶主对枪支严加看管,防止自家奴隶偷走枪支。波士顿在1783年曾通过法律,禁止任何人持有任何装有弹药的枪械进入特定建筑物,后来增补的条文甚至禁止公民将装有弹药的枪械保存在家中。 与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共存形成对比的,是枪权之争双方你死我活的对峙和不可调和的分裂。在这样的对峙之中,双方不时会在自己的舆论攻势中变得极端和固执——有时候在外人看来甚为滑稽。曾有枪权组织指责发生“9·11”悲剧的原因是飞机上不准携带枪支,理由是如果当时乘客身上有枪,便可射杀劫机者。这样极端的言论甚至出现在2008年的总统竞选中。 作为全国最大的枪权组织,近代的NRA对限制枪支自由的任何法律所采取的激烈态度,也让其付出代价。在骂过联邦探员是“穿长筒靴的恶棍”之后,被其扶上总统宝座的老布什宣布放弃自己的NRA终身会员,与其划清界限。而一向作为NRA的亲密盟友的警察队伍,也渐渐和NRA分道扬镳。如今,警察是美国最积极的控枪力量之一。 此外,禁枪主义分子的一些言行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外表像警用步枪的半自动步枪的销售和使用。该法案仅仅用枪支的外表来判定所限制的19种枪支,但这19种枪同不受该法案约束的其他661种半自动步枪相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即便是这些枪支在经过轻微改动之后,也可以合法地买卖和使用。最终,该法案促使一场强烈的民意反弹,使得共和党在1954年后第一次控制众议院,最终造成国会成功弹劾总统克林顿。 从实效角度考量,各种控枪法律最终往往被证明是无效的。1989年,加州通过法律要求所有的持枪者注册自己的枪支,结果只有预计人数的20%前来注册。枪支的多少和犯罪率的关系,也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在古拉的案子推翻《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之后,华盛顿特区就获得了“谋杀之都”的称号,犯罪率不降反升;而2008年该法案被推翻之后,特区的犯罪率却骤降25%。 即便枪支真的是万恶之源,在美国全面的禁枪也很难实现。1990年代英国彻底禁止手枪时,全国共有不到20万人持枪,而这个数字在美国是8000万。即便没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没有“海勒案”确立“个权说”,美国50个州中有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43个都用清晰的语言保证了本州公民的持枪自由。假如丹佛的枪手手中没有枪,他也有可能拿着一把斧头到处伤人。但是谁能保证没有枪支的美国,还会是今天的美国呢?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凤凰周刊官方网站http://ifengweekly.com/


在总部大楼门口的字样换成了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后半句:“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正如NRA在丹佛枪击案之后给会员寄出的信中体现的那样,宪法“第二修正案”是NRA反对一切控枪法律的基本论据。直到1960年代NRA发表重要著作《美国枪手》、提出“第二修正案”授予个体公民持枪自由的主张之前,学界并没有给予“第二修正案”太多重视。当时的学者和法律人士大都认为,“第二修正案”仅仅是用来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联邦政府遣散(即民兵说),和个体的持枪权没什么关系。1939年,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诉米勒案”(United States V. Miller)的裁决中表示,无关履行民兵团义务的枪支不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大法官们通过这一模糊的裁决,虽然没有明确支持“民兵说”,却也不可避免地将其树为正统。 1960年代起,美国自由派在政治上一路高歌猛进,在诸如民权运动、性解放运动中大有斩获。作为反弹,新右派开始兴起,越来越多的保守派学者开始支持“第二修正案”的“个权说”。这一趋势在1980年代达到高潮。而学界的这场运动的背后,是NRA的资金和游说。 几十年来,围绕枪支自由的问题,“第二修正案”被意见完全相左的双方所援引,也是在美国政坛和学界上能观察到的最大分裂之一。多少年来,许多学者和律师希望将这个问题交给联邦最高法院来裁决,但是从1939年那次模棱两可的裁决之后,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拒绝接受这个烫手山芋——直到2008年对“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作出裁决。 2002年,律师罗伯特·莱维与阿兰·古拉控告华盛顿地区《1975枪支控制管理法案》违宪,欲迫使最高法院直接解释“第二修正案”。让莱维和古拉始料未及的是,作为美国枪权运动的领头组织,NRA竟然成为这场诉讼的最大障碍。NRA派出专家与莱维和古拉见面,建议他们放弃诉讼,原因是不愿意承担由最高法院给“第二修正案”定调的风险。 经历了多次风波,莱维与古拉的案子终于取得进展。2008年3月18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第二修正案”保护公民的持枪自由,无论持枪的动机和民兵团活动有无关系。历史上第一次,最高法院用无可争辩的语言确立了“个权说”。除此以外,此次判决还明确说明枪械应该用在“传统意义上合法的用途”,比如在家中自卫。 此 外根据判词,法庭不但认可枪支作为自卫手段的用途,还支持“第二修正案”的创立目的是为了保护自由州的民兵团不受可能的联邦暴政的遣散,但自卫和反抗暴政 正是“个权说”的两块基石。从自卫的角度说,为什么使用枪支自卫要在宪法中被特别强调,而使用拳脚或刀斧自卫则不用?有重大犯罪史或精神不健康的人有权自 卫,却又不可以持枪?从反抗暴政的角度说,为什么既然持枪是为了反抗暴政,政府却依然有权力立法禁止公民在政府大楼中持有枪械?这个逻辑显然存在矛盾。 持枪与控枪:不可调和的矛盾 美国人持枪是由来已久的现实,也是美国人最珍视的权利之一。如今,美国每年售出400万把枪支(全国共计2.8亿把)40%的家庭拥有至少一把枪,几乎人手一把。从某种角度讲,上述的判决是对美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一个基本事实的承认——持枪自由和控枪法律在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互不相容的,二者共存的历史甚至比合众国更为悠久。 美国学者唐·凯特斯(Don Kates)研究发现,美国国父之一的麦迪逊在建国初期起草《权利法案》作为宪法前十个修正案时,有5个州的代表要求将公民的持枪权写入法案中,却只有4个州要求法案明确集会、正当法定程序的权利以及反对酷刑。而作为美国“名片式”的言论自由权,却仅有3个州提到。 与 美国的枪文化历史同样悠久的,是美国限制枪支自由的传统。美国建国前,马里兰州曾立法剥夺天主教徒的持枪权。在其他州,所有不愿效忠皇室的自由守法公民被 禁止持枪。当政治气氛改变之时,各州又禁止所有不愿支持革命的公民持枪。建国初期,奴隶被理所当然地剥夺了持枪自由。在一些州,自由黑人和其他一些少数民 族,无论他们守法与否,都被禁止持有枪械。即便是相对自由的弗吉尼亚州,在1806年曾立法允许自由的黑人和黑白混血儿持枪,前提却是他【周刊重读:美国为什么允许私人持有枪?】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101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