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2012-08-24 15:15:00|  分类: Contents目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至1980年代初,中国政府面对的是一个全民就业均需政府安置的社会,其承受的压力远非今人可以想象。 作为一个几乎所有人均资源禀赋都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同时生产力长期低下、无法解决温饱问题的落后农业国,令国民免于饥饿危险的压力,正是当时的中国采取“一胎化”的激进人口政策的国内背景。 而在国际上,人口压力问题其实自19世纪以来逐渐成为人口密度较高国家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事实上,通观人类历史进程,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千百年来始终存在,且均只能通过科技发展带来生产力的革命性提高才得到缓解。 进入20世纪,在世界范围内,主动实施以节制生育为目标的人口政策,开始成为面临人口压力国家的选项。迄今为止已有几十个国家实施程度不一的计生政策。中国政府的计生观念也在此潮流之列。 计划生育被定为国策迄今正好30年,客观上,它的确大幅缓解了中国人口压力带来的社会危机,改善了中国人均禀赋严重不足的先天制约。主动积极的计生政策,是今天中国社会发展成就必不可少的前提。另一方面,30年的计划生育,也大大改变了中国人的生育文化、重教育重后天投入的质量观念,代替了重视数量的生育观。 30年后的今天,中国或许面临新的人口问题,即在基本完成当初控制人口目标任务的同时,由于社会生育文化的改变,和中国目前的出生率已经低于世代更替的数字,激进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到了需要重新审视、调整的时机。 完整内容请关注:2012年第24期总第445期 封面报道 【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处于冷战格局下的内外交困,以及农业大国不但要满足巨大人口规模的温饱,还要努力实现工业化转型的压力中。因此执政者在不同时期面临的最紧迫挑战,常常成为各项政策出台的直接背景——结果之一是,许多政策为解决最紧迫、最主要矛盾而出台,未能顾及其他。计生政策也不外如是。 1982年,控制人口被提高到基本国策的高度,决定性因素之一正是当时中国大陆面临历史转折期的特殊困境。时值“文革”结束后,数千万回城知识青年难以安置,社会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城市犯罪率激增等各种社会问题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大陆人口长期呈爆炸式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5.4亿增至1981年逾10亿。在一个市场调节的社会,人口增长本可受制于经济条件,但在毛泽东时代,不但欠缺市场调节,执政者还以“积极备战”为目的,对全体国民实施政治、经济手段兼有的激励、放纵生育(尤其是生育男孩)政策

政策,是今天中国社会发展成就必不可少的前提。另一方面,30年的计划生育,也大大改变了中国人的生育文化、重教育重后天投入的质量观念,代替了重视数量的生育观。 30年后的今天,中国或许面临新的人口问题,即在基本完成当初控制人口目标任务的同时,由于社会生育文化的改变,和中国目前的出生率已经低于世代更替的数字,激进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到了需要重新审视、调整的时机。 完整内容请关注:2012年第24期总第445期 封面报道 【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处于冷战格局下的内外交困,以及农业大国不但要满足巨大人口规模的温饱,还要努力实现工业化转型的压力中。因此执政者在不同时期面临的最紧迫挑战,常常成为各项政策出台的直接背景——结果之一是,许多政策为解决最紧迫、最主要矛盾而出台,未能顾及其他。计生政策也不外如是。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处于冷战格局下的内外交困,以及农业大国不但要满足巨大人口规模的温饱,还要努力实现工业化转型的压力中。因此执政者在不同时期面临的最紧迫挑战,常常成为各项政策出台的直接背景——结果之一是,许多政策为解决最紧迫、最主要矛盾而出台,未能顾及其他。计生政策也不外如是。 1982年,控制人口被提高到基本国策的高度,决定性因素之一正是当时中国大陆面临历史转折期的特殊困境。时值“文革”结束后,数千万回城知识青年难以安置,社会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城市犯罪率激增等各种社会问题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大陆人口长期呈爆炸式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5.4亿增至1981年逾10亿。在一个市场调节的社会,人口增长本可受制于经济条件,但在毛泽东时代,不但欠缺市场调节,执政者还以“积极备战”为目的,对全体国民实施政治、经济手段兼有的激励、放纵生育(尤其是生育男孩)政策1982年,控制人口被提高到基本国策的高度,决定性因素之一正是当时中国大陆面临历史转折期的特殊困境。时值“文革”结束后,数千万回城知识青年难以安置,社会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城市犯罪率激增等各种社会问题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大陆人口长期呈爆炸式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5.4亿增至1981年逾10亿。在一个市场调节的社会,人口增长本可受制于经济条件,但在毛泽东时代,不但欠缺市场调节,执政者还以“积极备战”为目的,对全体国民实施政治、经济手段兼有的激励、放纵生育(尤其是生育男孩)政策。至1980年代初,中国政府面对的是一个全民就业均需政府安置的社会,其承受的压力远非今人可以想象。

作为一个几乎所有人均资源禀赋都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同时生产力长期低下、无法解决温饱问题的落后农业国,令国民免于饥饿危险的压力,正是当时的中国采取“一胎化”的激进人口政策的国内背景。

。至1980年代初,中国政府面对的是一个全民就业均需政府安置的社会,其承受的压力远非今人可以想象。 作为一个几乎所有人均资源禀赋都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同时生产力长期低下、无法解决温饱问题的落后农业国,令国民免于饥饿危险的压力,正是当时的中国采取“一胎化”的激进人口政策的国内背景。 而在国际上,人口压力问题其实自19世纪以来逐渐成为人口密度较高国家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事实上,通观人类历史进程,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千百年来始终存在,且均只能通过科技发展带来生产力的革命性提高才得到缓解。 进入20世纪,在世界范围内,主动实施以节制生育为目标的人口政策,开始成为面临人口压力国家的选项。迄今为止已有几十个国家实施程度不一的计生政策。中国政府的计生观念也在此潮流之列。 计划生育被定为国策迄今正好30年,客观上,它的确大幅缓解了中国人口压力带来的社会危机,改善了中国人均禀赋严重不足的先天制约。主动积极的计生

而在国际上,人口压力问题其实自19世纪以来逐渐成为人口密度较高国家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事实上,通观人类历史进程,人口与资源的矛盾千百年来始终存在,且均只能通过科技发展带来生产力的革命性提高才得到缓解。

政策,是今天中国社会发展成就必不可少的前提。另一方面,30年的计划生育,也大大改变了中国人的生育文化、重教育重后天投入的质量观念,代替了重视数量的生育观。 30年后的今天,中国或许面临新的人口问题,即在基本完成当初控制人口目标任务的同时,由于社会生育文化的改变,和中国目前的出生率已经低于世代更替的数字,激进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到了需要重新审视、调整的时机。 完整内容请关注:2012年第24期总第445期 封面报道 【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进入20世纪,在世界范围内,主动实施以节制生育为目标的人口政策,开始成为面临人口压力国家的选项。迄今为止已有几十个国家实施程度不一的计生政策。中国政府的计生观念也在此潮流之列。

计划生育被定为国策迄今正好30年,客观上,它的确大幅缓解了中国人口压力带来的社会危机,改善了中国人均禀赋严重不足的先天制约。主动积极的计生政策,是今天中国社会发展成就必不可少的前提。另一方面,30年的计划生育,也大大改变了中国人的生育文化、重教育重后天投入的质量观念,代替了重视数量的生育观。

政策,是今天中国社会发展成就必不可少的前提。另一方面,30年的计划生育,也大大改变了中国人的生育文化、重教育重后天投入的质量观念,代替了重视数量的生育观。 30年后的今天,中国或许面临新的人口问题,即在基本完成当初控制人口目标任务的同时,由于社会生育文化的改变,和中国目前的出生率已经低于世代更替的数字,激进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到了需要重新审视、调整的时机。 完整内容请关注:2012年第24期总第445期 封面报道 【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30年后的今天,中国或许面临新的人口问题,即在基本完成当初控制人口目标任务的同时,由于社会生育文化的改变,和中国目前的出生率已经低于世代更替的数字,激进的“一胎化”生育政策到了需要重新审视、调整的时机。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处于冷战格局下的内外交困,以及农业大国不但要满足巨大人口规模的温饱,还要努力实现工业化转型的压力中。因此执政者在不同时期面临的最紧迫挑战,常常成为各项政策出台的直接背景——结果之一是,许多政策为解决最紧迫、最主要矛盾而出台,未能顾及其他。计生政策也不外如是。 1982年,控制人口被提高到基本国策的高度,决定性因素之一正是当时中国大陆面临历史转折期的特殊困境。时值“文革”结束后,数千万回城知识青年难以安置,社会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城市犯罪率激增等各种社会问题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大陆人口长期呈爆炸式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5.4亿增至1981年逾10亿。在一个市场调节的社会,人口增长本可受制于经济条件,但在毛泽东时代,不但欠缺市场调节,执政者还以“积极备战”为目的,对全体国民实施政治、经济手段兼有的激励、放纵生育(尤其是生育男孩)政策 

完整内容请关注:2012年第24期总第445期 封面报道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处于冷战格局下的内外交困,以及农业大国不但要满足巨大人口规模的温饱,还要努力实现工业化转型的压力中。因此执政者在不同时期面临的最紧迫挑战,常常成为各项政策出台的直接背景——结果之一是,许多政策为解决最紧迫、最主要矛盾而出台,未能顾及其他。计生政策也不外如是。 1982年,控制人口被提高到基本国策的高度,决定性因素之一正是当时中国大陆面临历史转折期的特殊困境。时值“文革”结束后,数千万回城知识青年难以安置,社会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城市犯罪率激增等各种社会问题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大陆人口长期呈爆炸式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5.4亿增至1981年逾10亿。在一个市场调节的社会,人口增长本可受制于经济条件,但在毛泽东时代,不但欠缺市场调节,执政者还以“积极备战”为目的,对全体国民实施政治、经济手段兼有的激励、放纵生育(尤其是生育男孩)政策【亲历中国计生30年——内地计生从业者手记】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处于冷战格局下的内外交困,以及农业大国不但要满足巨大人口规模的温饱,还要努力实现工业化转型的压力中。因此执政者在不同时期面临的最紧迫挑战,常常成为各项政策出台的直接背景——结果之一是,许多政策为解决最紧迫、最主要矛盾而出台,未能顾及其他。计生政策也不外如是。 1982年,控制人口被提高到基本国策的高度,决定性因素之一正是当时中国大陆面临历史转折期的特殊困境。时值“文革”结束后,数千万回城知识青年难以安置,社会矛盾由此迅速激化,城市犯罪率激增等各种社会问题集中爆发。与此同时,大陆人口长期呈爆炸式增长态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人口总量从1949年的5.4亿增至1981年逾10亿。在一个市场调节的社会,人口增长本可受制于经济条件,但在毛泽东时代,不但欠缺市场调节,执政者还以“积极备战”为目的,对全体国民实施政治、经济手段兼有的激励、放纵生育(尤其是生育男孩)政策

 

  评论这张
 
阅读(49823)| 评论(1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