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周刊

不党、不派、不私、不卖、不盲

 
 
 

日志

 
 

地方政府暗战房地产调控  

2011-05-09 15:49:00|  分类: Business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地方政府暗战房地产调控 - 凤凰周刊 - 凤凰周刊

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格的年均增幅为5.72%,这意味着今年的目标轻而易举。

西安的房价涨幅目标一开始定为:不得高于15%。直至住建部督察组下去,且在副部长带队背景下,西安市才把调控目标象征性地降低了3.5%。

3月29日,北京公布其调控目标为:新建普通住房价格与2010年相比稳中有降。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个提到“降”字的城市。此举一度令人兴奋。

但业界人士马上发现,北京用了“新建普通住房”这样一个以前没有的概念。现有的官方住房分类中,只有“普通住宅”、“商品住房”这两个概念接近,但又不完全等于。

这意味着,北京提出的房价控制目标,未来可能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来对应。

地方政府既不能违背中央意愿出高价地、又不愿意市场过冷,只好跟社会与中央玩起数字游戏。

一些业界人士批评地方政府同时,也开始批评中央政府房地产调控错位。“地方政府不认同房价能下跌,明明白白回应中央调控政策,只涨10%是合理水平。”中房集团总裁孟晓苏罕见地在“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一周年之际坦率直言,调控来调控去,一些主管部门已经违背了“国四条”、“国十条”增加供应量的基本精神,变成了打压供应量。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

已经退职的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更直言,“根本就是走错了方向,不用经济杠杆来调整房价,只会越调越涨。”

出让金收入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不断提升。至2009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46%左右,有些县市, 土地出让收入占比已超过50%, 还有的甚至达到80%以上。 在已公开的各地2011年财政预算案中,杭州市2011年土地出让收入预计达到550亿元,这占到杭州市财政收入的8成以上,并计划都将用于保障房等民生工程。 只是,像杭州那么乐观,且财大气粗的城市并不多。从一季度地方政府土地交易冷淡的局面来看,多数城市的保障房建设配套资金,恐难以按期足额到位。 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认为,地方政府有苦难言是体制困境所致,长期积累下来的惯性很难一时改变。调控政策虽然剑指房价,实际上直指政府财政收入。 开发商四面楚歌 尽管从成交量来看楼市已陷入低迷,并因此影响到了土地市场,但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还将继续。“以限购为代表的楼市调控没有明确的停止时间表,调控还将继续加码。”4月16日,出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的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表示。 国土部的声音更是严厉。日前,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贠小苏对浙江省官员说,中央认为,以城市住房为主的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全局,将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不放松。 在此轮“史上最严调控”中,对房企“银根”控制之紧,超出以往。限制资金流入房地产领域成为中央调控房价的撒手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央行已连续四次提高准备金率,银行放贷能力进一步收缩。4月21日以来准备金率达到20.5%的罕见高位。 数据显示,沪深股市84家上市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05.9亿元,同比大减1150亿元。其中,保利地产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223.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854.06%。万科、首开股份、华侨城等大型房企的经营性现金流同比下降都在70亿元以上。 缺钱的开发商开始四处找钱。不过,几乎所有常用的融资路径都被一一封堵:上市房企的融资受到各部门“名单式监管”,IPO或借壳上市审批暂停,增发、配股和发债被叫停;一般房企申请贷款更是困难重重;此前屡试不爽的房地产信托融资方式则出现融资门槛提高。 如果开发商手中有钱,继续拿地建房,还有一个笼子:掏钱配建保障性住房。这不但压缩开发商赢利空间,还将自掘坟墓。 地产大佬潘石屹认为,如果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能在3年内建成,保障性住房将占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一半,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产生重大调整。“不管怎么说,未来3年,开发商压力巨大。” 限购令、回收流动性、配建保障住房……手段如此环环相扣,令开发商放缓拿地,社会投资者持币观望,房价与地价上涨动力一下子被抽掉了根基。 地方博弈中央 在民生支出增加无可更改下,对地方政府而言,只要土地财政收入来源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房价就不能降。 于是,从对楼市“限购”态度消极出发,各地政府纷纷将今年住房价格指标与虚高的国民收入和GDP增长挂钩,而不是采用“房价同比或环比上限”这个很容易让外界看明白的指标。 近期,三个地方政府的应对举动,颇有代表性。 在距国务院要求的房价控制目标公布时限仅剩三日时,上海公布:今年上海新建住房价格控制目标是涨幅大约低于8%。但在过去五年中,上海新建住宅销售价有人士认为,地方政府既不控制货币的供给,也不控制土地供应的指标,却让地方政府去控制房价,多少有些可笑。

限购时间长了,便会影响地方政府现财政收入,就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焦虑正在滋生。一些城市也决定开始冒险。

□ 记者 席志刚 中央政府进行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地方政府也相应展开了猛烈博弈。 “史上最严调控”政策作用下,各地土地交易量萎缩、开发商拿地缺乏热情、土地流拍频现。 地方政府开始焦躁起来,中央与地方的博弈正在酝酿最大变数。 土地收入跳水 中国指数研究院日前发布的对120个城市的监测报告表明,第一季度住宅用地交易遇冷,土地成交量和成交价格双双下滑。该报告显示,一季度全国120个城市共成交土地4372宗,环比减少21%,但与去年同期相比反而增加13%;土地溢价水平降至8.1%,是两年来最低水平。 一线城市具有标杆意义。截至3月29日,北京市一季度共推出土地43宗,其中住宅用地5宗,且有4块是在1月推出;“限购令”出台后只推出一块住宅用地,3月份成交量为零,直到3月30日,才集中推出15块土地后续交易。 2月初,在上海市住宅市场转冷前,曾连续两天出让的住宅用地有17幅之多,都获得高溢价率,而2月中旬后出让的27幅地块,出让的地块大多“面积小、数量不多、以底价成交”。 二三线城市土地交易情况更是恶化,进入4月后,郑州、昆明的土地市场冷得出奇,两市仅以底价和稍稍高出底价成交了4块土地,其他地块则流拍。土地供应一直偏紧的温州,1月底推出的10个地块,干脆无人问津。 有的城市即使有卖地需求,也是无地可供。为压制“十二五”开局之年的投资狂热,国土部今年缩紧了地根,严控新增建设用地指标,导致土地交易量萎缩。 时刻关注西安土地交易的西安汇融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颜辉对近期拿到地块已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政府不放地,也无地可放。”颜辉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在西安开发老年公寓的他,在交足了拍地保证金后,陷入了长期等待。 与颜辉同样着急和无奈的还有西安市长陈宝根。全国“两会”期间,陈宝根没有放过向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要地”的机会。 土地交易连着房价冷热。3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同比价格下降的城市有2个,同比涨幅回落的城市有46个。 房地产市场的压抑,令地方政府坐卧不安。 尾大不掉的民生支出 不安在于,今年年初地方政府增加了诸多民生支出预算。 “十二五”时期新建各类保障性住房3600万套的目标,中央政府已强硬到不容讨价还价的地步。具体到2011年,根据中央指令,全国要建1000万套保障房,官方预估需增支1.38万亿元资金。 保障房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开工,否则将被问责、约谈。目前各地大致确定的保障房开工进度是,4月底前“项目落地”,5月、6月“完成规划”,7月、8月、9月“集中开工”。 不得不为此配套增支的地方政府,成为了压低房价、地价与扩大财政支出的夹缝中人。 钱从哪里来?由于中国税制结构调整尚未到位,用于民生工程所需资金很难通过小小的地方税满足。 “现实情况是,仅靠税收远远不够。”银川市财政局马姓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收入主要来源是无奈之举,没有这笔收入,财政捉襟见肘不可避免,很多“吃财政饭”的部门恐怕会“断粮”。 如今的地方政府也已毫不避讳其财政收入被指责为“土地财政”。 统计显示,近10年来,各地土地

4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海口市市长冀文林4月20日在海口市政府第75次常务会议上说:“要充分利用国务院给予海南的优惠政策,按照限价不限购的原则,积极出台相关实施细则。”但随后,海南房管部门官员便含蓄否认“拟取消限购令”的说辞。

可以预期,随着调控再度加力,地方政府财政收支矛盾进一步显现,各方博弈将逐渐显性。


  评论这张
 
阅读(17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